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中元节
三月19972021-07-20 17:243,029

  我们在山腰上休息了一会儿便继续前进。

  从这一刻开始,老猎户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再相信。

  他不断的和我说进仙坟里会有什么样的好处,许诺的天花乱坠,殊不知我左耳听右耳冒,一句也没听进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老猎户取出一个火折子,吹燃了,说,“再有一个小时就到了,赵一手就被困在仙坟里,你下去后便可见到他。”

  虽然和赵一手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我相信他不是那么莽撞的人。

  仙坟是什么地方,我都知道不可擅入,按照他的性格,肯定是敬而远之。

  这件事有蹊跷。

  要么是赵一手中了暗算,要么是老猎户在骗我,赵一手根本不在秤砣岭上。

  来都来了,还是要去看一眼的。

  赵一手救了我的命,哪怕明知前面是虎穴,也得深入进去。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和老猎户终于到了山顶。

  秤砣岭的山顶和下面又有所不同。

  我们来时的路陡峭的都是悬崖峭壁,上面却平坦的好像平地一样,连一棵树都看不到。

  我抬起头,见到天上挂着一轮圆月,这才想起今日是七月十五,中元节。

  中元节又有一个名字,叫鬼节。

  我的心里顿时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这次秤砣岭之行,恐怕要比我想的更加危险!

  老猎户站在前头催促我说,“小走阴婆,想什么呢,仙坟就在前头,你跟我来。”

  回过神来,我见到前方不远处立着一个坟头,看起来和小山包一样,比普通的坟头要大上几倍。

  我心中打了退堂鼓,已经想要离开了。

  如果说时间赶得巧,不如说是老猎户算得准,故意选在中元节晚上。

  他似乎是看出了我心中的退意,将肩膀斜跨的猎枪解了下来,对准我的脑袋,“小走阴婆,你该不会是怕了吧?徐阴婆当年走南闯北,什么地方没去过,没想到教出来这样一个怂货。”

  我冷冷的盯着老猎户,知道他是用激将法,想逼我犯错。

  我问他,“赵一手,在这坟里?”

  老猎户还是还是上山那句话,“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的额头上冒出一阵冷汗,早想起来今天是中元节,我肯定会想办法脱身。

  但是现在想走已经晚了,身上老林,老猎户还带着把猎枪,我能跑哪去?

  看他脸上狰狞的表情,估计我现在转身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我说,“如果赵一手在里面,不用你逼我,我也会下去。”

  老猎户呵呵笑了声,将猎枪收起,“够种!”

  他摸出来烟盒,从里面拿出一根烟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烟啊,还是自己卷的好抽。”

  我眼尖,认出来这是赵一手常抽的烟。

  果然,赵一手是被人算计了。

  我说,“我下去,你想得到什么?”

  老猎户说,“你只需要下去便可。”

  事到如今,似乎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我深吸一口气,朝着坟头走过去。

  靠近后,我感到一股阴冷的风围着我打转。

  这哪里是什么仙坟,而是一座阴坟。

  我已经料到下去会碰见什么了,不由得苦笑一声,“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回应我的,是顶在后脑勺上的枪口,“别废话,下去。”

  阴坟上,开了一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的洞口。

  坟边的泥土上还能看到两个人的脚印。

  我没有再说什么,脚先进去,还不等站稳,后背传来一股推力,整个人都滑了下去。

  我向下滑了至少有五六米深,脚才触及到地面。

  “咚……”

  脚下不是泥土,而是木头。

  我伸手在四周摸了摸,空间很小,四四方方,而且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道,潮湿阴冷,换一个正常人下来根本扛不住。

  阴坟里,是一口棺材,专门为我准备的阴棺。

  棺材里的空间很小,我只能蜷缩着身体,后背驮着,后脑勺顶在上面的棺材板上。

  四周的棺木上,刻画着一条长河,一座桥,一个小镇子,还有一道岭。

  如若仔细看,还能看清在长河的的另一边,有殿堂楼阁。

  忘川,奈何,黄泉,鬼门……

  这棺材上刻着的,妥妥是小阴间的格局,将半个阴曹地府都搬过来了。

  此时我若再看不明白,那就显得太蠢了。

  为了镇住我,还真是大手笔!

