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窗户外面的脸
三月19972021-07-20 17:063,018

  我猛地转过头,盯着站在门外的黑猫。

  门槛遮住了它大半身子,漆黑的身体和黑暗融为一体,两颗绿油油的眼珠子在夜里格外醒目。

  我盯着它,它盯着我,时间好像定格住。

  过了不知道多久,等我回过神来,黑猫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了。

  它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惊出一身冷汗,不禁想到了下午在徐守成家里那只四分五裂的黑猫,心生寒意。

  黑猫绕过我,走到李寡妇的尸体前面。

  “咯吱……咯吱……”

  让人头皮发麻的啃食声响起,黑猫的爪子上被李寡妇的血染上了一层红色。

  诡异的是,它明明在啃食李寡妇的尸体,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的方向。

  我遍体生寒,一动也不敢动,连阻止都不敢。

  明明只是一只黑猫,我却好像看到了豺狼虎豹一样。

  时间在流逝,黑猫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

  忽然,赵一手急促且嘶哑的喊声从院子里传来,“冯大毛,跑!”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血液逆流,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

  用力咬着自己的舌尖,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外跑。

  经过门槛的时候,我想要抬脚,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赵一手的声音越来越近,“大毛,快跑,快一点!”

  我能感觉到他语气中的急迫。

  似乎我再不离开,就会发生什么很不好的事情。

  可是越着急,我的脚就越是抬不起来,不足十公分的门槛此刻像是天埑一样。

  我抬起头,求助的看向赵一手,“我出不去!”

  赵一手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我面前,伸手拽住我的衣领,用力一扯。

  我感觉身上一松,像是从泥沼中挣脱出来一样爽快。

  他不知道从哪里抓取来一把灰,从我的肩膀拍到小腿。

  奇怪的是,他拍完后我身体格外的轻松,不听使唤的手脚也逐渐恢复了知觉。

  赵一手见我没事了,松了口气,没好气的说,“我才离开一会儿工夫,你小子就开始作死了?”

  我是真冤枉,指着黑漆漆的房门说,“李寡妇死了。”

  而后,我一口气将他离开后发生的所有事都讲述了一遍。

  赵一手听了,眉头紧锁在一起,警告我说,“先不说李寡妇的事,以后你离黑猫远一点。”

  我不解的问为什么?

  赵一手没有和我解释,只说了四个字,“黑猫辟邪!”

  我不笨,瞬间想到了自己的身份。

  我已经死了,这条命是借的。

  农村的门槛,最初的目的是为了防僵尸。

  接触到黑猫后,我体内的阳气外泄,所以刚刚才跨不过来。

  想明白后,我感觉到一阵后怕。

  如果赵一手回来的再晚点,我可能已经出不来了。

  我看到他手里拎着一个麻袋,袋子地步还在往下滴着血。

  赵一手将麻袋丢在地上,朝着李寡妇家的外屋门走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屋子里。

  过了两三分钟,赵一手从屋子里走出来,手里还拎着一只黑猫。

  黑猫已经死了,肚子涨的老大,像是气球一样。

  我不禁想到刚刚黑猫吃李寡妇尸体的情景,它是被撑死的!

  即便是死了,它的两颗眼珠子也亮着幽绿色的光。

  看到黑猫,我心中又一次浮现出恐惧感,根本克服不了。

  好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手脚都麻了,动都不能动。

  赵一手将黑猫尸体丢到院子角落,什么也没问我。

  蹲在地上,将麻袋打开,里面的肉款全都倒出来,血淋淋一片。

  而后,他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木头箱子,取出粗针,尼龙线,竹节,以及其他一些我叫不上来名字的东西。

  他头也不抬的说,“大毛,你去徐守成家里,把他的头拿来。”

  我指着自己不确定的问,“我自己?”

  他说,“只能你自己,别人进不了徐守成的屋子。”

  他没有说为什么,但肯定事出有因。

  我相信他不会害我,点点头,答应下来。

  临走时,他往我手里塞了一个油腻腻的布包。他手上有血,布包被染成了红色。

  叮嘱我说,“进屋后,什么都不要管,只要取下徐守成的头回来即可。”

  我点点头,舔了舔嘴唇,心中不免的有些紧张。

  离开李寡妇家,我攥紧了手中的布包,快步朝着村东头走去。

  农村的路很窄,北边是居住的房屋,南边是一条小河沟,路两旁栽种着许多柳树。

  到了晚上,这些柳树在黑暗中影影绰绰。

  刮过一阵风,柳条随风舞动,像是一只只张牙舞爪的恶魔。

  我低着头,脑门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一盏茶的功夫,我来到了徐守成家的大门口。

  咽了口吐沫,我壮起胆子,推开了院门。

  “嘎吱……”

  院门刚推开一道缝隙,一股冷风吹在脸上,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进到院里,我发现院子中间黑猫的尸体不见了,只留下一滩红色的血迹。

  我心中泛起的疑惑,我们离开后,有人来过吗?

