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食猫肉
三月19972021-07-20 18:093,059

  白天,我独自布置灵堂到中午,才有时间在灵堂里小憩了一会儿。

  刚睡下不久,顺子就冲进来了,拉着我就往外跑。

  边跑,嘴里还边嘟囔着,“完了完了,我娘出事了!”

  我迷迷糊糊的被他拉了个跟头。

  出了灵堂,这才有机会问话,“怎么回事,顺子你讲清楚,你娘怎么了?”

  顺子两眼发直,神情焦急,直接跪在地上,拉着我的手乞求道,“小走阴婆,求求你帮帮忙,我娘今天早上从山上下来就中邪了,你是徐阴婆的外孙,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我回头看了眼李寡妇的灵堂,担忧的说,“我要留在这守灵,灵堂不能没有人。”

  顺子跪下给我磕了三个头,看样子是真的急的没办法了,“小走阴婆,求您了,我娘真的快死了!”

  看到他这幅模样,我于心不忍,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你先起来,我会去看你娘,但是你得帮我守着灵堂。”

  顺子听了,眼睛里终于有了点神采,连忙磕头说,“好,没问题,我先带你去我家里,然后就回来守着灵堂。”

  话说到这份上,我只能跟着顺子先去他们家看看。

  顺子家距离李寡妇家不算太远,两三分钟就到了,一个很破落的房子。

  还没进门,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声。

  顺子握着我的手说,“小走阴婆,您一定要救救我娘,我这就回去守着。”

  说完,顺子似乎是怕我反悔,逃也似地跑向李寡妇家的方向。

  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进到顺子家的院子里。

  “啊,造孽啊,天杀的,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啊!”

  “放开我,你放开我,让我去救人!”

  院子里,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披头散发的跪在地上,衣服上沾满了泥土。

  她身后是个差不多大年纪的胖男人,满脸愁容。

  见我来了,他神色一喜,“你就是顺子口中的小走阴婆吧,快看看顺子他娘,早上从山上回来就这样了。”

  我心神一动,忙问道,“哪座山?”

  顺子他爹指着村子东头的山说,“就是那一座,顺子她娘今天早上不知道怎么了,非说要上山采野菜。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变得疯疯癫癫的,现在越来越严重,非说山上有活人被埋了,要去救人。”

  朝着顺子他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我的心顿时一哆嗦。

  那座山,刚好是昨天晚上我们埋下徐守成尸体的山。

  是巧合吗?

  联想到昨夜发生的蹊跷事,我感觉顺子他娘和徐守成的坟,肯定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赵一手不在,我必须的自己主事。

  如果真的是因为徐守成的关系,那算来算去,因果最终还是会落到我的头上,逃不掉。

  我说,“叔,想要知道事情的起因,咱们得放了婶,跟着她去看看问题出在哪才行。”

  顺子他爹犹豫了一会儿,为难的点了点头,“行,你都这么说了,咱们就跟着顺子他娘上山去看看。”

  顺子他爹刚一松手,顺子他娘就跑出去了,方向果然是村东头。

  我和顺子他爹紧跟在后面。

  路过李寡妇家门口的时候,我朝着里面看了眼。

  顺子坐在地上,背对着大门口,也不知道在那干嘛。

  我也没多想,赵一手说了李寡妇不会成尸煞,应该不会有事。

  跟着顺子他娘一路跑上山,穿过昨天夜里我们抬着棺材走过的路,来到了埋着徐守成的那个山腰上。

  顺子他娘跪在徐守成的坟头就开始磕头,“徐老爷子,是哪个天杀的把你埋在这的,我这就救你出来!”

  说着,她就要去挖坟头上的土。

  “叔,别让她挖!”我赶紧上前一步,拉住顺子他娘的胳膊。

  她的力气奇大,我和顺子他爹两个人都拉不住。

  顺子他娘一边哭,一边将坟头上的土往下挖,手指甲都翘起来了,血混杂着土沾的她满身都是。

  我和顺子他爹用尽力气才将她压在地上。

  此时,坟头已经被挖开一半了。

  我喘着粗气说,“叔,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你先带着婶回家,我来想办法。”

  顺子他爹点了点头,抹了把眼泪说,“你这个遭婆娘哦,你惹谁不好,偏偏惹这徐家的老爷子。”

  顺子他娘可能是折腾的累了,不挣扎了,任由顺子他爹抓着手往山下走。

  等两位老人都离开了,我一屁股坐在徐守成的坟头上,抓了把土扬在上面,“徐老爷子,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和村里人没关系。”

