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在前面引路
三月19972021-07-20 17:343,008

  赵一手拍拍我的肩膀,似乎看穿了我心中所想,“来得及,别怕,你马上过去,棺材拉回来我这边应该也差不多完事,咱们即刻起棺下葬。”

  视线越过赵一手,我看到李寡妇家的院子里躺着一个无头尸体,看样子已经缝补的差不多了,心中安定不少。

  我点点头,说行,而后离开李寡妇家里,小跑着去村西头。

  棺材匠家里并不难找,他就在村西头的最边上,房子周围摆着十几口黑棺。

  我用力敲门,说明来意。

  不久后,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精瘦的小老头。

  他佝偻着腰看了我一眼,像是在思索,而后忽然问道,“你是徐阴婆的外孙子吧?”

  我没想到村里竟然有人认识我,连连点头,“是我,您认识我?”

  他嘿嘿笑了两声,“何止是认识,你睡下的棺材就是我亲手打造的。”

  我没想到和他之间还有这样一段渊源,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谢谢前辈。”

  他摆摆手,很随意的说,“什么前辈啊,你这次来的目的我知道了,就选边上那口棺材吧。我老了,腿脚不便,那边有个马车,你自己拉过去吧。”

  我羞愧的问,“前辈,我没钱,能不能先赊着。”

  棺材匠笑了笑,“这口棺材,就当我送给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到背后阴森森的。

  明明在笑,我却感觉背后有冷风吹过。

  送棺材这句话,怎么听,都不吉利。

  不过时间紧迫,我也没有多想。道了声谢后,拉着马车走到棺材旁边,用力将棺材拖到了马车上面。

  棺材很重,里面像是装了什么东西,累得我满头都是汗。

  我伸手去推棺材盖,想要打开看看。

  棺材盖纹丝不动。

  尝试了几次后我就放弃了,时间耽误不得。

  只有马车,没有马,我将绳子套在自己的肩膀上,吃力的拉着马车回村了。

  用了二十多分钟,我才回到李寡妇家门前。

  赵一手见我回来,眉头紧皱,问我,“做棺材那小子没跟着一起来?”

  我顿时感觉哪里不太对劲,“棺材匠不是一个老头吗?”

  赵一手面露疑惑之色,“村西头,有一个棺材铺子,门口摆着很多棺材,做棺材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儿,要的价格还不低。”

  我惊疑不定,不解的问,“我没看到小伙儿,只有个老头,估计得有六七十岁了。”

  赵一手摇摇头,欲言又止。

  他说,“没时间了,先把徐守成的尸体装棺材里,回来了再说棺材铺的事。”

  我只能将疑问强压在心头,拉着马车到李寡妇家院里。

  徐守成的尸体已经被缝补完成,脸上少了一块肉,是被柴刀切得。

  不得不说赵一手是手艺还真不错,徐守成的身上几乎看不出来缝补的痕迹。

  我尝试着去推棺材盖。

  这次竟然一推就开了,里面有一股霉味,很冲鼻子。

  赵一手一直盯着棺材,凝重着脸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们合力将徐守成的尸体抬进去,合上棺盖。

  “等等!”

  赵一手从箱子里拿出来七枚漆黑的钉子,走到棺材前面,“大毛,找块石头。”

  我从院子里捡了块石头过来。

  他将钉子放在棺材最上方,大概是徐守成脑袋的位置,“砸!”

  我用力砸下去,几次后,钉子入棺。

  接着,剩下的六枚钉子也以一种奇怪的角度钉在了棺材上。

  赵一手解释说,这是七枚在太阳下暴晒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桃木钉,排列的方式对照着天上的北斗七星。

  七星主杀伐,即便徐守成的尸体出了乱子,也爬不出来。

  这样的桃木钉极难制作,如果不是为了我,他也舍不得拿出来。

  我的心里不由得涌现出一股感激之情,除了阿婆,赵一手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不过赵一手的慎重,还是让我产生了一丝怀疑。

  从见到棺材开始,他脸上的阴云就没散去过。

  棺材铺子发生的事,始终让我耿耿于怀,为什么他口中的小伙儿变成了一个老头?

  这其中怕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存在。

  虽然徐守成的尸体入棺,但是还没有下葬。

  在农村里有一种说法,殡葬必须找四个阳气旺盛的汉子抬棺,才能镇住棺材里的阴秽。

  可是这大半夜的,去哪找四个阳气旺的汉子?

