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宫墙之画
绿桥乔2021-07-23 23:5310,395

  顾玲珑小心翼翼地走出门口,原来走到了挂了老人黑白照的内堂后边。他看了看四周,竟然安静得出奇。这样虽是避免了被人发现,但如此安静太奇怪了。

  走出内堂,四合院子里静静的,不大的一方天暗暗地洒下些阳光。他抬起头,看见二楼里的人影,于是急忙走上二楼。众人围在了一间房子里,人太多了,都挤在了走廊上。顾玲珑小心挤进去,看见在窗口边上的翡翠和庄叶希。翡翠神色非常焦急,正在说着话。

  他再看,身穿白裙的庄叶云神情呆滞,长发遮住脸,呆呆地定在窗台前,手上并没有翡翠所说的唐镯。忽然,她猛一抬头,对着众人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眼睛呆滞得仿佛被人抽去了灵魂,那是死人一样的眼神。大家都被骇住,她转头,从大开的窗口跳下。庄叶希大叫了声不要,飞出身去想扯住庄叶云,却双双跌了出去。

  庄叶希那种绝望的眼神,使顾玲珑动容,明白这一刻他绝非在演戏。他以自己的身子挡住庄叶云与地面的撞击,用手护住了她头部。当大家都吓得惊叫连连之时,他们已双双坠地。幸得二楼与地面相距不是太高,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但庄叶希手肘撞地,定会有所损伤。大家都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急忙走到对出的胡同巷口,察看兄妹二人伤情。

  庄叶希挣扎着起来,手耷拉着已然脱臼。他轻唤了声叶云,迟迟没有回音。或许是她晕过去了,众人赶到帮忙扶起他们兄妹俩。

  忽然,一声凄厉的喊声响起,是一位博物馆的女研究员。声音尖锐而凄惨,原本由她搀扶的叶云跌倒在地。顾玲珑和翡翠交换一下眼色,纷纷上前来看。

  庄叶云死了,仍保持着那奇怪的表情:上扬的唇似笑非笑,上翻的眼珠露出恐怖的白色部分。

  顾玲珑沉默了,这样的高度,又有庄叶希保护是摔不死的,她到底看到了什么竟被活活吓死?

  幻象?顾玲珑一下想到原因,看着庄叶希伤心欲绝的眼神,呆呆抱住妹妹一动不动的样子,直觉告诉他,叶云的死与她哥哥无关!

  翡翠在一旁安慰庄叶希,但他僵硬了一般坐着。

  救护车和警车同时到达,庄氏兄妹都被送到了医院。

  一旁的简影抽着烟,站于零散的人群中显得十分出众。黄色长大衣优雅地彰显他的气质,烟被他弄熄。他一扔烟蒂便从人群里消失。

  顾玲珑和翡翠眼神交汇,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两人匆忙回到顾玲珑的店里,顾玲珑问翡翠,他不在的那段时间,庄叶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翡翠惊恐之色浮于脸上,向他说起那恐怖的瞬间。

  翡翠看见简影时,吓了一跳,但忍住了心头怒火想离开去找叶云,因为她总觉得每当离真相接近之时总会有人莫名地死去。可正好又被庄叶希拉着去认识周围的人,所以唯有先放下这件事。

  在鉴别古物时,翡翠看到庄叶云由楼道下来,她扶着护栏的那只手戴着唐镯,见她神清气爽,也就放下心来,准备找个机会再去问问她关于唐镯的事。

  当时翡翠正在鉴别一幅宫墙之画。

  “什么?宫墙之画?”那是顾玲珑和翡翠一直寻找的真品,那些传说中会杀人的画终于出现了。顾玲珑打断了翡翠的述说。

  “是的,你有什么发现?”翡翠也注意到了顾玲珑的变化,那种带了某种欣喜但又担忧的变化。翡翠知道,宫墙之画是极其珍贵的国级文物。文献记载,商周时就有壁画存在。商纣王时,“宫墙之画”是见于文献的最早壁画。由于年代久远,并多为王公贵族才能拥有,所以现世存量极少。战国绘画也称之为宫墙之画或称帛画,画的题材也大多神秘。目前所见最早的绘在丝织品上的作品是长沙出土的两幅战国楚墓帛画。

