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 回归少你
炎旭2021-03-17 12:545,491

  时值深秋,寒意已至,谭文宗伸了伸懒腰,把被褥蹬了蹬重新入睡,十点的闹钟响起,他摸过枕边的手机看了看,扫了扫最新的八卦新闻,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手机放回桌角时,手指蹭落了几张A4打印纸,飘飘当当的滑到地上,透过一点光线可以看到手写的策划书三个字。有那么一个月的时间,谭文宗都在写它,改一改把A4纸攒成一团,扔到垃圾桶,再写,身在市场上跑销售,最紧张的就是销售主管突然的催单电话,冷不丁的让人一机灵,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对于老油条的内心都是一种折磨,尤其是在他们干自己的私活时,像是冰冻的湖面上被扔了一块大石头,持续的余震悠长又深远,一时间是啥事都干不了的。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头皮一阵发麻:“是万俊哲这2货”。(注:万俊哲是谭文宗的销售主管)

  谭文宗不自觉骂出声音来,坐起身子,接通电话:“和客户谈好交易线下搬线上了吗?别的市场交易额都已经启动了,你这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也知道因为取消了补贴,代理商热情降低,配合度跟着下降,我会跟进这件事情”

  “别想着混日子,这月的考核可是淘汰制,你再做不出成绩……呵,自己看着办吧”

  挂了电话,谭文宗露出鄙夷厌恶的表情,心道:“公司离了我照样转,我离了你破公司也不是不能活。”

  被人牵着牛鼻子过活的未来是多迷茫,想到这心就变的泰然,心道:“离了公司,自己做点生意,创出一番自己的事业岂不快哉!大男人当是如此。要不要淘汰随你便,再怎么努力还不是没有任何指望。现下暂且考虑一下自己做什么生意,最好是soho一类,在家里办公,刚开始暂且不求赚钱多,维持温饱就可以,等到摸清了门道,再组建自己的团队。”

  想着想着,把万俊哲的话就当作一阵风,完全的扔掉了。

  心下放松,谭文宗开了电脑,打开电影重新看了起来,今天就这么过去,晚上敷衍着和万俊哲打个马虎眼,爱咋咋地吧。

  地下堆积了厚厚的瓜子壳,打电话叫的烧烤韭菜茄子也被吃净,一大桶矿泉水被喝的所剩无多,头朦朦的发腌。手机发出嗖的一声短信提示,谭文宗跳下条藤椅,是app推销短信,心里莫名的忽然空落落,寂寞来的突然又让人不知所措。

  下午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7:25,谭文宗开了手机,一切如常,没有短信,没有电话,没有任何人的信息发给他,涤纶窗帘紧闭遮挡住傍晚昏黄的光线,谭文宗赤着双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开了窗,看到的是柔和的夕阳,时至深秋,已有寒意,太阳西沉,让寂寞的人忧伤断肠,无所适从,那个把自己比喻成太阳的尼采或许就是这么疯的吧。

  出了酒店走在大街上,谭文宗伸了伸懒腰,看着周围的行人匆匆,汽车疾驰,路边摊又开始忙碌起来。在这里,没有人认识他谭文宗,谭文宗也不愿认识他们任何人,有时候能不被打扰过自己的小日子也是一种幸福。只是现在的工作让他痛苦,可痛苦的根由是什么呢?自己找了很多解释,目前自己最相信的理由是业务员工作根本就不适合自己,把一个不适合的工作安在自己的身上无非是非常的痛苦。

  不止一次的谭文宗做了决定要去旅行,可是如果没有人推他一把,一切都仿佛无法成行。一年一年又一年的重复着,想着三年前和目前一个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改变。

  -------------------------------------------------------

  回家了,没有跟任何人说,甚至包括家里的老父亲,父亲的眼里谭文宗就是堂吉诃德,满满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自信,甚至还有一些阿q的洋洋得意。

  夜晚,谭文宗躺在自己瓜地里,瓜地是父亲种的,种在荒芜的西湖,他不愿意在村子住,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三年,三年前找不到媳妇的谭文宗已经给大家留下了嘲笑的话柄,而谭文宗总是拿三十而立当借口,看样子这个借口也不能用了,三个月,还有三个月不到,自己就三十岁了,想想自己都苦涩的笑了,而在这姣好日月当头的田园瓜地,一切世俗的烦恼都好像可以看破。

