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被诅咒的“宫墙之画”
绿桥乔2021-07-24 01:2211,206

  所有的一切显得那样扑朔迷离,不等天明,顾玲珑就带着翡翠往文氏集团而去。

  因“宫墙之画”而死的已经有两个人了,翡翠感到害怕。那天在简影办公室出现的女鬼,难道简影他也……翡翠不敢再想象。

  简影对翡翠的拜访感到很惊奇。但翡翠在打了他的电话后终于放下心来,至少证明他还是安全的。简影就住在办公室里,不一会儿翡翠和顾玲珑就到了。

  大厦还是那么安静,在这里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她还历历在目。但这次却很安全,电梯没再出故障,只是大厦还是那么黑。

  走在顶层的套间,还是一片黑暗。翡翠不由自主地拉着顾玲珑的唐装衣边,顾玲珑轻轻地搂着她前行。又看见那面镜子了,幽幽地放着黄光,如鬼魅的女人在黑暗中,一步一步地向他们走来。顾玲珑胆子大,正要上前,却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嘻——”女鬼公然地向翡翠挑衅。

  翡翠不由得后退,想往外跑,跑到走道时才发现房门关上了……

  她没有了退路,没有了选择。她回过头来,却发现顾玲珑不见了,女鬼也不见了。

  灯一下子全亮起来。

  “翡翠,你终于肯见我了!”

  翡翠再也顾不上以前的恩怨,扑上前拉住简影:“这里有鬼,你看到她了吗?”

  “你冷静些,你一定是自己吓自己了。我刚从里面出来,根本没有鬼。”简影拉着翡翠进去,翡翠却一个劲地说那画后面有鬼。

  简影把画全都摘了下来,却什么也没有。

  看着那些画,翡翠感到所有的事都没有一点头绪。

  “咚——咚——”

  “什么声音?”翡翠连忙向后退去。

  简影正在泡茶,茶水被她撞了一地。

  “别紧张,我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把一杯六堡茶放到她手上,“还记得我们在家乡的日子吗?我带你去采茶叶,那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

  “咚!”

  一声更为剧烈的响声从原本挂着画的地方传来。

  杯子打翻在地,简影阴沉着脸站了起来,走近墙壁。

  “这大厦是我刚从老文那儿接管的,那些画也是他的!”

  “什么?”翡翠大惊。

  “顾玲珑?!”翡翠急得要发疯。就在这时,灯灭了。

  房子里传出了一个女声,唱着翡翠听不懂的歌谣,让人感到如同置身茫茫的大海,没有出口,在海中孤独地漂着。翡翠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脚一绊,摔进了一个箱子里。不,那是棺材!翡翠想挣扎,但那种声音无疑有着魔力,她觉得昏昏沉沉的,只想睡觉。

  她又一次被外力扯住,倒在了简影的怀里。那种淡淡的古龙香水让她清醒。灯亮了,这个房间里仍然只有他俩,这次简影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了。

  “咚!”

  墙面又响了起来,简影让翡翠站在他后面,然后上前一步,在墙壁上仔细地摸索着,忽然用力一推,墙转动了,顾玲珑跌了出来。

  翡翠看见顾玲珑,大喜。顾玲珑却让她别过去,一把挡住了她:“你要有心理准备!”

  她抬头望去,墙壁里还有一副棺材!

  警察来了,棺材被打开。老文躺在里面,面部表情十分惊恐。法医初步鉴定,死于心肌梗死。为什么他死后会在墙里?无人得知!

  顾玲珑看着这五幅图。祭祀的祭品“肴蒸”可分为,房蒸(用半牲)、体解(牲体一部分)和全蒸(用全牲)三种。第一个死者只有上身;第二个死者没有了眼睛,而眼睛是人体的一部分;最后的死者却是全尸。为什么会和祭品的形式如此相符?

  他想到了一个人,或许能够为他作出解释。

  车子缓缓地驶过了繁华的商业区。顾玲珑开车很冷静,不爱说话。

  “待会儿给你介绍一个特别的人!”手握方向盘的顾玲珑头稍稍地侧了侧,语气平淡地说。

  “哦?”翡翠知道,像他这样的人,说话越镇定,那他所要说的就越非琐碎小事。翡翠忽然发现,自己为何如此肯定,仿佛和他认识了很久。或许是共同经历了生死吧!她觉得自从踏进了那栋大厦开始,她的生活就全乱了。慢慢地,她也就习惯了那种害怕。

  “他跟你一样,是个六堡茶爱好者。”

  翡翠一笑,却问起了他来:“为什么遇到那种事,你还是那么镇定?”