  “楚墓?”子氏家族不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宫廷玉匠的后裔吗?!于是翡翠领会了顾玲珑的意思,细细地说起那幅画的特征。那也是一幅丝织帛画,画的内容遭风化侵蚀非常严重。只看见是一个宫廷的祭祀,祭品躺在石榻上,好像有镜子,又好像不是,是一个巨大的圆璧,像和氏璧!翡翠忽然惊讶地说出了她方才一直想不明白的祭祀礼器。

  “那幅图还在庄叶希手里,我们一定要拿到!”顾玲珑眼里精光一闪,冰冷的语气脱口而出。翡翠听见一愣,看着他出神。

  顾玲珑注意到了,温和地笑笑,让她继续往下说。

  “顾玲珑?”翡翠觉得现在的他不像是一个商人。

  “怎么了?翡翠,是不是今日被庄叶云吓到了?”他爱怜地抚着她的头。她一笑,表示没什么,继续说下去,她在看那幅画的时候,简影也过来了。经过众多专家鉴定,那幅画是真品。最后接过那幅画的是简影,他一直拿在手中观看。

  而翡翠放下帛画之后,就随着庄叶云上了楼。确切地说,应该是她看见一直在招呼客人的庄叶云静静离开了大家,独自往二楼走去。于是她也就跟着走了上去,当时庄叶云的样子一切都很正常。

  叶云看见翡翠,就邀她进屋坐坐。起初,两人在轻松地闲聊。忽然,叶云就面容一滞,再也不理她。

  而这时翡翠发现,叶云手上的唐镯竟然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这引起了翡翠的注意。翡翠问叶云怎么手上的玉镯不见了,她一听见提到唐镯,突然又哭又笑起来。这倒吓着了翡翠。听庄叶希说过他妹妹身子不好,难道她又犯病了?于是,翡翠安抚叶云,让她别激动。

  叶云又安静地坐着,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垂下,挡在了面庞前。那一刻让翡翠莫名害怕——这一幕太熟悉,庄叶云身上穿着白色长裙像极了死去的庄叶蝶!

  “咯咯——”她自个儿发笑,翡翠再也忍不住,连忙叫来庄叶希。

  然后就出现了坠楼那一幕,自己竟然什么也没问到,翡翠心里很不甘。

  顾玲珑和翡翠都沉默着,顾玲珑隐约猜出,叶云可能是吸入了过量致幻药物而神经休克致死。包括叶蝶、文颜可能都是如此遇害。对于那古怪老头,能自扒了皮又不觉得痛,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神经中枢都已经被毒死。但为何古怪老头死得那样怪异?

  “翡翠你认真想想,叶云疯癫之时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翡翠努力想了很久,说好像是从窗外远处响起一段音乐。音乐的曲调怪诞,她不知是什么乐曲,而且也听不清。

  对了,就是这点。假设庄叶云曾被催眠过,每次催眠时都是向她灌输非常恐怖的内容,使其心律不齐。在每次催眠时都放这段音乐,那么如果她忽然听见这段音乐就同样会促使脑部机制的记忆库打开,条件反射地出现催眠时的恐怖内容,最后心脏承受不住而猝死。而这些只有资深心理医生才能做到。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人,但都没说出来。

  顾玲珑打开电脑,放了一段录音。

  “冷翡翠,救我,救我!”

  “我知道了一个秘密,快来救我……”忙音……

  翡翠镇定地看着顾玲珑,顾玲珑知道翡翠也知晓这并非是什么鬼怪杀人,而是蓄意人为。

  “你是怎么找到的?”翡翠佩服顾玲珑的手段,他简直好像无所不能。

  “我跟着小猫玲珑找到的。”

  “小猫?”