  借着上方洞口照下来的月光,我勉强能看清在我对面坐着一个人。

  他双眼紧闭,后背依靠着棺材的另一边,整张脸在月光的映照下看起来有些发青。

  “赵叔!”我喊了一声。

  伸手去探他的鼻息,气若游丝。

  小阴间又叫阴穴,对活人来说就是绝地,九岁那年阿婆为我爬到阴穴里取寿糕,将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

  眼前的一幕太过熟悉,让我有些晃神,好像又看到了阿婆抱着我焦急的喊我名字的场景。

  我伸手去掐赵一手的人中,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情急之下,我咬破中指指尖,塞到他的嘴里。

  十指连心,人的指尖血带着阳气,对阴气入体的人来说是最好的解药。

  我本身就是活死人,身上的阳气不足,现如今阳气外泄,我的脸色白的吓人。

  但是我没有停手,直到赵一手睁开眼睛。

  他见到我时大惊失色,忙喊道,“大毛,快跑,他的目的是你!”

  我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心中暖暖的。

  除了阿婆,赵一手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无条件对我好的人了。

  嘴里苦涩,我沙哑着声音说,“赵叔,你走吧。”

  赵一手很快就回忆起了自己的处境,不由得苦笑一声,伸手摸兜,似乎是想要掏烟,结果却摸了个空。

  这时,头顶掉下来一根烟,还有一盒火柴。

  赵一手摸索着捡起来,放在嘴里,去划火柴,但是却怎么也划不着。

  小阴间里,点不亮阳间的火。

  他干脆直接将烟一点一点的嚼了下去,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末了,他叹了口气,“我大意了,是我害了你。”

  此时我的心里有很多疑惑,但是都不重要了,不出意外,从今往后我都要被困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我说,“赵叔,你快走吧,再待下去你的阳火就要烧光了。”

  人没了阳火,就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换一种说法就是僵尸。

  赵一手不是矫情的人,但此刻他还是忍不住落了泪,伸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用力捏紧,“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我说,“我等你。”

  他没有再说什么,爬出棺材,然后朝着我深深看了眼,将棺材盖合上了。

  眼前陷入漆黑,但我已经习惯了,过去的十七年我都是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不过那个时候,还有一个洞口可以让我出去看看风景。

  现在,陪伴我的只有无尽的阴冷。

  体内的阳气很快就泄光了,阴气入体,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感觉到一阵冷意。

  闭上眼睛,我变得格外清醒,回想起身边的种种事情,已经推测出了一个大概。

  我从坟地里爬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两伙人盯上了。

  阴坟被掘,阿婆的坟被掘,徐家老爷子出事,应该和老猎户没有关系。

  他的目的只是我,因为我不是阳间的人。

  阿婆活着的说过,我的身份在阳间行走早晚会碰到正义之士,在他们眼中,我的身份比阴秽更加可恨。

  后来赵一手接的活,是老猎户设下的陷阱,目的是将他引开。

  这期间,应该发生了什么让我不知道的变故,导致老猎户改变计划,利用赵一手引我来秤砣岭。

  我猜测,变故或许和徐芳或者是杀了徐老爷子那伙人有关。

  掘坟那伙人的目的是什么,阿婆的笔记本,还是我?

  还有徐芳的身份,她到底是徐家的女儿,还是另有其人,目的又是什么?

  可惜的是,他们暴露的太少,留给我推测的空间也很小。

  不过至少能确定一点,徐芳是知道秤砣岭的计划的,因为她提前到李寡妇家里阻止我。

  她和老猎户之间,就算没有关系,也应该有所联系,或者说共同点,否则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内幕。

  老猎户,大概率就是阿婆口中的正义之士了。

  那么徐芳的身份呢,她如果也是正义之士为什么要帮我?

  如果不是正义之士,她到底是谁?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黑暗中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

  我醒了睡,睡了醒,每天就琢磨那么点事。

  线索太少,能推测出来的东西很有限,几乎没有进展。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睡梦中的我隐隐约约头顶传来铲子挖土的声音。

  这一刻,我等了太久了,赵一手终于回来了!

  我激动的心脏好像要跳出嗓子眼,时间都变得慢了许多。

  铲子挖土的声音越来越近,有什么东西落在棺盖上,发出“咚”的一声。

  紧接着,有人跳到了棺材盖上。

  “吱呀……”

  棺材盖被掀开一道缝隙,月光倾泻下来,照亮了一个少女的身影。

  她背对着月光,冲着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压低声音说,“快起来,跟我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