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心中的日月
斯人若彩虹2020-10-04 03:162,552

  到达海印村的第二天,我起床出门已经是上午十点,此刻的太阳像中午一样大,并且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

  工作的客栈地点旁是一些白族本地人的摊位,用简易的棚子搭建,每一家每一家连在一起。他们主要卖一些小吃,比如:炸肉串、炸小鱼串、炸虾饼、烤鱼、当季水果、果汁、云南米线、白族特色凉拌的凉面、豌豆粉之类。我在第一家小吃摊坐下,叫了碗米线。此刻已经有零零散散的游客路过这里吃东西和拍照。

  小摊老板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像普通的白族人一样,皮肤晒得黝黑发亮。我一直以为他们四十+,后来才知道他们只有三十出头,比我大不了多少。老板娘是个不善言辞的大姐,至今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暂且就叫她一号摊位老板娘吧。她问我:“昨晚唱歌的是你吗?”我说:“是的,昨天刚到,过来试一下音响,今天开始就要在这里上班了。”后面又简单聊了些,大概就是问我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之类的。最后结账的时候她只收了我七块,但价目牌上明明写着“米线 12”。我问她是不是收错了钱,她悄悄跟我说,你在这里工作,不算游客,牌子上的价格都是卖给游客的,以后你买东西只需要支付本地人的价格。听了这些突然觉得很感动,白族人真的很朴实,特别是这种土生土长很少出去的白族人,原来在第一天她们已经把我当成了海印村的一员。

  云南米线真的让人很难忘,说不清它到底有多特别,甚至配菜也只是简单的肉沫和几根青菜,但它的味道就是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对我来说,云南有很多让我有情怀的东西,米线也是其中之一。

  小摊对面就是海印村的著名景点——小普陀。传说以前有一只海怪在洱海里兴风作浪,使得渔民不敢出门打鱼,可是他们只能以捕鱼为生,于是洱海周边整日不聊生。也许是他们的祈祷被观音娘娘听见,善良的观音娘娘不忍渔村的人民受苦,不远万里在这里建了个寺庙,并在这里修道,而后镇住了海怪,才有了今天的风平浪静。

  小普陀是一个不足二百平米的小岛,座落在洱海上,寺庙的建筑一共两层。它离岸边大概一百多米,需要花15块坐船才能去。寺庙一楼有一尊弥勒佛,二楼有一尊观音,两边的楼梯是木质结构,每踩一步都嘎吱嘎吱响,感觉年代很是久远。右边的楼梯是上,左边的楼梯是下,因为在佛教里只能顺时针不能逆时针。岛上还有一个工作人员负责收香火钱,如果你给了香火钱,他会给你三炷香,还会为你敲铃铛,寓意祈福求平安。

  从天空往下看小普陀,就像是一枚印章印在了海上,圆圆的一枚,所以这个村子被命名为海印村。

  我沿着洱海公路走了大概两公里,除了客栈就是饭店,客栈和饭店的后面是村民们的家和绵延不断的大山。我找不到任何跟现代化城市有一点沾边的东西,你能想象到的一样也没有。

  因为十几公里只有小普陀这一个景点,所以很少有游客在这里留宿,大部分的游客都只是匆匆停留在这里拍个照,立马就去下一个景点。

  了解了这些,心里五味杂陈,意味着我以后的日常活动范围只有五百米以内,可是快乐的心情更多一点。蓝天白云洱海苍山,每家每户的门口都种满了格桑花,这里的人很悠闲,完全没有城市里的压力和繁琐。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的好放松!此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一首歌,来自王力宏的——《心中的日月》。“你是心中的日月,落在这里。”

  曾经有个藏族的朋友给我起了一个藏族名字——格桑梅朵。我太中意这个名字了!他说我就像格桑花一样,小小的一朵,却只盛开在高海拔和烈日下,不惧风雨,生命力顽强,像杂草,却开的五颜六色。所以我对格桑花情有独钟,看着这漫山遍野的格桑花,真希望自己能像格桑花一样永远坚韧。

  我们酒吧的人际关系很简单,只有三个服务员,具体的来说应该是两个,另外一个员工属于客栈,做前台。但我们酒吧是客栈外包出来的,所以也算是客栈的一部分。酒吧的服务员其中一个叫“杨丽萍”,本地姑娘,瘦瘦小小的,18岁。我跟所有人一样,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时都惊讶她竟然跟跳孔雀舞的舞蹈家“杨丽萍”一个名字。还有一个服务员是老板的侄子,20岁,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以后就称呼为侄子吧。侄子瘦瘦高高,山西人。他也喜欢打英雄联盟,所以接下来在这里的日子我多了个娱乐项目,就是跟他组队走路半小时去镇子上的网吧通宵打游戏。

  我每天下午三点开始工作,虽然小小的舞台上有棚子遮挡太阳,但我还是低估了云南的紫外线,阳光恍得我根本看不清谱子,导致以后的每一天白天演出我都戴着墨镜。而晚上的演出更难熬,舞台周围都是盆栽,一到晚上各种蚊子,飞虫就来啃食我。除此之外,晚上演出时我从来不敢大口喘气,有一次换气的时候生吞了一只蚊子。那种恶心的感觉真的让人终身难忘!不过这些我都可以忍受,既来之则安之,到哪工作不都得多少受点委屈嘛,相对城市里的勾心斗角我宁愿在这里喂蚊子。

  因为很多游客不在海印村过夜,所以往常来店里消费的游客并不多,一般下午只有来喝饮料的客人,点杯饮料喝完就走,很少停留,晚上来消费的只有客栈的住户。再加上这里的酒水卖的死贵,很多客人看了菜单就走了,不过也有一些客人是听到我唱歌好奇来看看我顺势坐下来消费的。

  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人,他们来自天南地北,各种职业。有做生意的,上班的,自由职业或是学生,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来自北京的姐姐,四十多岁却一头白色短发,很精炼,气质像TVB的明星,这次是她一个人来大理写生。

  初见她时是一个下午,她坐在台下,一边看我一边拿着铅笔在画板上涂涂画画,等我那场演出结束,她也差不多画完。我立马跑去她的位置,想看看她画了什么。第一眼就让我惊艳,我不懂美术,可是它真的触动到我。画上是我在台上,抱着吉他,对着麦克风唱歌,我的背后本来是一块简易的幕布,还挂了对天使翅膀,那个塑料做成的翅膀平时看起来真的很low,可是在她的画里,背着翅膀的我就是天使,好像天使弹着吉他在给大家演唱,尽管连脸的细节都没有,但真的活灵活现。

  她说她是路过听到我在唱《鼓楼》时决定上来的,她是北京人,经常去鼓楼写生,听到我唱这首歌突然来了灵感,所以决定把这一幕画下来。我不禁在心里感叹,人生中所有的相遇相知是多么的奇妙和伟大!她临走时,我问她可不可以把这副画送给我,她抱歉的拒绝了我,不过她让我在那幅画的右下角写下我的名字给她留个纪念。最后,我们拍照留念,还互相留了微信,相约以后等我有机会去北京,一定要让她带我这个门外汉去看看画展。

  其实我们都知道,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再见了,但这些给彼此留下奇妙的经历是只属于我们俩的特殊回忆,它们是很宝贵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大理国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大理国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