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背后的影子
绿桥乔2021-03-24 16:428,921

  翡翠受到了古月的批评。也难怪,他这样做是为了维护团队的名声,自己最近真的是太失魂落魄了。

  等节目组的人都散场了,古月把翡翠留下。

  翡翠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古月见了也只是轻叹一口气,为翡翠满上了一杯茶。

  “试试这茶怎样。”他语气平淡,并不像要拿她开涮的样子。

  翡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味道很好,把茶香都发挥出来了。她赞叹古月的茶清香甘醇。古月放下手中的书,说是他心静罢了。

  翡翠听出了他的言外之音,低着头说对不起。

  “小丫头年纪轻轻,但我怎么总觉得你藏了许多心事?你太成熟了,这是我起初决定用你的原因,但你现在的这份深沉多少使我有点后悔,你……怎么说呢,你就像个有故事的人!”他总是书不离手,尤其喝茶时总爱拿一本书,细细品,无论是这书,还是这茶。

  翡翠刚看清,原来是本佛经。难怪古月的气质与一般人有所不同——通透宽容。

  “是我的疏忽给大家带来了许多麻烦,我保证,我一定好好改过!”翡翠许下了承诺,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其实古月心里明白,翡翠是有病在身,但最难能可贵的是她愿意面对错误和承担责任,而不是只懂推诿。

  他轻松一笑,接受了她的道歉,并把他的计划对她说了。翡翠起初很惊讶,但古月说相信他自己的眼光,于是翡翠也就答应了南海之行。

  翡翠正准备离开片场,古月叫住她让她顺便回家一趟,也快过年了。

  “谢谢你!”翡翠一高兴,脸上的红润使她看起来也精神许多。

  翡翠走在五光十色的大街上,演播室里的人仍在努力工作。古月从现在开始给她放假,让她安心准备南行一事。她太需要休息,所以古月让她多出去走走,散散心。但自己该往哪儿走呢?

  穿过一家时装店,如镜子一般的玻璃将她完美的身材映现出来,那样青春靓丽。Chanel的套装使她看起来高贵典雅,高腰连身裙的土耳其蓝勾勒出一种沉敛的神秘感,法兰绒的材质舒服妥帖。在细节设计中加入褶皱饰边,带有黑纱蕾丝,刺绣、珠片与蝴蝶结使裙子飘逸多彩。

  翡翠紧了紧白袍外衣,准备过马路。路人纷纷回头,淡淡诱惑的香水使行人都心动不已。这一切,翡翠没有注意,踩着地上的雪“噔噔噔”地走过。忽然,翡翠停住脚步,又看见了她了!就在马路对面,是庄叶蝶,正站在那儿与她对视。

  翡翠不知不觉地迈出步子,直直往马路对面走去。是绿灯,但为何停不下脚步?她觉得脑子麻木了,止不住地往前走。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翡翠的半边身子拉了回去,翡翠跌撞着摔倒在地,眼前一辆车子飞驰而过。再看身边,是李深雪,她血红的大衣让翡翠无所适从。她什么时候换了衣服,换了那白色雪纺的披肩。

  “怎么这样过马路?”李深雪关切地询问。见翡翠不说话,还以为她吓呆了,摸摸她的额头,见无事才放下心来,拉着她站起来。

  “对不起啊,雪姐。你怎么会在这儿?”翡翠觉得奇怪,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在演播室里才对。

  “我见你走时样子失魂落魄,怕你有事,所以跟古月说了一声就追出来了。果然见你闯了红灯,你最近怎么恍恍惚惚的?”李深雪责怪她鲁莽。

  翡翠的心咯噔一下。

  李深雪拉着她进了一家酒吧,为她点了杯果汁。

  翡翠笑:“来酒吧却点果汁,真是有点格格不入啊!”

