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平淡日子里的小开心
斯人若彩虹2020-10-08 02:272,040

     晚上九半后的海印村特别的安静,路灯都很少,偶尔有一些车子经过,但之前前就完全不一样了,还是有点热闹的。早上七八点,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从大理市区过来的游客们围在小普陀拍照,或者找个小摊吃点东西。有个大叔和大妈就在我工作的楼下用一辆三轮车卖玉米和水果,他们很慈祥,每次看见我都招呼我请我吃玉米。他们卖的是水果玉米,又香又甜。还有一些手上拿着彩绳的阿姨,他们会主动上前询问女孩子想不想编头发。之前我提到过我们海印合唱团那个节奏感很好的阿姨也是做这个的,她们用彩绳跟头发编在一起,一缕一缕的,很漂亮。一般按一根绳子编一缕头发来算钱,十块钱三根,如果你会杀价,可以砍到十块钱六根。我在泰国编过满头小辫子,两个大姐给我足足编了三个多小时,但是洗头很不方便,最后拆掉的时候更是让我崩溃,拆又拆了几小时,后来再也不想尝试了。其实这里有很多小买卖都不是当地特色,像编头发这种,这些只是为了迎合游客才想出来的生意。

      在楼下的还有几个停车场工作的大叔跟我也很熟,经常问我会不会唱他们喜欢的歌,如果会就在演出的时候唱给他们听。但很抱歉的是我并不会,像《北京的金山上》之类的红歌对我来说太遥远。我一般会唱一些流行或者民谣,来这里的游客对民谣比较感兴趣,在云南,民谣才是流行趋势。除了民谣,还有一种特殊风格的歌会让你更难忘,我有幸听过到现场,那就是——山歌。

      第一次听他们唱山歌是客栈的大哥大姐邀请我晚上去镇子上吃烧烤,那天我特意带了瓶威士忌,很久以前在国外的机场买的,他们也有带红酒的,啤酒就在直接烧烤店拿。客栈的大哥开着他那辆皮卡,一路上又接了几个小伙伴,带我们来到了一家烧烤店。等人到齐大概十几个,基本都是我们合唱团的小伙伴。两张长桌子拼在一起,堆满了菜和酒,十分丰盛。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开始玩游戏,我教他们玩一些我以前跟小伙伴喝酒时的游戏,例如:抢数,逛三园之类的。他们很喜欢,越玩我们越开心,喝得也越来越多。这时候整场的高潮就来了,突然坐在我对面的大哥开始唱起了白族的祝酒歌,一听到他唱,其他小伙伴就开始帮他打节奏,拍手的拍手,敲桌子的敲桌子。两句唱完,我旁边的大哥又接上,等这边唱完那边又有人接上,最后有个尾音拉长,这首歌就结束了。整首歌都是白族话,我听不懂,只能跟着他们的节奏瞎起哄,在场的大姐们都笑开了花,特别的有意思。我虽然不明白他们在唱什么,但我能感觉到这些歌词应该是即兴发挥的,还会夹杂着一些“虎狼之词”,这点我是从大姐们的笑声中发现的。云南有很多的民歌都有些“污”,比如《两个婆娘一个郎》等等,好奇的小伙伴可以网上搜搜这首歌的MV,很辣眼睛。当然,最出名的得数《老司机带带我》了。  

  这时我突发奇想,云南本地人的《老司机带带我》到底是个什么版本。这首歌网上最常见的版本歌词算是比较正常,但我觉得真相绝对没那么简单,于是我提议我想听他们唱这首歌。这时候,所有人都开始拍起了手唱了起来:“老司机,带带我,我要去昆明啊!老司机,带带我,今年我十八岁呀!管他十八不十八,我的车子坐不下,阿里里,阿里里,阿里阿里里。”当所有人都唱完安静下来的时候,周四突然大声地唱到:“我的大腿给你摸,你的小车给我坐,阿里里,阿里里,阿里阿里里。”全场人都爆发出一次最大的笑声。原来,最真实的版本是来自湖北的周老师唱出来的。

  那次的烧烤聚会我们意犹未尽,后来又组织了几次。

  自从成为海印村的一员,我就有了很多当地人的特权,如果我想坐船去小普陀拜拜,不需要买船票。有一天,我在丽江的好朋友“段公子”刚好来大理出差,顺道来看我,停车的时候大叔也不收我们的停车费。“段公子”是大理鹤庆人,在丽江工作,之所以叫他“段公子”,是因为他姓段,我总开玩笑说他有可能是大理国段誉的后代。他大学时候在我的家乡读书,我的好朋友刚好是他的大学老师,也因为“段公子”的牵线,我那朋友每年七月都带着学生去鹤庆支教一段时间,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我跟段公子也成为了好朋友。

    段公子带我去了距离海印村几十公里的“喜洲”,那也是个古镇。古镇里除了一些商店,还有几个比较有特色的店。喜洲最出名的就是“喜洲粑粑”,段公子说要买给我尝尝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粑粑”在我们那是大便的意思,听这名字都没有食欲好吗?其实“喜洲粑粑”是一种面食,夹着肉的馅饼,很薄很大一块,不是我们那里俗称的“粑粑”,大家不要误会了。这里还有一个有特色的店是扎染店,可以花钱亲自体验扎染的魅力,一件白T恤,经过一道道程序的扎染,变成一件无规则蓝白两色的扎染服。

  我们还逛了一家饰品店,一个大爷开的,他让我叫他‘喜洲老毛“。老毛卖的不是普通的饰品,这个店跟我们印象中排列整齐闪闪发光的饰品店不同,它更像是一个杂货铺。柜台里除了有老银做的首饰,还有狼牙,虎牙,珊瑚制品,还有一些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东西。墙上挂的可就精彩了,乱七八糟的整整挂了一面墙,有鹰爪,动物的皮毛,军刀,佛珠,木雕,画等等,让人啧啧称奇。我不知道卖这些东西是不是违法,估计就算违法以喜洲这可怜的人流量来说也不会被人举报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大理国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大理国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