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0 雪夜烤肉
炎旭2021-05-08 17:552,367

     傍晚,夕阳西下!

     漫画租赁小店门口,谭文宗正在忙碌着搬运从县城里购买的漫画书,叶文杰在面包肚子里递箱子,很快剩下最后一箱:

     “那个不用搬了,剩下的那箱子是给张叔的,我听你说张叔喜欢撸串,特意买了一斤牛肉,半斤羊肉,打了25斤高度的高粱酒,我现在忙走不开,等下次吧,我专程带奶粉看望张叔”

     谭文宗喘着气,汗水从脸上流了下来。

     “嗨!我就那么一说,你还真上心了”

     叶文杰心里很感动,没想到谭文宗做事这么敞亮,心里疑惑也解开了:“怪不得,非拉我去买肉,我还道婶子吩咐。既然人家做事有诚意,我也不能不表示表示”

     “文宗,那谢谢了”说着就跳到座位上,扶着方向盘打火,准备发动面包车跑掉。

     “给,这是120元,咱们事先讲好的”

     谭文宗知道他的心思,赶紧趁车子没启动掏钱扔给他。

     “你看这事办的”

     叶文杰心思被戳破,哭笑不得,熄火跳下面包车:

     “你买这些东西,我还收你钱,我心里不踏实,这钱说什么我也不能收”

     “你得收下,不然下次不让你帮忙拉了”   

     这时李梅整理完漫画书拿着毛巾走过来,她长圆的脸,皮肤白皙,面容娇美,眼睛因为近视看人便多了一丝妩媚,嘴唇像是夏天吃过冰棒似的红润欲滴。

     叶文杰脸不由一红,眨了眨眼,装作沙子迷了眼睛,掩饰自己的窘态。

     原本李梅一直在里面摆弄谭文宗搬进去的书,看搬完了才走出来。

     他就近看清李梅的长相,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以后还有他们很多的感情纠葛!

     待看李梅给谭文宗擦汗水,一股莫名的嫉妒和醋意。

     -------------------------------------------

     天黑了!!

     半山腰孤零零的窑洞,透出昏黄的光线,那是张叔的家。

     张叔家里没有通电,因此依旧用的是煤油灯照明。

     院子里是收来的电子废品,平日都会在晚上打包,第二天赶早送到废品收购点去换点小钱贴补家用,可是自从瘫痪后,废品就成了垃圾,雨雪后,庭院里更是一片狼藉。

     一颗山楂树靠着水井,每到夏日生长的就格外繁茂,只是有很多毛虫,在地上爬的到处都是。

     叶文杰开着面包车在盘山路快速跑来,只有一只灯还嚣张的亮着,不过雪天也不指望能起多大的帮助。

     很快就开进了没有门的院落,停下,叶文杰把箱子搬了下来。

     “张叔,我回来了,你看看我买了什么?”

     “回来啦,买的啥?”

     “一斤牛肉,半斤羊肉,还有25斤高度高粱酒。”

     “你小子就知道败家,买那些肉干嘛,买点高粱酒得了”

     叶文杰嘿嘿乐:

     “你就知道喝酒,我估计呀你这身毛病和这酒脱不了干系。”

     一边说着他先跑去自己房间,换了暖和的破棉袄。

     这一趟活赚了120元,还赚了一斤牛肉,一坛子高度高粱酒,他心里很痛快!

     透过煤油灯就着唾沫星子一边数钱一边笑,然后小心的放到自己床柜的抽屉搪瓷储蓄罐中,里面已经有九千多元钱,那是准备明天交给谭文宗,入伙开漫画店的,跑街时间久了,他能感受到开漫画店是很赚钱的商机。

     窑洞的墙壁上是他写的诗句,他立下志愿做一个诗人,不过首先要有足够的钱,这样他就可以在天涯海角流浪,寻找写诗的灵感,结婚成家不是他的目标,及时行乐是他的方向,他准备潇洒的度过自己的一生。

     可是见到李梅的那一刻,他知道梦想改变了!

