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周姚初遇
邱沫沫2020-12-02 19:573,450

  “卧槽!你他妈再打!你信不信我老大来了弄死你们!”

  “我他妈会怕你们老大?自己长什么鸟样自己没点b数吗!”

  “嘿!今天我不懂弄死你你心里不舒服是吧!啊?干嘛我们老大是鸟样?狗尿都他妈比你干净!”

  一句句优美中国话在一小巷子里蹦出来,又被一阵机车声给打断,身高一米八几的男孩,长腿在地上充当支持力,摘下头盔,柔软的发丝软趴趴的附在头上,修长的手指理了理发型,很注重形象啊。

  莫约十七八岁的少年看了看比自己大出七八岁的不良混混,用统称傻逼的眼神藐视着各方群众,直到一个染着奶奶灰的不良少年开口,那方人才如梦初醒。

  “老大!就是那帮孙子!他们欠钱不还债还反咬我们一口!”

  “艹!我还以为你们老大能多牛逼,原来还是一个读书的傻逼啊。”

  “所以你们欠钱不还,单纯是你们看不起我们。”

  那个少年懒懒的开口,墨色的眼珠盯着敌方的老大,闭上眼睛点一根烟,结果那些二逼还傻不愣登的站在那,完全没有要打架的趋势。

  少年抽完一根烟,看到那群人还站在那里,便忍不住开口:“你们傻逼?我都抽完一根烟了,你们打算大眼瞪小眼在这看半天?不会他妈一起上?”

  !!!那群被少年统称为傻逼的不良少年再一次的缓过神来,一个个冲上去,不出十分钟又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跑下来。

  鼻青脸肿的,唯独那个一挑多个的少年还是之前的那副模样,扔下一个国际友好手势便带上头盔扬长而去。

  拽炸天了。

  敌方老大严玮瘸着腿来到奶奶灰身边,小心翼翼的问他:“季言,你这他妈请了谁啊,这是一个未成年小屁孩?”

  季言敲了一下严玮的头,一脸崇拜的看着那尾气,宛如行尸走肉般回答着严玮:“这是我们老大,三中年级第一,直接可以保送清华的天才姚佳航。”

  “艹,那个智商逆天的玩意?”

  “你他妈才是玩意。”

  机车声早已远去,尾气也渐渐散去,傍晚的月亮照映着人们,默默的看下今夜的全过程。

  次日一早,姚佳航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背着纯黑色的书包,迈着大长腿,像高二一班大步走去。女孩子一个个都冒着星星眼,不得不说,三中有两个神话,第一个就是姚佳航,学习好,个子高,关键是长得还帅,简直就是女孩子的梦想男朋友之一。

  第二个是周子彦,虽然学习中中等等,但是上天给人关上一扇窗就给人打开一道门。人家家里死有钱了,长得帅,富n代,接近190cm的身高,简直就是女孩子的梦想男朋友之二。

  年年都有奇葩事,今年奇葩特别多。

  本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念,梦想型男友们被分配到了同一个班,坐在最后一排,还是同桌。

  妈的!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太养眼了,这以后看男神们就能一次性全看到了啊!谁安排的位置,给他点个赞加烧根香。

  周子彦百无聊赖的预习着下一节课要上的内容,而姚佳航带着一副金色框架眼镜拿着笔在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安安静静,完全互不搭理,就算两个人是温和的眼神以及微笑挂在唇边,可前排的两位“幸运儿”却感觉到了寒冷。直戳心里的那种。

  “已知x>0,y>0,且+=1,求x+y的最小值,同学们,在草稿本上试着做一做,五分钟计时,到时间后我会讲。”

  班主任数学老师高老师讲着数学例题,再读题的过程中姚佳航就将答案算了出来,而高老师读完题后周子彦便将答案演算了出来。整个过程不到一分半钟。

  “哥们,你算的是多少?”

  “自己看。”

  这是他们俩的第一次对话。

  “嗯……那我可能算错了,我再看看。大帅逼,你不会是那个姚佳航吧。”刚刚说要重新算的人把头凑到了姚佳航那边,仔细的打量着姚佳航的面容。

  “卧槽,果然大帅逼,嘴角这里还有一颗痣,嘶……你嘴角破皮了?咋搞的啊,大帅逼可不能有疤痕啊。”

  姚佳航拍掉那个快触碰到自己俊脸的咸猪蹄,皱着个眉头,差点一个国际友好手势让自己在学校的高冷学霸人设崩塌。十七年的教养使他硬生生的忍住了,对着周子彦也就说了一句话:“这位同学,我们不熟,上课的时候别打扰我。”

  是跟难啃的骨头。

  抓了抓头发,继续在草稿纸上计算着这道题目。

  “好了,开学第一天,我也就不拖堂了,大家上洗手间的去上洗手间,不要老是呆在教室里面,多去外面休息休息。”

  课间十五分钟,老高一个人成功的占用了十五分之十四的时间,徒留那十五分之一给这帮差点手撕数学书的少年来哭泣。

  “哎,你是叫周子彦吧。你好,我叫李冬。”

  “李冬?我叫周子彦,我身边的跟我不熟的这位叫姚佳航,你应该听过,就是那个中考第一,还特别乖又特别冷的高冷学霸,这他妈哪高冷,简直就是跟兔子一样……”

  周子彦介绍的越来越起劲,就差把姚佳航的祖宗十八代给挖出来了。

  自始自终姚佳航都没有正眼看过周子彦一眼。

  一直磨磨蹭蹭到了下午放学,姚佳航还是没有主动跟周子彦说一句话。果然,高冷学霸就是高冷学霸,不带理人的那种。

  而高冷学霸下课后就去了一条平常不太有人走的巷子,左拐右拐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家外观很破旧的点,拉开帘子,穿过一条悠长的走廊,推开门,走进去。是一家夜店。

  “佳航来了啊,快快快,姐姐我今天有好货,来一发?”

