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官乐十五2021-05-04 18:001,973

  她并不是被修竹叫醒的,而是被物理老师吓醒的。

  起因居然是,修竹无论怎么样都叫不醒她。连拿铅笔戳她也不管用。一直到老师来了之后,摸了她脸一把。

  仿佛是感受到了死亡气息一般,她应激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在与周公的博弈中,抽身回到现实。

  这一摸,可谓是把林程程吓到魂飞魄散,再也没打瞌睡了。

  清醒的时间里,林程程认认真真的上课,居然真的听懂了什么是瞬时速度,什么是平均速度。

  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一般出现这种情况,结果就是课听懂了,但一做题就是红色的叉叉。

  当她在物理练习册的本节课最后一道大题旁边打叉时,她就知道。她根本就没听懂。

  一阵大风刮过,雷声阵阵,下起了大雨。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被雷声和雨点排打窗户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看了一会儿,她重新拿起便利贴,粘在那道大题旁边,认命的抄下来答案。她知道,就算她研究一个晚上都未必能想出解题思路,还是先把答案抄下来,下节课听讲吧。

  旁边的修竹,写了张纸条递给她:同桌,听说过两天要放台风假,出去玩吗?

  台风假?最近有台风吗?林程程努力回想着这件事。搜索了好一阵,还是没有这个消息。

  “台风假?什么时候?我没听说啊?”她又把纸条递了回去。

  “你居然不知道,就周四放假。听说是周五的时候登陆,所以周四下午就放假了。”

  看完纸条上的字,林程程又在脑袋里搜索了一会儿。她才想起里课间广播里,好像说到过这件事。但她去了趟办公室,没怎么听清楚。

  想了一会儿,还是没决定好就下课了。修竹合上了作业,头又靠过来问她:“怎么样,要去玩吗?”

  “就我们俩?”林程程把纸条还给她,头也不抬的继续把答案抄完。

  刘薇薇从后面走了上来,坐到了黎川谷的位置上。他正好出去打水了不在,不然刘薇薇哪能“鸠占鹊巢”。

  她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放到了林程程的面前,“当然不止你们俩啊,还有我。”

  林程程看了一眼纸条,上面是同样的几个大字:台风假,一起出去耍啊!不用猜,肯定也是修竹约的。她收了手上的物理作业,看着她俩一脸期待的等着她的回答。林程程无可奈何指着外面噼里啪啦的大雨,说:“下大雨啊,各位美女。”

  修竹大手一挥,毫不在乎:“这有什么关系,我们难得有这么个假期。最关键的是也不是每一次台风都会下暴雨啊。我们是要去看电影,又不是去野营。没关系的了。”

  想了一会儿,反正周末也没什么事。就点了点头答应了。

  “阿川,我们周五去看电影,你去吗?”修竹看到黎川谷打水回来了,兴奋的问他。

  感受到背后一阵压抑气息的刘薇薇回头看了一眼,黎川谷拿着水杯站在她身后,她马上拿着纸条离开了自己刚刚坐的位置。

  黎川谷看了一眼刘薇薇刚坐过的椅子,稍稍皱了皱眉。像是想到什么。从抽屉里拿了一本美术课本放在椅子上,然后才安心的坐了下来。接着拿出单词书背单词

  气氛瞬间变的尴尬起来。特别是刘薇薇,脸都快黑成锅底了。黎川谷把她当什么了?病毒吗?

  看气氛不对,修竹赶紧使眼色给林程程,让她带刘薇薇出去。

  林程程接收到信号,走到刘薇薇身边,让她陪自己上个厕所。

  确认刘薇薇和林程程走了之后,修竹把自己的椅子搬到的黎川谷桌子面前。就这么坐了下来,也不说话打扰他

  其实黎川谷的位置在第一排,垃圾桶前面。修竹插着手坐了一会,就觉得小腿痒的不行。低头一看,发现腿上被蚊子叮了几个大包。伸手去挠,没挠一会就破皮了。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只手,黎川谷给她递了一瓶清凉油,“想说什么,坐回你的位置再说。”

  给她递完清凉油,黎川谷背靠着椅子,闭目养神。

  修竹把椅子搬回自己的位置上,一边擦药油,一边说:“阿川,你能不能对同学友好点?你这样是交不到朋友的。”

  “不需要。”黎川谷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

  修竹继续补充自己的观点:“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不就是你的朋友吗?阿川,做人没有朋友,这一辈子会很无聊的。”

  看黎川谷坐在椅子上,头微微的向后靠,认真的听她讲,也没有出声反驳。

  她又接着说:“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给薇薇道个歉。”

  “为什么?我又没做错什么?做错了才需要道歉。她坐了我椅子。我洁癖。”黎川谷理所当然的说。

  修竹一脸“恨铁不成钢”,绞尽脑汁和他解释:“但薇薇不知道啊。不知者不罪。所以你能不能给她道个歉?”

  想了一下,黎川谷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正好她俩刚从厕所回来,修竹就拉着黎川谷站到她们面前,她碰了几下黎川谷,暗示他说话。

  四个人站了在走廊,看着对方,愣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讲话。眼看马上到上课时间了。刘薇薇也不想等了,拉着林程程就想走。

  看刘薇薇拉着林程程,想要回到位置上。黎川谷开口先道歉:“对不起,刚刚是我做的太过了。我道歉。”

  刘薇薇听完他的道歉,也不生气了。刚想伸手拍拍黎川谷,但想起刚刚坐他位置的事情,马上把手收了回来,“看在我们家大郎的面子上,我原谅你了。”

  这会到修竹蒙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大郎?大郎是谁啊?”说完这句话后,脑子里突然想起军训宿舍的事情。

  他们刚说完,上课铃正好响起。一切都是那么的刚刚好,刚刚好的道歉,刚刚好的铃声,刚刚好的结束话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i,我喜欢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i,我喜欢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