  ------------------------------------------------------------------------------------------

  月亮分外的明亮,距离感也近,悠悠的禅虫声从杂草中传来。

  一条浑身赤色吐着芯子的暗影扭曲滑动着往树上爬着,带着鬼魅的阴风霍霍的杀气。

  谭文宗只感到小腿一麻,心跳骤然急速跳动起来,呼吸变得困难,耳鸣声不断,事情来的突然,突然到视线都不曾离开月空的那轮玉盘,那皎洁变的朦胧又明亮,炫目又灼热,意识模糊起来,天仿佛已成白昼。

  三十年中的一幕一幕如过电影一般呼啸而过,耳边传来那些曾经的欢声笑语……时间仿佛过了很久,梦好像做了很长。

  -----------------------------------------------------------------------------------------------------------------------------------------

  清晨,日光当头,田地里还笼罩着一层雾汽。

  一个中年男人在瓜地里摘西瓜,那背影如此的熟悉,男人转过身,露出慈祥的微笑。

  谭文宗登时吸了一口凉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脑海里跑过十万个为什么:“我穿-越-了!!!”

  穿越,好多人都没穿过,这种复杂的感觉是很多人无法体会的到的。明明知道以后事情的发展是什么样子的,还得装作不知道重新活一遍,否则有两种情况你会碰到,要么去精神病医院,要么去当宗教先知。

  就这么着谭文宗衡量再三,感觉在2002年当个初中生比较靠谱。理由:“一,去精神病院怕被揍。二,当宗教先知也先知不了什么东西,毕竟谭文宗穿越前的三十年,不看报纸,不看新闻,除了能预知三大姑夫谢司徒哪天出的轨,别的都记得不是很清楚。”

  ---------------------------------------------------------------------------------------------------------------------

  熟悉的老师,熟悉的同学,熟悉的课本,熟悉的破书桌,谭文宗轻嗅着课本发出的香味,看阳光从窗外照射在书页上,看那光芒中耀眼的杂质晶莹闪烁!谭文宗本来初中时期学习就好,所以上课对自己来说是享受的。并没有老师问问题突然袭击的恐惧,没有考试拿不了前三的担忧,学习成了顺便的事情,上课的大部分时间谭文宗只是观看着那熟悉的一切,他对人没什么兴趣,谭文宗看的是物,曾经触摸过的实实在在的和看到过真真切切的景,就拿现在说,谭文宗就正在盯着窗外的树叶看的津津有味,树叶就挂在窗户外面的一棵大松树上。

  ----------------------------------------------------------------------------------------------------------------------

  下课了,谭文宗合上课本,走出教室,在操场上随性的走着,呼吸着那清新的空气,饱满又清爽,感觉极是受用,受用到飘飘然如入幻境。顺手捻一棵小草,叶子上还挂着一颗小小的水珠,举过头顶,透着水珠看太阳。这一个上午6个小时的每一分每一秒过的都极其充实,谭文宗用他的感官真真切切的去体味着失去过的美好。

  --------------------------------------------------------------------------------------------------------------

  放学的时间到了。

  谭文宗打开车棚里自己的自行车,自行车是破旧的,是父亲从废旧收购点花50元买过来的,整个自行车除了车架子几乎在两年中被换了个遍,但换的是旧零件,就不能够保证它的使用期限有多长,比如今天中午自行车轮胎就没气了,气息奄奄的轮胎是谭文宗推出车棚才发现的,他发现的不晚,但于事无补。

  照着往常的脾气谭文宗会把车子扔在车棚,让父亲来修理,可是现在又另当别论,另当别论到谭文宗扛着自行车回家,他的步幅很慢,初中生的身体抗压强度毕竟适应不了三十岁的想法,不是想扛就扛的起,不是想跑就跑的动。

  这场景是有些滑稽的,清晨骑着自行车的时候谭文宗还迎着初升的朝阳轻抚路边花丛的花,花朵里面有蜜蜂,蜜蜂很不客气的钉了谭文宗的手掌,那疼痛刻骨铭心的疼,但还是那么享受,享受到双手抱着头,仰着身子,只用双脚控制着骑行。中午就扛着自行车回家,走不多远就满是疲惫,有些许的沮丧,说实话是没什么好享受的了。

  -----------------------------------------------------------------------------------------------------------------------

