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树中古尸
素袖良人2021-07-08 10:013,061

  原来王虎剩从一开始进去到林子里便感觉到不对劲,自己的尸狗一魄也有异动,却没有发出预警。

  王虎剩便一直留意,直到黄小胖说出来他的感受时,王虎剩才真正的想到那种感觉,就是那种被利器所指带来的感觉。

  这刀剑利器自带有煞,这种兵煞往往容易被六感敏锐的人所察觉。但是在王虎剩的感觉中,这种感觉微乎其微,并且十分分散,所以不被尸狗一魄所警示。

  而利器往往属于金庚之物,这才解释了之前盘子指向乾兑位的原因,并非此树位于金位,而是因为槐树的附近有利器而导致,但其金庚之气过于分散,又加上手上的盘子并非上乘之物,所以难以探测其位。

  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两人后,钟灵本意是用堪舆之术将其推算出来,却因为阴气阻扰的原因,难以确定地干将其推算出来。

  王虎剩看了看因为尴尬而满脸通红的钟灵,叹了一口气就决定开阴阳眼来寻找这利器的藏匿之处。

  所谓阴阳眼,在佛家中也有类似的法门,称之为天眼,习武之人则称之为灵觉。是一种大幅度激活自己第六感的使得第六感在自己的意识里由一点变化成一副图像。

  这其中,佛道门人与习武之人又不同,佛道中的修炼者大多有相应的咒法与之对应,并且平时修炼时,佛门青灯古佛,道家云游四海,心性大多古井无波,相对于习武之人开启天眼的代价更为小,小到几乎可以无视。

  当然,一旦习武之人开启灵觉,那么瞬间就可以踏足第七感的领域,也就是许多武道宗师在开启灵觉时,经常会感觉到四周物体速度的下降,这就是无意识的踏入了第七感的领域,那是对于时间的领悟。比如李寻欢,杨露禅等便是踏足了这个领域。

  王虎剩虽然是个小村子里来的小刁民,但是在施法用术的时候,心境却能够很快平静下来。也许是在这方面的天赋异禀,也许,是因为,这个经历十几年苦难的家伙,心里依旧只是单纯的,习惯的想着如何填饱自己和老爷子的肚子。

  王虎剩说做便做,将罗盘交给黄小胖,嘱咐钟灵几句之后,闭眼屏气凝神了一会。不过一两分钟,便猛地将已捏作剑指的右手点在眉心处,轻喝道:

  “俯视幽冥,上观玉阙,阴阳眼,启!”

  双眼随着话语缓缓开启,钟灵仔细一看。只见王虎剩那本来乌黑的瞳孔好似蒙上一层淡灰色的薄雾,双眼也好似失去焦距一样,让人感觉无比的诡异。

  “钟灵,让开,别挡在我前面,白茫茫的一团,什么也看不见了。”

  王虎剩挥手赶开了挡在身前的钟灵,开始仔细观察槐树附近的情况。毕竟阴阳眼是属于窥视天机之法,若是开启过久,看见不该看见的,必然遭受天谴。

  就好像算命卦师一样,普通人问姻缘前程也就罢了,若是帝王将相,则大多不愿意透露过多,害怕遭受天谴。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袁天罡和刘伯温那样可以借助帝国气运庇护己身。

  待钟灵走开后,王虎剩就看见了一缕缕的金色薄雾在自己的身边围绕,而在不远处的槐树的方向,一团浓郁的绿色就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在阴阳眼的视界里面,构成世界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分别呈现出金色,绿色,蓝色,红色,黄色。至于阴间之物则为黑色,阳间人物则为白色,以阴阳气息的强弱,颜色的深浅的表示也不同。其他的,比如僵尸为灰色,木石成精的则大多以它本体颜色表现,这其中就又要看阴阳眼拥有者自己判断了。

  而在那一团浓郁的绿色之中,就有一小块金色的物体,虽然绿色浓郁,但那一块金色好似完全不受到影响一般,反而使的绿色之中布满了一条条金色的细小丝线。

  而在树的下方的一处位置,那与金色物体连接的丝线好似出现了断裂,而视野里金色的薄雾就是从那断裂处不断涌出。

  继续向下看去,淡淡的黑气在树根处萦绕,看到这里,王虎剩就更确定那个女鬼与这棵槐树有关。

  因为王虎剩一边观察一边描述自己所看见的事物,使得在一旁的钟灵慢慢出现了难以掩饰的好奇。

  这开启阴阳眼的方式简单固然简单,但是能够做到的不多,基本是十不存一,而在如此之快的速度里能够使的心镜澄明,开启阴阳眼,就更是少见了。

  在雪山群峰之中诵经礼佛的老僧可以做到,在幽静深谷之中清修的散人可以做到,在名山大川之中游历的弘儒可以做到。

  但是面前这么一个模样普通,穿着寒酸的家伙竟然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这不能不勾起钟灵的好奇,毕竟除了她大哥,还没有见过谁能如此轻易的使用阴阳眼。