  而顾玲珑仍是认真开他的车。过了许久,他忽然冒出了一句:“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

  半夜敲门也不惊?!听了这句话,翡翠忽然觉得释怀了。她也是坚信这句话的,她没有做过坏事,所以应更坚强地去面对!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六堡茶?”

  “刚才听到你们的对话。”

  翡翠抬头看他,他的洞察力如此敏锐,能把很细微的事记住,那种感觉很熟悉,好像自己也曾经有过。

  翡翠无奈地摇摇头,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一个古玩店小老板,何必想得那么复杂。

  终于到了,首都博物馆很大方堂皇,简洁的外形现代感十足,也保留了古典的气息。翡翠一愣,拽了拽他的衣袖:“不买票就能进去?”

  顾玲珑轻敲她的脑袋:“你不是这样不开窍吧?”

  翡翠尴尬地吐了吐舌头,向他做了个藐视的鬼脸。

  门口的老大爷见了他,寒暄了几句。老大爷很和蔼,笑言顾玲珑的这个小跟班不错,稳重大方。翡翠不好意思地对着老大爷一笑,说了几句好话。一阵冷风刮过,翡翠还让他多注意保暖,一席话说得老大爷暖到心里去,不愿停下话匣子。

  还是顾玲珑及时打住,不然他们真的能聊到天黑。看到翡翠终于恢复了精神,他也觉得轻松很多。走在首都博物馆里,顾玲珑放慢了步子,一件件地欣赏着馆中的珍品。翡翠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大家都专注地看着,不说话。忽然,顾玲珑却说道:“你还真能侃,门外那老大爷可是很少像今天那样夸人的。”

  当走到拐弯处时,顾玲珑加快了脚步。翡翠紧跟在后,走在空荡的地板上,响起“噔噔”声。

  一个全身西装的男人出现在翡翠和顾玲珑面前,他大概三十出头的样子,倒也算得上沉稳潇洒,一脸刚毅,轮廓分明。

  一般第一次见面总要礼貌地握握手,但他却一句话也不说,双眼看着翡翠,仿似出了神。那种目光并不放肆轻浮,但让人不舒服,仿佛不看穿了你不罢休的样子。而且,他的眼中还似带了三分忧虑之意,让翡翠百思不得其解。

  “这位小姐,恕我直言,你气色很不好!你最近是否遇上了什么事?”那个男人直接问道,这让翡翠十分反感,于是只说没遇到什么。

  那男人也不强求,和站于一边的顾玲珑聊了起来。

  不知道为何,只要一听见谁说起她身边发生的灵异的事她就很反感。她又想起了简影,那个负心的男人就是以此为借口而离开她的。

  开了小差,翡翠也没听清他俩说了些什么。那男人从顾玲珑手里接过了用红布包裹好的玻璃箱,领着他们往办公室走。

  顾玲珑拉了拉后面的翡翠,见她一脸阴郁,便安慰她说:“我的朋友对玄学那方面有些研究。他是个好人,只是脾气稍怪了点。”

  办公室很雅致,进入二进式的拱形镂空雕花檀木门更显古典。全是实木家具,摆设也很讲究,按风水五行布置,在进门时设了玄关,然后是三副镀金镶铜连接画屏。一旁的方形文博木架子(专门摆放文物古董的架子,也叫博古架)上摆放了许多陈设品,有清代的青瓷花瓶、古玉花件等等,还有一面很独特的镜子。

  顾玲珑告诉翡翠这些都是那男人的个人藏品,这还只是一部分,能进入他办公室的没几人。

  那男人拉开了窗帘,木雕的花格子窗棂很漂亮,是冰拐子纹,在冬日下虽说冷了点,但很清逸。

  这个办公室布置得很雅致,看得出这是个有品位的男人。

  “我叫唐宋元!”那男人伸出手,翡翠礼貌地握了握这双沉稳有力的手。从唐宋元很有礼貌的举动中可看出他是一个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人。