  “它不可能无故受伤,我在宠物医院抱它回来时,闻到它身上淡淡的茶花香。而它的爪子上还带了大量红泥,这与你们学校的茶花园的泥土很像。于是我就连夜去到那儿,顺着不多的痕迹找到河渠旁,那里有人捕捉生物留下的痕迹。尽管事后处理了,但仍被我找了出来。在河道上的一点血迹尚未全干,是小猫故意留下了线索,把你戴在它脖子上的一条链子的珠子挂在了河床旁,我拉起那水草竟被我发现了一块细小的晶片。经过修复,里面就是文颜的声音。”

  文颜死亡电话的事情终于被揭开,原来是那样复杂。

  “那小猫玲珑是怎样得到这晶片的?上面有指纹吗?”

  顾玲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怎样得到这块晶片,只有小猫才知道了。但上面的指纹倒是古怪老头的,然后他无端而死。死在了他自己店里,但人皮却在庄家。这线索告诉我们,古怪老头只是一个替代品而已!”

  翡翠也点了点头,因为她知道,幕后黑手肯定不是古怪老头。

  “小猫玲珑是在古怪老头那儿捡来的。当时它身上有血,而它也救了我,使我没被竹扎的纸人刺伤。我看着和它有缘,也就抱了它回来。”

  正说着小猫玲珑就跑了过来,亲昵地蹭着顾玲珑。顾玲珑眉头一皱,连忙抱起小猫,在它身上细细翻找,良久叹着气说:“这晶片曾植入它身体里,后又取出,看情况这晶片是有主本的,我们手里的只是副本,也就是从小猫玲珑身上取出来的那块。而主本就用在了装作未死的文颜打电话给你,扰乱大家视听,让我们以为是鬼怪作祟。那主体已遭销毁的可能性很大,而副本从玲珑身上取出,目的很有可能是古怪老头想以此作为勒索那人钱财的筹码,并把副本证据安进猫体保存,结果却引来了杀身之祸!但为什么会牵扯到庄家尚是未知之数,那人是谁也是未知!而小猫玲珑很有可能是因为感觉到老头对它造成的伤害,它本能地藏匿起来。它应该是古怪老头所养,它直觉你不会伤害它,所以把你当作了它的救命符!”

  “那为何古怪老头又看着我抱走它也不阻拦?”听见顾玲珑在“那人”的字眼上咬了重音,翡翠微微不悦,因为她知道顾玲珑说的“那人”指的多半是子家。

  “或许他认为,晶片暂时在你那儿会更安全呢。”顾玲珑说的话没错,翡翠头又觉得痛了。

  顾玲珑再把一沓图片放在桌面上,翡翠最不愿看见的东西就是它。那是她冒死从子夫人密室里拍到的竹简的图片。里面是一连串祭祀图画,并无过多的文字记载。唯一的古体文字记载就是:要找出和氏璧需要的玉人作祭,玉人是每一朝一个轮回,若错过了那一朝,就要历经几世方能得此机缘。玉人心窝处会有封印,印文“献”。

  看完记载,翡翠吐出了浓浓的一口血。

  “你怎么了?”顾玲珑拍打着翡翠后背。

  “没事,可能只是一时气急攻心。”

  一切的事,翡翠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一直不知道生在胸口的小指长短的钩状般的鲜红胎记就是玉人的印文“献”。子夫人一直把她当作祭品。那剔透呢?他也是一直在利用她吗?翡翠不愿去面对,但她发现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如果他不向子夫人说明,子夫人又怎知她胸口处的历世玉人印记?难怪他那么想快点和自己结婚,是想以此麻痹她好让她心甘情愿地当祭品吧。还有简影,终于明白在酒店那日简影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就是要确定她是不是玉人。

  “玲珑,你真的相信有转世一说吗?”翡翠第一次唤他名。

  顾玲珑一呆,明白她此刻的脆弱无助,握住她手,轻言:“这些事太过虚无,很难定论。但如果是我,我是不信。此刻我们要做的就是扫除一切怪力乱神,拨开那层雾找出真相!”

