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叶乱终于冲破了那道封印
BG一澜2020-08-25 15:025,339

  “澜叔,你太惯着这个小胖子了!”

  赵堪气冲冲的推开了陈澜的办公室大门。魏享不紧不慢一脸得意的跟在赵堪身后走进门。

  “他又干什么了?”

  陈澜见到这一幕无奈的捂着额头问道。

  “他……他上课总是……看我。”

  赵堪有些心虚的说。

  “哎?堪堪姐你这话说的可就没道理了,上课不看老师难道看谁?”

  魏享则毫不在意的反问着,优哉游哉的一pigu坐到沙发上两脚以特别舒服自然的姿势搭到了茶几上。

  “把脚给我拿下去。”

  陈澜起身走到茶几旁边用手里的一卷报纸抽了魏享的大腿一下。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啊,上课不该看老师么?”

  魏享听话的把脚拿下茶几。特别乖巧的走到饮水机旁边给三人一人倒了一杯水。陈澜接过水杯喝一口悠悠说道。

  “哪有他那样色眯眯的看老师的!”

  赵堪快气死了,这一老一小没一个正经的。

  “这么主观的指控我可不认,什么叫色眯眯的。老头,你给她讲讲风没动,树没动,只是心动了的故事。”

  魏享一边说着一边把水杯递给赵堪,赵堪接过水杯就听到心动了这三个字,同时感觉到魏享居然还趁机摸了一下她的手。

  赵堪只觉起皮疙瘩都起来了,手一哆嗦,水洒了一半。

  “澜叔你看他!”

  赵堪羞的双颊通红,把水杯往办公桌上一墩,跑出了陈澜的办公室。

  “嘿嘿嘿嘿”

  看着笑的无比邪恶的魏享,陈澜脸上流流露出一丝追忆的神色。

  “差不多了你,你最近又逃课了没?”

  “没啊。英语课我都上了。”

  魏享一脸坦然的说道。

  “废什么话,其他课呢?”

  “其他课如果也是堪堪姐教我肯定不逃课。”

  陈澜心说能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话,不得不说某方面来时确实是个人才。

  魏享只觉陈澜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你要是再让我看见你逃课,我弄条狗链子给你栓教室里你信么?钥匙交给你堪堪姐掌管。”

  这chiluo裸的威胁听的魏享脊背发凉,脑中浮现的画面让他不禁确认眼前这个臭老头果然是个难缠的人物。内心铁定极度变态。

  看到魏享眼中流露出的惊恐,陈澜十分满意表情也重新变得和蔼,笑眯眯的坐回办公桌后面继续看报纸。

  但是那笑眯眯的表情看的魏享更加惊恐,赶忙跑出办公室回到了教室。

  赵堪回到自己办公室,回想起刚才魏享对自己的调戏不禁又羞又怒。

  虽然已经清楚了本次任务与魏享无关,但赵堪对这个想要执行“正义”却被“shan良”迫害的小坏蛋兴趣却丝毫不减。

  随着委托组织里的同事们的调查和自己在学校旁敲侧问,那件事的始末她已全部弄清。

  她很同情魏享,魏享不像她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他的父母在魏享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各自组建家庭的父母都不希望这段失败婚姻所遗留的孩子影响到自己现在的生活。

  虽然每个月都把生活费打到魏享银行卡上,但是魏享的生活,他们并不愿意付出什么精力去了解。就这样,从小学就独自面对世界魏享一步一步艰难的长大了。

  起初他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校园霸凌,每周按时到账的生活费和永远独自回家的魏享变成了学校附近所有不良少年眼中的“肥羊”。

  那时的魏享,住在父母遗留的小房子里,ren受着欺凌与饥饿。直到某一天极度的饥饿让幼小的魏享心中生成了一股炙热的怒火。怒火灼烧着魏享,也灼烧那些欺凌魏享的人。

  某小学生手持板砖砸伤数名不良少年的恐怖传说开始在附近流传。

  掌握生活费的魏享开始迷恋享受,自己享受过的体验,就没人能抢走,这是魏享最早的想法。魏享这个名字是他自己取的,原来的名字他已经舍弃。

  从那一刻开始他为了享受活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这样的经历造就了今天的魏享,拥有如此经历的魏享是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个利己主义者的。但他并没有,他选择为了同学去揭发那个对他来说完全无害的班主任。