     狗在外面狂叫,叶文杰回过神来,知道一定是张叔挣扎着要从里面出来了,他赶紧跑出去搀扶。

     张叔虽然姓张,可是叶文杰不姓张。

     “既然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名字也不能同姓”他这样想

     于是叶文杰通过字典随机挑了叶作为自己的姓,意思是随缘,听天意!尽管如此,还是随机了好几次,几经更改更名叶文杰。

     叶文杰这个名字倒是蛮有诗意,有一次张叔喝醉了赞叹道。

     张叔虽然是捡破烂的,没有受过什么文化教育,可是走街串巷倒也思想开放,生气一段时间也就随叶文杰的性子,姓不姓张都可以。

     “旺财,别叫了,再叫牛肉羊肉烤好了,可没有你的份”张叔说,语气却是宠溺的。

     狗子摇着尾巴,听话的直哼哼!!

     叶文杰把破沙发搬出来,再搀扶着张叔从床上起来。

     张叔右胳膊借着拐杖的力,一步一龇牙的艰难步行,看着叶文杰心里发酸,毕竟是这个男人把自己养大的。

     剩下的就是叶文杰的工作,他看到桌子上已有切好放到盘子里的葱和洋蒜丝,锅里还炖好了小米粥,旁边有用香油调的腌咸水萝卜。

     “张叔,以后做饭切菜你都别管,专心养病,我不在家,你要摔倒了,谁来帮扶你”叶文杰端着调料数落道,并不停下手中的活。

     “哎,做点饭我还能行”张叔像个孩子反驳

     特制的铁盒子做成烧炭的底座,上面搭上铁丝网,这就是一个很好使用的烧烤架子。

     把煤块敲碎放到铁盒子里,撒上一些盐巴,火引燃,一会儿铁丝网就因受热被烧的通红。

     叶文杰一边串一边刷油烤制,葱撒在肉上,炙烤后葱香混合着肉香,飘散到马路,打工回来的人闻到也不觉流出口涎。

     张叔自己给杯子倒满了高度高粱酒,吸了一口,陶醉的看着炉火。

     “文杰,快点的,你叔酒都满上了,就等你的烤肉了”

     叶文杰拿起切好的牛羊肉块串子,放在火上烧烤,烈火撩动着火苗,飞舞后变成烟灰,刺激的他眼泪直流。

     夜归行人路过能闻到一股烤肉香,虽然他们住在比较偏的半山腰:

     “嘿,张叔家今天改善伙食呢?”

     放工的人们这样说着。

     “张叔你别着急,第一炉牛肉羊肉串马上给您送过来”

     叶文杰拿下烧烤的差不多的羊肉,放在撒有孜然的塑料纸上,让材料均匀涂抹。

     风吹过来,卷起雪儿,一阵寒风,张叔紧了紧领子。

     这时肉串就摆在了面前,张叔久经沧桑的浑浊的眼睛有些湿润,

     就着雪景,抿一口白酒,眯一下眼睛,回味口中肉和酒的混合香味,满足的好一会不说话。

     叔侄俩你一串我一根,就着白酒吸着香烟,听着寒风吹动山的呜呜吟唱,漫天白雪地,意境非凡。

     吃饱喝足后,小米粥已经不烫嘴,两人又喝着小米粥吃了点清淡的腌咸菜萝卜,用来中和油腻。

     屋子里的煤球炉烧着黑水壶,冒着蒸汽,呲吖吖的叫,临睡前叶文杰会给他装一皮暖脚袋热水,并服侍他把药吃下。

     --------------------------------------------

     第二日清晨,

     叶文杰抹黑从水壶里倒出热水,漱口刷牙,五分钟搞定,穿上衣服,背上书包

     跑到张叔耳边,“叔,我上学去了”

     张叔闭着眼睛,酒意还在,摆一摆手:

     “去吧,路上慢点”

     车站早餐摊,一碗馄饨,叶文杰让老板娘多方一点虾子皮,吃完后匆忙的向学校快步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道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道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