  唐宋元让翡翠随处看看,自己和顾玲珑商谈些事情。这时翡翠才发现,顾玲珑还带了个玻璃箱来,这应该就装着顾玲珑先前说的请他帮忙修复的文物。唐宋元摘下红布,看了许久,赞叹顾玲珑手艺精湛,让他可以少干很多活。顾玲珑一摆手,笑着指了指翡翠。

  唐宋元扭头看向翡翠,沉思着顾玲珑说的话,神情是永远不变的肃穆。

  翡翠倒没注意他们在聊什么,只是被这面唐代的海棠花式样的铜镜吸引住了。富丽堂皇的造型很符合唐代的风格,这是面难得的古镜。唐代的铜镜打破了以往以圆形作镜的传统,更加新颖独特,有菱花的、八菱的和海棠花等式样。

  翡翠正欣赏着,忽然,古镜内流淌了水一样的波纹。她一惊,靠近观察,水波仍在荡漾,然后慢慢地归于平静,她好像看见了什么,但又看不清。于是,她凝神注视,镜中终于慢慢地、慢慢地显现出三节连扣的玉镯子。真的是玉镯,没有看错,翡翠精神一松开,马上所有的一切又变模糊了。等她想再看,任凭怎样凝神静思仍是毫无收获。

  “你看见了什么?”

  翡翠回头,迎向了唐宋元那双沉静的眼睛,那样深,根本使人看不透。

  翡翠不回答,只是静默着。唐宋元走过来拿起了镜子,其实镜子不算太大,但能很清晰地把人都照进去。

  唐宋元擦拭着本无灰尘的铜镜,说起了它的历史。这是他祖传的瑰宝,叫“先知”。通过它,有缘人方能得到启示。这面镜子是有选择性的,被它选上,不见得就是好事。最后一句话,深深地敲击着每个人的心。

  顾玲珑笑着打破沉闷的气氛,让唐宋元别吓着小女生了。

  唐宋元仍是那副无比沉静的神情。他把镜子递给了翡翠,大家都是一愣,他不紧不慢地说:“你是有缘人,它会帮助你的!如果有需要,可来这儿找我!”说完便谢过了顾玲珑,然后下逐客令,完全不顾及谁的面子。

  顾玲珑说得对,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车子上,一向沉默的顾玲珑开口了:“我们所看见的五幅‘宫墙之画’中,有一幅是完全错误的!正确的应该是记述了卞和发现了神石并让它成为完美璞玉——和氏璧的事。那些楚风巫术也和和氏璧有着密切的联系,但唐宋元还要再查些资料才能答复我们。那些真正的‘宫墙之画’到底在哪儿?”

  走在偌大的校园里,翡翠心情颇为沉重。她对于唐宋元的怪异行为感到纳闷,如此贵重的镜子借给她,还要帮他保管,这是哪门子道理啊!尽管是有宝器在手,但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翡翠踢着路边的石子,她又看见了那个疯疯癫癫让她不要收下与手有关的礼物的老人。那老人看见翡翠如见了瘟神一般匆匆躲开,神色惶惶。

  翡翠很是纳闷,他的态度何以转变得这样快?

  “啊哟——”翡翠一个趔趄,被人重重撞了一下。

  “不好意思!”一个高挑的清秀女孩侧身道歉。

  “没关系!”翡翠正想离开,低头时无意间看见了女孩手腕上那精致的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与跳楼死去的女孩戴的是同一对!

  那高挑女孩看出翡翠盯着她手腕的玉镯出神,心虚地遮住了手,急着要走。

  “哎,等等!”翡翠拦住了女孩的去路。那女孩有些不耐烦,怒斥她想如何。

  翡翠觉得女孩面熟,仔细回想,她是表演系的学生,文颜。

  “你是文颜?”

  “与你何干?”文颜越发不耐烦,右手一直搓着左手上的玉镯,眼睛游移不定,带了惊慌。

  翡翠问起镯子的来历,说这镯子绝不是她的。

  文颜脸色大变,一把推开了她说:“你没资格管我的事。”

  文颜不再理她而大步往前走。

  “遇上这镯子并非好事情!如果你后悔了,可来怡心小园A区找我。”翡翠向着她的背影提高了声音说道。

  文颜听了顿了顿,但还是匆匆离开了。

  回到宿舍就数师乐丝最兴奋了,缠着翡翠问她这两天去哪儿了。

  翡翠就是不答,乐丝坏坏地笑着:“老实交代,跟哪个帅哥跑了?”

