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可怜的李寡妇
三月19972021-07-20 18:033,079

  快要回到村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每抬一次腿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村口就在前面不远处,不能再继续往前走了,不然我非要被压死不可。

  喘着粗气,我在路边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也逐渐沉了下去。

  赵一手如果发现我不见了,肯定会来找我。

  可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很可能是他那边也出现了状况。

  早就知道葬下徐守成不会很简单,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厉害。

  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我重新站起来,揉了揉酸胀的双腿,从旁边的田野里捡了根棍子当成拐杖拄着,继续往村里走。

  迈出去一步,我就会晃动一下引魂铃。

  不知道走了多少步,我完全佝偻着腰,浑身上下都疼的要命。

  终于,引魂铃响了。

  “叮当……”

  我感觉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响,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双眼慢慢聚焦,我看到了徐家大院的大门和空荡荡的院子。

  我怎么会在这?

  脑海中的记忆,还停留在刚刚下山的路上。

  “大毛!”

  “时间不多了,赶紧往前走!”

  赵一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回头,看到顺子死人还在拉着马车,疑惑的盯着我。

  因为距离太远,我看不清赵一手的表情。

  我浑身上下,和刚从水里出来一样,湿漉漉的。

  刚刚,是幻觉吗?

  我摇动一下引魂铃,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我顾不得深究刚刚发生了什么,赶紧继续向前。

  接下来的路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一路进山,和记忆中的路线一模一样。

  就连旁边腰身的荒草丛,远处的落叶松林,都和记忆中逐渐重叠。

  徐守成下葬的位置,选在一处向阳的半山腰。

  赵一手说,这里阳气足,每天能晒到太阳,再厉害的东西都蹦跶不起来。

  棺材不能落地,顺子四人也暂时不能离开棺材四角,只能我和赵一手两个人挖坑。

  我们两人一人一杆铁锹,很快就在地面挖出一个一米深的坑。

  赵一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阴云,说,“马上到子时了,马上落棺。现在没时间埋的太深,七天后我们再来修缮一下,徐守成的事就算了了。”

  事情终于解决了,我松了口气。

  顺子四人抬着棺材,落到坟坑里,埋土盖上,将一杆铁锹插在坟头前,就当立碑了。

  剩下的事,七天后再说。

  赵一手将招魂幡放在坟头,拿出火柴烧了。

  然后又取出三根烟,递到我手里,“他是你半个爹,你理应跪下磕三个头,不为过。”

  我点点头,接过烟,点燃烟头,插在坟头上。

  然后跪在地上,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徐老爷子,是我们冯家对不起你们一家,小子在这里给您赔罪了。希望您老能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小子一般见识,以后每年我都会来给您带足贡品祭拜。”

  我说的话,着实让赵一手对我另眼相看了一把。

  他笑了笑说,“没想到你小子藏得挺深,这些话头是徐阴婆教你的吧?”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回答说,“是阿婆笔记上的东西,我只是自己稍微改动了一下。”

  赵一手满意的点点头,而后看向徐守成的坟头,忽然正色道,“徐守成,你一辈子老实本分,冯家的事,是你们徐家应得的劫难。你若是受着,还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你要是再敢闹事,别怪我让你魂飞魄散,鬼都做不成!”

  话音刚落,四周挂起一阵阴风,树叶沙沙作响,鬼哭狼嚎,气温都下降了几分。

  赵一手冷哼一声,换了副冰冷的语气,“冥顽不化是吧,七天后我会将你镇死当场!”

  阴风消散,但是立在坟头的三根烟却灭了,作为墓碑的铁锹也倒了。

  赵一手看着坟头若有所思,最终叹气道,“走吧,他不会再找你了。李寡妇的尸体还在家里,她是因你而死,我们不能不管。”

  我很想问他刚刚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但是见赵一手的脸色很不好看,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不过刚刚徐守成坟头的一幕,还是在我心中留下了一丝顾及。

  因为阿婆曾经和我讲过类似的故事。

  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从小伴随着我的就是阿婆口中的各种诡异故事。

  其中很多是她听来的,更多的是她亲身的经历。

  可惜当时我还小,记不得阿婆说的全部事情,只能隐约判断出徐守成的事情绝对不是如赵一手说的“了了”这么简单。

  回到村里,子时已经过去了。

  顺子四人累了一夜,赵一手给他们每个人两张红票,回家睡觉了。

  剩下我们两人去李寡妇家里,帮她收尸。

  正如他说的,如果不是我,李寡妇不会死,她是替我挡了一灾。

  她在村里无依无靠,据说是被她男人买来的,结果没过两年,她男人在山里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吃了。