  而最终反而被同学们孤立,魏享也没有选择报复。这样一个明明古道热肠却落得孑然一身的魏享,让赵堪既同情又有些钦佩。

  赵堪不知道面对同样的情况,自己是否能做的像魏享一样面对这么大的委屈而坚持不让自己迁怒无辜。

  所以赵堪发自内心的把魏享当成了自己的弟弟。但这个弟弟很调皮,经常调戏自己,虽然赵堪并没有生气,但是害羞还是会的。

  “嘀嘀”

  手机的声音将赵堪的思绪拉回。

  “后山异动,速来。”

  看到陈澜发来的短信赵堪赶忙起身往后山赶去。

  “嗡嗡嗡嗡嗡嗡”

  低鸣声从陈澜眼前的金semo法阵中传出。此时正值午休期间,本来就禁止学生靠近的后山更是空无一人。所以这凭空出现的金semo法阵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力。

  当然,除了在教学楼内就感知到的陈澜。

  魔法阵外侧正圆内部勾勒出一个六芒星,每一根线条两侧都铭刻着细小的密文,金色的光芒呼吸般闪烁,每次闪烁细小的秘闻都会喷薄出微弱的光点漂浮在魔法阵上方。

  金色的光点随着时间流逝愈发密集,光点逐渐向法阵中间聚集。一个金色的婴儿出现在法阵中间。

  “澜叔,我来了。”

  赵堪气喘吁吁的跑到陈澜的身边。

  陈澜掏出一把通体银色铭刻着密文的手枪和一柄通体幽蓝的匕首递给赵堪。

  “走进魔法阵,开枪把那个金色东西击碎,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对方有魅惑能力,守住本心不要犹豫。这个法阵无法从外部打破,而且限制高级能力者进入。”

  说完陈澜拍了赵堪的肩膀。

  赵堪没有犹豫坚定的点了点头。迈步走进魔法阵抬手两枪射向金色的婴儿。

  电光火石间就见那婴儿一挥手金色的光点在他面前汇聚,形成了一面光盾。

  嘭 嘭

  光盾应声而破,婴儿却毫发无伤。

  赵堪继续射击,手枪连响四声。

  婴儿随着吸收光点身体开始快速成长,一双冰蓝色的睁开。那纯净的眼神让赵堪一阵恍惚。内心不禁有了一丝动摇。

  金色的婴儿已长成五六岁孩童的样子。两只白嫩的双手在胸前平推。金光汇聚成两股风钻,旋转着弹开子弹,但还是有一颗子弹角度刁钻的击中了他的右肩。

  鲜红中泛着一丝金色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臂滴到地上。风钻也因为受伤无法维持向前冲散。赵堪向身侧翻滚避开迎面冲来的金光。不及起身直接以单膝跪地的姿势再次举枪射击。

  金色的孩童已长成十一二岁的少年。他抬头看向赵堪,稚嫩的面孔上满是怒火。

  赵堪看着少年咬牙切齿的样子瞬间呆滞,搭在扳机的手指僵住怎么也叩不下去。因为这个少年的样子和魏享竟一模一样。

  长得跟魏享一模一样的金色少年扭动了一下脖子。肩膀上的弹孔也随之闭合,金色少年右脚蹬地。

  唰的一声冲到赵堪面前,右手食指缓缓点在赵堪小腹上。

  赵堪只觉得小腹被人重重的锤了一拳。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去,撞在无形的圆形障壁上。赵堪只觉眼前一黑喉咙发甜,一口鲜血喷洒空中。

  “你丫干嘛呢!”

  一声怒骂响起,金色少年侧头一看就见一只拳头扑面而来。

  “咔~”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赵堪感觉自己的视野变得清晰起来,就见抱着右手的魏享挡在了自己身前。

  “你来干嘛,快走,这里危险!”

