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幽冥鬼市
素袖良人2021-07-08 10:513,186

  王虎剩眼见钟灵失去踪影,不由得大急起来。连忙大声呼唤其名,生怕钟灵因为刚才的诡异突变而产生意外。

  “我在这里啦,小声一点,耳朵都聋了。”一阵清脆的声音从树前传来,一只洁白的小手从树中伸了出来,连连摆动,示意自己的位置。

  原来由于位置的关系,王虎剩两人的眼前被槐树挡住,而钟灵身子又小,才没有发现钟灵。

  “刚才我触动了一下匕首,眼前的人形就好像要动一样,然后不等我反应过来,你就猛的撞向树……”

  王虎剩随手对着身边钟灵的脑袋就是一敲,使得钟灵话语一顿,还没来得及发作,就被王虎剩狠狠的瞪了回去。

  钟灵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好奇才惹出这些事,只好一边用双手抱着头,防止继续被王虎剩袭击,一边继续委屈的说着:

  “然后就听见黄小胖把你拉起来的同时,这把匕首就发出光芒,最后就听见你们两个叫我……啊!王虎剩你下手那么重干嘛?!”

  钟灵话语一落就张牙舞爪的扑向王虎剩,王虎剩看也不看,左手一探一拉,就把钟灵的双手反扣住,看看逐渐变暗的天色,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对着小胖子招呼一声,拉着钟灵就往林子外面走,一边走还一边喃喃道:“是因为匕首的原因么,才没有受到树精的影响么?”

  “王大哥,等等我啊!”落在后面的黄胖子看着已经开始变暗的天色,一阵心慌,连忙背起包,急匆匆的追在两人后面。

  走在前面的王虎剩突然停了一下,叫了一声胖子。

  走在后面的胖子愣了一下,随即就以为王虎剩要问自己救了他的事,一套老早就准备好了的说辞正准备脱口而出,却被王虎剩接下来的话堵在了喉咙。

  以至于在以后提起的时候,已经成为第二个南京“黄胖子”的小胖子,也庆幸的说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当时自己没有自做聪明的说出那套虚假的说辞。

  “以后我就叫你胖子啦,别不答应,你这一身肉不减减,以后再出事,我背着你跑,很累的。”王虎剩普普通通的话语从前方传来。

  黄小胖愣了很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说:“好嘞。”

  而在王虎剩看不见的身后,笑着的黄小胖,泪水已经顺着扬起的嘴角滑向他那胖胖的下巴。

  一个父母双亡,辛酸艰苦十几年的穷小子,一个因为脖子上所挂之物而胆小懦弱了十几年的小胖子。

  就那么的走在一起,一前一后,除了唯一一次,以后的几十年,都是那么的,一个并不魁伟的身影后面,跟着一个圆圆的小胖子。

  ……

  “你这个伤不行,今天晚上要去鬼市去帮你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加快你的恢复,这等你好过来,那个槐树妖都成精了。”

  钟灵看了看被包裹的像木乃伊的王虎剩,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绷带,一边对着面前的王虎剩说着。

  “就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让我瞬间就恢复过来?叫什么来着……”

  “叫个鬼,有那个东西还轮得到我在这里和你东扯西扯,今天晚上带上一大把去和那个女鬼单挑,打不过嗑药不就好了。”

  钟灵又狠狠的鄙视了王虎剩一番,看了看在一边傻笑的胖子,就把手上的绷带扔向胖子的脸上,一边去开门,一边说着:

  “胖子,你给你这个文盲大哥解释一下什么是鬼市,我去准备东西去。”

  胖子也不生气,笑呵呵的拿下挂在脸上的绷带。就对着一脸“我很懂,不用解释”的王虎剩说关于鬼市的消息。

  自古以来,阴阳虽然相隔,但又不至于彻底断绝。就好像鬼魂可以混迹阳间,而生人也经常受命前往阴间当差。

  渐渐的,阴阳之间出现了一片空白地带,于是许多鬼魂与人类共同在此开辟了一块能够共同使用的空间,这就是所谓的“鬼市”。

  生人只要在子时,寻找到一处墓地,焚起引魂香而后凝神静气,自有介于阴阳之间的人来引导。自然可以前往鬼市,与其中鬼魂进行交易。

  但是切记,鸡鸣日白之时务必离开鬼市,不然日起鬼散,将永远迷失在鬼市之中难以返回。

  而关于鬼市只说,《风水堪舆十六讲》中也有记载,采录唐时的《番禹杂记》中的记录:

  “海边时有鬼市。半夜而合,鸡鸣而散,人从之多得异物。”