  她原本就是一个孤儿,离开也不知道去哪,索性在村里定居了下来。

  所以收尸守灵这件事,自然落在了我的头上。

  李寡妇虽然横死,但是她心地善良,一辈子没做过什么恶事。

  就连替我挡灾,她也是心甘情愿的,所以不会化成尸煞害我。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从赵一手口中知道李寡妇和我也有点渊源。

  李寡妇刚刚被买到村里来的时候,是阿婆忙前忙后,对她非常照顾。

  因为事出有因,才会报之以果,这是一段善缘。

  得知李寡妇的遭遇,我的内心很是同情,更是感激。

  我和赵一手将她的尸身搬到院子里,他将粗针递给我,说,“你来缝,我教你。走阴不能陪你一辈子,必须学点手段谋生。”

  我接过粗针,穿上尼龙线,在他的指导下开始缝尸。

  赵一手在一旁帮我打下手,告诉我应该如何下针,如何藏针脚。

  我很聪明,学的也很快,没过一会儿就缝的有模有样了。

  尸体缝制好后,赵一手伸手拖住李寡妇的后背,让她的头仰着,然后在她的胸口用力一拍。

  “咯咯咯……”

  李寡妇的身子一阵抽搐,嗓子里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打嗝声。

  我顿时心中一紧,紧张的盯着李寡妇的脸。

  赵一手解释说,“人死后,胸口中会有一口怨气吐不出来,所以才会化成尸煞。缝好尸体后,记得帮她拍拍嗝,让这口怨气吐出去。”

  我点头,表示记住了。

  赵一手严肃着脸说,“缝尸体只是普通的工作,但是缝制过程中以及下葬过程中会遇到很多诡异的事,你必须保持冷静,不能乱了阵脚。徐阴婆教你不少走阴的法门,你最好没事的时候好好回想回想,参悟学习一下,对你有好处。”

  我再次点头,“好,我一定记得。”

  做完这些后,赵一手从箱子里取出一卷白布,盖在李寡妇身上。

  而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我说,“走,去村西头的棺材铺看看,顺便帮李寡妇买口棺材。”

  此时,村里的鸡已经开始打鸣了,估计再过不久太阳就会出来。

  我拉着马车,走在村里的大路上,看着两旁建的四四方方的房子,夜晚没有一点灯光,静悄悄的,就像是一口口装着尸体的棺材。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摇摇头,将这种诡异的念头驱散出去。

  一根烟的功夫,我们来到了村西头的棺材铺门口。

  地面上还残留着我拉棺材走的时候留下的车辙子印,棺材也缺了一口。

  我将马车停在路边,赵一手已经站在棺材铺门口了,伸手敲了敲门,喊了声,“李老板。”

  很快,门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儿站在门口揉搓着眼睛,吊儿郎当的问道,“买棺材吗,哪个短命鬼又死了?”

  而后,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地上少的那口棺材,眉头紧皱,“你们已经拉走一口棺材了?”

  这一刻,我的内心涌出一股很不真实的感觉。

  昨天晚上,明明是一个老头开的门,还送了我一口棺材。

  怎么几个小时过去,就换了个人?

  难不成昨天晚上我见鬼了?

  我赶忙问道,“李老板,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李老板没好气的说,“不是我一个人,难不成你给我变个媳妇儿出来,老子天天守着死人,再这样下去老李家非得绝后了不可!”

  他的脾气不怎么好,我赶紧闭嘴,避免再触霉头。

  赵一手笑呵呵的付了两口棺材的钱,指着路边的一口棺材,让我先拉着回李寡妇家,他留下来有点事要和李老板聊。

  我刚拉着棺材回李寡妇家没多久,赵一手就回来了。

  我没有去问他和李老板说什么了。

  他支开我,就是为了不让我听到,我自然不会去自己找不自在。

  我们两个人将李寡妇的尸体抬到棺材里,在她家院里布置了灵堂,接下来的七天,我都要住在这儿。

  正所谓坏事传千里。

  天亮后,李寡妇死了的事儿不胫而走。

  屁股大的地方,很快村里的人都知道了。

  赵一手说要回破庙一趟,那边还有一具女尸要送回家。而且他还得走趟活,估计三五天都不会回来。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赵一手刚走,村里又出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