  翡翠一笑,推开了她凑过来的脸:“我前夜在宿舍的时候你还在外面狂欢呢!”说着从背包里小心地掏出了那面唐代海棠花式古镜。

  乐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摩挲着镜面入了神。翡翠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把镜子挂在正照着窗台的墙壁上。

  为什么会有这种灵感?翡翠一愣,只怕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不多会儿,她已经把镜子稳妥地固定在了墙上,还有一把精致的镂空九连环的钢丝扣链,刚好扣在了她的铁架子床上。这个扣只有唐宋元给翡翠的钥匙能解开,而其他人哪怕砸破了镜子也弄不开锁。但她多少还是不放心,总觉得抱了个随时会被人偷的定时炸弹回来。

  天暗下来了,翡翠偶然地抬起了头,这一抬,让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白衣的女子从窗外飘过。是的,飘过,因为外面是九楼高空。翡翠所有的毛孔一下子张开,这一刻她希望自己是看走了眼。

  她低下了头,假装看书。汗水滑落,她用眼角余光看着镜子,她看见那是那晚从她面前摔落而死的女生,那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的主人。

  女生的长发覆盖了面庞,慢慢地,如放慢镜头一样,一步一步悄悄地爬上了窗口,仿佛她的脚下是实地一般从外爬进。

  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了窗棂,她的头发垂在地上。翡翠的心跳几乎停了一拍,不久前的那一幕又重现眼前,她跳楼时被衣杆钩断的手扯住了自己的发丝。一个激灵,翡翠感觉到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翡翠身子一抖,回头却发现镜中的自己肩上并没有手。

  而镜中,她腰身已越过了窗台,一只流血的断臂赫然出现在翡翠眼中。翡翠死盯着镜子不敢回头,她手上拿着的书,已经看得出在颤抖……

  风中飘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是Benetton牌子特有的味道,带着死亡的味道,她又回来了,如同那天晚上,飘过淡淡的香……

  校园外,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跪着一个老头。他抬起头,眼睛在黑夜里闪着贪婪的光。钱纷纷地落在他的头上,他疯狂地跪拜,捡着地上的钱。

  “只要你好好地为我办事,我会给你更多的钱!”一个男人看向女生宿舍楼的904房出了神,他撒了多少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翡翠,走吧,你好久没陪我逛逛了。”

  是乐丝?危险!翡翠回头刚想喊她,发现她并无异样。

  难道,只有我看得见?翡翠惊恐地重新看向镜子,镜子里却什么也没有。再转身回头,后面只有被风吹得上下翻卷的衣裤,犹如一个个吊死鬼,瞪着眼看着她……

  难道是我自己吓自己?翡翠回应得很勉强,那笑容像哭出来的一样。

  翡翠和乐丝走在校园外面的街道上,虽不是市中心,但也非常热闹。翡翠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碰上这么多奇怪的东西?

  突然,翡翠手上生痛,如被钳子钳住了一般。

  “你逃不了的!”

  她回头一看,是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

  “你放开我!”翡翠挣扎着要甩开他的手。

  那老头突然哭了起来:“不要,你不要过来!”他惊恐地看着翡翠身后。

  乐丝早已吓得花容失色,而翡翠也是惊恐莫名,神经质地回头看,身后只有自己纤细修长的影子。

  老头吓得跑远了,一边跑一边发出哀号。

  翡翠与乐丝哪还有逛街的心情,都胆战心惊地回了宿舍。进了怡心小园,却一片黑暗。

  “翡翠,怎么这么黑……我怕!”乐丝紧拉着翡翠的手。

  翡翠心里也是怕,但还是鼓起勇气去安慰她:“应该是停电了,大楼经常跳闸,通常很快就会恢复。”虽然这样说,但还是紧张得直冒冷汗。

  两人手牵着手,慢慢地向九楼走去。楼梯上是那样安静,安静得可怕。

  “噔噔噔……”

  一阵刺耳的声音从楼下响起。乐丝吓得就要大叫,翡翠捂住了她的嘴。

  “噔噔噔……”声音没了方才的刺耳与尖锐,好像飘远了。

  翡翠与乐丝这才放下心来,低着头赶紧往上走。那种恐怖的高跟鞋发出的声音越飘越远,缥缈的余音仍在刺激着脑神经。三番五次地受到惊吓,乐丝的心脏负荷已经达到了极限。

  一方白纱从翡翠身旁飘过,冰冷的触觉麻痹了全身。一声尖叫,乐丝昏死过去。白衫裙子飘过,暗淡的月光下,她有影子!