  赵堪大吃一惊,赶忙想起身,却感觉体内一阵绞痛,视线再次模糊,泪腺不受控制的开始分泌眼泪。意识也开始模糊。

  魏享咬牙松开已经血手模糊的右手。看是审视面前这个金色少年。

  金色少年眼中刚才崩进了几滴魏享手上的鲜血。伸手摸了一把,就在几秒钟的时间还在吸收金光身体逐渐拔高。

  魏享附身用左手在地上抓了一把尘土,抬手扬了过去,然后拧身就往赵堪身边跑去,想拖着赵堪离开这个金色的魔法阵。

  金色的少年面露不屑张嘴一吹将尘土吹散。

  “扬沙子,果然是小孩子的招数。”

  听不出年龄性别的声音响起,金色少年飞身而起左脚踢向魏享的后颈。

  魏享拉起赵堪发现金semo法阵外有一层无形的壁障,听到身后风声响起赶忙抱头蹲在了地上。

  “嘭”

  金色的少年这一脚重重的踢在无形壁障上,右腿顺势下劈。

  魏享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眼中精光一闪。身体向后一趟左手中的匕首直挺挺的向上举起。

  “噗呲”   

  匕首扎进肉体的声音响起。

  “居然敢小看本大爷,今天小刀剌pigu,让你开开眼儿。”

  魏享右半边身体被金色少年下劈出的罡风覆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吼!!!!!”

  嘶吼声中赵堪就看到金色的少年以一个十分不雅观的姿势趴在金semo法阵中,pigu上插着一把幽蓝色的匕首。

  而自己则倚靠在一块大石上,陈澜站在金semo法阵外进行这什么仪式。而魏享躺在自己怀中已经昏迷过去,整个右半边身体血肉模糊。

  “魏享!魏享!你坚持住,我现在就找人来救你。”

  赵堪焦急的掏出手机给基地的医疗部打电话求援,电话还没拨出就见虚空中出现一个通道。几个身着白衣佩戴着卫者徽章的身影出现在通道中。

  “还有其他伤者么?”

  几名医疗部的卫者没有废话有两名直接跑到赵堪身前架起魏享就走,其余几名一边扶起赵堪一边问道。

  “我们组长还在战斗不知道会不会出危险,我没事,麻烦你们照看一下我们组长。”

  医疗部的卫者顺着赵堪的视角看过去,轻笑了一声。

  “澜组长的话,你不用担心了,自从我们卫者建立以来,澜组长还没受过伤。”

  赵堪一听放下心来。

  “哪能麻烦您带我去看看刚才受伤的那个人么?”

  几名医疗卫者闻言点了点头,扶着赵堪走向虚空通道。

  “啧啧啧,叶乱,你也有今天啊”

  金色的魔法阵内,被陈澜称作叶乱的男子已被蓝色的光线束缚其中。

  无形壁障在匕首chajin叶乱身体的瞬间就不攻自破了。

  叶乱此刻已经长成一个成年男子的状态,面容俊朗非凡蓝色双眼摄人心魄。几番挣扎之后,那双蓝色的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红芒。

  陈澜暗道不好,对方这是临死反扑。刚忙身形爆退。

  叶乱金色的身体出现细密的裂纹,猩红的光芒从裂纹中射出。愈来愈亮,随后无声的聚爆,化作了漫天的碎光。

  “大夫,魏享他没事吧?”

  受伤并不重在赵堪此刻已完全恢复。站在病房外紧张的向窗内张望着。

  “不用担心,他虽然受伤挺重的,但好在治疗及时,而且澜组长之前应该给他注射了治疗剂,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旁边的医疗部卫者赶忙宽慰道。

  “那我能进去看看他么?”

  照看眼中含着泪水,用近乎哀求的目光望着医疗部卫者。

  “可以,但不可以太久,伤者现在还十分虚弱。”

  赵堪轻轻地推开门,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的魏享映入眼帘。

  整个人包的跟个木乃伊似的都不影响这货丧心病狂的睡相,让赵堪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走到窗前,看着张着嘴发出阵阵鼾声的魏享,赵堪的眼神变得温暖起来,这个比自己小七岁的男生当时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是那样高大伟岸。

  此刻他却睡得像个孩子,也不对孩子没有这么恐怖的睡相,睡得像头小猪,嗯赵堪在心里默默给出了答案。

  “小胖子怎么样了?”