  “原来,子剔透竟是想我成为祭品!”翡翠心酸无比,缓缓地除下衣服。这一举动,着实吓坏了顾玲珑,正想伸手去拦翡翠,最后一件衣服应声而落。顾玲珑的手在半空中停住,眼里满是不敢置信。一道不大的胎记鲜红刺目,那小指大小的钩状正是在庄家密室里看见的献钩模样。这一切太过巧合,除了“轮回”一说真的很难解释古老竹简所留的祭祀记载。

  “你说,我不是祭品是什么?你说啊!”翡翠雪白的身子剧烈颤抖,情绪越来越激动。顾玲珑看到这个印记也乱了分寸,陷在沉思里。

  他正想为翡翠披上衣服,唐宋元闯了进来。他习惯了不打招呼自出自入,但这一刻,看见背对着的翡翠裸露的上身,脸一红,忙转出了房间门。他暧昧说道:“这么香艳的事,原来老弟你也好此道啊!”

  顾玲珑埋怨他不近人情,忙为翡翠披上大衣。为她拭去眼泪,说一定会保护她周全。翡翠茫然抬起头,对上他坚定的眼,终于点头。

  顾玲珑请唐宋元进来,怪他多嘴,然后在纸上画了“献”出来,递给唐宋元。唐宋元眉一挑,来了兴致:“这献钩可大有来头!历代出现在祭祀的玉人身上。”说着把一本很厚的书扔给顾玲珑。

  “你果然知道很多。”顾玲珑拿起《楚地古巫起源》一书,翻到夹有书签那页。书上说的是楚国文化的一支旁支,有楚风巫术的记载。其中记载了一段楚国宫廷,沿用宫妃起巫以祭玉璧的事情。祭品是选定“献”的人皮,和上天通媒就能得到关于和氏璧秘密的指示。但起巫总是以失败告终,为何失败就不得而知了。唐宋元的总结就是远古的人太迷信,这胡乱祭祀就是找不到和氏璧秘密的人思想混乱所致。这是唐宋元的藏书,市面上不流通的珍贵典籍,普通人根本看不到,书里面的文字都是有依据的,可信度非常高。

  上面依稀印有那人皮的模子,顾玲珑看得入神,但还是觉得一切太神奇。与翡翠所提梦中情景的子氏宫妃太像。他看了看翡翠,把书交到了她手上。翡翠察觉到了顾玲珑的异样,看起书来。一看,手一抖,书掉落。

  “那人皮的相貌就是我梦中所见的断臂女子!”

  唐宋元意味深长地看着翡翠,然后狡黠一笑:“能让顾玲珑看得出了神,身上定是有‘献’吧。”顾玲珑怒目而视让唐宋元闭嘴,“好,我不说。让你们自个儿慢慢查,反正你定会护翡翠周全。”

  “千万别这样说,唐大哥。我们还得依靠大哥你。”翡翠终于恢复了一些神采,艰难说着。

  唐宋元也认真起来,和顾玲珑分析着目前所掌握的线索。他们列出了几点:

  一、幕后黑手是谁?庄家,子家?简影在里面又是什么角色?

  二、杀古怪老头的人是谁?古怪老头的人皮为何出现在庄家!文颜和庄家两姐妹都因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而亡,唐镯里隐藏了什么秘密?文颜和庄叶蝶的男友是谁?庄叶云死时手镯哪儿去了?

  三、庄叶希一向和子家交好,为什么最近和简影走得如此近?

  四、和氏璧的传说之谜,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怎样找出这些秘密?唐镯和卞和镯又有什么联系?

  五、祭祀的目的是什么?暂称为邪祭。

  六、庄家为何有这样的密室陷阱?是为了迷惑翡翠而专门设计的吗?那又为了什么要迷惑翡翠?

  七、李深雪在整场阴谋里到底是什么角色?子家和她是什么关系?