  翡翠看着她从自己身边走过,脚上穿着一对血红的高跟鞋,长发遮住了脸,仍在往下走,但却没有声音!

  “文颜?!”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在她手上发着寒光。她仍是低着头往下走,似乎没有听到翡翠的叫声。

  翡翠头皮发麻,但她看文颜像是梦游,知道梦游者是不能在梦游时被叫醒的。她唯有跟着文颜走。

  文颜一步一步地往下走,走得那样自然。到了二楼,拐弯,继续走。忽然,她停在了201号门前。

  翡翠大步走上前,一看,地上有双白色的高跟鞋,每只鞋跟处还绑着个血红的蝴蝶结。她如被闪电击中一般,这双鞋她印象太深刻了,那是跳楼死亡的女学生的鞋子!

  翡翠此刻只想逃。四周那样幽黑,过道走廊上,风呼呼地吹。风吹起了文颜的白纱裙,正值寒冬时节,她只穿着一条单薄的白色连衣裙。

  文颜优雅地换上了鞋子,那双鞋子穿在她脚上那样合适,像是为她定制的一般。方才的那种声音又来了,“噔噔噔”,从文颜的脚下发出。那白色的衣裙、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以及绑着血色蝴蝶结的白色高跟鞋,披散的头发。那死去的女生仿佛站于翡翠面前!

  翡翠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寒战。

  她静静地跟着文颜往上走,到了九楼,向904走去。文颜一边走,一边发出“咯咯咯”的怪笑,笑声回荡在悠长的走廊上,令人毛骨悚然。

  这时,文颜举起了手,苍白的手搭在门上,了无生气。“咔嚓”一声,门开了。不知何时,她的手上多出了一把钥匙!

  翡翠看着洞开的大门,黑暗带着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吹起了她的长发。只见文颜慢慢地向窗台走近,翡翠浑身一颤,难道……

  念头闪过的一瞬间,翡翠飞奔而起,说时迟那时快,终于早一步拉住了文颜的手。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在翡翠的拉力下,颓然坠地。

  “嘭”的一声,玉碎成了三截,文颜一下子倒在地上,最终没有从九楼跳下去。翡翠悬着的心刚想放下,忽然看见窗台楼下的园林装饰绿化带里闪过了一个白色身影。像极了那死去的女生的白衣裳,那一闪而过的……真的是“人”影吗?

  看着碎裂的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翡翠几乎要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但仍然担心昏迷的文颜再遭不测,于是将她背回屋里,放在了自己的床上。

  翡翠拿过热毛巾敷在她头上,帮她按摩两边的太阳穴。文颜终于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陌生的环境里,慌忙起身,连忙说要走。

  翡翠按住了她,把那断开的玉镯拿给她看。她更是吓得脸青唇白,干脆什么也不要了,让翡翠爱怎样处理都行。翡翠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却不肯说,最后硬是推开了翡翠,跑了出去。

  看着已经断为三截的镯子,翡翠再次意识到,这镯子背后一定隐藏了什么。

  翡翠拿起了玉镯子正想细看,手机铃声响起。断开的玉镯子顺着翡翠拿着的倾斜姿势,其中一截掉出了一粒珠子,“嗒”一声滚到了床下。

  “喂,你好。”她接起电话。

  “你好,我是古月!”

  翡翠沉默了数秒,才回过神。

  “你好!我是翡翠!”

  古月把大意说了,其实就是让翡翠明日去电视台商量一下她的节目安排。翡翠想到明天是文博的瓷器鉴赏课,对她而言,顾玲珑就是最好的老师,学校的课看来是不得不逃了,于是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翡翠心想修复文物并不是自己的强项,这个断裂的玉镯唯有等顾玲珑来修复了。

  忽然,铃声又响了,翡翠疲惫地接起电话:“你好。”

  “我是子剔透,明天我想见你!”

