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秤砣岭
三月19972021-07-20 18:053,048

  这顿饭吃的很不舒服,饭夹生是一方面,林姨说的话让我很在意,没了胃口。

  走之前,我将王老爷子给我的三千块钱都留给林姨了,当做给顺子的医药费。

  林姨只收了两千块钱,让我带走一千,作为生活费。

  顺子的面包车停在王老爷子家门口,我不会开车,只能再喊来司机小哥开车送我回去,给了他三十块钱幸苦费。

  走之前,还发生了一件怪事。

  王老爷子找到我,问我能不能把老妪提前埋了,和对林凤蝶母女一样。

  我摇头说不行,林凤蝶母女比较特殊,害怕变成母子煞,所以提前下葬。

  老妪没什么问题,最好还是守七天灵,按照习俗去走。

  王老爷子欲言又止,还想要说什么,但是我着急,催着司机小哥开车离开。

  又一方面,是我对王老爷子没啥好印象,只当做他是没心肺,不想帮自己老伴儿守灵。

  如果我当时能多等一会儿,或许王老爷子的命运就会改写。

  我着急回村,司机小哥开的速度比顺子要快很多,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村口。

  我让他把车停在顺子家里,然后将剩下的钱全都塞给了顺子父母,告诉他们顺子进城帮我办点事,过段时间才能回来,让他们不要担心。

  做完这一切后,我回到李寡妇家,收拾东西,准备去秤砣岭。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无非就是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

  李寡妇的身材和我差不多,农村的衣服又都偏向中性,穿起来没什么不妥。

  对别人来说,穿死人的衣服或许还有些忌讳,但是坟地我都睡了十七年,这点小事自然不放在心上。

  我正准备出门,忽然看到一张脸趴在窗户上,盯着我看。

  这张脸我见到很多次了,她一直跟着我,阴魂不散。

  我赶紧追到院子里,这一次她竟然没有跑,就站在门口和我对视。

  她的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小,身上穿着的衣服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皮肤白嫩白嫩的,和瓷娃娃一样,不像是村里的人。

  我在打量着她,她也在打量我。

  她率先开口了,声音很轻,必须集中注意力才能听清,“秤砣岭你不能去。”

  我没有理她,反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她淡淡的说,“我叫徐芳。”

  我没忍住爆了句粗口,“你放屁!”

  “徐芳十七年前已经死了,你别告诉我你是鬼!”

  她站在阳光下,身后有影子,面色红润,分明就是一个大活人。

  徐芳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你这么蠢,真不知道徐阴婆为什么会选择你。”

  选择我,什么意思?

  我不蠢,可是这其中信息缺失的太厉害,我能分析出来的东西很有限。

  徐芳用清冷的语气说,“这段日子我会住在徐家老房子,你有解决不了的事可以来找我。”

  末了,她盯着我严肃的说,“秤砣岭,不要去!”

  说完,徐芳就走了。

  我没有挽留她,就算留下来估计也问不出什么。

  她给我的感觉很难相处,还有点自以为是。

  而且她是人是鬼我还没弄清楚,不愿意和她有过多的接触。

  但是徐芳说的话,让我很在意。

  林姨说秤砣岭是个圈套,让我去不是赵一手的本意。

  现在徐芳又不让我去,且不说她的目的是什么,秤砣岭的事值得我去多加警惕了。

  阿婆去世后,我唯一认识的人就是赵一手。

  他现在出了岔子,我不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秤砣岭还是要去的。

  不过我留了个心眼,出发之前从李寡妇家的柜子里翻出来一把折叠小刀别在腰上。

  还没等我出门,外面又进来一个人,是老猎户。

  他皮肤黝黑,右边脸上有一道一指长的疤痕,再往上一点就伤到眼睛了。

  老猎户大刺刺的进屋,很不客气的抓起李寡妇的衣服放在鼻子下面嗅了一口,问我什么时候出发。

  随着他说话,右脸上的疤一抖一抖的,看起来很不好惹。

  我原本是打算自己去称砣岭。

  老猎户竟然没走,在村里等了我两天时间。

  之前我不会多想,但是现在听了林姨和徐芳的警告后,我察觉到这其中的猫腻。

  老猎户只是一个传话人,他会这么尽心的一直等着我?

