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与狰一战
鎏雨2021-01-28 15:043,113

  此时凌风虽已从媚术中解脱出来,但是张媚的飞刀却已经逼近他的喉尖,无论他作何反应都已经来不及了。

  少不经事的他只怪自己意志不坚,来到这劫谷之中已经是不知多少次中了这幻术、媚术,只恨他还来不及用出那三张保命符箓,便要辜负凌霄的期望了,此时大难临头,自知即将身死,凌风暗自发誓,若有来生,定要再投胎到凌家之中,再来这劫谷闯荡一番!

  一念至此,他便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时间仿佛过去了好久,又好像只过去了一瞬,凌风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他的心中反而有些疑惑,难道死了之后就没有痛觉了?他试着用手摸了摸脖子,却并没感觉到有鲜血流出来,于是,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面前出现的一幕令他毕生难忘,张媚手中仍握着那柄飞刀,刀尖却在离凌风的脖子三寸之地戛然而止,一只血淋淋的爪子从张媚的胸口破膛而出,上面还沾了些内脏的碎片,张媚脸上的表情痛苦而又扭曲,就像一只被揉烂了的海绵,她竭力的想要转过头去,看看身后是什么东西,可她的脖子还没转到一半,胸口处那只巨大的爪子,猛然爆发出一团烈焰,只不过是短短的刹那,火焰便席卷了她的全身,将她整个人燃烧成了灰烬,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仅仅一招,就将筑基中期的张媚,蒸发了。

  惊魂未定的凌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张媚被烧成了灰,而她身后那个巨大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凌风的面前。

  甩了甩自己的前爪,狰带着凶厉的眼神看向了凌风和他身边的木灵,刚和那刘老二经历了一场大战,它的身上却没有半点伤口,身上的红色皮毛反而更加鲜亮了几分,嘴中还叼着颗脑袋。凌风定睛看去,那血呼啦的人头,不正是刚才那刘老二么?

  凌风此时已是汗毛倒竖,身体都有些微微的颤抖,年仅十四岁的他,哪里见到过如此恐怖的场面,先前追杀他的二人一个被这异兽含在了嘴里,一个被他一爪子烧成了灰烬,虽然暂时将他从张媚的手中救了下来,可他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如今的他就像砧板上的鱼肉,这狰若是要对他下杀手,他可毫无还手之力。

  心中祈祷这狰今天已经杀够了人,别再对他起杀心,却将手缓缓的伸进怀中,抓住了那三张符箓,若是等下真要与这狰作战,这三张符箓或许可以保他一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狰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凌风,使他丝毫不敢有所动作,再然后,这异兽好像突然确定了什么一般,将刘老二的头颅吐到了一边,对着凌风晃着他那巨大的脑袋,点了点头。

  凌风的大脑有些发懵,这狰刚才是对自己点了点头?这是确定要拿自己当下酒菜了?不对啊,异兽录里写它可是吃石头的,应该不会吃了我吧……

  脑子里胡思乱想的凌风,下一秒就惊呆了。

  “随吾过来。”慷锵有力的金石之声从狰的嘴中发出,随后,它就转身走向了后山的方向。

  凌风瘫在原地,呆若木鸡,他并不是因为这狰对他口吐人言而感到惊讶,而是听那异兽的语气,似乎是打算放过了自己,刚从这生死危机中逃过一劫的凌风,并没听清狰说了些什么,只觉得自己小命终于保住了,心中一直提着的那口气一放下来,整个人就像失了神一般,呆呆的坐在了地上。

  旁边的木罗与他心神相通,此时知道逃过一劫,与凌风的动作几乎别无二致,呆坐在他的身边。

  向前走了几步的狰感觉身后那一人一灵并没跟来,转头似乎是在催促他们一般低吼了一声。

  听到狰的吼声,凌风立马从地面上弹了起来,这才回想起刚才它似乎是在让自己跟着他,一把揪起身边的木罗,跟随着狰朝后山走去。

  这一路上,狰都没有再多说过一句人言,他们大摇大摆的从各个看起来威势骇人的异兽领地路过,每一只异兽看到了狰,就像是臣子看到了他们的君王,默不作声的俯下头颅,给他们一行让路。

  凌风的心中诧异这狰在山中的地位,就好像凌霄在原界之中一般,同时心中也不敢大意,这狰不知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看它的样子也不像是要加害自己,不过劫谷之内,危机四伏,他的心神一刻不敢松懈,元气流转全身,玉君剑不离手,时刻准备进入战斗。

  不知不觉间,一个时辰过去,狰的脚步渐渐放缓下来,带着凌风来到了后山的山脚下。

  正当凌风好奇这狰会有何动作之时,只见它大吼一声,额头上的犄角尖上亮起一团金灿灿的光芒,之后,它脑袋向前一甩,那团金光犹如闪电一般向着山体射出,一声轰鸣响起,起初这山体并未发生什么变化,可过了半晌之后,山上巨石纷纷簌簌而落,那庞大的石头山从山顶到山脚,裂出一道长长的缝隙,有飞禽走兽四散奔逃的声音从山上传来,这狰的一击,竟将整座山分成了两半!