  “这地方进也就进来了,你这样不在状态,我哪敢让你再碰酒。”李深雪拨过额前的碎发,轻柔地将头发别到耳后,那姿态十分迷人。她的面前出现了一杯酒,红红的旋涡像极了她那红色的长发。酒香流溢着一种暧昧,服务生告诉她是坐在不远处的那位阔少爷请她的。她举起酒杯礼貌地对他笑笑。

  酒吧里的气氛很好,爵士乐在幽黄的光晕下有一种奇特的迷人味道。

  “翡翠,是否是为了感情的事烦恼?”

  “哪能呢?!”翡翠脸一红,喝了一大口果汁。柠檬黄的颜色被翡翠用果绿色的吸管不停地搅动着。

  李深雪笑得有点放肆,不像以前的微笑那样温柔,或许是这暧昧的环境使她也醉了。她把手放在翡翠肩上,不咸不淡地说,能使人如此憔悴也就只有感情上的事了,情字累人。最后那句话,包含了多少的心酸,或许她也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翡翠忽然觉得,在这里流连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吧。一缕青丝掉进了美丽的杯子里,绚丽的液体浸湿了发丝。翡翠觉得一丝恐惧蔓延开来。

  李深雪让她不必如此,感情的事顺其自然最好,如此精神恍惚,对身体没好处。

  “顾先生可是很关心你。”

  “顾玲珑?”翡翠疑惑地迎向她暧昧迷离的眼神。她笑了笑,举起了杯子。当杯子放下,红酒见了底,她的笑意也就越加迷离了。

  一个纸团落在了翡翠脚边,她却没有看见。沾在纸上的点点粉末弥漫在空气中,当翡翠从趴着的台桌上抬起头时,李深雪已经不见了。

  身体近在咫尺灵魂却相隔甚远

  朦胧的笑容寓意难猜

  我愿奉献给你我的现在还有我的所有

  我愿其皆由你来掌握

  只要你把心扉向我敞开嗬

  可否尝试你我越过这堵心墙

  我想要的只是一次在光亮处好好地端详你

  但你却总是藏在夜色的背后

  我无法忘却美好的从前

  一切我皆归咎于你

  我已迷失于爱拯救我吧

  因我唯愿曾于阳光之下将你看个明白

  而你却躲藏起来让夜色把身影掩盖

  永远直到生命再次重演

  我都将立于阳光之下把你等待

  而你却躲藏起来让夜色把身影掩盖

  请走出来吧无须让夜色把身影掩盖

  音乐声缓缓地响起,是The Color Of Night。那低迷的华丽,由一种充满磁性的声音唱着。

  翡翠觉得头有点微微疼痛,她望向唱台,暗淡的灯光使她看不清。暗紫的灯光打在他身上,那是一种暧昧的颜色,如夜色包围着。她想起了子剔透,子剔透说过,她就如那夜色。

  头一沉,终于昏迷过去,身体像被谁抱起。轻轻地颠簸,皮鞋的声音交织着纠缠在她混乱的意识里。

  身子里的柔软涣散开来,一阵阵眩晕。翡翠听见了一个声音,刚才就是那个声音在充满磁性地唱着The Color Of Night。那种靡靡之音令人沉溺与放纵,纠缠了酒红液体的一种放纵。

  那个声音在说什么?她的脑子里一片迷糊。

  “谢谢你的大礼!”手机透明的盖子合上,映出一张英俊的脸。

  “剔透,是你吗?”翡翠喃喃地说着,声音软弱无力。

  他的吻覆盖上来,是那种骄纵的优雅,腻腻地纠缠,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翡翠滚烫的脸上出现了如酒醉的酡红。

  自从子剔透离开,她是那样落寞,她生怕自己莫名地死去了,再也见不到他。那种放肆的温柔将二人吞噬,交融在浓重的夜色中,如那酒红的杯子轻轻地震荡出星星点点的酒味,越来越浓。

