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侥幸得胜
鎏雨2021-01-28 15:043,076

  殊不知,凌风激这上古异兽与之一战却并不是逞一时之气。

  首先,这狰乃是奉凌氏先祖之命,来劫谷中帮助凌家后世开启真正考验的领路者,那么自然不可能伤到凌家的子孙后代;其次,既然知道自己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和这种高手切磋法术,自然对自己大有裨益,严格意义上来讲,他成长至今也不过只经历过寥寥数场战斗,其中又多以他出其不意而收场,真正意义上的交手只有跟李玉和妖树那两场,他的战斗经验有限,即使经历了凌霄的特训,也只不过学习到了纸面上的功夫,若是能从这狰的身上学到些东西,对自己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再者说,凌风难道就没有底牌了么?那齐老三的收藏里,可有不少好东西呢……

  见狰以迅雷之势朝自己袭来,凌风一个纵跃跳起,右手一抖,一道风刃便飞射而出,这风属性最为基础的术法,如今已被他掌握的炉火纯青,随心收放。

  而狰眼看着风刃袭来,竟然不闪不避,可断巨木的风刃落在它的皮毛上面,只留下一道浅白色的痕迹,就像在给它瘙痒一般,不过几息间,那痕迹就消失不见了。

  自己的风刃竟然对狰完全无效,也有些出乎了凌风的意料,当下正准备继续凝结元气发动攻击之时,狰的反击却已经到了。

  一团巨大的火球在凌风的眼中慢慢的放大,这火球飞行的速度并不快,凌风右脚一点地面,再度弹身滞空,从容避开了这一击。

  正当凌风得意自己反应迅速的时候,身处空中的他却找不到了狰的身影。

  拔剑,转身,一剑刺出,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可是狰却并未如凌风料想般出现在他的身后。

  而就在这时,在凌风头顶更高的空中,数颗火焰流星向着他疾驰而来。

  凌风还没反应过来这狰是如何到达自己头顶的,危机就已经降临了。他此时身处空中,又刚刚莽撞的向身后刺了一剑,此时旧力已去,新力未生,身体四周又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火焰流星洞穿自己。

  就在这危机关头,凌风嘴角却狡黠的一笑,也不再作任何防范,手脚大张,所幸坦然的面对着上方即将到来的致死一击。

  “既然我躲不掉,那就干脆不去躲。”

  凌风这时在拿命去赌,赌这狰不敢杀他。

  果不其然,那几颗火焰流星就在即将射中他的身体,将他焚为灰烬之时,突然一个急转弯,歪向了他的身体右侧,落在了地面上,发出爆裂的轰鸣声。

  此时御空而立的狰心中,已是又气又恨,这小辈竟然拿他自己的生命做赌注,赌自己不敢伤他,若是没有那上古的契约存在,已它的力量,碾死这小辈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可是当下,它只能控制住自己的杀念。

  “嘭”的一声轻响,凌风已是跌落在地,看到火球果然射向了他处,凌风知道自己赌对了,此时没有性命之危,自己大可放手一搏,手上玉君剑闪烁出一缕寒芒,元气尽数灌输在剑尖之上,玉君剑化作一缕碧光,飞射向空中的狰。

  要知道,凌风此时不过筑基初期,尚未拥有魂力,更不可能用魂力控制飞剑回飞,这脱手而出的一式攻击乃是搏命的攻势,若是此招不中,他的手中就会失去玉君剑的帮助,战斗力就会大为减弱。彼时,面对狰的攻击就会更加难以招架。

  看到向自己飞射而来的玉君剑,狰只是身形一晃,轻而易举的就将其避开,心想,这愣头小子如此轻易就将飞剑给扔了,怕不是在找死,当下为了报复刚才凌风口出狂言污蔑自己,庞大而灵巧的身子疾速俯冲,它要用自己的利爪去扼住凌风的脖子,让他心服口服的承认他自己是个废物,它要讨回自己上古神兽的尊严!

  狰的下落之势比它刚才扑向凌风的速度还要迅猛,这只活了几千年的上古神兽,此时已是动了真怒,即使杀不了凌风,也要让凌风为了他刚才的不敬付出些代价。

  玉君剑全力一击却未中,凌风却丝毫不觉得惋惜,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以猛虎下山之势冲向自己的狰,嘴角还是挂着那抹狡猾的微笑。

  “轰”的一声巨响,庞大的红色身影扑向了地面,巨大的力量使地面一阵颤抖,引得旁边的石头山上,都发出了阵阵山石滚落的声音。

  狰身后的五条尾巴左右甩了甩,使它的身子保持住了平衡,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爪子,狰却瞪大了自己的双眼。

  那原本应该被自己牢牢按在地上的臭小子,竟然消失了?