  凌风惊讶于狰的强大之时,心中也同时起疑,这股力量跟本就不是筑基期的生物所能够掌握的,这只狰不知到底是何修为,怎么能够无视劫谷的规则存在于这里?

  他如此想着,那石头山却还在发生变化,山顶上,那道裂开的缝隙逐渐变粗,从刚开始的一条细小的裂纹,竟逐渐加深为一尺、两尺、一丈、两丈……

  就好像在石头山的上方,有天神在用一双巨手,将这座山撕裂,并且把这裂缝变得越来越宽,直至这宽度达到数十米之巨时,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经过劫谷这两天的厮杀,凌风的心中一直有个疑虑,劫谷秘境虽然称之为劫谷,但他从入谷开始,就只看到过森林和石山,哪有半分谷的样子,此时此刻,当眼前的石头山被分成了两半,凌风的疑虑也被自然而然的打消了,这被“打开”了的石头山,不正是一座巨大的山谷么?

  等到山谷间的尘埃落定,狰回过头来,对着凌风说道:“凌家的小辈,吾名为狰,乃引领汝接受考验的领路者,四千年前吾奉凌氏先祖之令,看守劫谷,眼下劫谷已开,尔等若想接受真正的考验就大可进入谷中了,若是没有信心,也可以在此处修炼等候,两年之后,秘境之门就会自行开启,到时自可出谷。”

  说完,狰一眼都不多看凌风,转身便欲走。在它看来,这小辈实力低微,心性又如此不坚,与之前进入谷中的试炼之人相比相差甚远,若是现在进入那谷中接受真正的试炼,必是死路一条,心中猜测凌风一定会选择留在原地,等待秘境之门开启后就会离开此地,他自然没工夫跟这小辈在此闲聊。

  “前辈莫急,晚辈凌风有一事相问。”见这狰转身便要离去,凌风开口叫住了他。

  “汝还有何事要问,速速说来。”看着眼前弱小的凌风,狰显的很没有耐心。

  瞧见这狰眼底的一抹轻蔑之色,让凌风的心中有些不爽,他从小生自帝王之家,身边的人无不阿谀奉承,恭敬有加,从未被人看轻过。可他如今毕竟实力不足,而且眼下还有疑问要询这异兽,只好虚心开口道:“前辈可知这谷中为何会有外人进来。”

  “哦,那几个小辈,吾怎知他们如何拿到开启密钥的,他们如今已死,汝大可放心了。”狰的语气慵懒,完全没把这回事放在心上。

  “按你所言,你奉我凌家先祖之命看守劫谷,如今有外人进来而不自知,还不该当玩忽职守之罪!”凌风听到他语气之中的不屑,心中甚为恼火,再加上之前这狰对他的轻蔑,让凌风的语气颇有责罚之意。

  “怎么,就凭汝等区区小辈,也妄想要责罚于吾不成?”凌风语气之中的不敬让它心中升起一丝不快,在这劫谷秘境看守了四千年,凭它的实力,根本没有什么生物敢于忤逆它,眼前的小辈实力如此弱小,还敢质问自己,已经激怒了它。

  一声冷哼从凌风嘴中响起,道:“我看你在劫谷之中待得久了,已经全然不服我凌家管教了吧,我且问你敢不敢与我一战!”

  凌风的语气之中带有挑衅之意,那狰听了更是勃然大怒,只见它的脊背之上都燃起熊熊烈火,看向凌风的眼神中,已是怒火中烧。

  “哈哈,好,很好,已经有足足四千年没有人敢这样和吾说话了,汝这小辈,虽实力甚弱,但勇气可嘉,汝若要与吾一战,吾接了便是!”此时这狰已是怒极反笑,看着凌风恨不得将他一爪拍死,可顾忌那上古时的契约,只好按捺下心中的冲动。

  “汝既是小辈,吾亦不愿欺你,如此好了,汝若能碰到吾头上的犄角,便算作你赢。”

  “好!一言为定,那倘若我赢了你,你便要答应日后替我做一件事。”

  “哼,区区小辈,亦敢大言不惭,吾就看尔如何能赢!”话音刚落,那狰势若闪电,身形像是一团烈焰一般,朝凌风扑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海牧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海牧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