  正当我担忧的时候,顺子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三个二十多岁的血气方刚的小伙儿。

  难怪刚刚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只有赵一手一个人。

  赵一手从箱子里又取出一个橙黄色的铃铛,交到我手里,说,“你在前面引路,我说停,你就停。”

  他又取出两个白色的招魂幡,抱在怀里,说了声出发吧。

  抬棺需要用到专门的棺木和麻绳,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用马车替代。

  所以才会需要有人拿着引路铃在前面走,不然容易出事。

  赵一手在院子里找到了两把铁锹丢到马车上,让我在前头引路的时候小心点,不要着了道。

  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我还真着了道,差点误了时辰。

  我在前头拿着铃铛,大概每隔一分钟摇一次。

  身后四五米的距离,跟着顺子四人,他们两个在前拉着马车,另外两个在后推着。

  赵一手落在最后面,两面白色的招魂幡很是显眼。

  我们是从村东头出村,要经过徐家的大门口。

  不知道为什么,我才刚刚摇晃铃铛没一会儿,走到徐家大门口的时候,手一抖,又摇动了一下。

  “叮当……”

  清脆的声音响起,我有些微微失神。

  回过神来,朝着徐家院子里望了眼。

  我跑的时候是没关大门的,所以一眼就能看到徐家的院里。

  院子中央,一个黑影孤零零的站在那,一动也不动。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寒意沿着脚底顺着脊柱向上,浑身冰凉。

  连带着,我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就眨眼的功夫,院子里的黑影不见了。

  好像刚刚只是错觉一般。

  我赶紧加快脚步,穿过了徐守成家的门口。

  出村后,南边的路是去邻村的,北边的路是去往山里。

  我心里只想着快点远离徐家,忘记了摇铃铛。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走出去了三百多米远。

  小路只能容纳两个人并排行走,两边是长到腰高的草丛。东边是村子,一直往西边延伸,是密密麻麻的落叶松树林。

  月亮还是没有出来,我只能看清脚下的路,再稍微远一点就只能看清个大概了。

  我试着摇了下铃铛。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铃铛竟然没有响。

  我再次摇动了一下,还是没有响。

  这种铃铛我在阿婆的笔记里见到过描写,是引魂铃。

  炼制的办法非常麻烦,耗时也很长,需要在极阴之地放上三年的时间才有些许效果。

  一旦引魂铃摇不响了,就代表有邪祟在身边。

  我紧张的浑身冒汗,眼睛不时的瞄向四周。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让我更加惊恐的事情。

  身后跟着的顺子死人,以及赵一手,都不见了。

  我的身后空荡荡的,是一片荒野,小路延伸到黑暗中,看不到尽头。

  “冷静,冷静点!”

  我用手掐着自己的大腿肉,疼痛让我能暂时回到冷静的状态,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事情。

  第一次出问题,是在徐家大门口,我看到了院子里的黑影。

  后来,黑影消失,我的脚步加快,忘记摇引魂铃。

  还是不对,我忽略了一个细节。

  在经过徐家大门口的时候,我手中的引魂铃自己摇响了一次。

  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不知不觉着了道。

  引魂铃是在提醒我,但是那个时候我的注意力都被徐家院子里的黑影吸引了过去。

  而后又加快脚步,导致我忘记摇动引魂铃,结果就和身后的顺子等人脱离了。

  我的脑门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现在就算往回走,估计也回不去了。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我现在应该是遇到了鬼打墙。

  只要将我困到子时过去,徐守成变成尸煞,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我。

  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汇聚在下巴上,一滴一滴的落下。

  我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冷静,可是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我根本冷静不下来。

  大腿都被我自己捏的紫青了,无济于事。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阴云密布,压在我的心头上,沉甸甸的。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距离子时,还剩下多久?

  我站在原地,脑海中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不行!”

  我用力咬了一口舌尖,竟然直接咬掉一块肉下来。

  满嘴的咸腥味刺激着我的味蕾,疼痛让我的大脑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不管能不能走出去,现在都不能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

  我尝试着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摇动引魂铃,祈祷它能再响一次。

  下山的路走的应该很轻松才对,可是我越走,后背越重,像是背着重物的感觉。

  身上的汗越来越多,衣服都被浸透了,黏糊糊的贴在身上,难受的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