  唐宋元整理着列出的疑点,而顾玲珑就把翡翠之前在庄家拿到的庄叶蝶的一些东西也整理好,摆放在大家面前。所有的线索都摆在那儿,等着人去一层层抽丝剥茧找出真相。

  摆在大家面前的有几个小纸箱:第一条线索是,文颜死后从她宿舍整理出来的箱子,里面全是一些与她学业无关的书籍稿纸,继而找到了几十张夹在里面的合照,但都被撕了一半。拍照片的地点是子家集团物业;第二条线索是,翡翠从庄叶云手上拿到的关于庄叶蝶的遗物,一个日记本、一本相册和一个破旧的娃娃;第三条线索是,翡翠从子夫人密室找到的子氏人皮、竹简和小本子,为了不打草惊蛇全是手机拍照,并非实物;第四条线索是,顾玲珑从庄家密室里找到的族谱和一本现代册子的手机拍照。

  顾玲珑拿出其中一个断头娃娃看得入神,翡翠把这些东西给他以后,他一直没时间整理。

  娃娃的身体不像一般娃娃那样柔软,顾玲珑手一抓,一把锋利的剪刀把娃娃的身体剪开,但很遗憾里面什么都没有。

  唐宋元笑起来:“这么容易让你找出线索,这堆东西现在就不会在我们手上。”他的话不无道理,但顾玲珑始终认为能从里面找出线索。

  顾玲珑翻开了庄叶蝶的日记,毕竟庄叶蝶是整件事的关键人物,一切的事情起因都是缘于她。而翡翠在一旁看着第一个纸箱里的照片,咬紧了牙,唐宋元则百无聊赖地品着茶。

  “庄叶蝶喜欢写小说吗?”顾玲珑眉头紧皱,坚毅的眉角轮廓使他不像一个卖古玩和气生财的小商人。翡翠和唐宋元同时凑过了头,想看看庄叶蝶究竟写了些什么。

  这是一个日记型体裁的短篇小说,里面的女主角爱上了一个有钱男人。这个男人表面上温文尔雅,是个知性成熟的成功人士,有点世故,很善于讨女人欢心。有着俊朗不羁的外貌,得体的衣着,品位也很独到。女主角非常爱这个男人,愿意为他去生去死,去做一些即使她认为是坏事的事,但只要对他有利,她都会去完成,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看完一段女主角对男主角的表白,大家在为女主角感到惋惜痛心时,都不由得想到了一个人,英俊不羁、知性成熟有品位,善讨女人欢心,温文尔雅的成功男人,上述特点和子剔透真的是太像。但大家都没说话,只往下看没把这层纸捅破。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令人熟悉的男主角形象使人有看下去的欲望。难保他不是大家要找的人。

  《柠檬黄的恋爱娃娃》:

  我也觉得自己傻,爱上了这样的一个优秀完美的男人!叶子啊叶子,你怎么就那样不知好歹呢?!那样英俊的面容又怎可能只属于你一个人!

  龙,你知道吗,收到你送我的这个娃娃我有多高兴!比起你送我金银珠宝都要来得高兴,因为你没有把我当做世俗的女人!毕竟你没把我当成普通女人,我对于你来说是特别的!知道你有这份心也就够了!

  ——永远爱你的叶子

  日记还记述了一些两人恋爱的细节,写得真实感人。当叶子穿过橱柜,面对玻璃窗里那可爱的娃娃,她也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就随着他走过去。她没告诉他自己很喜欢那娃娃,因为他总是冷冷的,思想游离,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从不在意身边一切,也或许正是这种游离的眼神攥紧了她(叶子)的心,使她怜惜,想去抚平他的一切伤痛!后来,他一声不响地把娃娃递给她,那一刻,娃娃那大大柔软的头,戴着柠檬黄的大大帽子使她心里乐开了花。那帽子上嫩绿嫩绿的长长丝带带着叶子的心一起飞扬!