  尚未等翡翠回答,手机的那一头却挂断了。

  翡翠放下手机,耳朵被手机压得有点痛。

  走在电视台的大厅里,高跟鞋踩在冰冷的云石地板上噔噔作响。古月亲自在大厅迎接,翡翠矜持地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古月也很绅士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推开了门,先让翡翠进去。

  这是一个小小的制作室,古月一一介绍了工作人员,告诉翡翠不必拘束。翡翠笑着向大家问好,也谢过了古月的细心关照,古月只是淡淡地一笑。

  “不知我们要商量的是怎样的节目?”翡翠看向众人。

  一个年纪稍大的男人,目光锐利地看向翡翠:“听说,你是个在读研究生?!”

  “是的。”翡翠淡淡地回答,并不觉得在读研究生有哪里不对。

  “高先生,冷小姐对于古玩文物方面的造诣很深!”古月向前走了两步,站在翡翠身后为她辩护。

  翡翠仍是淡淡地回答:“只是一点爱好罢了!”

  话一出口,高先生投来了更犀利的目光。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像扳子,更像一截斜着削开的竹段形状的小小物件,将它递给翡翠。

  翡翠起身恭敬大方地双手接过,在手上把玩了一阵,娓娓道来:“开弓钩弦之具。《说文》曰:‘韘,射也’,说明此器为骑射之具。穿孔可用来系绳,缚于腕部,用时套于拇指上,张弓时,将弓弦嵌入背面的深槽,以防勒伤拇指。初见于商代,流行于战国至西汉,但到后期,原先的功用逐渐弱化,于是演变为一种装饰品。”

  翡翠顿了顿,把玉很规范地戴到手上,以显示它的用途,接着说道:“这件玉是青绿色玉,有褐斑。商后期,它是古人射箭时套在拇指上的扣弦器,上端呈斜面形,全形似半截壶嘴,中空,可套入成年人拇指。正面以双钩阴线结合减地浮雕,饰兽纹。兽鼻两侧各有一圆孔,背面刻一中凹槽,弓弦恰可纳入背面凹槽,两个圆穿可系绳缚于手腕。1976年河南安阳殷墟(商)妇好墓出土了迄今所知的最早的一件玉。而我手上的这件玉是很高水平的仿品,几乎难辨真假。虽是仿品也是高价钱的东西!”

  “很好!”高先生的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他由衷地赞赏,鼓起掌来,而一旁的人也纷纷鼓起了掌。

  “班门弄斧,让大家见笑了。”翡翠双手恭敬地把玉交还给高先生。

  “我叫高自清。我平生佩服的人没几个,这小娃子算是一个了,这件玉即使是行家也没有几人能分辨出真假。”高自清接过玉,话里也尽是傲气。翡翠的应答仍是那样从容,让他大为赞赏。

  于是大家开始进入主题,商谈的气氛也十分融洽。翡翠建议做一期关于收藏和保护文物的节目,都说“盛世收藏”,今后这种节目会越来越受人关注,电视台要快人一步推出这节目。

  “那主题是什么?”在一旁沉默许久的古月终于开口。

  “先是古玉!”翡翠脱口而出。话一说完,自己却出了神。玉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古人开辟了先于丝绸之路的玉石之路,更显示出玉是一种人文文化,承载了中国儒家思想的厚德。

  “玉有五德,承载着儒家思想深厚的人文精神。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玉文化是中华文明的基石,中国人自古以来便崇玉、尚玉,正是因它具有温润之性、美好之德。

  “汉《说文解字》曰:‘玉之美,有五德。玉石颜色,温润光泽,仁德也;据纹理自外可以知中,此乃表里如一,心怀坦荡之义也;玉石之音,舒展清扬,此乃富有智慧,兼远谋之智德也;玉石坚硬,宁折不弯,勇德也;廉洁正直,洁德也。’”

  在翡翠的解释与大家的讨论中,最终确定了这一方案。具体的细节就是采用拍纪录片的手法来达到节目的效果,做成说教与娱乐相结合的新型节目。每期都为观众鉴定藏品的真假,这方面就要麻烦高自清请出他的鉴赏团了。

  翡翠还提议拍一些有故事情节的短剧,介绍文物的历史,还有安排和观众互动的一些环节,也适时开展深入民间帮助群众鉴定和寻找珍贵文物的行动。

  翡翠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古月看着这个年纪轻轻却如此大气的女孩,欣喜地笑了。高自清站了起来,和她握手,表示了他的认可:“合作愉快!原本子剔透向我推荐时,我真的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因他和电视台高层也熟络,这个人情倒是要给的,但我还担心这样一个节目,一个小女孩如何能胜任。但今天看来是我多虑了!”