  家里母亲正在准备饭菜,谭文宗甩下自行车狼吞虎咽起来,此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胃口出奇的好,吃的连自己都害怕会不会把胃给涨破了。就拿今天说,七碗面条刚刚下肚,已经见锅底了,家人都还没吃,迎着母亲惊愕慈祥的目光,谭文宗想面汤如果不那么热兴许自己吃的会更快一些。

  ---------------------------------------------------------------------------------------------------------------------------------

  赤着双脚跑到自己的书房,清凉清凉的,清凉不是因为装了空调,而是因为屋外是一棵大杨树,书房正好在阴凉下,所以夏天是非常惬意的,躺在凉席上,凉席很干净,被母亲打理过的。抬头看着屋顶的蜘蛛网,倦意袭来,沉沉睡去。

  杨树上禅声轰鸣,却那么和谐,和谐到感觉一切是如此的安静,安静中满满的祥和,谭文宗从来没有这么舒适的沉沉的午休过,那种舒适感就像玩一晚上电脑,凌晨四点钟摊在床上的一瞬,那一瞬的幸福此刻变成了时时刻刻。

  自然的才是最好的,顺应自然才能和谐,和谐祥和的生活才会快乐。

  炎炎烈日,路面冒烟一样,蒸汽让前面的路油油的晃动着,晃着谭文宗的脑海,脑海里思绪万千,搅和在一起连自己都理不顺看不清,脚步慢慢悠悠,心里掐着上课时间,相比上课铃响起之前坐在桌子后发呆,谭文宗铁了心把时间放在散步上,控制着节奏,赌自己最后一步能够踩在上课铃声上。

  -------------------------------------------------------------------------------------------------------------------------------

  天热,谭文宗自觉的选择了树荫下罚站,树荫下很凉快,偶尔飘来些许的风,风吹动着他的刘海,自我感觉清帅了不少。

  -------------------------------------------------------------------------------------------------------------------------------

  谭文宗猛地回过神来:“我的人生可以按照我此刻的想法重新活一遍,并非是前世的重复,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活。”他越想越兴奋,看着老师,同学,校园,一切,都鲜活起来。

  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他想证明,于是他回转身子,盯着后面的陈虎,陈虎被盯的莫名其妙怒火中烧,他烧的理由充分,怒的有理有据,比如,他经常在桌子底下扯谭文宗女同桌的裙子,曾经在谭文宗从厕所回来把他拌倒,并和谭文宗打了个平手,谭文宗最终被气哭了,气这仗打的不畅快,更生气挑起事头的不是自己。

  陈虎怒气满格的一刹那,脸上结结实实的受了一掌,谭文宗兴奋的爬了窗户跳出去,老师回过神的时候,陈虎已经追着谭文宗围着操场跑了八圈了,跑着面目狰狞,而谭文宗欢呼雀跃,手舞足蹈,大呼大叫。

  纪律主任刘超人嚼着口香糖,越嚼越慢,手中的教棍在地上有节奏的敲着,他好像看出了一些什么东西。

  -------------

  谭文宗到家的时候是忍受着剧痛的,剧痛的手臂孽缘于操场上的追逐,追逐的时候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腾空了,腾空的原因不是刘超人有力的第四脚,而是自己右脚拌左脚,没有迈出的左脚让谭文宗重心失去平衡,两个胳膊肘彻底的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那热啦啦的疼痛怎么一个酸爽了得,谭文宗龇着牙吹着受伤的手臂,泪水流出来,湿透了打补丁的袖衫。

  父亲用碘酒给涂了伤口,母亲在一旁不住的唠叨,唠叨的谭文宗多少还是有些心烦,此话告一段落。

  --------------------------------------------------------------------------------------------------

  夜晚,朗月星稀,饭毕,才七点半,胳膊肘上隐隐约约的疼痛不时传来,谭文宗躺在屋顶上睡不着觉,听着风吹动着杨树叶哗哗响,眼睛盯着明月旁边的一颗最亮的星星,星星偶尔一闪一闪,似是在诉说着什么悄悄话。谭文宗就越发的盯着看,也不知过了多久,看着看着眼前的一颗星星变成了两颗,两颗变成了三颗,缓缓的萦绕着旋转成了一个圆光圈,转啊转,越转距离自己越近,近到仿佛就在前方不远,转的谭文宗嘴巴张的大大的,又是惊恐又是惊喜,心道:“外星飞碟?真的有外飞碟!”想喊爸爸妈妈,又怕声音太大把飞碟吓跑了,更是眼神不敢离开,盯得真切,明明就是飞碟,一直在眼前盘旋着,心里有些害怕,搞不清楚飞碟要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跑也不知道怎么跑,时间仿佛钉住了。

