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将魔之血
强盗头儿2021-03-09 12:482,886

  大悲院内院,近千年来在西府一直神秘,除了西府少数几个顶尖势力白马山,楞伽寺之外,几乎没人知道,那里竟然是一片连接星辰空间的传送法阵,并且,还存在着如神魔男子一样的强者,三花境强者。

  星辰之中,四周寂静,除了神魔那男子的声音在慢慢的消散,没人敢再说话,就连姬长空都安静的呆在一旁,神色紧张的看着星空上方。而悲喜佛尊盘坐在青莲之上,谨慎的看着祭坛上的男子,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在那男子面前,恐怕他将没有一丝还手之力,半步三花虽说与三花境只有一步只差,确实有如深渊之别。

  “真不想见见老朋友吗?”神魔男子声音愈发阴沉,死死盯着上空某处,脸色变的犀利起来。

  许久,星空一片寂静……

  终于,一声低沉声响起,回荡在星辰空间。

  “一丝精血而已,不值得我们现身。”

  在那声音响起的同时,洛天脸色也是有一抹欣喜闪过,随即缓缓呼出了一口气,“三爷爷……”

  就在洛天话音刚落,在肖寒等人周围荡起一丝波纹,旋即波纹一震,一个佝偻的身影一步踏出,出现在洛天身旁。

  隐晦的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一身破烂的衣衫,顶着一个秃脑袋,只有下巴的几根白胡子看上去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其余的左看右看都不像个高手。

  “三爷爷,就知道是你。”洛天毕竟是孩子,看到三爷爷过来,之前的紧张都抛之脑后,笑嘻嘻道。

  洛家老者一看洛天,立马吹胡子瞪眼,双手叉腰,气鼓鼓的对着洛天一阵臭骂,“你说你,不好好听你老子的话,偏偏到处瞎转悠,还让不让你三大爷我省心,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大悲院,害我连午觉都没睡被你老子叫过来,要是我来晚那么几步,你就一命呜呼哀哉吧……”

  老头似乎还没骂够,撸了撸袖管,刚想继续教训洛天,却看见洛天一脸无奈,拉耸着脑袋。随即摊了摊手道。

  “三爷爷,你就别装了。父亲和大爷爷他们看不见这儿的。”

  洛家老者一听见这话,脸色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原本就小的眼珠四周转了转,似乎感觉到洛天所说的是真的后,一把抱住洛天,随即狂笑起来!

  “哈哈哈,总算能出来玩了,他大爷的,整天呆在家里对着大哥那苦瓜脸,看都看够了,憋死我了,小天啊,你三爷爷苦啊,你知不知道,你大爷爷他不让三爷爷喝酒,他居然还不让你三爷爷我吃肉,这么长时间可憋死我了,打又打不过他,每次偷喝酒都被他揍趴下。”

  洛天三爷爷越说越伤心,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往洛天身上擦,看的肖寒等人目瞪口呆。

  洛天的三爷爷,也太……奇葩了吧?

  “不过现在好了,小天啦,这回我出来可得好好玩玩,三爷爷一会请你喝酒去,三爷爷告诉你啊,酒可是个好东西,不仅喝着爽快无比,而且……”

  “三爷爷,能不能别丢人了?”洛天见三爷爷越说越起劲,顿时满脑黑线,一拍脑袋,拉了拉三爷爷的衣服。

  “啊?额……”洛天三爷爷一顿,随即看了下周围人的表情,随即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憨笑了起来,“嘿嘿嘿,这不是激动吗?”

  说完之后,整了整没剩几根布条的破衣服,清了清嗓子,双手负在身后,故作深沉抬了抬头,一脸深邃的目光看向了远方,不经意间露出一丝邪邪的笑容,随风而起的几根胡须,倒真有几分高手之风,不过随即洛天的一句话使的他的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三爷爷,你牙齿上有青菜。”

  “噗嗤——”

  此时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肖寒无双等人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一个个抱腹狂笑,在地上不停的打滚。

  “哈哈哈,实在是……太奇葩了!”

  三爷爷一边黑着脸,看着狂笑的几人,满脸抓狂。最后涨红了脸,转过去盯着祭坛上的神魔男子,怒吼一声!

  “大爷的,都是你的错!”

  话音刚落,洛天三爷爷猛地在地上一蹬,整个人如炮弹般腾空而起,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在星空中出现,整片星空为之一震,右手携带着滚滚灵力,在众人的目光中,狠狠的轰向祭坛上的男子!

  “都是你的错,宰了你!”