  “剔透!”翡翠在他耳边呢喃。他的吻越过了颈脖往下滑去,那是一种战栗的快感,隐含了危险的令人迷醉的酒色旋律。

  手轻轻地环上他的肩,卞和镯的猩红不和谐地刺着她的眼。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比和氏璧更为完美的玉人,白璧无瑕。

  “是我!”他轻轻地回答。

  心口一冷,翡翠挣扎着起来,已经没有了推开他的力气。她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只说出了一句“是你”,头便痛得要裂开。

  他眼里寒光一闪,手离开了她的身体。

  翡翠想抓过被子覆盖自己,但已没了那力气,只是恐惧地瞪着他,但眼皮却往下沉……

  再次醒来,一个男人在床边上抽着烟,吐出一团白色的烟雾,但那种疏淡的烟味却不是子剔透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翡翠惊恐地用被单裹住胸口,裸露的手臂感到一阵阵寒冷。

  他转过头来看向翡翠,喷出了一圈烟雾:“放心吧,我没对你做过什么。”随后又转回了头,玩弄着手上的打火机。那套土耳其蓝的连身裙斜斜地躺在地上,他光着脚,如欣赏一幅名画一样欣赏着脚下的裙子。

  “你这个魔鬼!”翡翠恨恨地盯着他,心里有着万般的委屈但却没了宣泄的出口。

  “魔鬼?”他冷冷地笑,那种笑还带着暧昧。The Color Of Night仍在不断地重复,“没想到你真的爱上他了。”

  他起身,俯视着翡翠,他从来没用过如此深沉冰冷的目光去看她。看得她直觉寒冷,如坠入冰窟,那种深沉包含了某种野兽的凶残。

  电话响了,那头传来了一阵咆哮,翡翠清楚地听见是子剔透的声音。他嘴唇得意地上扬:“你想知道结果吗?这个时候可能多少有点晚吧,子世兄!”他看着翡翠说出了这番话,干脆利落地关上手机。

  “翡翠,这样的情况你还能回到他身边吗?他还会依然相信你是白璧无瑕吗?”他走近翡翠,翡翠惊恐地躲避开来。他温柔地抱过翡翠,翡翠却没了反抗的力气。他含着她的耳垂,笑了,“其实我什么也没做,真的。我说过,我一定会娶你做我的新娘,翡翠妹妹!”

  恍惚中,翡翠看到一段模糊的影像……

  翡翠抢着那珐琅掐丝彩玉蝶夹子,简影却跑了起来,她追不上,只在路边停住:“影哥哥,你就给我嘛!”

  “你很喜欢?”简影温柔地笑。

  “嗯!”翡翠重重地点了点头。

  简影拉着她坐在了公园的小湖边,看着她的眼睛出了神。他轻轻地把脸靠近,翡翠脸一红,头更低了。他轻轻地抬起她的脸,她羞得闭上了眼睛。他脸一红,但旋即目光暗淡下去,只轻声道:“我一定会娶你做我的新娘,翡翠妹妹。那时,我将亲手为你戴上你最心爱之物!”

  “影哥哥……”翡翠脱口而出。

  简影的眼睛因这软软的一句话而出现了明亮的神采,但最后那抹明亮还是如以前那样消失了。翡翠看着他,眼中有了泪光,但他暗淡的眼神使她也恢复了对他的厌恶。

  “你到底想怎样?”她一把推开他,抢过了床单死死地抱住。

  “你离开子剔透吧,他不是好人!我在警局外就已经跟你说过。”他把音乐关了,房内是死一般的安静。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翡翠冷冷地看着他。

  简影沉静如水的脸上找不出一丝玩笑的意味:“子氏的财政早已出现了危机,所以他必须那样做。他的家族早有预言,和氏璧的出世需要祭品,而你就是符合要求的活祭!”