  被尿憋的实在受不了的石磊把手电筒关了倒立的竖在地上,跑到屋檐边冲着隔壁王叔家的水缸哗哗的放水,王叔很有准备,水缸上放了大锅盖,尿水砸在上面噼啪响,像是下雨,透出莫名的热源和骚气。那声响在空寂的夜晚格外醒目,像是交响曲的播音开关,马上村子里传来王叔的叫骂和石太太的赔礼道歉,夹杂着石磊的笑声和被揍的哀求声。

  飞碟伴随着手电灯光的消失而消失了,可谭文宗的惊恐和惊喜却在这个晚上滞留了下来,留下的还有找寻飞碟,查找穿越回去的梦想,甚至于使命,心道:“如若能找到穿越的法门,亦或者找到外星人,那么此生毕是伟大而光荣的”。谭文宗向着星星的方向比划了一个V字型,仿佛胜利在望,内心喜悦,一晚彻底失眠了。

  第二天,谭文宗幸福的骑上轮胎气饱饱的自行车,双手抱着头,闭目迎着太阳,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双脚娴熟的控制着自行车,期间半路上链子掉了五次,掉五次的事情比较正常,正常到骑了自行车到学校,手上没有油渍都不习惯,甚至于骑自行车蹬五步掉一次链子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在谭文宗眼里这都是小事,大不了上链子上烦了,扛着自行车就往学校跑,他单薄的身体里流淌着一股李小龙的热血,锻炼身体多流汗是除学习之外第二件能增加谭文宗自信的事情。

  -------------------------------------------------------------------------------------------------------------------

  李梦瑶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座上,她是倒着坐的,这样她清丽的眼眸就不是只能看到父亲的后背,而能够看到身后的一片天地,那天地里自然包含着谭文宗杂耍一般双脚控车骑行,李梦瑶父亲骑的慢,谭文宗骑的更慢,时不时的表演双脚定车保持平衡,惹得梦瑶声声喝彩!

  “你给我快点走”李老师命令他。

  临了育红班校门,谭文宗准备来最后一个动作,这个动作要像骑着的马刹步一样,把前车把提起,用后面轮胎定住。李梦瑶下车的时候,谭文宗吹了声口哨,在梦瑶父亲怒目而视的威胁下,一切按计划进行,谭文宗右手攥住手刹,后轮定住,双手提起前轮,前轮车轱辘啪嗒从车架子上滚落,就像老太太的微笑,张开的嘴巴掉下的假牙,马上口腔里面就剩下黑洞洞的虚无。

  谭文宗不愿回想他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拎着前轱辘,扛着自行车架子来到初中校园的,只感觉路边的行人目光分外的刺眼。

  ----------------------------------------------------------------------------------------------------------------

  坐在座位上,阳光焦热,既然竖立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查找飞碟,寻找时空穿越的法门,谭文宗就开始列举接下来的安排:1,上网查询相关的书目,寻找线索和研究课题。2,上网查询相关的商业线索,筹集资金。3,上网查询相关的新闻线索,寻找志同道合的同盟。结论:先上网再说。

  前两节上的什么课忘记了,因为一直走神构思着自己的伟大理想。

  ------------------------------------------------------------------------------------------------------------------

  当他盯着网吧里面的电脑搜集着资料的时候,他竟然找到了很多和他经历相似而且被曝光的新闻线索,他认真的记录着,记的又快又多,两块钱的上网费是他早晨不吃早饭省下来的,省下早饭的钱他一般留着晚上买辣条或者香肠带到家里一边看小说一边享用。可是今天不一样了,他在从事一项特别伟大的事业,研究穿越和外星人。他越看搜索引擎里蹦出的新闻越入迷。

  “星大事件:1977年6月23日清晨,骨辰村村民刘大龙一如往常的扛着锄头早早去菜园除草,经过荒原林区,雾气加重误入,碑文旁一杂草中露一入口,初入时暗不可见路,及进三百米微光可见,隧道石碑现五彩奇光,人物服饰亦非地球古今人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道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道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