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都该死
三月19972021-07-20 18:103,103

  徐芳的话让我为之一愣,不是子母煞,还会是什么?

  看着徐芳自信满满的目光,我不解的问,“不是子母煞,那会是谁?”

  徐芳摇头,盯着我问,“那就得问你了,除了子母煞,王家还死过什么人?”

  “子母虽有怨气,但并未成煞,更未害人,她们只是一对苦命母女。”

  我仔细回想,终于想起一个一直被我忽略的人。

  王老爷子的老伴!

  一直以来,我都陷入了思维误区,先入为主的认为想要害徐老爷子的就是子母煞。

  如果一直以来,林凤蝶根本就没有害王老爷子的心思,一直都是老妪呢?

  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

  如果她要害的是我,我不会比王老爷子的下场好到哪去。

  徐芳见我的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你想到了。”

  我说是,但同时心中也产生了一抹疑惑,她是怎么知道的?

  只有死人,才能感受到阴气怨气的存在,活人最多会只会打个冷战,感觉周围变冷了。

  我的心情不由得变得复杂了起来。

  徐芳,真的是救了我命的徐家女儿吗?

  她现在,是个死人?

  徐芳自然不知道我此刻的心思,她说,“按照你的计划来吧,今晚我陪着你一起。”

  还成一个正常人,和徐芳这样的美女同处一室可能会兴奋。

  但是我此刻内心中有的只是不解和恐惧。

  如果徐芳,真的是十七年前借我命的徐芳,她会对我做什么?

  或许她比王家老妪还要更加危险。

  下山的时候,我一直心不在焉的,和徐芳保留至少一米的距离。

  她心思缜密,一定发现了,但是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这反倒让我更加不安。

  我不是没想过跑,但是我现在的状态,能跑到哪去?

  我有一种进退维谷的感觉。

  回到王家已经是深夜,我们进到里屋,王老爷子的尸体还在房梁上吊着。

  我和徐芳谁也没有去解开绳子,中间间隔了大概两米左右,坐在炕沿上等待。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老妪没有出现,子母煞也没出现。

  但是,村里却有人死了。

  天刚蒙蒙亮,林姨就脚步匆匆的来到王家,“出事了,二狗死了!”

  她目光落在徐芳身上的时候,立刻收回低下头,恐惧之情言于表。

  我很想问问林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但徐芳在旁边,现在不是好的时候。

  林姨带路,我们三个人去二狗家。

  刚到院门口,就听到二狗家传来一阵怒骂声,“天杀的,狗娘养的,这是让我们王家绝后啊!”

  进到院子里,我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农又哭又骂,老泪纵横。

  二狗的尸体放在院子里,旁边是一把染血的杀猪刀,同样是肚子上破了个大洞,死状特别凄惨。

  林姨去安慰二狗的父亲了,拉着他进屋。

  过了会儿,林姨自己出来,对我说,“二狗他爹说,二狗昨天半夜出去上厕所然后就没回屋。他当时也没在意,以为二狗又跑哪玩去了。天亮的时候,二狗他娘起来烧火的时候看到二狗躺在院里,惊叫一声就昏了,二狗他爹听到声音出来,看到二狗的尸体就到我家喊我了。”

  我疑惑的说,“昨天,二狗只是到王家走了一圈,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杀他?”

  林姨摇头道,“人死后只剩下怨念,不能以常理度之。”

  我说昨夜明明我和徐芳都在王家宅子,为什么她不杀我们,要来杀二狗?

  这不符合常理!

  这时徐芳忽然开口说,“杀了二狗的,是子母煞。”

  先前她在子母坟的时候说子母未成煞,未害人,这才过去不到半天,就又转口了。

  我有些糊涂了,跟不上徐芳的思维,“你怎么知道的?”

  林姨头都没有抬,她对徐芳忌惮的很。

  徐芳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能闻到,院子里是两股怨念,和在王家的怨念不同。”

  她越说,我越糊涂。

  子母煞不去杀害了她们的人,反而杀了一个不相干的王二狗,说不通啊。

  徐芳也露出疑惑的表情,紧咬着下唇说,“这件事不对劲,怕是不单单是王家闹鬼,恐怕还有其他人参与其中。”

  说完,她大步朝着里屋走过去。

  院子里,只剩下我和林姨。

  机不可失,我趁机问道,“林姨,你是不是认识徐芳,她到底是不是十七年前借我命的人!”

  林姨朝着二狗家的宅子看了眼,目光中露出挣扎之色,“她其实是徐阴……”

  话说了一半,林姨赶紧顿住,惊恐的看着我的背后,捂着自己的嘴,“我什么也没说!”

