第二章 有妖出没
八号2020-11-21 17:362,048

  大泽乡,郡守府。

  平日人声鼎沸的郡守府,今日却非常的安静。

  府中大院,两排身穿甲胄的士兵安静矗立,中间躺着一排白布盖着的尸体,院落深处,一青衫老者神色悲戚的站在那里。

  老者身边站一少女,身穿黑袍,腰挂雄鹰牌,神色无比凝重。

  “还没人来吗?”

  郡守沉声说道:“都已经两个时辰了。”

  “也许……”

  黑衣少女想了想,说道:“这附近没有十鹰卫的踪迹,再等一会吧,如果还没人来,我便亲自回去找镇守。”

  阴长城常年会有一人坐镇,只要回去,一定能够找到。

  “一来一回要多久?”

  黑衣少女计算了一下:“少则十天,多则半月。”

  “哼!”

  郡守当即就不满意了:“半月时间,我手下士兵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无辜送命,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

  “郡守大人。”

  黑衣少女笑眯眯的看向身边老人:“您先别生气,十鹰卫的行踪一向飘忽不定,这一点相信您也知道。”

  “我们这些做鹰羽的,没资格知道大人们的行踪,但有一点我可以向您保证,一旦有鹰卫大人看到信号,定会第一时间赶来。”

  “哼。”

  郡守仍然不满,但却不好再多说什么。

  十鹰卫在大秦的地位很特殊,即便他作为郡守也不敢过多指责,抱怨一两句无可厚非,若说得罪,他还真不敢。

  “嗯?”

  突然,黑衣少女仿佛有所感应般,突然抬头朝府邸的大门看去,那里,正有一年轻身影缓缓走来。

  看着走来的身影,黑衣少女的脸色当即一沉,一对漂亮的柳叶眉皱在了一起。

  郡守此时也看到了正从府邸大门走进的白衣身影,挺拔的身姿,不拘一格的装扮,还有脸上始终缀着的笑容。

  “认识?”

  郡守朝身边的黑衣少女问道,他看到了少女脸上的表情,似乎……有那么一丝嫌弃。

  “……”

  黑衣少女很想说不认识,一脸不开心的说道:“认识,一个不讲武德的王八蛋。”

  郡守:“???”

  黑衣少女又补充了一句:“一个不讲武德的王八蛋鹰卫。”

  “他就是鹰卫?”郡守的眼睛当即一亮。

  大秦疆域,关于鹰卫的传说很多,但却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传说,鹰卫是与鬼神打交道的地狱使者,他们身高十丈,阔口獠牙,可生撕虎豹,活吞妖物。

  郡守府内,除了黑衣少女外,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活着的鹰卫,看着慢慢走近的身影,众人皆有些失望。

  与传闻不符啊。

  随着对方的靠近,黑衣少女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反观对方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浓郁。

  “呦呦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小飞飞呀……”画师南都快笑出花来了。

  在他眼里,没有郡守,也没有地上躺着的一排尸体,只有那个站在郡守身边的黑衣少女。

  他向前走一步,黑衣少女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小飞飞……”

  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注视下,画师南来到黑衣少女面前,上下打量着对方,啧啧称奇:“一年不见,小飞飞长高了不少啊,啧啧,有没有用想南哥哥呀。”

  说话的功夫,他就要伸手去摸对方的头。

  黑衣少女一扭头避开伸过来的手掌,退后一步,表情严肃:“还请大人自重。”

  “嗨,别害羞嘛,小飞飞……”

  “大人。”

  黑衣少女再退一步,警告道:“您不要太过分,否则我会将此事上报给东大人。”

  “额……”

  一听东大人三个人,画师南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干笑了两声,慢慢收回手掌,讪笑道:“小飞飞……”

  “属下有名字,大人唤属下翦飞就好。”

  “真无情。”

  画师南撇了撇嘴,无趣的摆了摆手:“没意思”

  说完便转身朝院中被白布遮盖的一排尸体走去。

  “呼。”

  翦飞松了口气,连忙跟上去。

  画师南蹲在地上,掀开了一张白布,露出大张的嘴巴和瞳孔,连忙写满了恐惧,仿佛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情。

  “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死法吗?”画师南头也不抬的问道。

  “是的。”

  翦飞在他身后开口:“每个人都是吓死的,似乎在死前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表情皆是如此。”

  吓死的?

  画师南笑道:“谁说他们是吓死的?”

  “我检查过,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解释完,翦飞沉默了片刻,试探着问道:“难道大人有不同的见解?”

  “你来看……”

  画师南从背后的卷筒边上抽出了画笔,在黑衣少女的注视下,悬在尸体的眉心三寸处,轻轻书写了两下。

  “哧。”

  一团灰色气流从尸体的眉心飘了出来。

  黑衣少女脸色当即一变:“妖气。”

  “嗯。”

  画师南点头,笔锋困着不曾散去的妖气挪到眼前,认真的打量片刻,随即撤去笔锋上的力量,让妖气散去。

  而后便将毛笔放回原位,两手互相拍打着起身,他没有再去看其他尸体,之前翦飞已经说了,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死法。

  不用看了,这些人都是死在了妖物手中。

  “大人可知是何妖物害人?”翦飞问道。

  画师南耸了耸肩:“我哪知道。”

  说完,也不理会身边脸色沉重的翦飞,第一次看向站在一旁的郡守,笑道:“这位就是大泽乡的郡守大人吧?”

  “正是老夫。”

  郡守冠龄曰五旬上下,虽曾为军人,但也许是做郡守多年的原因,军人的铁血早已消磨殆尽,在画师南眼里,虽然表面上仍有那么一股子气势,但内在早已被官场腐蚀成了朽木。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应该是对郡守此刻最好的诠释。

  “郡守大人,将这些人火化了吧。”画师南说道。

  “不能入土为安吗?”

  郡守蹙眉:“人死入土,魂归故乡。”

  “不行。”画师南十分坚定了拒绝了这个建议。

  “为何?”

  “容易出事。”

  “嗯?”

  闻言,郡守眉头一皱:“之前那些人,我都命人埋了。”

  画师南:“……”

  他看向脸色同样难看的翦飞,对方连忙摇头:“我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十鹰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十鹰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