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徐家事
三月19972021-07-20 18:113,064

  顺子说完,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子母煞。

  她回来了,指的是林凤蝶还是女婴?

  也不怪我往这方面去想,谁能想到害死王老爷子的其实另有其人?

  我担心子母煞害人,忙询问顺子能不能连夜带我去王家村看一眼。

  我现在的状态自身难保,可若子母煞害了人,这笔阴债算在我的头顶,可是比死还恐怖的事儿。

  顺子也看出我身体不对劲了,他不放心的问,“你现在的身体能行吗?”

  我说,“能行,还能抗一抗。”

  顺子正准备答应,忽然他娘从屋里冲了出来,恶狠狠的说,“你都把我们家顺子害成这样了,还想带他去哪?”

  “娘,我就跟着去一趟,没事儿的。”顺子皱着脸说,“而且上次小走阴婆不是还救了咱们一家子吗?”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顺子他娘面色不善的看了我一眼,“上次的事儿本就是他搞出来的,差点害了我们一家,后来又差点害了你,你个猪脑壳!”

  顺子他娘的话让我无从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我站起来,对着顺子他娘鞠了一躬,“婶,先前的事儿对不起,我不麻烦顺子了。”

  我抬脚准备走,顺子拉住我说,“我送你去,然后我就回来。”

  说完,顺子看了他娘一眼,“娘,我就这么一个朋友。”

  顺子他娘也有点于心不忍,她叹了口气说,“娘不反对你交朋友,但是你交的都是什么朋友啊,早去早回,小心点。”

  顺子点头说,“好,我一会儿就回来。”

  送我出了门,顺子很抱歉的对我说,“小走阴婆对不起啊,最近村里对你的评论都不太好,我娘听的多了,想法受到不少影响。”

  村里对我的评论不太好?

  我这些日子只有傍晚的时候才出门,没听到风言风语,不禁好奇起来,询问顺子他们都说我什么?

  顺子犹豫了一会儿说,“也没啥,你听了别生气。他们说你是从坟堆里爬出来的死孩子,还说你会害了我们村里所有人。”

  他说完,慌忙补充一句,“我从来就没这么想过,你别误会。”

  顺子很单纯直率,没什么坏心眼,有什么就说什么。

  村里传的事儿确实是事实,但我是从坟堆里爬出来这件事只有赵一手和徐芳知道,是谁散播出去的?

  村子就屁大点地方,有什么坏事很快就能传开,而且他们还很封建,听风就是雨,流言不会止于智者,只会借着人们的口越传越离谱。

  顺子坐在主驾驶上,我坐在副驾驶,面包车朝着村外开去。

  二十分钟后,面包车停在王家村口,他涨红了脸,满脸歉意的说,“小走阴婆,对不起,我不能陪你进去了。”

  我说,“回去吧,别让你娘等着急了。”

  目送着顺子离开,我来到王家院子大门前。

  王家院子大门口蹲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寸头小伙,他抬起头不善的看了我一眼,问,“隔壁村的走阴婆?”

  我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没有回答。

  他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呵呵,你害死了王老爷子一家,还敢回来啊?”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正色道,“我这次来就是解决他的事儿。”

  寸头小伙儿摇摇头,忽然扬起拳头朝着我砸了过来,“去你的,滚,我们王家村不欢迎你!”

  猝不及防之下,我被他的拳头砸在身上。

  我现在的身体虚弱的很,不由得后退了三四步,险些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王家远离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二狗,让他进来,再惹事小心我找你爹去。”

  二狗听到他爹时,面色微变,但还是不甘心的瞪了我一眼,指着我说,“你如果还敢在我们村子里惹事,别怪我打死你!”

  我没搭理他,径直来到王家院子门口,看到了一个熟人。

  我恭敬的喊了声,“林姨。”

  林姨近距离打量着我,最终叹了口气,“没想到你还是去了。”

  我沉默着没说话。

  林姨道,“罢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看到你的现在的模样,不然会引出大乱子。”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继而问道,“王家出什么事了,我听村里人说,他还去找过我。”

  林姨骤起眉头,脸上露出一抹愁容,“王老爷子死了,发现的人就是刚刚堵你的王二狗,按照辈分,他应该喊王老爷子一声舅老爷,所以刚刚情绪激动了点,你别怪他。”

  我说没事,王家的事儿本就因为我而起,他对我有敌意也正常。

  “是因为你,但也不完全是因为你。”林姨说了句似是而非的话,“跟我来吧,王老爷子的尸体我还没放下来,就等着你过来呢。”

