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阴邪诡墓
素袖良人2021-07-08 10:173,108

  王虎剩眼见事情敲定之后,也不管四周的人,特别是那些对玉器有念想的人的幽怨的眼神。继续东瞧瞧,西逛逛,寻找着自己需要的物件。

  时间在这一片弥漫着古老岁月的古玩街道上似乎过的更快。

  待到王虎剩用自己从《风水堪舆十六讲》中学来的知识,从一个小地摊以几乎几块的超低的价格淘了一个表面磨损严重的小铜镜时,已经快到了和许师傅约定的时间了。

  果然,还不等到王虎剩继续打量其他的摊子,自己那个老式的诺基亚就在口袋里欢快的响了起来。

  寒暄几句,吩咐许师傅去买了几件常用到的拔毒祛阴的物件,就走到了古玩市场的门口等待着许师傅开接他。

  自己坐车去?开玩笑,最后的家当都用在买镜子上去了,如果没搞定这件事,那块怨气沁血的玉件没到手是小事,没晚饭吃才是大事。

  想到这里,王虎剩不禁又揉了揉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

  ……

  待到王虎剩坐上许师傅的车子才知道由于他兄弟出事也有几天了,加上自己也是半个倒斗的,虽然不比摸金搬山之流,但一些常用的家伙却都准备到了医院里。

  等到了医院的独立病房里,王虎剩不免感叹了一下资本主义的腐败。宽大的病房里两个面色苍白,身体瘦弱的人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细长杂乱的电线与输液管维持着他们脆弱的生命。

  待和早已经到达病房的黄胖子打个招呼后。王虎剩也不再多语,直接来到就近病床旁边,探手按住病床上的人的胸口,轻吐一口气,就闭眼感受起来。

  正所谓是肺朝百脉,在人体的内部,人之生气大多在经脉之间纵横不息。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故肺部之处为人生的汇流之处。

  王虎剩运用自己从《风水堪舆十六讲》长生一章中学来的手段探查着身前男人的生气强弱。

  半晌,王虎剩皱了皱眉,这人体内生气流逝严重,若不是一直用药材吊着一条命,估计几天前便死了。

  这并不出乎王虎剩的意料,中医之望闻问切,从这“望”字就可以看出这男人体内生气所剩无几。

  但是让王虎剩感到棘手的是,他探查一遍男子的身体,竟然寻不到他生气泄露的原因。

  常理说来,人体生气泄露。不外乎是对于伤害的一种内在体现,如遭遇到了重大伤害,那么其伤口便是人体内生气的泄露之处。

  但是这男子却有不同,如果非要举例子的话,那就是和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是被岁月侵蚀而成,导致生命本源的丧失。而观眼前人的模样,最多不过中年而已,正是血气强盛之时,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王虎剩也不急着下结论,转身开始询问许师傅他们造成这种情况的过程。许师傅也不避讳,从黄胖子哪里了解到了王虎剩最少也是半个内行人,所以说话间也没有什么避讳。

  ……

  这样从最开始说起,五六年前一个赤膊大汉带着几个兄弟伙计来到南京古玩街做起了营生。

  一开始这汉子姓什么大家也不知道,只知道为了报北京许三爷的救命之恩,也就随了许姓。又在附近开了一个武馆,专门传授八极拳和劈挂掌,这一片的人也就以许师傅相称。

  这许师傅平日里以开武馆为生,若是遇见了好的活计,不免又要外出几个月,所以这武馆平日里都是他的弟子在主持。

  话说这几个月前,许师傅正在传授早课。一个来自内行的人传来了一个消息,说是在四川附近找到一个好斗。

  这许师傅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和几个昔日的老伙计商量了一下,就决定赶往四川再做一票。

  到了地方后,照例夜行日息。于墓穴附近开了个可以容纳一人进出的盗洞,斜斜的直插下去。等到许师傅和几个同伴下到了墓穴之后放才发现这个地方已经被前辈光顾过了……

  “大哥,这地方刮的比俺的胡子还干净,没什么油水了吧。”第一个下到墓穴里的瘦小汉子向盗洞里喊到。

  “你小子声音给我小点,都教训你多少次了!”一个并不壮硕的身影从盗洞里探出身子。虽然是压低了嗓音,但是从身影看来正是许师傅本人。

  话音刚落,一束明亮的灯光就从盗洞里面照射了进来,许师傅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边继续教训着墓穴里的矮小汉子,一边用手电观察着墓穴里的情况。

  “说了我们倒斗这一行,下到斗里就是出了人界,来到了死人的世界,你老是个样子早晚会冲撞鬼神。”

