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凌晗
鎏雨2021-01-28 15:032,346

  入夜,寂静的平心殿内,小皇子凌风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面,顺着他的目光,可以透过窗棂看到天空上面那轮皎洁的明月。他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摸向自己的胸口,每当他思念母亲的时候就会摸摸那块护心石,可是这一次,他却什么都没摸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那块小小亮亮的石头,已经被那糟老头子用计给骗了过去,一想到自己不小心丢了那块护心石,凌风幼小的心灵便充满了自责与委屈,不知不觉泪水就模糊了眼眶。

  “娘亲,你会怪风儿吗……”

  平心殿内飘荡着小男孩低低地呢喃,凌风又在自己胸口仔细摸了摸,一块硬硬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掏出怀里的异物,正是那块糟老头跟他换的波板糖。

  在这凌曦城的王宫之内,虽然没人敢惹这小皇子,但是父亲凌霄却对他管教极严,从不许他多吃糖果,今天他也是第一次在那糟老头的手里看到了波板糖的样子,自然而然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凌风心想,左右此时也没了那块石头,不如就尝尝这块波板糖好了。

  月下的平心殿内,小皇子看着波板糖上五颜六色的花纹,情不自禁的流下了口水……

  时光匆匆而逝,转眼之间,十年时间便是一晃而过。

  平心殿内,眉清目秀的少年正盘膝坐在卧床之上,双手自然的垂放在膝盖上面,呼吸吐纳间,淡淡的浊气从他口鼻之间呼出,似在修炼什么高深莫测的法诀,可他却眉头紧锁,好似遇到了什么难题一般。

  “当初炼精化气于我来说不过小菜一碟,怎么如今这练气筑基的难度竟是如此之大,难不成真是我天赋不够,难以领悟这清心诀么?”

  心念百转之下,少年自知已无心继续修炼,无奈只得收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就在他睁眼的刹那,一道暗不可察的灰暗之光,从他的眼底一闪而过,少年却对此丝毫没有察觉。

  “小皇子,尊上请你去尊王殿内一趟。”门外,传话的侍卫半弓着身子守在殿外,一脸恭敬的等待着小皇子。

  “哦,好!”听到门外侍卫的声音,凌风整理了一下衣着,便从床上起身,走到门口,忽然见他眼珠提溜一转,推门的刹那,一道细小的风刃便朝那侍卫飞去,门口的侍卫见小皇子突然发难也不慌乱,那风刃看起来并无太大杀伤力,但是若损毁了他这身衣服,也有碍自己的面子,于是身子不紧不慢的朝旁一闪,刚刚好擦着那风刃而过。

  凌风见侍卫如此轻易般便躲过了自己的风刃,心中却并不失望,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只见那刚刚擦着侍卫衣角而过的风刃,竟在不远处拐了个弯,又朝着那侍卫飞来,而且此次速度比较刚才更甚,侍卫刚刚躲过风刃,心头正颇有些得意,未曾想身后那道风刃竟折了个弯又朝自己飞了过来,当下收起了轻蔑的心思,稍有慌乱的再向边上一闪,好险不险的躲过了那回旋的风刃,身上的衣衫却一个不小心被刮出来一个小口子。

  “皇子修为又有进步,怕是已经到了练气后期,想必假以时日就可以突破练气瓶颈,更上一层楼。”

  “行了行了,你也假惺惺的,阿谀奉承,这凌曦城内的人都一个样儿。两年了我都没突破这练气筑基的瓶颈,自己心里还不清楚么,无趣无趣。”看眼前的侍卫也一脸恭敬的对着自己,凌风心中甚感无聊,自他长大至今,除了家族中的长辈以外,无论谁人都顾忌他身份,不管他怎么对人出手,对方也只有挨打闪躲的份,从来没人敢与他相顶撞的,本想拿这面生的小侍卫练练手,没想到又是一个不知趣的家伙。

  “啊,对了,父皇还在等我呢!”想起自己父皇那张威严恐怖的脸,凌风心头一颤,脚下一窜,瞬间便蹦出数米远,连忙朝着尊王殿飞奔而去。

  尊王殿内,一向公事繁忙的凌霄,此刻,却与一男子在下棋。男子五官容貌与凌霄有七分相似,身上却披着一件宽大的灰色袍子。二人你来我往之间较量的难舍难分,棋盘上过招之时,仿佛有元力在棋盘之上流淌,凌霄这边如天上的游龙,气势凶猛,自九霄云上驾云直冲入海,而对面的男子却不急不忙,一招一式似海中的巨鲨,任游龙攻势凶猛,总能找出办法化解开来,并且伺机而动,只要对方攻势稍歇,便能反咬一口,将那游龙拽入水中。

  突然,这游龙攻势一急,似有孤注一掷之意,直冲那巨鲨而来,要将其从水中擒住,那灰袍男子见状,心中不惊反喜,竟是操控那巨鲨直奔龙颈而去,那里正是逆鳞之所在,只要一口将其咬下,便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就在此时,本应一往无前的游龙却突然刹停了身子,前进的势头不变,龙颈连着头部突然转向,龙尾直直的抽向海中的巨鲨,而巨鲨的血盆大口已然张开,已是来不及收住攻势,眼睁睁的看着那游龙将其抽翻在海水之中。

  “唉——二哥这一手出其不意,让四弟我真是甘拜下风,佩服佩服。”眼看大局已定,那灰袍男子也只好投子认输,语气之中夹杂了几分不甘之意。

  这位与凌霄对座的男子正是凌家这一代中,号称“凌家三杰”之一的凌晗,也是凌霄一奶同胞的亲生弟弟,在家族之中也身任重职,是如今凌家的中流砥柱之一。

  “没想到多日不见,四弟的功力也大有长进,从我手中已然撑了如此之久,想必已经摸到了大乘期的门槛了吧。”凌霄言语之间,自有君王的霸气,看着眼前四弟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手足关切之意。

  而听了自己二哥的话,凌晗的心中却并无半分欢喜之意,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他卡在这洞虚境界已有足足八年之久,同样与他号称凌家三杰的大哥凌豪已是早早便进入了大乘期,而眼前的二哥凌霄不仅比大哥修炼的进境更快,更是如今凌家最强的战力,实力在三界内难逢敌手,未来就算是跨入传说中的渡劫期也是不无可能。而对于自己修炼进境缓慢一事,凌晗也是颇为苦恼,苦寻各种方法未果,如今在自己的二哥面前,他的心中也渐渐有了些许自卑之感。

  见凌晗默不作声只是在一旁苦笑,凌霄也猜到了自己四弟的烦恼,可这修炼一事,本就是自修自练,修为低阶之时,尚可由高阶者相引导助力,而这修为越高,需要的就是自身的天赋与悟性,到了他们此等境地,更需要他们对于天地的感悟,旁人对此根本干涉不得。

  “咳咳,四弟此次前来,可是那件事情有了眉目?”见凌晗久久不愿言语,凌霄也只好岔开了话题。

  “没错,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二哥,那天墟秘境,终于要开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海牧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海牧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