  我跟着林姨进屋,她对我说,“这件事我本来不想管,但是看你的模样,一个人应该解决不了,所以……”

  “所以我来管。”

  院外进来一个人打断了林姨接下来的话。

  徐芳充满敌意的盯着林姨的脸,很不客气的说,“你可以走了,我们徐家的事儿,还轮不到外人来管。”

  林姨看到徐芳的时候脸色有些茫然,紧接着过了两秒,她忽然面色大变,指着徐芳说,“你是……”

  “知道了就赶紧走!”徐芳再次打断了林姨的话,目光变得玩味起来,“难道让我送你?”

  “我走,我这就走!”林姨好像很怕徐芳,连招呼都没打,赶紧离开了王家院子。

  林姨显然是认出徐芳的身份了,她为什么会害怕?

  难道徐芳真的是徐老爷子死了十七年的女儿?

  我抬头看了眼天上的太阳,又看了看徐芳脚下的影子和脚尖,和活人无异。

  如果她是鬼,那就太离谱了。

  正当我出神的时候,徐芳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大毛,按照辈分,你得喊我一声姐姐。你虽然蠢笨了点,但是心性不坏,姐姐就让你看看我们徐家的手段!”

  徐芳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进到了王家的屋子里。

  她虽然身份可疑,但是对我好像没有什么恶意,我犹豫了一会儿也跟了进去。

  王家的事儿因我而起,我躲不过去。

  刚进屋,我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尸臭味,奇怪的是,在外面一点味道也闻不到。

  这说明王老爷子的尸体,被人为的隔绝了,目的就是不想让人发现他已经死了。

  这种手段看起来匪夷所思,其实并不难,阿婆的笔记中就有记载,只是材料难寻。

  徐芳显然也发现了,她紧锁眉头,打开小瓷瓶,蹲在外屋门槛的位置,小心翼翼的将瓷瓶里面的粉末洒在上面。

  她说着是耗牛骨头磨成的粉,如果屋子里有东西,可以防止它们出去。

  瓷瓶里的粉末用了一半,徐芳露出肉疼的表情,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为了你,我可真是下血本了。”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她的目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徐芳忽然出现,三番四次的帮助我,这个人情,不是那么好还的。

  她在我身上付出的越多,我就越是感觉心惊肉跳,总觉得前方是一个火坑,在等着我跳进去。

  洒下粉末,徐芳站起来将瓷瓶重新盖上,收好,进了里屋。

  我也紧跟过去。

  推开里屋的门,尸臭味更加浓烈,王老爷子吊在房梁上,脸色紫青,脚尖点地,脖子上全都是抓痕,眼珠子外突,舌头伸在外面。

  更加诡异的是他的肚子上竟然有一个破口,周围的皮肉都被戳到稀烂,剪刀就握在他自己的手里。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他肚子里爬出来了一样。

  王老爷子死之前,遭受过非人般的折磨。

  杀了他的,肯定不是人!

  徐芳问我,“你看出什么了?”

  我说,“我得先去葬着子母煞的地方看一眼才能得出结论。”

  徐芳说,“好,我陪你去。”

  子母煞是我安排人埋下去的,就在王家村不远处的山坡上,临走前我叮嘱过王老爷子要好好待他们。

  现在我心里有一个怀疑,必须要见到林凤蝶母女的坟才能确定。

  一炷香的功夫,我和徐芳爬上山坡,脸色铁青的站在两座被挖开的子母坟前。

  坟前没有任何祭拜的痕迹,坟头被挖开,里面的两口棺材也被撬开了,林凤蝶母女的尸体不翼而飞。

  我指着两口空荡荡的棺材说,“杀了王老爷子的东西,原先就葬在这,他临死前应该是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里有东西,所以才会用剪刀去戳。”

  顿了顿,我沙哑着声音说,“他肚子里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他的孙女儿。”

  徐芳蹲在子母坟前,抽动着鼻子闻了闻,露出一抹疑惑的表情,“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说,“子母煞既然杀了王老爷子,没理由放过我,今晚我睡在王家宅子,以自己为饵,把她们引出来。”

  徐芳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再然后呢?”

  我说,“还能怎么办,想办法解决她们,总不能让她们继续害人。”

  徐芳站起身,拍拍手上的土,忽然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杀了徐老爷子的不是子母煞,你要怎么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