  “不是的!不是的!”翡翠的头又开始痛了,头发落在了她脚边,又脱发了。

  “我没骗你。子家就是一座活坟墓,隐藏了无数的秘密。他家数十亿的资产全是来路不明的黑钱,他最近就会有一笔大买卖!”简影不动声色地说着,“你现在不相信,我不勉强你,我会等,等你回到我身边。我希望你在下个月的第一天给我一个答复,我们就在那天结婚。”说完,他就拿起了皮包准备离去,翡翠觉得不知该相信谁。

  “咚!”门被撞开了,子剔透冲进来,那红肿的眼布满了血丝,上前就与简影扭打起来。

  “别再打了!别打了!”翡翠裹着被子苦于无法劝架。皮包被踢到了床底下,有一半露了出来。翡翠拽着被子下床,子剔透看见翡翠苍白的脸和裸露的手臂,他更加疯狂了。简影也不示弱,两人打得越发狠厉,终因酒店主管的出现,子剔透想到了翡翠的名声,才放开了简影。

  “我等着你,翡翠。”简影抹去鼻血,捡起皮包匆匆离去。

  子剔透的眼睛红得要喷出火来。翡翠沉默了,子剔透哭着问“为什么”,任他摇晃,她始终不说话,咬紧了嘴,只是默默地淌着眼泪。

  子剔透把翡翠紧紧搂住,他的泪水打湿了翡翠的脸。他的身子不停地抽搐,他吻着翡翠的发丝,她的发丝冰冷。

  “无论你怎样,我都不介意,我永远爱你!”

  “剔透!”翡翠迎上他的目光,他那双眼清澈见底,有翡翠向往的光明,“你真不介意外面的闲言闲语?”

  “我爱的是你,在乎的也只有你!”他的眸子清澈让翡翠动容,翡翠下定了决心,“其实他没碰我,真的!”她靠在子剔透的胸膛上。

  “我相信你。你就是那无瑕的玉,温润纯净。”他握着她的手,那是一种力量。翡翠的心一暖,她还是选择相信子剔透,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她,由始至终关心的只是她的感受。

  子剔透等她穿好了衣服,扶着她就要离去。翡翠突然看见地上床角边露出了一个东西的一角,她的心一颤,让子剔透先到车上等她,这样一起出去太张扬。子剔透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让她自己小心。他轻轻地在她额上一吻,带上门先行离去。

  翡翠小心翼翼地捡起,是个本子,翻开。她的脸失了血色,苍白得瘆人。里面夹着的是李深雪与子剔透的亲密照片。她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还有一些照片,但那些照片上的地方看起来那样眼熟,终于,她想起自己是在哪儿见过,脑子里轰然炸开了,手因为惊惧而不停地颤抖。那些照片上熟悉的背景,在文颜那只有一半的照片里出现过……

  步步惊心,翡翠已经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了。那种恐惧吞噬着她,原来,简影说的都是真的。

  本子是一个账单,每一笔交易,都清楚地记录下子家的财政情况,许多是无法解释清楚的金钱来源。里面还有许多海外的古董交易,似乎是在变买国宝,有些是各地博物馆里失窃的文物……

  在后面的日期里,简影还特意用红笔圈起了一个日期,那个重要的日子,是2008年的农历正月初五。

  翡翠脱下衣服,看见那道和女鬼身上相同的红钩胎记,在左心房上显得那样刺眼。她把本子放进包里,走出了房间。

  翡翠走出酒店大门,太阳刺眼,有种疼痛在眼底蔓延。

  子剔透让翡翠陪着自己,口气不容商量,她只能照办,子剔透永远是那样霸道。

  车在路上行驶,子剔透抽着烟,一支接着一支。

  “咳咳!”他用力地咳嗽起来。翡翠看着他,心里难受,是因为他的背叛。

  “剔透,我想回演播室。”她的眼中流露出不可抗拒的信息。他想说什么,但还是把车拐了个弯朝电视台驶去。

  下了车,翡翠跟他道了别,然后径自朝演播室走去。

  走进办公室里,唐宋元正把玩着一个元代瓷器。他背对着翡翠说:“你来了!”他好像是专门等着她一样,翡翠心里奇怪,他怎么知道她是来找他的。

  见翡翠坐下,唐宋元问:“是否想明白了什么?”他坐在那儿,用绒布擦拭着双耳瓶,永远是一副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样子。