  矮小汉子不经意的撇了撇嘴,眼看盗洞又进来了几个兄弟,就随手将自己手上的煤油灯熄灭。许师傅也不继续追究,自己也倒过几个不大不小的斗,暗箭流沙见过不少,若说鬼神之说,自己也是不太信的,也就不再说自己的兄弟了,转身将注意力放在了墓穴里面。却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不在意,却差点让自己永远留在墓穴里面。

  许师傅举着手电看了看墓穴的构造。墓室不大,大体四周为圆角长方形,从残存的壁画和四周斗拱门窗的砖雕,心中大致确定了是一个宋时的墓穴,看着四周杂乱的随葬品。显而易见的,有人比自己先一步来过这里来,所幸这只是一个耳室,并非主墓室,自己想来还是可以捞点什么的。

  等到几个伙计都下到墓室之后,许师傅低声交代了几句,便带头向主墓室的位置走去。待穿过墓道之后,众人在主墓室的门口站定,对于一行人穿过墓室却没有遇见机关暗器之类的情况,许师傅也是早就预料到了,对于主墓室的收获也开始不抱有多大的期待。

  许师傅掏出工兵铲,轻轻的敲打了几下墓门,看了看墓门的一对青面獠牙的镇陵力士,突然间感觉到丝丝的阴风从自己的面前吹过,眼前的镇陵力士也仿佛活了过来,张牙舞爪的举起手中的金刚杵击向自己。顿时亡魂大冒,如遭雷击,双眼一黑就“噔噔噔”的向后退去。

  “大哥?大哥?”一直跟在许师傅身后的矮小汉子见状不禁低声喊道。

  这汉子由于常年练习缩骨异形的功夫,身材显得矮小猥琐,是许师傅从一个四方游走的戏子团里要来的,本意是让探墓入穴更为方便。谁知在后来的几次下斗中,这小子竟然用近乎命抵命的方式救了许师傅一命,就那一次之后,许师傅便将他当作自己过命的兄弟。而矮小汉子一直感谢于许师傅把自己从戏班子里拉出来,也就把许师傅当作自己的亲大哥一般。

  如今看见许师傅闭眼不前,不禁有些紧张起来,随即出口低呼。

  不一会,许师傅一脸冷汗的睁开眼睛。一边对着瘦小汉子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有事,一边继续移动手电照向墓门之上。只见秉承着宋墓精致雕刻习惯的墓室大门之上,面目狰狞的镇陵力士受到岁月的侵蚀已经有许多的地方开始脱落,但大观之下依旧栩栩如生,让人生畏。

  旁边是青色的见方石砖,徐师粗看之下也就没有过多在意。也不向众人述说自己刚才的遭遇,只是要来了工兵铲,紧紧的握住之后,也不顾瘦小汉子的劝阻,挥手让众人后退。举起工兵铲就准备去将墓门撬开。

  众人瞬间安静下来,虽然不知道许师傅这样做的原因,但是看事已至此,也不多语,都缓缓绷紧身子,准备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许师傅慢慢的将工兵铲插入墓门的缝隙之处,众人也越发寂静,狭长的墓道里,只剩下了工兵铲与墓门的摩擦声以及众人越跳越重的心跳声。

  只听见类似于机括的“咔嚓”一声,墓室的门在机括转动声下缓缓打开,许师傅道了声果然如此,随后便带头走进墓室。众人见状,也纷纷迈步跟在其后。

  待进了墓室,众人纷纷打量起来。宋时常见的穹隆顶以及已经变得灰暗的精美壁画,更主要的是墓室里还没有被打开的石质巨棺和周围的一些蒙上灰尘的瓷器,让这些目前仍然一无所获的家伙眼热起来。

  在墓穴的正中间,一个和普通棺椁相比大上许多的石质棺椁放在一个平台上面,石棺上刻画着常见的镇陵兽的浮雕,精美异常,通体显得大气非凡,与这墓室的陪葬品一比,反倒显得有些不匹配。而众人清晰的可以感觉的到,越是靠近棺椁,身上就越发的感觉到莫名的寒冷,不像那种冬日里的寒冷,而是像来自黄泉的阴冷。

  许师傅一脸冷峻的走向石质巨棺,唤来几个伙计,也不管他们的疑问,待他们准备好了探阴爪和捆尸绳,就要升棺。此时矮小汉子终于发现不对劲,连忙上前喝止许师傅的行为,许师傅却充耳不闻,继续招呼着打开棺椁。这时矮小汉子才明白出了问题,也不管那么多,猛地向前抱住许师傅就往地下滚。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许师傅被抱下平台的一瞬间,一只通体乌黑的手就从被打开的棺椁的缝隙中猛地伸了出来,攀上了石棺的边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