  坐在床边轻轻抚摸魏享脑袋的赵堪被身后的声音惊醒,扭头一看,陈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赵堪赶忙把手抽了回去,羞的扭回头去不看陈澜。

  “你个臭老头真没眼力见。堪堪姐你别理他,咱们继续。”

  魏享略带虚弱的声音从木乃伊中悠悠传出。

  赵堪脸瞬间更红了,这一老一小两个没正经的真是要把自己气死了。

  气哼哼的赵堪也不理两人直接飞也似地逃走了。

  “怎么样?逞英雄开心么?”

  陈澜也不在意,一pigu坐在病床上扭头看着魏享问道。

  “嗷嗷嗷~你大爷,你坐我腿上了!”

  魏享疼的差点没飞起来。直接爆了粗口。

  “知道疼就好,你知不知道今天多危险,要不是你小子脑子还算好使,你们两个就没命了。话说你今天跑后山干嘛去了?”

  陈澜笑着起身继续说道。

  “额……你猜?”

  魏享略带心虚的打着马虎眼。

  陈澜随手拿过魏享的随身物品,两下就翻出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

  “哎呦,天不怕地不怕的魏享同学抽烟还往后山躲啊?”

  陈澜一脸揶揄调笑着魏享,然后熟练的磕出一根烟点上了。

  “首先我还是个病人呢,你让病人抽二手烟,你不道德。而且你蹭烟还说便宜话,你不要脸。”

  魏享耷拉着脸疯狂吐槽。纵使陈澜也算见过大世面也是被说的老脸一红。

  “这不烟瘾犯了么?那你说咋办。”

  陈澜脸红归脸红但丝毫没有把烟掐了的想法。

  “给我点一根啊,我不抽二手的,抽一手的。”

  魏享一边说着一边把嘴边的纱布扒拉开。这会一点也不嫌疼了,生怕抽烟不方便。

  “我给你脸了是吧小胖子,要抽自己点。”

  门口的医疗卫者实在听不下去了,推门冲进来把烟抢了过去。

  “你俩可以了啊,澜组长您自重。”

  说完医疗卫者拿着烟气哼哼的摔门走了。

  听着医疗卫者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魏享直勾勾的盯着陈澜。

  “走远了,拿出来吧。”

  陈澜瞥了魏享一眼。

  “拿什么?”

  魏享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澜。

  “烟啊,看你刚才那个烟鬼德行,我就不信你随身不带烟。”

  陈澜也不再装傻,嘿嘿笑着拿出烟盒磕出两根,二人吞云吐雾起来。

  “老头,你和堪堪姐是zhengfu秘密机构的?跟我说说呗,国家安全局还是超自然现象研究所?”

  之前和叶乱的一番战斗,以魏享多智近妖的脑子怎么可能想不到陈澜和赵堪不是普通老师。

  “你有兴趣啊?要不要加入?加入了就都知道了,不加入啥也不能告诉你。”

  陈澜怡然自得的吐着烟说道。

  “哎?这么随便就能加入的么?不需要审核什么的?”

  魏享有些吃惊,按说这种秘密机构不应该这么随便收人的。

  “你的背景我早就调查清楚了,我觉得你可以,以你现在那蔫坏损的劲头,折腾你们那个异装癖校长也太浪费了。我觉得有更难缠的对手你会更开心一些。”

  几天后完全恢复的魏享出现在陈澜的办公室。

  陈澜见他进来抬了下眼皮指了指旁边的太师椅,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

  魏享也不跟陈澜客气,在屋里转悠起来,陈澜的房间看上去古香古色,中堂五件,八仙桌,博古架,太师椅整个就像是一个红木家具博览会一样。

  看着古香古色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小说魏享眼前一亮,心说这老头果然是同道中人,满书架的小说大部分魏享都没听说过,作者倒是有几个眼熟的。

  看来看去魏享猛然发现中间还夹着一本金瓶梅,后面还标注有插图版的字样。心说老东西表面看着仙风道骨的,背地里果然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正想着陈澜那边也把后期卫者组织对叶乱自爆位置的调查报告看完了。

  “你想好了?”

  陈澜把手上的资料往桌子上一扔,转头问道。

  “想好了,来吧,能力怎么觉醒。”

  已经打定主意的魏享拍了拍胸脯,示意自己做好准备了。

  陈澜闻言点了点头,从抽屉中拿出来一个小盒,翻开盒盖,一支暗红色的针剂静静的躺在其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能战斗请勿多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能战斗请勿多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