  “谁说叶子的离开是因为树的不眷恋呢?那是因为风的追求!就如蝶恋花的情思,和风对叶子的追求都是一样的!或许都是因为爱吧!但叶子为什么不眷恋树的安定而喜欢风的无影无踪,来得激烈,去得冷淡的虚无缥缈呢?叶子,别多想了!龙是爱你的!”

  看完这一篇日记,唐宋元笑了起来:“顾玲珑你把别人的定情娃娃都剪成了这个样,开膛剖肚,小心叶蝶回来找你啊,哈哈!”

  翡翠也抿了抿嘴笑,但顾玲珑却无动于衷。翡翠想到了那个做着文博修复工作时的顾玲珑,他工作时的神情就如现在这样。

  翡翠暗暗叹气,你果然不是古董店的老板,那只是个幌子罢了。

  我真的可以信任你吗?翡翠忽然觉得他们之间没了最基本的信任,回想以前相遇时的种种,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都是一种错觉,他们的相遇不是太过巧合了吗?那他的目的呢?他这样帮自己目的又是什么?

  翡翠忽然觉得很头痛,默默地坐在那儿。

  “翡翠你怎么了,脸色那么苍白?”顾玲珑探了探她的额头,额头冰冷。他倒了杯温水给她,加了点白糖,一如初见面时的温柔,“来,喝点温水,你可能血糖低。这个时候再喝茶,头会眩晕。”

  翡翠乖乖接过杯子,杯子暖暖的。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翡翠抬起了头,把空杯子放回桌面。

  顾玲珑说了句“等等”,从他的卧室里取出了那块仿的和氏璧和那玉球。翡翠一看见那玉球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翡翠,最近你的头痛是否减缓了?噩梦也少了?”

  翡翠很奇怪他为什么会那样问,但仔细想想,自从不在顾玲珑店里住之后,噩梦真的少了很多,头痛的次数也减少了。

  看见翡翠的神情,顾玲珑再一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拿起玉球细细查看,突然手起刀落,一把藏在袖子里带钩的小尖刀把玉球按着纹路剖开一条条的细缝,两手用力,玉球“嘭”一声巨响,裂开三瓣。里面是一个监视器,玉球壁闪着亮光。

  “这就是翡翠为什么会头痛和产生幻觉的原因!”

  唐宋元拿起玉球壁,上面镀了一层放射性物质,人长期对着就会致癌,会头痛脱发产生幻觉,严重时病变脑瘤而死,监视器里还有一个共振唱机,放出一些音乐,那种音乐的频率人是听不见的,会重创人的脑细胞,也是致幻导致精神分裂的装置。

  “究竟是谁这么狠毒?”翡翠顿感心绪不宁,拳头重重地打在茶几上。

  “应该说那人做这么多的事,就是想让你以为见到了鬼,目的是什么?要掩饰些什么?如果只是要你相信鬼怪作祟的话又何以放有毒辐射的玉球在你身边?”

  翡翠指了指玉球里的监视器,没说话。顾玲珑笑了笑说无妨,他在剖开玉球时已把它的内在线路都震断了,而且做了些手脚,让那人以为他们都还没发现这个秘密,就如上次顾玲珑从翡翠的耳环里拆除监听器一样。

  “哦?做了什么手脚?”唐宋元起了劲。

  “这个只是安插了一个小片段录影显示玉球掉到水里。具体的就不多说,回到我们的讨论上来。”

  “顾玲珑……”翡翠想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想说什么?”顾玲珑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

  “你到底是谁?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翡翠还是说出了她的疑问。

  顾玲珑眉头一皱,很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有为自己辩解。

  “翡翠,顾玲珑是怎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在你最困难无助的时候是他陪在你身边,不是那个子剔透。他为了你的事付出了多少心血难道你没感觉吗?他不能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够了!”顾玲珑打断了唐宋元的话,“现在翡翠很危险,子夫人不会这么容易放过祭品。我觉得她已经是精神出了严重问题,鬼迷心窍了。而且我们还要在那人之前取得一系列的‘宫墙之画’,那应该有解开为何祭祀的原因,我们一定要快!”