  “我想你能帮我。”翡翠开门见山地说。

  唐宋元终于停下了手上的事,正眼看向她。他看见翡翠的样子很疲惫,眉宇间全是忧郁,有着超乎她年龄的成熟表情。

  “你想我怎样帮你?”他松了口,但其实只是为了顾玲珑。说真的,他不喜欢翡翠,每次看见她都觉得胸口很压抑,尤其是她那双会说话的眼。

  “第一,你帮我查李深雪的底细;第二,我想尽快见到庄家的人;第三,我想了解子剔透的财政状况和他的家族。”翡翠提出了三个请求。

  唐宋元听着觉得新鲜,他也要求翡翠先回答他的三个问题:“第一,为什么要查李深雪?第二,我也想知道庄家隐藏的秘密;第三,你自己不是更了解子家吗?”

  翡翠没有选择,只好对唐宋元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觉得唐宋元交际广阔,肯定知道不少事情,至少,他知道叶蝶就是庄家的人。而且,由他来查李深雪和子家的底细,途径也多,消息也更准确。因为她怀疑李深雪和子家跟一连串的死亡事件有着莫大的关联。

  唐宋元沉默了一下,看向翡翠,最后,他答应了翡翠的要求。他意味深长地告诉她,若非顾玲珑他不会帮她。

  顾玲珑?!翡翠轻叹。唐宋元的话她如何不了解,顾玲珑的心意她也只是假装不知罢了。

  唐宋元答应第二天就会带她去见庄叶希,她谢过唐宋元就离开了。她想到自己已经答应了子剔透今天就搬到子家,但简影呢?翡翠感到阵阵心寒。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顾玲珑让她没有压力,然而她却总是忘不了留给她伤痕的男人。

  她走出办公室时,却碰见了李深雪。

  在工作时间见到李深雪,她总是那样干练,让人怀疑上一刻在酒吧饮着暧昧的酒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李深雪和翡翠打招呼,还说上午在酒吧里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就不见了她,打电话却无人接听,还以为她有事先走了。

  翡翠一笑:“是有点事。对了,还要谢谢你救了我。”

  两人淡淡一笑,擦肩而过。

  翡翠在顾玲珑的店里等他回来,那些照片她已经鉴定过了,并非电脑合成,都是真的。翡翠把玩着那神秘的玉球,尽管不知道是何人寄来的,但她仍然留下了。

  小猫玲珑去哪儿了?翡翠放下玉球上二楼里寻找,平常她一回来,玲珑总会黏上来的。

  走出房间才发现楼道里有杂乱的血迹。

  怎么会有血?翡翠心中一惊,顺着血迹找了过去。忽然眼前一黑,从楼道上跌落下去。左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那感觉又来了!翡翠惊慌失措,咽了咽干渴的喉咙。左手镯子上的血色已经蔓延开来。原来只有如眼睛般大小的一点红,如今已染上了三分之一。

  而右手的那只镯子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戴上去的,每每想起,仍心有余悸。忽然,背颈觉得冷,像被大开的空调吹着,但那种寒意中带了死气。翡翠猛一转身,背后什么都没有。她叹了口气,但马上又发现这黑暗里似乎没有出路。她四处张望,奔跑,但仍是无法跑出那有限的空间。

  翡翠觉得寒冷,一丝一丝的冷气从脚底渗出。她急急地转身,身子却撞到了什么。她伸出了手去摸,如触了电般缩回了手,那是一个人!她一步步地往后退。

  “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翡翠不敢回头,停住了脚步。她低头看去,离脚后跟不远处有一双鞋——那双庄叶蝶和文颜都穿过的白色高跟鞋。