  饶是以它四千余年的经历,也想不出有什么法子能让一个筑基期的小辈躲开刚才自己的一击,左右看了看,四下里除了还没落地的灰尘外,它找寻不到凌风的影子,而此时它却忽然感觉,自己脖子上面,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嘿,大家伙,是在找我么?”

  正当狰疑惑的时候,头顶上却传来了凌风得意的声音,此时的凌风正跨住那狰的脖颈,手中把着它头上的犄角,屁股还在它身子上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看他的样子,就像是在把玩自己的坐骑一般,带着戏谑的声音嘲讽着狰。

  坐在狰的脖子上,凌风心中却是暗道好险,刚刚若非他提前准备好应对的法子,这狰的一扑之势恐怕真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这让凌风侥幸取得胜利的,就是从那齐老三的香囊中找到的一种符箓,名为易位符。顾名思义,这易位符唯一的功用就是交换位置。易位符每使用一次需要阴阳两张符箓,使用时先将阴符射出,再使用阳符与阴符调换位置,就完成了易位。

  这易位符的作用不能说不强,在战斗中所用之处甚广,无论是用于突然袭击,还是用来闪避逃脱,都是绝佳的宝物,可是它的使用限制同样很大,其一,这易位符的阴阳两只符箓使用相隔时间不能超过十息,间隔时间短就决定了使用者即使拿来逃跑也跑不了多远;其二,就是使用者需要耗费大量的元气才能使用,以凌风筑基初期的修为,使用这符箓两次就会耗尽所有元气。

  即便如此,在修真界如若出现了这易位符,也会引起一阵哄抢,这从上古时期便失传了的宝物,虽然价值比之传送符要低了许多,但在关键的战斗中,使用的好,一样会有奇效。

  要说凌风何时打出的这阴符,其实早在他第一击的风刃中,他便将阴符隐藏在了风刃的光芒下,射向了狰的脖颈,而在狰的轻蔑大意之下,使得凌风的计谋得以成功,从那之后,战斗就可以说已经结束了,或者说,只要凌风想赢,随时都可以取得胜利。

  “哈哈,好一个移形换影的法子,尔等小辈,也不算辱了凌家之名,堂堂凌家果然不养废物,吾认输了,认输了!”发现凌风竟然骑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狰却丝毫不再愤怒了,口中金石之声再度响起,却再没有了之前轻蔑小瞧凌风的语气。

  “前辈承让了,若非前辈不忍对凌风痛下杀手,晚辈也不能凭借此等诡计取胜。”凌风的语气也变得谦逊了许多,他自认凭借易位符的取巧,才赢得了比试的胜利,除了运气之外,这狰也确实对自己高抬了贵手,刚才若是那火焰流星真的命中自己,他现在也已经是一具焦尸了。

  从狰的脖子上跳下来,凌风双手抱拳,对着狰行了一礼,拍了拍还呆坐在一边的木罗,便转身欲向劫谷之中走去,全然不提刚刚比试之前所提的条件。

  凌风这么做,一是因自己并非靠实力取胜,赢这狰并不特别光彩,若是直接跟他索要比试胜利的条件,未免会使这狰反感,就算它碍于面子,承认了之前的赌约,日后帮他办事也定然不会竭尽全力;二是因为,他曾熟记异兽录,在书中曾记载,这狰曾为章莪山之王,能统治一方奇山上的所有异兽,实力如此强大的一山之王,又怎么会食言呢?

  “诶,慢着,小辈何须走的如此匆忙,吾可不像你们人族,答应了的赌约,吾自然记得,今日输给了汝,乃是输在了吾大意轻敌之上,刚刚听汝所言,汝可名为凌风?”狰的语气有些不忿,似乎是觉得凌风会认为它会食言一般。

  果不其然,凌风刚行不到两步,狰就开口叫住了他。

  心中所思再次得逞,凌风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回转过身来时,脸上却又变成了一副恭敬的表情,言道:“晚辈确实名叫凌风,乃凌家第九十七代原尊凌霄之子,前辈还有何吩咐?”

  “凌风,汝尚且听好,吾以体内的神兽血脉发誓,答应日后助凌风小辈完成任何一件不违天地道义之事,若有违此言,当五雷轰顶,形神俱灭之罚!”

  话一说完,头顶的犄角亮起一道红色的血光,冲入天际,消散在云间。

  这狰竟然为了凌风随口说出来的赌约,发了血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海牧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海牧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