  就在洛天三爷爷快要攻向祭坛男子时,一片莲叶在其身前突兀出现,正好挡住了洛家老者的攻击。

  “砰——”

  莲叶粉碎,洛家老者的身影也随之停了下来。散去周身的灵力波动,看了那片莲叶之地,沉默不语。

  “洛兄,别冲动。”

  一道温和的声音在洛家老者身前响起,旋即众人便看见,一片莲叶缓缓的在虚空之中出现,随即第二片,第三片……整整十二片莲叶在虚空出现,十二片莲叶青翠欲滴,流转着光华,其转动间散出的波动,引得虚空都为之一阵恍惚。

  “前辈!”悲喜佛尊看见十二品青莲妖后,神色一片激动,上前一抱拳。散去了青莲意念,本体已经到来,意念也就没有必要了。

  洛家老者不由的撇了撇嘴,“哼”的一声,退回到洛天身旁。

  祭坛上的男子自从洛家老者出现后便一直狠狠的盯着众人,就是洛家老者出手攻击自己时,他也没有丝毫反应,好像早知道十二品青莲妖会出手一般。

  “真是想不到今天这里会这么热闹。”祭坛上的男子舔了舔嘴唇,阴森森的说道。说话见肖寒明显看到,他眼中的一丝嘲讽。

  “如果我们再不出手,恐怕今天这里没人能够活着离开了,包括剑魂大人!”十二品青莲妖的声音缓缓的在莲叶转动间飘了出来。

  “要不是剑魂大人还没成长起来,区区一丝精血所化肉身翻能什么大浪。”洛家老者不屑的看了一眼祭坛上的男子道,眼睛不经意间扫了一眼无双。

  “凭你精花境的修为,若不是你族与生俱来的天赋技能,你早就不知死过多少次了,怎么会值得金蝉子耗费精力来镇压你。”

  “金蝉子……”原本脸色讥笑的神魔男子听到这个名字后,脸色顿时涌出一股狠毒之色,滔天恨意轰现出来。

  似乎早知道那男子会有这反应,十二品青莲妖流光四溢,一股神识波动出现在洛家老者耳边。

  “带剑魂大人他们离开,我把他们解决了……恩?”

  星空之中,一股滔天恨意愈来愈烈,捆锁祭坛上的男子的青铜锁链不住的抖动,无数根巨大的柱子粉碎开来。

  然后众人便看见,那男子满头黑发狂舞,古铜色的皮肤闪现着光芒,眼中渐渐被血红占据,一声怒吼道。

  “给我断!”

  “啪——”

  原本男子身上坚硬无比的青铜锁链在这一声怒吼之下竟全部……断裂!

  “啊——”

  祭坛上的男子在铁索断裂之后,仰天狂吼一声,其气息竟然再次攀升,乱石狂飞,星辰碎裂,虚空塌陷。一股堪比洛家老者和青莲妖的气息出现在男子身上,随即在中惊骇的目光中,竟然……再次上升!

  “气花巅峰,你是本尊?”此时洛家老者再也没有了一丝玩世不恭的态度,神情之中满是谨慎。一脸严肃的看着男子。

  听闻洛家老者的话后,神魔男子狂笑一声,脸上露出一丝讽刺。

  ”若是本尊在这,一根手指足以镇压你们!桀桀,恐怕金蝉子也没想到吧,他当初所镇压的不仅是本尊的一丝精血,更是本尊的心头之血!”

  “这么多年,金蝉子的封印早被削弱,若不是等待本尊的命令找到剑魂,我早去大雷音寺找金蝉子算账了!”

  “如今,你们可还有把握离开这里?”

  看着一脸戏谑的神魔男子,肖寒等人的心不由的一沉,原本劫后余生的感觉顿时消失不见,脸上都露出一丝苦笑。

  十二品青莲妖也在此时收起了所有莲叶,合拢成一朵莲苞,随后灵光四溢,化作一朵一丈长的莲花,与洛家老者并立。

  “虽说确实有些误差,但想同时吃下我们两人,恐怕会把你撑死。”

  “撑死我?哈哈,凭什么,就凭你们两个气花初期?还是你在说笑?”神魔男子不以为然,不屑道。

  “废话说够了,宰了你们,省的夜长梦多。”神魔男子握了握双拳,舔了下嘴唇,旋即调动自身灵气,一把握住一根青铜铁索,急速掠向肖寒等人。

  “动手!”与此同时,洛家老者与十二品青莲妖灵光护住洛天肖寒等人,攻向男子。

  “来吧,将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龙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龙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