  子氏人皮背面记载的文字是关于对“献”的处理。手段极其残忍,需要最痛苦的灵魂来祭奠,那样一个人的精神血气就能凝结出最大的能力献于天,达到通媒的状态。人皮讲求完整性,要新鲜,同时由两只献钩在双脚踝处放血锁魂,以防冤魂逃遁和报复。

  “上古的人虽然迷信,但我看子夫人定是深信不疑。这个仪式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只是为了上达天庭吗?看来那一批楚墓出土的‘宫墙之画’内藏了玄机!”

  “找玄机还不如找活人来得实在。”唐宋元把一张照片丢在桌面上,照片正中是一张叶公好龙的屏风,看装潢像在一家茶室里,茶几很矮,还铺着厚厚的地毯,像一家日式的茶馆。

  “你的意思?”翡翠也赞同这种做法,她放心了。子剔透是不喜欢喝茶的,所以她也想去那儿得到证实,在那家茶馆出现的人不是子剔透。

  “还有那个限量版的娃娃要找出在哪儿买的也不是太难。”唐宋元又拿起了娃娃。

  “但是这两家店的人不一定就记得来的人。”翡翠当即就反驳。

  “我去问过了,买娃娃的是个女人。尽管这是叶蝶写的小说,但我也相信绝不仅仅是小说那么简单。如果真是事实,买娃娃的那个女人不会是叶蝶自己,应该是那个名叫龙的人让别的人帮买的,而那个日式茶馆名字很特别,就叫‘叶公好龙’!那天叶蝶喝的是一壶上好的茶,所以老板亲自招待,去的只有叶蝶一人而已。但在她的《叶公好龙》的小说里描写的却是两个人一起。所以我觉得是叶蝶故意留下的一些线索,只是很多人都看不出来!很明显,我们手上的娃娃也并非小说里写的柠檬黄那般明媚的恋爱娃娃,所有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指代。”

  《叶公好龙》:

  这是一间雅致的茶寮,充满了复古韵味。与他默默对坐在草蒲团上,草蒲团软软的很舒服。《樱花》这首曲子很好听。他喝着茶,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的深思而颤抖。那是他在想事情时的表现,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攥紧了茶杯,静静地听歌。茶由他冲泡调沏,原来他懂茶道,他真是谜一般的男子!他沏茶时的那份专注让我着了魔地喜爱!我定是疯了!

  忽然,两个美丽的艺伎出现,跳起了日本舞,露出那光洁的后背颈项,让人艳羡那份香艳。但龙不耐烦地让她们退下,我不安起来,难道他今日心情真的那么差吗?

  “龙,你今日……”我还是不敢说下去,因为我知道他总是不会回答我。

  “今日我只想静静地看着你。”他第一次这样温柔地和我说话,为了他的温柔我会用尽我的生命去爱他。

  “你真的这样爱我吗?叶子?!不会像那叶公好龙一般,爱上的只是一个自己所认为的影子吧?”他深沉地看着我,看得那样迷离。原来他是怕我爱的不是他,所以特意选了这个茶馆,怕我像叶公一样爱的不是龙,而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影子。他真傻!

  “龙,我永远只爱你一个!为了你我愿意放弃一切!”

  “真的?”

  “真的!”

  “叶子,我爱你!”

  原来,我爱你的声音是花开的声音,是那样动听的语言!我终于等到了他的表白,原来他真的爱我!我真的是一片幸福的叶子,因为风的追求,放弃了树的安稳眷恋!随着风一起飘舞……

  顾玲珑合上日记,下面没必要看了,那是别人的私隐。叶子为了所爱,献出了一切,包括最宝贵的童贞。要想得到一个女人的心,想要控制她的思想莫过于完全地掌控她的身体。正因为这样,叶子傻傻地以为这就是天长地久再也不分开的爱情,把她的传家之宝赠给了那名为龙的男子。小说里虚构的是一块玉佩,时刻挂于心口,让他永远都想着她,念着她。其实应该就是现实里的那只唐镯,一切线索还是在这个看似唯美浪漫的小说里。

  “庄叶蝶在这场杀戮的游戏里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那人到底要利用她什么?”这点是顾玲珑至今尚未想清楚的。只是一句虚假的情话就让一个女孩死心塌地为他做事,这人太恶毒!