  换位思考,我是老猎户,话带到后就会走了,尽量不去趟浑水。

  心中警惕,表面我不动声色,故意露出一副很感激的表情,“叔,你还没走啊,太好了,我正愁着怎么去秤砣岭呢。”

  他说,“赵一手拜托我,我肯定要把你带到,跟我走吧。”

  他越是尽心负责,我就越是警惕。

  怎么看,老猎户都不太对劲。

  跟着他来到村西头,棺材铺门口,老猎户掀开路边的草堆,里面躺着一辆黑色的老款摩托车。

  我眼尖,看到了摩托车后座上别着的一把双管。猎枪。

  老猎人扶起摩托车,猎枪跨在肩头,拍了拍后座,嘴里叼着烟,笑呵呵的说,“上来吧,秤砣岭离这挺远,我骑车带你去。”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若有若无的摸着猎枪,威胁意味十足。

  事到如今,我没有退缩的理由。

  跨上摩托车,脚没踩的地方,伸直了又会拖地,只能微曲着,难受的很。

  老猎户用力拧了下油门,摩托车蹿了出去。

  猝不及防之下,我差点被甩出去,慌忙抓紧后座。

  二十多里地,饶是他骑得很快,也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秤砣岭是两座山的交汇处,山石挤压在一起,看起来像是一个大秤砣一样,由此得名。

  我下车的时候两条腿都麻了,屁股一路上也墩的生疼,走路都不稳。

  老猎户没有让我休息的意思,他说赵一手现在的情况紧急,必须赶紧上去救人。

  漏洞百出的谎言,他已经懒得遮掩了,手里拿着猎枪,阴翳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我的脑袋。

  我关心的是赵一手的安危,问他,“你确定赵一手在上面是吧?”

  老猎户咧开嘴笑了笑,“我骗你做什么,他在不在上面,你跟我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说行,趁晚不如趁早,赶紧上去吧。

  只要我不想着跑,老猎户也不会故意为难我,反而在上山的时候帮我搭了几次手。

  不过我没有因此而感激他,老猎户把我引来这里,肯定是不安好心。

  秤砣岭中都是山崖,陡峭的很,老猎户如履平地,再陡的地方也能找到路爬上去。

  没有他带路,我可能连半步都走不了。

  路上,我问他为什么大家谈起秤砣岭就会色变。

  老猎户停下来,从怀里取出烟盒,给自己卷了颗烟,叼在嘴里反问我,“你知不知道赵一手来这是为了什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赵一手走的时候就说要走趟活,没和我说具体的。

  老猎户阴笑了两声,他说赵一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原本是打算带我来的,但是因为李寡妇需要人守灵,这边他又放心不下,就自己来了。

  结果自作自受,被困在了这,反倒是便宜了他。

  话说到这个份上,等于敞开天窗说亮话了,他带我过来果然是有目的性的。

  当初赵一手说走趟活的时候,也提过必须要我跟着。

  不过当时我没有在意,现在想想,我就是一个累赘,赵一手为什么说一定要我跟着?

  老猎户砸吧砸吧嘴,“想明白了吧,就算我不带你来,你早晚也得来这。”

  我还是不解,又问,“秤砣岭里有什么让你们趋之若鹜?”

  老猎户忽然收起笑脸,正色道,“坟!”

  我更加疑惑了,“什么坟?”

  老猎户道,“仙坟!”

  听到仙坟两个字,我顿时惊得变了脸色。

  阿婆的笔记中,记载过仙这种东西。

  仙分两路,叫法各不同。

  其中一路为狐黄白柳灰,狐指的就是狐狸,黄是黄鼠狼,白是刺猬,柳是长虫,灰则是老鼠。

  还有一路的叫法是胡黄常蟒,外加一路烟魂。胡指的是狐狸,黄是黄鼠狼,常是长虫,蟒是蟒蛇,烟魂指的是孤魂野鬼。

  在东北,有一部分接了仙的出马香童,可以请仙上身,为人卜卦治病,积德行善。

  不过他们请来的仙,都是留在阳间的堂仙,据说真正的上仙都在天上。

  阿婆留下的笔记中也有请仙的手段,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

  上仙长生不老,但堂仙的寿命是有尽头的。

  堂仙死后,会回到他们得道的山脉,留下仙坟。

  据闻仙坟中藏有仙家的道果,凡人得了便可入仙籍,成为可在人世间行走的下仙。

  当然,这只是传说,就连仙坟也从未有人见过。

  现在老猎户告诉我秤砣岭里有一座仙坟,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略加思索,我便明白这是骗人的,如果真的有仙坟岂会轮到我们这些江湖术士,早就被人取走了。

  老猎户还不知道我已经识破了他的谎言,语重心长的说,“这仙坟不是寻常人能进去的,所以才会找到你。你足月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现在的命是借的,不在阴间生死簿上,只有你,才能入得了这仙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