  钟灵见王虎剩开始闭眼,知道他即将关闭阴阳眼,只好掩盖住自己的好奇,将注意力放到了树上。

  至于黄小胖,他在王虎剩开了阴阳眼后就一直没敢看他,在树的四周瞎转悠着。

  王虎剩适应了一下这个色彩鲜明的世界后才望向钟灵。说真的,阴阳眼视界里那个白色基调为主的单纯世界,四周虽然有各种颜色,但是大多朦朦胧胧,就像是在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观察外面的世界一样,那种不切实的感觉,久了一定会让人发疯。

  “现在看来,必定是有人施展手法困住了槐树,金克木,埋金于木,其势必然受到阻拦。”钟灵见王虎剩看来,开口说出自己的分析。

  “嗯,可惜施法人的阵法过于简陋,或者说过于仓促了,如今竟然出现了破损。”王虎剩点了点头补充道。

  原来,这金克木本来没有错的,可惜施法人没有考虑随着夏日的到来,日光渐强。日属火,火则克金,槐树也有意识一般助长火势,同时断绝其与地面的联系,使得土难养金。此消彼长之下,法阵便出现了一角的破损。使得庚金之气外泄,这才让王虎剩注意到。

  而精通阵法者大多精通风水之学,不至于连这一点天辰变换都不知道,故才认为这个阵法是仓促之下的未完成品。

  两人讨论完之后,也不管在旁边一头雾水的黄小胖,就准备上前一探究竟,毕竟这个槐树和女鬼有着联系,更何况还发现了一座阵法。

  王虎剩伸出手左敲右打了一阵,见没有什么反应,也不管身后的鄙视眼神,直接就让开了身位,和小胖子一起鼓捣树根处的土堆去了。

  钟灵看着一阵好笑,轻笑了几声就迈步上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色纸符,开始闭目念咒。

  不一会,钟灵停下了细不可闻的念咒声,也不睁眼,手中的符纸便迎风焚起,而随着纸符的燃烧,王虎剩与黄小胖就感觉到一阵清风徐来,随后就感觉自己的双眼一清,就好像被清泉淌过一般凉爽。

  王虎剩在发现这里有阵法之后就肯定这里被布置过幻术,毕竟幻术对于这个阵法的创造者来说并不难布置,哪怕是那红衣女鬼也会这简单的障眼法。

  只是阴阳眼虽然能透彻阴阳,直观本质,却不能破解幻术。而幻术一道由于尸狗一魄的存在导致王虎剩并没有多去注意,使得王虎剩虽然懂些大致原理却不懂如何破解。

  就像一个题目,你知道考的是什么,却不会答题的步骤一样。

  此刻三人再向槐树看去,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却是把几人吓了一跳。

  只见林中只有两人合抱的槐树变成了五人合抱的参天大树。而在那五人合抱的巨大树干之中出现了一具衣衫褴褛,身材枯瘦的尸体。

  黄小胖当时就想转身一溜烟的跑掉,被王虎剩一把抓住后衣领,直接就停在原地。尸狗一魄并没有什么异动,那么就证明眼前这具骇人的尸体并不会造成什么大动静,那么,王虎剩当然不会忘记黄胖子交给自己的任务。

  王虎剩扯着黄小胖与钟灵上前仔细查探。只见这个树干中间的尸体,披着布条的枯瘦皮肤紧紧的贴在骨头上,显得肋骨夸张的突出,布满皱纹的脸庞之上,已经风干的皮肤好似随时都要掉下来一般。

  双手好似被吊在树干之上,身躯受到引力的作用向前倾着,紧闭的双眼因为耷拉着的头颅注视着地面,就好似一个正在受刑的罪人一般。

  而在这个尸体的胸前,插着一柄小巧的匕首,刃身全部没入胸口,只余下短小精致的手柄留在外面。

  想来这就是这里金庚之气蔓延的源头所在,也是阵法的阵眼所在之地。

  王虎剩眯着眼仔细观察了许久,发现这个阵法竟然以匕首为引,将这个学校的浩然之气导入这片地方,而经文属金,两两相融,才导致王虎剩将此地弥漫的金色薄雾全当做了庚金之气。

  此刻已经上前观察了的钟灵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这一下惊的王虎剩立马蹲下身子,掏出小刀,同时身子前倾,就准备发力冲向钟灵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