  翡翠再也无法忍受,抱着头大叫起来。

  “找出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的秘密!”那声音再次响起。

  “喵!”一声猫叫使翡翠清醒,她摔倒在地上,在她身旁是受了伤的小猫玲珑,它身上全是血。

  “玲珑!”翡翠心疼地叫起来。它的腿受伤了,尾巴也断了,它到底怎么了?翡翠伸手想要抱起它,它却绕过了翡翠朝一个方向跑去。

  翡翠想了想,跟着小猫玲珑跑了出去。终于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翡翠看见小猫玲珑已奄奄一息地倒在了楼梯旁。她顾不得想其他的事,抱起小猫玲珑便急急地去了宠物医院。

  兽医为它处理了伤口,缝了针。它命大,终究是没有生命之危。

  坐在兽医店里,翡翠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那断成三截的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原本她是想让顾玲珑帮忙修复的,却一直忘记了。她的记忆越来越差,许多事都无法记起。

  “那镯子一定留下了许多信息!为什么我之前一直没想到?”

  最后是顾玲珑来接了翡翠和小猫离去,小猫玲珑已经没有大碍了。

  回到顾玲珑的店里,翡翠说起了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的事,顾玲珑接过了翡翠拿出的断开的镯子仔细地看着,眉心皱起了小疙瘩。

  “这是一个有暗格的玉镯,它最主要的用途是用来装载重要秘密的!”

  “什么?”翡翠无比惊讶。

  顾玲珑摇了摇头:“可惜它装着的如珠子一样的东西掉了,那才是整个镯子的重点所在。”

  “珠子?!”翡翠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又想不起来了,头开始痛,要裂开的痛。为什么想不起来?她痛苦地捂住了头。

  顾玲珑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连忙走过来。她的瞳孔开始扩散,开始变得有点神志不清。他大急,想起了严明。

  严明没有推拒,很快来到了“玲珑望秋月”古董店里。他见到翡翠时,翡翠已处于癫狂状态,顾玲珑抱着她不敢松手。

  严明为翡翠打了镇静剂,在他的慢慢引导下翡翠安静了下来。

  严明对顾玲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按翡翠的性格不会接受心理医生的建议,但她已经出现了精神分裂,他要对她进行催眠才能找到病因。

  顾玲珑同意了,并在一旁守候着。

  大家的手机都关掉了,在密闭的房间里静得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严明先对翡翠进行轻度催眠,他拿出怀表,长长的金链子左右晃动,早已安静下来的翡翠很快就进入了浅睡状态。

  严明一步步地引导着翡翠回忆,翡翠的面容开始出现惊恐,手攥得紧紧的,眼皮子几次跳动,但还是没有睁开眼。

  顾玲珑神色越发凝重,看着翡翠阴云不散的脸,除了着急,别无他法。

  楼下传来了一阵声响,严明眼一跳,汗水从发间渗出。顾玲珑知道催眠的关键是不能被打扰,于是急急下了楼。严明回头,身后是空空的阁子。他收回了怀表,从衣袋里掏出了一面泛着昏暗旧光的古镜。很小的一面,斜斜地照在翡翠的眼上。她眼皮跳动的频率更加大了,严明的手压在了她左手的卞和镯上,一点一点收紧。

  已经受中度催眠的翡翠越来越亢奋,汗水大量渗出,脸色变得苍白。严明用手电筒在她面前画着玉镯的形状,嘴里说了些什么,翡翠突然睁开了眼睛,定定地注视着天花板:“不要企图窥视它的秘密!”