  “我呢,反正已经是个死人了,可阿婆留给我的命,我不能糟蹋了不是。你啊,有怨气,就撒在我身上,咱们爷俩的事儿,别牵扯到村里人。”

  说完后,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

  要说怕,我也怕过。但是经过昨晚的事后,我发现有很多事情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得去勇敢面对。

  捡起倒在地上的铁锹,我在附近铲了点土,帮他把坟头重新盖上了。

  然后再一次将铁锹插在坟头前,“你如果再整什么幺蛾子,我就只能喊赵一手回来了,他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

  做完这些事,我准备下山。

  刚转过身,我隐约间看到旁边的荒草丛里好像闪过了一个人。

  长头发,好像是女人。

  我瞬间愣住了,脑海中浮现出徐守成家里趴在窗外面的那张女人脸。

  “徐芳!”我大喊了一声,赶紧追上去。

  “哗啦啦……”

  荒草丛里传来一个人跑动的声音,一个看起来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女从荒草丛里站起来,扭头就跑。

  她的速度特别快,而且身姿也灵巧,我追出去三百多米远就追丢了。

  站在荒草丛里,我大口的喘着气,环视着四周,企图将她找出来。

  这一次,她没有再给我发现她的机会。

  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我大声问道,“你是谁,和徐守成什么关系,我们好好谈谈!”

  徐芳死的时候,刚好十七岁。

  是她吗?

  如果是她,为什么还活着,命不是已经借给我了吗?

  如果不是徐芳,那会是谁,为什么要守着徐守成?

  我满肚子的疑问得不到解答。

  又找了一会儿,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李寡妇的灵还需要我守,顺子他娘现在不知道好了没有,我必须得回去了。

  下山后,太阳已经落山,我直奔顺子家。

  又一次路过李寡妇家的院子,我朝着里面望了眼。

  诡异的是,顺子还是保持着下午我们离开时候的姿势背对着大门口坐着,肩膀一抖一抖的。

  我停下来喊了声,“顺子?”

  顺子没理我,像是没听到一样。

  我走进院里,伸手在顺子肩膀上拍了拍,试探性的问道,“顺子?”

  他缓缓转过头,两眼翻白,嘴角全都是血,嘴里还在嚼着什么,露出一截白色的骨头。

  这一幕,好像一盆冷水浇在头上,让我从头凉到脚。

  仔细一看,顺子的手里抓着一只黑猫,脑袋歪着在半空吊着,身上的肉已经被顺子吃的差不多了。

  “顺子,你干嘛呢?”我的声音都带上了颤音。

  很明显,顺子此刻的状态是中邪了。

  这只黑猫我认得,它吃了李寡妇的肉,活活撑破了肚皮,被赵一手丢在院子的角落里了。

  此刻竟然被顺子找了回来,还给生吃了。

  我感觉到整个头皮都麻了。

  “咯咯咯……”

  顺子用力的咬碎嘴里的骨头,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被他抓着的黑猫,脑袋忽然活动了一下,竟然抬了起来,两个绿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

  双腿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我害怕黑猫,出自灵魂的恐惧,源于我是借的阴命。

  我的牙齿在打颤,哆嗦着手,内心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冷静。

  当着我的面,顺子又低头从黑猫身上撕下来一块肉,咧开嘴笑了笑,露出沾着血丝的白牙。

  “顺子,你醒醒!”

  我鼓足了勇气,扬起手,朝着他的脸狠狠的抽了下去。

  这一下,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晃悠了两下身子才站稳。

  顺子被我打的整个人一头栽到在地上,两腿伸直,浑身抽搐,嘴里吐着白沫。

  我赶紧跑过去掐他的人中,大声喊道,“顺子,醒醒!”

  过了会儿,顺子两颗眼珠子终于翻下来了,刚准备说话,忽然坐起来开始呕吐。

  他吐出来的,全都是黑色的毛,混杂着嚼烂的血肉,恶心至极。

  顺子自己也被恶心的不行。

  吐完后,他朝着旁边的黑猫尸体看了一眼,顿时吓得一个哆嗦。

  “小走阴婆,这是谁干的?”

  他一边后退,一边擦着自己的嘴,结果却擦了满手的血。

  看到血,顺子愣神了两秒,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五官变得扭曲,瞳孔缩小的像是针尖一样。

  他抬起头,身体缩成一团,哆嗦着声音喊道,“鬼……有鬼……她回来了……”

  我连忙压住他的肩膀,和他对视着问道,“谁,谁回来了,你看到什么了?”

  顺子的脸色在不停的变换,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身体一直在打哆嗦,缓缓吐出两个字,“徐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