  我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回过头,看到徐芳阴沉着的脸。

  她瞪了林姨一眼,带着威胁的意味道,“管好你的嘴!”

  林姨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说了声身体不舒服就匆匆离开了。

  我以为徐芳会质问我,但是她什么都没做,只是扯着我的衣领说,“跟我过来。”

  她拉着我到二狗家的里屋,指着二狗他爹说,“你问他,前天晚上他去哪了?”

  我不解的看着二狗他爹。

  这个老农跪在地上,浑身抖得和筛糠一样,咚咚咚的磕头,“仙姑,仙姑我错了,我不该动歪心思,都是我的错,她要害来害我就行了,和我的孩儿没关系啊!”

  这一幕,让我摸不着头脑。

  但仔细一想,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我的心中升起一股怒气,质问道,“林凤蝶母女的坟,是你去挖的!”

  二狗他爹呜呜的哭诉道,“我只是挖了林凤蝶的坟,她太漂亮了,而且死了那么多天尸体都没腐烂,所以……所以我就……”

  他猛地抬起头,因为恐惧五官都扭曲了,伸出三根手指对着天,“我对天发誓,我只是打开棺材对她做了那档子事,但是我没有做其他的,她女儿我没有动!”

  我紧咬着牙,感觉胸口堵得慌,最终只能吐出两个字,“畜生!”

  二狗他爹用力的扇自己的嘴巴,“是,我是畜生,都怪我这个畜生害死了我儿啊!”

  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心里有一口怒气出不来,无从发泄。

  王家还真是全员恶人,死有余辜!

  无论是王老爷子,还是现在二狗他爹,都该死!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徐芳再度开口,“你说谎!”

  不只是我惊愕,就连二狗他爹也愣住了。

  他忏悔的表情上,出现一丝慌乱,“我……没有说谎啊。”

  徐芳步步逼近,压迫感十足,“是吗,你没有说谎,为什么死的是你儿子,不是你?”

  二狗他爹说到底只是一个村民,他的心态在徐芳的压迫下一点一点的变化,表情也越来越慌张。

  他心态崩了,承认说,“我说谎了,我动了她女儿,我……”

  徐芳抬起脚,狠狠的揣在二狗他爹那张老脸上,讥讽的说,“为了点钱,害死自己的儿子,你如果不动林凤蝶的女儿,她又怎么会动二狗?”

  二狗他爹被徐芳踹了个跟头,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你……你怎么知道的?”

  徐芳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看着我说,“好好学着点。”

  她向我解释,任何尸煞害人都是事出有因,比如王老爷子的老伴害死王老爷子是因为这几十年她遭受的苦难和对女儿的愧疚。

  如果真如二狗他爹说的那样,死的一定是他,不是二狗。现在二狗死了,说明二狗他爹一定是对林凤蝶的女儿做什么了,所以才会报复在二狗的身上。

  徐芳的目光深邃,好像能将我吞噬进去,“你告诉我,一个老农,能对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做什么?”

  我认真思索了一会儿,摇头说,“做不了任何事。”

  徐芳伸出食指,指着地面上跪着的二狗他爹道,“但是他偏偏就做了,这其中的事儿,稍微联想就能想明白。”

  我知道她是在引导我我自己思考其中的关键。

  我不笨,我和徐芳差的,只是一个会闻怨气的鼻子和走阴的经验。

  徐芳已经几乎给我明示了。

  二狗他爹不会做,那就只能是一个原因,有人让他这么做!

  他被人忽悠了,结果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所以才会在院子里破口大骂。

  他骂的不是子母煞,而是骗了他的那个人。

  我沉默了接近两分钟,沉声道,“是谁指使你的?”

  二狗他爹的情绪已经崩溃了,他捂着脸呜呜的哭,“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不想啊,早知道会害死二狗,我死也不会答应他!”

  他不说,我心里也有答案了。

  徐芳和阿婆的坟被掘,徐老爷子的死,我从坟堆里爬出来的时候就被盯上了。

  除了他们,还能有谁?

  我许诺道,“叔,你告诉我是谁,我帮二狗报仇。你如果不说,二狗死也不会瞑目。”

  二狗他爹用力吸了两口气,正准备说什么,忽然愣神了两秒,紧接着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徐芳脸色惊变,大喊道,“快按住他!”

  她的话音刚落,不等我有任何动作,二狗他爹忽然站起来,朝着旁边的炕边撞了过去。

  伴随着“砰”的一声,他的脑袋瞬间凹陷下去大半,红的白的喷洒在地上,身子缓缓倒下,侧过头盯着我的眼睛。

  “咯咯咯……”

  他竟然还没有死,眼睛瞪得滚圆,喉咙里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