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朋友们
斯人若彩虹2021-06-28 21:462,002

  在麻园的日子,我跟两个老板学习了很多东西,跟才哥学民族歌曲,跟鼓手老板学了很多音乐风格,他们希望我进步的同时也能够提高店里的演出质量,一举两得。

  在这里我认识了一些新朋友,第一位是老板的朋友,强哥是一名纳西族的小伙儿,他也是一名乐手兼歌手。强哥个子不高,但长得很胖,黑黝黝的,留着一脸大胡子。但其实强哥的年纪并不大,三十出头而已,却有点显年纪,浑身充满了少数民族的野性和粗矿。第一次听到他唱歌我就被惊呆了,真的太好听了!山人乐队的歌,我最爱的那首《撤退的歌》,还有《三十年》等等之类的民族歌曲,他都能唱出自己的风格,这是汉族人永远模仿不来的音调和律动,真的太棒了!第一次听强哥的演出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听到现实中的人能把那么另类的歌弹唱的那么有味道。

  我的老板之一才哥是傈僳族人,他也长得黑黝黝,乍看很普通,但如果你听过他的现场,你真的会觉得他特别有魅力。最棒的不是他特有的少数民族的腔调,而是他很会唱和声,只要是他会的歌,我一唱出来他立马就能给我和出三度五度。当然,这对专业学声乐的同学来说很简单,但才哥属于野路子,绝对没有经历过专业的和声训练。有一天我问他为什么和声唱的那么好,他说,因为他们一家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从小就被家人带到村里的教堂参加唱诗班,所以才会唱。原来是童子功,哈哈,我真的小看他了。直到后来我快离开大理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才哥是云南著名音乐人,他的专辑《暹罗》在云南曾经也有些名气。

  在云南混乐队圈最大的收获就是你可以听见最正宗的民族流行乐,这是我在城市里永远听不见的东西。我爱这里的少数民族,更爱他们的音乐。云南有个音乐人叫“老黑”,第一次听到他的《通撒美》我就被惊呆了。那是一首用佤族的语言唱出来的歌,但他把民族和雷鬼融合在一起,不仅毫无违和感,还很有律动,整首歌充满了大山里的美丽和神秘。云南比较流行的音乐风格就是雷鬼,真的很棒,建议小伙伴去网易云搜索一下。

  在麻园认识的第二个朋友是大寒,她是一个女歌手,在古镇的另一家酒吧做驻唱,她是我们酒吧另一位老板的老友,比我大两岁,唱歌有股王若琳的味儿。因为老板认识,年纪差不多,又是同行,加上这个古镇的乐手和歌手真的很少,于是我们经常在休息时间去对方的酒吧找对方喝酒聊天。就这样,我慢慢认识了更多的人。

  第一次去大寒的酒吧找她玩,她跟她的乐队在舞台上演出,第一印象就是那个贝斯手好像一个孤儿。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酒吧的舞台很小,但舞台上的人不少,贝斯被挤的完全站不下,索性就站在台下弹。贝斯手叫大宝,三十多岁的大哥,来自临沧,是个特别幽默的人,大概少数民族都是这么活泼开朗吧!他的口头禅我至今都印象深刻:“哎呀,不要跟我啰b嗦!”黝黑的皮肤,憨憨的长相,从他嘴里说出来别提有多搞笑。

  台上的吉他手叫小伟,是一个95后的小男生,奶油奶油的,雪白粉嫩,性格还超级含蓄害羞,跟女生说两句话都会连红的那种。似乎大姐姐都喜欢撩这样的小弟弟,后来大寒把他泡到手了。这个男孩子不简单,他热爱练琴的程度简直可以超越一切,包括女朋友。之所以说是大寒把他泡了,是因为大寒是夜场老鸟,而小伟似乎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男孩,他俩能在一起绝对是大寒先给他下的套。但可惜的是他俩并没有长久,爱情没有超过三个月,他俩分手的故事也变成了双廊古镇乐手圈里的一段瓜。

  有一天我们碰见小伟在超市买了一条烟,朋友好奇的问他:“小伟,你不抽烟干嘛买烟?”小伟小声的说:“我跟大寒分手了,觉得很愧疚,所以就给她买条烟送给她。”当时我朋友跟我说这个的时候我俩都炸了,这是什么神操作?直男的世界我真的不懂。晚上我们在一起吃夜宵,想让他俩和好,于是问小伟:“你干嘛跟大寒分手?你俩不是挺好的吗?”

  小伟害羞的说:“谈恋爱耽误我练琴了。”

  我们当场石化。

  后来又劝了一会,小伟承认错误,说他不会再这样了,他俩又和好了。这是他们恋爱一周以来的第一次分手。

  接着又过了一周,小伟说他们又分手了。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当然不会放过,问他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他说:“因为她耽误我练琴了。”后来我们再也没有劝过他俩和好,这孩子太走火入魔了。除去直男这一点,小伟在乐队圈子里是很受大家喜欢的,因为他够努力,而且为人谦虚有礼貌。

  可惜的是从大理分开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了。

  接下来要介绍的人我每次想到他就觉得恶心,发自内心的反胃。

  他是大寒乐队里的鼓手,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哥,实话实说,他的鼓打的很棒,在云南很出名。

  但是他是一个老色批,还是一个又胖又油腻又丑的老色批。

  我跟他们熟了之后经常在一起吃宵夜喝酒,有一天晚上,我们下班之后照例去吃烧烤。当时鼓手坐我对面,经常用眼神挑逗我,碍于朋友的面子,我只能假装看不见。结果,他竟然脱下了他的人字拖,用脚蹭我的腿!你们知道那种感受吗?我当时就要掀桌子。

  我说,告辞,以后有这个老色批的局请不要再叫我了。

  不过没过几天这个老色批就去丽江了,找了个跟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子来顶替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大理国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大理国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