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树下惊魂
素袖良人2021-07-08 09:533,035

  “快来看,他的后背是和槐树连在一起的。”钟灵一边尖叫,一边转头向王虎剩告诉自己的发现,随后又一脸好奇道:“虎子,你怎么趴在地上?”

  王虎剩趴在地上,一阵郁闷,挥手拍开来拉自己的黄小胖,就那么静静的趴在哪里,他此时只是想一个人待一会……

  “这个树藤好像是直接从这具尸体上接引到树上的,是自然形成的,不像是人为的。”已经从钟灵哪里拿到一个月饭票来治愈受伤心灵的的王虎剩一脸高深的站在树前分析着。

  走近的王虎剩仔细的观察着这具尸体,原来这尸体浑身泛着淡淡的绿色,但不是粽子的那种尸霉所衍生的惨绿色,反而像是枯藤将死之时所呈现的那种带有暗棕色的绿色。

  看了看从树干中延伸出来,插入尸体背部的树藤,王虎剩拔出小刀就准备先划一刀试一试,虽然政治课没怎么听,但是邓爷爷实践出真知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咦?……虎子虎子,快来看,我知道他是什么了,他不是一具尸体!”

  王虎剩前倾准备下刀的身子被猛的向后一扯,要不是黄小胖刚好在旁边,免不了又是一个跟头。

  “钟灵!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再这样一惊一乍的,还有,不要再叫我虎子!”

  王虎剩扶着黄小胖一阵抗议,这些自然都被钟灵无视掉了。王虎剩看钟灵没有反应,只好更郁闷的揉了揉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和黄小胖一起看向钟灵指的方向。

  原来一开始受到尸体诡异形象的影响,没有注意到,在尸体脚跟处竟然完全是与树根连在一起的,在连接的地方,一丝丝的棕黄色缓缓的蔓延向脚跟,好似这个脚跟是完全从树根处长出来一般。

  看到这里王虎剩连忙上前用小刀挪了挪尸体的手,只见尸体的手腕处那枯老的皮肤正与树干牢牢的贴合在一起,带着植物纤维所特有的质感。

  “这的确不是什么尸体,这是槐树已经成为精魅,快要化形为人了。”王虎剩看了看身边的钟灵,点头道。

  所谓精魅,在《说文解字》中有云:

  “魅,老精物也。”

  顾名思义,一些花草植株在朦胧间汲取日月精华,日积月累间遇机缘巧合,遂开启灵智,不再混沌,同时开始有意识汲取日月星辰的精华修炼。

  与动物修炼而成的妖怪不同,草木成精者大多不愿意转化为人形,先不论其远比妖怪化形要严厉许多的天地限制,草木一旦化为人形也就意味着失去自己的所有修为,成为一届凡人。

  当然了,虽然要承受凡人的生老病死,往生轮回,但其已经彻底化身为人。这与那些幻化为人的妖怪不同,其名已经进去了十殿阎罗的判官册里,将进入六道的轮回,不再被精魅的身份所拖累。

  也就是说,草木化形之人是自女娲造人以来,完全脱离女娲而新生的生命。虽然受到轮回的束缚,但是将永远难以坠入阿鼻地狱,也脱离判官笔的钳制,其名虽在判官册上,却不能书写善恶功过。对于这样的存在,即便生前有罪,十殿阎罗往往也无可奈何。所以,对于这些已经化为人形的精魅,大多将其送往东岳大帝之所,以东岳大帝之威镇压,为东岳大帝看守门户。

  但是这样的存在并不多,《风水堪舆十六讲》里,唯一有文字记载就是上古的大椿,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但就算是大椿,《风水堪舆十六讲》也是持有保留意见的,毕竟硬生生的破开女娲无量功德的限制而重新生出新的生命,其压力不亚于直接面对九重天劫。

  但大椿毕竟拥有媲美天地的悠久寿命,推测其生于女娲之前,可以不受到功德压制,所以《风水堪舆十六讲》才将大椿列入其中。

  而钟灵明显要比王虎剩知道的多,直接将其狠狠的鄙视了一番,直接打断了王虎剩的自我陶醉,开口道:

  “你是笨蛋么?如果是媲美大椿的存在,我们还能待在这里评头论足?能用这么一把小小匕首封印住?那等存在所化为的人物甚至可以与东岳大帝同席而坐,东岳大帝虽为盘古子嗣,而那些人物所化之人也依旧受到轮回规则的束缚,但是那些人物的本源毕竟大多是与天地同寿的存在,论起辈分还在东岳大帝之上。”

  钟灵看着陶醉到一半而被打断而气的满脸涨红的王虎剩,内心一阵畅快,继续说着:

  “这就是普通的精魅,眼前的这个人形也只有形而无神,其本质依旧是草木之属,难以生白骨,活血肉。”

  “那个,我叔叔也说过,这个叫做精怪。”黄小胖罕见的出口附和钟灵,却不想这一下终于击垮了王虎剩最后一丝的防线。

  王虎剩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已经躲到钟灵处的黄小胖,知道钟灵说的对,也不反驳。

  虎着一张脸,继续凑上前去观察眼前的高大槐树,这样仔细的看上去,才发现那看似好像干枯而布满皱纹的皮肤却不像是人所特有的那种皮肤。反而是那种干脆的,一片一片的好似老树上的薄树皮一样。带着上了年纪的树木所特有的一种腐朽味道。

  钟灵见王虎剩虎着一张脸,吐吐舌头,没有继续打击他,也跟在后面一脸好奇的细细观察着。

  乘着王虎剩拉着当苦力的小胖子去到树后面挖坑的时候,钟灵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触摸了一下插在人形那枯瘦胸口中间的匕首。

  “啊!”

  在树后面忙碌的王虎剩还没有来得及说钟灵的这个不好的习惯时,只感觉心中猛的一悸,随即尸狗一魄对于危险的警告就好似暴风里的浪潮一般,猛烈的冲击着自己的灵魂。

  不等王虎剩掏出小刀,抬头的王虎剩只看见弥漫了整个眼帘的红色薄雾。那种浓郁刺鼻的气味,王虎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那是在山林里一直陪伴着他的味道,或许是自己的,或许是野兽的,但都是夹带着死亡的血腥气味。

  一瞬间,王虎剩的双眼就红了起来,本就略显苍白的脸色显的更加苍白。但同时,本来松弛的身体瞬间绷紧起来,而略显贴身的衬衣也瞬间被绷紧。

  王虎剩推开在自己身边的黄小胖,吼叫道:“快走,就向着现在这个位置的反方向跑,那是之前探测时气息最薄弱的地方。”

  王虎剩在叫完后便猛的踏步撞向身前的巨大槐树,剧烈的撞击使得王虎剩感觉自己的右肩仿佛失去知觉一样,而随着自己靠上树干的一瞬间,一股子阴冷就好似刀剑一般侵入自己的身体,猛的在自己的脑海炸开。

  “快走,快走,快走……”王虎剩两眼无神的小声念叨着这两个字,同时身体开始无意识的剧烈抖动着。

  黄小胖在一旁早已经吓的魂不附体,本欲直接转身逃跑,但听见王虎剩在最后一刻依旧念叨让自己先走,本来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双拳猛的一握,怒吼一声就从后面将王虎剩扑倒,把他死死的按在身下。

  王虎剩此刻的双眼已经泛白,嘴里的话语也开始变得模糊,手脚也开始不停的扭曲着,想要挣扎掉身上的胖子。

  黄小胖连忙掏出挂在脖子间的一块黄铜色的老旧铜牌,用力的按在王虎剩的后心处,说来奇怪,这铜牌不过掌心大小,也不似佛门器物或者道家法器。却在接触到王虎剩后心时透出一阵温暖,自王虎剩后背缓缓遍及全身。

  王虎剩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过于莽撞,只感觉一丝丝的阴冷从手臂处传来,随后自己的身体变慢慢失去了控制,一开始自己还能压制,但随着阴冷的遍及和周围血腥味的逐渐浓郁,自己也开始难以压制自己的身体,身体开始产生破坏一切的冲动。

  而就在自己快要失去身体的控制时,一阵阵的温暖就从自己的后背传来,虽然缓慢,但是这股子温暖所及之处,那彻骨的阴冷便似烈阳下的白雪一般消融。

  而就在王虎剩回复自己身体控制时才发现眼前的槐树树干上好似被划出一道道的刀痕,而和人一样的粘稠鲜血发出冲鼻的腥味从那刀痕缓缓淌出,慢慢的在树根下聚集出一滩鲜血,并且像蛇一样蜿蜒的爬向两人。

  却不等两人再做出动作,异变再生。

  身前的槐树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刺眼的金光,就好似初生的朝阳一般,那弥漫在身旁的血色薄雾也在照射之下瞬间散去,而在地上的血池也好像燃烧起来一般,发出一阵阵的焦丑味。

  等到王虎剩眼前恢复视觉时,只见眼前的一切又恢复到了原样。除了自己发麻的右肩和依旧在自己身边发抖的胖子,之前经历的一切都好似梦幻一般。

  “钟灵姐去那了?”

  黄小胖的话语使得王虎剩猛然惊觉,自己的眼前空无一物,哪有钟灵的影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