  但是《风水堪舆十六讲》对其真实性大为怀疑,认为所谓的鬼市不过是一些方士汲取蜃的分泌物,配合地方的风水之势,制造出常人难以进入的“鬼市”,聚集方士进行交易。

  《说文解字》中有云:蜃,雉入海化为蜃。

  故原来的术士趁着雉入海之际,在海边将其捕捉,然后运用方术催发,让其在体表散发出一种液体,使用时燃火焚烧,其雾气就成为了可以幻化万物的蜃气。

  但时有人误入鬼市之中,又因为方士之间的隐秘性,故有时会被当作其他方士,得以换到一些奇异之物。而日白之时,阳气渐盛,驱逐蜃体液所形成的气雾,于是房楼逐渐隐去,只留下一片旷野,又因为其为了安全,大多布置于坟葬之地,外人不知,故传为“鬼市”。

  所以王虎剩对于“鬼市”并不感冒,到是胖子因为只是从他叔叔哪里听过只言片语,故对于鬼市十分好奇。

  几小时后,几人来到了一片荒郊野岭,王虎剩抽空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除了自己三人所待的地方有一片小林子,周围竟然全是荒野空地。再远一点就全被黑幕笼罩,除非开阴阳眼,否则难以观察。

  “有点像是‘水蛟绕木’,但是又没有那么大,其四周也不是河流,有点奇怪呢……”王虎剩也没有必要去开阴阳眼,只是好奇的问向钟灵。

  钟灵一边焚烧起引魂香,一边解释道:“没见识,如果你坐直升机上到高空之中就知道了,这一片山区平地都已经被人买下人为改造过。在这里是看不见的,在东面有一条山脉被点位青龙之脉,借东海的氤氲海气,成‘青龙蕴水’格局,又将这里载起一片林子,水生木,木蕴水,方成为这个样子。”话说完,钟灵也点完了引魂香,将其插在兑位之上,后退到了王虎剩和胖子中间,继续说着。

  “据说因为这里是南京,有六朝帝王气,几个风水大师才合力牵引了一条极小的龙脉来此处,借六朝帝王烟火气息蕴养龙脉,让其不至于散去。但就算是极小的龙脉,也花费了几个大师十年的时间寻龙点穴,养龙移龙,这才成功。”

  说完之后,王虎剩与胖子也是连连点头,胖子好歹知道一点,王虎剩可是第一次听说,毕竟众所周知,南京之地在始皇帝时由于被认作有帝王之气,使得自比三皇五帝的始皇帝大为震怒,命令手下方士毁去南京的帝王之气。故自始皇之后,在南京建都的帝王大多十分短命,即便是朱元璋在天命眷顾之下也只能维持一朝之势。

  因此那些想到用帝王气养龙气的家伙不得不说其手笔相当之大。虽然南京在历史变迁到了现在,当年的格局布置大多废弃衰败,但若是依旧存在的话,这龙脉之气可就白养了。

  不多时,随着引魂香的淡紫色薄烟渐渐升入夜空,四周好似也渐渐笼罩上了一片片薄纱似得白雾,愈来愈浓,直到眼前只余下白茫茫的一片时,就听闻见远方好似传来一阵阵的喧哗声,而在朦胧的白雾中,一点点黯淡的灯光也开始出现,就像是海雾里的灯塔一样,似有似无的闪烁着。

  王虎剩早就失去了钟灵与胖子的身影,所幸之前听过钟灵的介绍,所以也不慌张,用手划开薄雾,就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走去,越是往前走,雾气就越浓,而那灯光与喧哗声依旧好似在前方不远一样,好似之前一直没有接近一样。

  王虎剩闭眼停在原地思索了一阵,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怒目呵斥前方,同时双手猛地一合。

  “临!”

  王虎剩身后的雾气突然一阵涌动,隐隐形成了一个岔怒佛陀的影像,三头六臂,怒目圆睁,做伏虎降龙之像。而王虎剩眼前的雾气也开始像是被风吹散一般向四周散去。

  “何方道友来我鬼市作客?贫道可是招待不周?为何如此怒气冲冲啊?”

  一阵阵话语从王虎剩的耳边传来,随着话语声,王虎剩身后的不动明王像也好似被滴入水滴的湖面一般,出现一阵波纹便消失不见,而在王虎剩的面前,则走出了一个佝偻着的提灯老妪。

  “这位道友请随我来,鉴于道友从无来过我等鬼市之记录,同时有没有信物,所以这阵法才出会自行运行,以图掩盖鬼市,请勿见怪。”老妪微微躬身,说完之后便提灯在前引路。

  “不会不会,倒是我惊扰到您老人家了……这位老婆婆,之前可是你出的手?”王虎剩自然牢牢跟在其后,一脸恭敬的问着。

  “不是,老太婆不过一介引路人,出手的自有他人,但我观道友你气势如陆地龙象一般,可见你根基十分浑厚,身手不凡啊。”老妪头也不回,只闻其声从前隐隐传来。

  王虎剩自然是连道不敢,随后就跟着老妪那若隐若现的黯淡灯笼慢慢踏入迷雾的深处,直到身形完全被白雾掩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