  “谢谢您!”翡翠真诚地回答,也为子剔透在背后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而感动,“不如这节目就叫‘古董迷情’吧!”

  大家都沉默了,在脑海里反复琢磨着这个名字。

  “翡翠,用‘迷情’好像电视剧的名字!”古月委婉地提出了异议。

  “迷情。”高自清重复着这两个字,“文物古董的背后必然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和各种奇怪的神秘现象,用‘迷情’更能突出我们节目的特点,渲染了它的特色。像电视剧一样,一集集地展开不同古物的故事。就用这个名吧!”

  大家都沉浸在了“迷情”二字里,确实这两个字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犹如古物带给大家的神秘感。

  沉默的时间里,一首歌曲响起:“屏画江风难讼,荻花碧烟中,水为乡。如梦,蓬作舍,尤月落花烟重。如梦,消睡残,一曲酒盈杯满。心事消残,梦江残月影却,如梦,如梦,盼留一夕,侬家日月;莫消停,花残月葬。”

  古曲如流水,令人动容。翡翠脸一红,手机忘了换静音了。她在袋子里找到了手机,看了一眼,正想挂掉,古月却说无妨,让她接了,不要错过什么重要的事。

  “喂?”翡翠稍稍不耐烦。

  “我去接你,带你去一个地方,很重要!”对方的语气不容商量。

  翡翠也干脆:“没空!”“啪”的一声,手机合上,直接关机。

  “我们继续吧!”翡翠向大家抱歉地一笑。

  “翡翠,方才的歌叫什么?很好听。”古月也不急,只是聊起了闲事。

  “这是我自己写着玩然后录唱的!”翡翠尴尬一笑,脸微微地红了。

  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都赞叹着翡翠的多才多艺。翡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却露出了小女生的娇羞神态。古月看着她,欣喜非常。

  “翡翠跟我走!”

  一声大呼,人早已到了跟前。是子剔透!

  翡翠一愣,她的表情与古月的表情都变幻莫测,只是翡翠的不悦溢满脸上。

  是的,她不愿意接近子剔透,尽管她很感谢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但她不想再受伤害,更何况昨晚他打电话给她时,身旁还有另一个女人。这样的花花公子又怎会付出真心?对她也只不过是一时新鲜。

  坐在车上,翡翠一脸的愤怒,但她只是安静地端坐着,并不发作。

  那两百多万的铜镜,子剔透依然留着,因为他不愿就这样放开翡翠,即使简影愿意出一千万购买。钱,他多的是,他只要翡翠。

  在制作室里翡翠拒绝他时,他摆出了这人情未还加救命的大恩的事实,翡翠无奈,只有随了他去。

  “冷吗?”子剔透把手伸到空调那儿,看看暖气够不够,然后把空调开到最大。翡翠赌气不说话,子剔透笑笑,潇洒地耸了耸肩。

  翡翠坐累了,身子左侧斜靠在窗边,头微微地抬着,那神态很妩媚。她看向开车的子剔透,他换了一个更为时尚的发型,鬈发自然地向后拢去,额发则向后微微卷起;从侧面看那高挺鼻子的优美弧线,像极了港剧里英俊的公子哥,高贵不羁。

  他瞥了一眼翡翠,眼角淡淡的笑纹使得他的容貌更显俊朗:“怎么不问我带你去哪儿?”

  翡翠轻轻地转过身子,看着窗外的路景,仍不作答。

  黄昏时分最堵车,尤其是这样的大城市。

  不一会儿,子剔透从后海那边绕过,到了鼓楼东大街上。车在堵塞的人群与车群中慢慢前行,远远地,翡翠看清了那家他俩初次见面的咖啡馆。原来,咖啡馆叫Blue memory。风中传来了《卡萨布兰卡》那带着忧郁深情的怀旧歌曲,仿佛空气里也飘着咖啡的清香。蓝调回忆,好美的名字!

  “要不要进去喝杯咖啡?”