  赵一手让我什么都不要管,我提起一口气,朝着门口快步走过去。

  外屋的门是敞开的,我还记得下午时候发生的惊魂一幕。

  说不怕是假的,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进去,今晚不能让徐守成入土,我就只能等死。

  壮起胆子,脚步迈过门槛。

  屋子里的寒意,比院子里还要更甚几分,像是冰窖一样,冻得手脚都僵硬了。

  我不敢停留太长时间,径直穿过外屋,推开了里屋的门。

  抬起头,正对上徐守成的外突的眼珠子。

  我顿时头皮一紧,后脖颈的肉都麻了。

  强迫自己移开目光,我在屋子里找了张椅子,踩在上面,去解绑在徐守成脑袋上的绳子。

  凑近后我才发现,绳子竟然是穿过了徐守成的脑袋,扎根在里面。

  麻绳有两根手指粗,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扯不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徐守成的眼珠子动了下,倒吊着的脑袋在空中旋转,再次盯上了我。

  我感觉腿肚子在抖,有点站不稳了。

  脑袋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因为紧张的原因,额头上冷汗直冒。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

  赶忙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外屋,捡起地上的柴刀返回里屋。

  重新站在凳子上,用柴刀去割麻绳。

  柴刀常年使用刀口已经钝了,上面生着一层褐色的铁锈,举过头顶在割了一会儿就感觉手臂难以支撑。

  活动了一下酸胀的手臂,我的余光中看到窗户上趴着一个黑影。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慌乱之间,我抱住了眼前仅能抱住的东西,徐守成的脑袋。

  滑腻的触感从手上传来,这一刻我感觉自己能站着都是奇迹。

  时间仿佛定格,我盯着黑影,也能感觉到黑影在盯着我。

  过了不知道多久,黑影从窗前离开了,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缓了两分钟,我才感觉力气回到自己的身上。

  手上的动作加快,用了足足两分多钟,绳子终于割断。

  “砰!”

  就在这时,窗户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目光转过去,看到黑影竟然又趴在了窗户上,五官都被挤压的变形。

  因为天黑的关系,是男是女我都分不清楚。

  我吓得手上一哆嗦,柴刀掉了。

  “铛……”

  柴刀落地的声音惊醒了我。

  再看向窗户,黑影又一次消失了。

  必须得赶快离开!

  我抱着徐守成的头,想要从椅子上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腿发软的缘故,我总感觉椅子在晃,幅度越来越大。

  我扶着椅子的靠背,半蹲着想要下去。

  猛地,像是被人推了一下,脸在前,头朝下摔了下去。

  更加巧合的是,柴刀掉下去的时候竟然是刀口向上,此刻正对着我的脸。

  瞳孔猛缩,死亡的阴影笼罩了我。

  危急时刻,我竟然出奇的镇定,将徐守成的脑袋放在我的前面。

  “咔哒……”

  清脆的骨裂声传来,柴刀将徐守成的半边脸都切下来了。

  我抱着徐守成的脑袋,头也不敢回,站起来拔腿就跑。

  我不知道刚刚窗外的东西是不是还在院子里,一刻都不敢停留。、

  跑出屋子的时候,我特别朝着刚刚看到黑影的窗户那边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张脸,竟然出现在窗户里面了,一直目送着我离开。

  我不敢停下来,一口气跑到李寡妇家门口。

  赵一手闻声抬头看了我一眼,迅速站起,紧张的问,“你怎么浑身是血,出什么事了?”

  我这才发现自己脸上,衣服上都是血迹。

  应该是刚刚摔下来时,徐守成家的地板上蹭的。

  我摇头说没事,将徐守成的脑袋递过去,“人头我带来了。”

  他将我拉过去,在我身上检查一番后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你先别急着休息,马上去村西头的老棺材匠家里拉口棺材过来。”

  “时间不多了,距离子时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抓紧时间。”

  我的眼皮跳了跳,心中慌乱了起来。

  没感觉过去多久,竟然就要到子时了,时间还来得及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