  叶公好龙?风的追求?懂茶道?翡翠眼前慢慢地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个熟悉无比的身影!

  “茶香氤氲里,是人生的百味!茶品即人品,茶有五德,丝毫不逊色于比德于玉的谦谦君子!我喜欢六堡的醇香,翡翠妹妹还如那过溪的清茶,清冽的泉水嫩芽,等你再大点就如那六堡般的甘醇有味!”那优雅成熟的男子向一个小女孩说着一番茶理,每一道茶水在他认真沏泡下溢出了浓郁的茶香,让那个傻傻的小女孩翡翠看呆了。

  日记里重复的叶公好龙,风的追求,风向来飘忽不定,无影无踪,暗含的只是一个“影”字!难道真的是简影在作祟?

  “大头娃娃的头软软的,好舒服……”但现实的娃娃头是硬塑胶做的。

  翡翠如发现了什么一般,拿起剪刀疯狂地剪烂了娃娃的头。唐宋元想拦也拦不住,一个硬盘从娃娃脑袋里跌出来,大家都是一惊。

  “看来,翡翠已经解开这几篇小说隐含的内容了。”唐宋元淡淡地说,此时大家都明白翡翠或许知道了幕后的人是谁。但顾玲珑并不插话,因为他知道单凭一本日记本是无法成为证据的,法律上要的是实质东西,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一个虚构的故事,连日记都算不上的文字,警察不会相信。

  顾玲珑打开电脑,不一会儿,当一切事实呈现在面前的时候,翡翠呆住了。本以为的真相原来是这样,那些只有一半的照片都在硬盘里。那个男人,原来是子剔透!翡翠跌坐在椅子上,良久说不出话。还有一些日期记录和密码。顾玲珑迅速敲打着键盘,不多会儿,密码解开。

  但里面依然是每个日期纪录下的暗语。

  2000年2月16日:合适骨髓已找到,请接收!

  2000年10月15日:天狗食月,天象异变,无法出海,疑有风浪!

  2000年12月28日:将近年关,计划太赶,取消!

  2001年6月30日:天气晴朗,计划旅游,带上婴儿,让她见见灿烂阳光的日不落美景!

  ……

  2004年8月19日:玫瑰园大丰收,惜花人莫错过了这一盛会!晚上8时,恭候嘉宾前来观赏。

  2005年12月30日:野猫太灵敏,老鼠都不敢出头洞。花不多,不过贵精,花王大家都说好,价钱自然也高。好,成交!

  ……

  2007年12月1日:找到了海外奇葩,种植出来,果然不错,抵得上2004年的玫瑰园大丰收。再次成交!

  尽管里面没有写什么,但大家都明白,是一种交易。而子家旗下集团很多,只是不知道他做的是什么交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非好事!

  顾玲珑继续把其他文件夹解密,结果有许多照片出现。都是出人意料的照片,那些照片有庄叶蝶、文颜和叶云,都是和子剔透的合照。

  难道杀害她们的真的是子剔透?

  茶凉了,翡翠重新沏了一壶茶。

  “翡翠,这些照片初步鉴定是真的。你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我明天再去找人做专业的鉴定分析。”顾玲珑想安慰翡翠,但也就只能直说。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翡翠勉强笑了笑,抿了一口茶。

  大家都沉默,只端起茶满怀心事地喝了下去。原来,茶是苦的。

  当一个人没了心情的时候,就算喝蜜糖也是苦的,更何况是一杯茶呢。暖气大开着,大家的眼皮开始打架,接着再也忍不住,渐渐合上了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物奇谭(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物奇谭(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