  翡翠抿着嘴不说话,但那清香的咖啡味让她浮躁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子剔透见她不语,正想把车开走,这时翡翠轻启朱唇:“我想进去坐坐。”

  子剔透看向她。放松了的她,眼睛那样深邃,幽幽地望着远方,让人捉摸不透。

  车门开了,子剔透伸出手。这只是一种社交礼仪,翡翠也就顺从地挽着他,走进了Blue memory。《卡萨布兰卡》那泛黄却越加浓重的旧时旋律,仍在彼此之间回旋。

  翡翠放松了疲惫身心,听着歌曲,喝了一口咖啡靠在皮沙发上合上了眼睛,整个人都陷进了沙发里,如同一个脆弱的孩子。

  一件衣服盖在她身上,她也不动。子剔透拿过杂志,静静地看着。

  翡翠偶尔还会听见书页翻动的声音。旧唱盘的旋律渐渐地模糊起来,暖暖的空气,屋子里安静舒适。

  “嘘——”子剔透及时拦下了正要说话的服务生,把翡翠不久前点的黑咖啡轻轻放下,轻声说,“去拿些牛奶。”

  “不用了,我喜欢喝苦咖啡。”翡翠睁开了眼睛,“不好意思,我太累了。”

  子剔透笑了笑,下巴的轮廓和他高挺的鼻子,使他在氤氲的环境中像油画上的人。他为翡翠加了牛奶,也不管翡翠愿不愿意。

  “你看起来睡眠不足,怎能再喝那么浓的咖啡,伤胃。”

  翡翠微微地一愣,他真是一个既体贴又霸道的男人。

  出了咖啡馆,车驶上了高架桥,翡翠仍是对着窗外的街道出神。

  “饿了吧?”子剔透打开车内抽屉,取出了一个小盒,里面装着精致的栗子蛋糕,“还有一程路,饿了就吃些点心。”

  看着盒子标签上的法文,就知道价格不菲。

  打开了盒子,奶香味溢出,满车子的温馨。

  “好香!”翡翠捧起来,用小巧的鼻子嗅着。那小女生的样子才是她固有的青春本色。

  看见她喜欢,子剔透心中一暖,连自己也觉得开心。好久没这种感觉了,有多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翡翠面前,他不必伪装,他可以轻松地做他自己,不必去防备、去算计,哪怕与她安静地坐着也很舒服。

  “翡翠,其实你是一个很脆弱单纯的女孩……”

  “张嘴!”

  “什么……呀!”子剔透被翡翠用蛋糕一把堵住了嘴。

  看他的窘样,翡翠不禁笑了。

  蛋糕很甜,入口就化了,但他脸上沾满了奶油,翡翠笑着让他别动,自己拿出纸巾为他擦去脸上的奶油。

  他一个急刹车,车停住了,翡翠失去平衡向他摔去,被他一把抱住了,车上回荡着暧昧的旋律,是《人鬼情未了》中那首动听的萨克斯Unchained Melody。

  翡翠注视着子剔透深邃的凤眼,暖暖的气息迎面而来。

  “啪”的一声,翡翠把手上的蛋糕都拍到了他脸上,而她自己则咯咯地笑起来。

  “你——”子剔透气坏了,开了门。他用矿泉水从头冲了下来,风吹过,十分冷。

  我是不是玩得过分了?翡翠心想,但又不愿意道歉。

  子剔透昂起头,任水顺着发根和脸滑落下来,将头发都拨到了脑后,在路灯的红光下显得年轻而英俊。

  他站了一会儿,终于回到了车上,脸被风吹得微微泛红。

  他一脸深沉,关上了门,凶凶地瞪了一眼翡翠,再也不说话,也不开车,只交叉着双手在胸前任凭车子停在路边。

  “对不起!”翡翠想了许久,还是憋出了这句话,小声得连自己都听不清。

  “碰上你,我真倒霉!”他开口了。

  翡翠刚松了一口气,却看见他邪邪地笑着。那张脸,让翡翠觉得挺好看。毫无防备之下,让子剔透抓到了机会,他手拂过,翡翠的鼻子上也涂了一层奶油。

  “你!”翡翠气得直瞪眼。

  “哈哈!”子剔透大笑,看着她说,“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捉弄归捉弄,他还是温柔地为她拭去鼻子上的奶油。

  “放心吧,这手绢是干净的。”

  看着镜子里自己被揉得红红的鼻子,翡翠恨恨地瞪了子剔透一眼,而子剔透一边开车,一边还忍不住地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物奇谭(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物奇谭(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