  “谢谢晴姐,改天吧。”

  姚佳航径直走向最里面的包厢,推开门,看到沙发上一个男人左拥右抱,嘴里叼着根烟,正在等着他。

  “翔哥,今天又有什么东西?”

  “好东西。”赵翔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老规矩,你四我六,这东西可不便宜,要是搞得好了说不定我们还能出去大吃大喝一顿。”

  姚佳航笑的掂了掂那东西,很重,一看就知道没有缺金少两。

  笑了笑,露出好看的小虎牙,把东西放进书包:“谢谢翔哥。”

  出了门,姚佳航看了看月色,十七岁的少年本该是前途无量的,可是他呢?他也本该风光无限,但自从深陷了这个沼泽,可能一辈子都爬不出去了,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越陷越深,以至于到了最后,完全的沉了下去。

  一眼望不到尽头。

  他知道这样会承担刑事责任,但他现在也就孤身一人,坐不坐牢其实也无所谓,因为没有人会心疼他。

  手机在他的裤袋里响了很久,才终于被主人接听,电话那头是公鸭嗓,正对着这大喊:“老大!那帮孙子又过来干架了!我需要你的火速支援……卧槽!敢打你爷爷我!操你大爷的,你给老子过来!你他妈……”

  “报个地址。”

  “永辉大街的那个破烂巷子……草啊!你他妈给我滚过来!爷爷今天不弄死我我他娘的就跟你姓……”

  冷漠的挂了电话,长腿一跨,机车声再一次的响彻云霄。

  当姚佳航抵达的时候,双方正在你死我亡的不要命的开战。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便还是坐在机车上,点了根烟,看着这一场闹剧。

  “狗日的!打架就打架,哪里还有扒人裤子的道理!”

  “你他妈踩到老子的伪aj了!不要钱的是是吧!给老子道歉!”

  “你他妈想干嘛!还带化妆品!哎哎哎!你他妈往我脸上涂干嘛!老子是直的!滚!”

  今天打架真他妈够奇葩。

  姚佳航抽完第三根烟,终于有点受不了这种奇葩打架了,上手,利落的简直不像人能打出来的架。

  当姚佳航收拾最后一个的时候,突然那个人拿出一把小刀,往姚佳航英俊的脸上一挥,莫约三厘米的伤口,在短时间极速出血。

  姚佳航一愣,他这么多年小心翼翼的尽量打架不流血是因为他有先天性凝血障碍,哪晓得这帮孙子打架还带刀,还挂到了他的脸上。是他姚佳航变成弱鸡了还是这帮孙子太傻逼了。

  眼里嗜血,变得通红,对着那个持刀的男人左拳右踢,打到那个人咳出血了还没有住手。

  “老大!老大你醒醒!那不是你爸!你爸早下黄泉了!”

  一阵阵忙音让姚佳航如梦初醒,盯着面前的男人,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

  十二岁那年,他亲手结束了那个男人的性命。

  “老大!要不然去包扎一下吧,你这凝血障碍现在还没止血!”

  姚佳航缓缓点了点头,机车放在那,打车去了医院。

  “小伙子,怎么搞的,凝血障碍就要千万小心啊。”

  “一不小心划伤的。”

  “人要脸树要皮,长得这么好看的脸要是有疤就可惜了,记住了啊,伤口别溅到水,小心一点。”

  去大厅缴纳费用,碰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个人也转过身看着他。

  是周子彦。

  “你怎么来医院了?”姚佳航看着这个胳膊腿都是完整的人,心中不免产生疑惑。

  “哦,我战……我朋友住院了,我过来看看。”

  “哦。”

  也没有兴致去打探别人的东西,拿完药就走了,留下周子彦一个人一个人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这份资料,有点复杂的想着某些事情。

  信息档案:姚佳航,危险人物,捉捕归案期限:两年。

  两年……而且他的目标,是个正值青春年纪的少年。

  这个社会让周子彦又爱又恨。

  爱的是有了这个社会,人民群众生活的更加稳定,恨的是有太多的人在一个地方跌下去,便再也没有资格抬起头了。

  这又能怪谁,就像那些跳楼的少男少女,无一列外都是半大的孩子。你说他们跳楼是因为他们不懂事,但不懂事又能够怪谁。是他们不想活下去吗?还是他们觉得跳楼特别好玩?

  都不是。是这个社会让那些半大点的孩子充满了失望与绝望。

  为什么姚佳航十二岁就开始深陷沼泽,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孩子,明知陷进去只有死路一条,却偏偏越陷愈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