  严明胸口一滞,对上了她冷得彻骨的眼神,像一个真正的亡灵的眼,死死地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他手一滑,手电筒掉落在地上,“砰”的一声响,翡翠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肌肉舒展开来,已经进入了真正的睡眠。

  顾玲珑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唐宋元。

  “她已经睡着了。我给她开些药,你们啊就说是些有助于睡眠的药就好。”严明脸色苍白,没有了刚来时的红润,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唐宋元上前问他是怎么了,他只是说没事,还说翡翠的精神状况已经很差了,只怕她下一步会出现梦游,这些都是精神分裂造成的,她应该是受到了恐吓。

  严明让顾玲珑把她会梦游这件事告诉她,给她一点思想准备。

  “这是抗抑郁的药。”他把药递给了顾玲珑,便匆匆离开了。

  等翡翠醒来,顾玲珑让她先服下了药。

  “翡翠,有什么事你可以和我们说。我们一定会帮你的,别太压抑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翡翠坐着不吭声,脸色很差,人也很不对劲。

  唐宋元忽然发笑,顾玲珑不明所以,但唐宋元却只是告诉翡翠她会有梦游的行为,让她自己有心理准备。翡翠眉头一皱,还是没有说话。

  “明早八点,瀚海(拍卖场)见。庄叶希在那儿。”唐宋元也告辞离开,他知道翡翠定是有要紧的事和顾玲珑说。

  顾玲珑见翡翠醒来之后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哪里不对却说不上来,只觉得她更深沉了。

  翡翠双手交握撑着下巴,像在思考些什么,眼神冷漠。

  顾玲珑不知该如何开口,但翡翠还是先开了口:“我想起那颗珠子掉在哪里了。”她并不看他,只幽幽地说着,让人听着心寒。

  翡翠说起在梦中文颜、叶蝶和长得像子氏的宫装女子都一一地出现,当她终于想起那颗珠子在哪儿时,宫装女子那恐怖的脸贴了上来,威胁她不要说出来。在那时,她的思维就像完全被人控制了一般。

  翡翠说出了催眠时一个遗忘了的被留在了梦中的秘密,就是那颗珠子掉在了她的床底下。她只对顾玲珑一人说,因为他是她唯一值得信任的人。她的姿势没有换,一直躲在阴暗处诉说着一个个恐怖的梦魇。

  “我要离开这儿了。”翡翠站起来在阁子中踱步,姿势如杨柳扶风,轻摆慢舒,每一步都韵味十足。她的手抚过窗棂,唇边的微笑十分轻柔,眼神也是那样的专注,那神态真像换了一个人。

  “翡翠……”顾玲珑唤她的语气带了犹豫,她何以给人的感觉那样陌生。翡翠听见他的呼唤,回眸浅笑,十分优雅。那笑容使得本就文静的她显得越发深沉,难以捉摸。

  “我要去子家。”翡翠斜靠在文博柜旁看着顾玲珑,忧郁的眼神让人无法猜透她的心事。

  “我会帮你找到玉镯中的珠子和其中的秘密。但子家太过神秘,里面的秘密太多,你要小心。”顾玲珑觉得心里一阵酸楚,眼里起了雾。

  翡翠淡淡一笑:“只是短暂的离别,我又不是去赴死。”

  顾玲珑心里咯噔一下,觉得眼皮子跳得慌,嘴上却应允了,还答应有什么消息马上通知翡翠。顾玲珑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告诉翡翠,文颜死的那天她回学校,其实进的应该是903室。因为那间房被挂上了904的号码,所以翡翠当时没有看见文颜的尸体,从目前状况来看文颜确实是自杀。

  “其实……”翡翠刚想说什么,却接到了子剔透的电话。

  车子到了,翡翠提起行李走出了顾玲珑的视线。她回头,那欲说还休的眼神中仅有的一点跳跃光芒,让顾玲珑想去挽留。

  星夜下,总是有不肯安睡的人。

  “你是怎样做事的?这样重要的秘密都查不出来?!”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关键时刻秘密差点就知道了,但连我自己也被反催眠。我从不会失手的,但这次我真的好像撞到了鬼魅,那双眼,那双冷冷看穿一切的眼,看得我恐慌。”一个男人,满脸死灰,眼镜里渗出了雾气,看不见眼镜后的眼睛。

  “这世上不可能有鬼!”唯有跟着他们继续追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物奇谭(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物奇谭(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