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猫脸人
三月19972021-07-20 18:063,041

  徐芳两个字,好像有魔力一样。

  我浑身都僵住了,想到了徐守成家看到的女人,还有山上看到的少女背影。

  我几乎是瞬间就反驳道,“不可能,徐芳已经死了,你怎么可能认识她?”

  顺子哆嗦着嘴唇,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我也知道自己过于激动了,平复了心情后,重新问道,“你在哪看到的她,怎么知道她就是徐芳?”

  顺子摇头,表情有些茫然,“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她就是徐芳。”

  这种荒诞的理由,让我在心里松了口气。

  我扶着他站起来,“你在这里等我会儿,我去你家看看你娘。”

  顺子点了点头,红着眼睛问道,“我娘怎么样,她没事吧?”

  我说,“你娘没事,我去确认一下她的情况就回来换你,你自己小心点。”

  我看了眼地上的黑猫尸体,“院子里你收拾一下。”

  从李寡妇家出来,我朝着顺子家走去。

  推开院子门,我看到顺子他爹拎着个桶子在喂猪,没有看到顺子他娘。

  我扯着嗓子问道,“叔,婶怎么样了?”

  顺子他爹听到我的声音,激动的说,“小走阴婆,你可真是神了,他娘回来后就躺下了,已经没事了,还和我说晚上想吃饺子。”

  我说,“没事就好,那我让顺子回来。”

  可没想到顺子他爹连忙阻止我说,“不行,不能让顺子回来,李寡妇家就你一个人,让他留在那帮帮忙。”

  顺子他爹的反应让我感觉有些奇怪,这个时候不应该喊顺子回来照顾他娘才对吗?

  我刚想劝,忽然看到了顺子他娘从窗户口看着我,目光中带着一丝怨毒。

  我明明救了她,她仇视我干嘛?

  我只当做自己看错了,又和顺子他爹交代两句就走了。

  回到李寡妇家院子,还没进门,顺子快步迎上来,焦急的问,“我娘怎么样了?”

  我说,“你娘没事,已经恢复了,但是你爹说不让你回去,让你在这陪我,你是怎么想的?”

  顺子犹豫了一会儿说,“行,我娘没事就好,我在这陪你守两天灵,你一个人也怪可怜的。”

  他自己都这么说了,我就没有再坚持让他回去。

  顺子比我年长四岁,很憨厚老实的一个人,没上过几天学,从小就跟着他爹满山跑了。

  他对我的事情很好奇,晚上睡不着觉一直在追问。

  不过有些事,阿婆叮嘱过我,千万不能告诉外人,所以我一直都在被动回答。

  就算如此,偶尔透露出来的一些走阴的东西,也让顺子高兴不已。

  很快夜深了,我两天一夜没怎么睡觉,此刻困得不行。

  我交代顺子说让他守前半夜,后半夜喊我,就到李寡妇家屋子里睡觉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听到外面传来一声猫叫。

  因为太累了,外面还有顺子守着,我也没太在意,继续睡着。

  可是刚睡着,我又听到了一声猫叫,这次距离很近,像是在屋子里。

  这次我被惊醒了,睁开眼睛,短时间还不能适应黑暗。

  目光在屋子里巡视,寻找猫叫声来源。

  视觉稍微恢复了一点,我发现里屋的门,竟然是开着的。

  睡觉的时候,我明明关上了门。

  是顺子中途进来了吗?

  “喵……”

  就在这时,我再一次听到了猫叫声,就在我的脚底下,炕的下边。

  黑暗中,我看到了半个头从炕下面露了出来,两颗眼珠子闪着绿光。

  我顿时没了睡意,吓得浑身发抖。

  “喵……”

  它又叫了一声。

  我再仔细看,发出声音的不是猫,而是一个人!

  这个人,是顺子他娘,半蹲在炕下边,两手和猫一样两手半握成拳,搭在炕的边上。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思维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顺子他娘怎么会在这?

  更加诡异的是,她为什么和一只猫一样?

  顺子哪去了,他娘进屋了,他难道看不到吗?

  我艰难的咽了口吐沫,一动也不敢动,想要喊顺子,嗓子却发不出来声音。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顺子他娘竟然慢慢爬上了炕。

  她浑身光溜溜的,四肢着地,屁股撅起来,真就和猫一模一样。

  我双手拄在炕上,慢慢后退,后背依靠着窗户,做好随时撞破玻璃逃跑的准备。

  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击声。

  “咚咚咚……”

  紧接着传来顺子的声音,“小走阴婆,你干嘛呢,吓我一跳。”

  我也被顺子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发现顺子他娘已经不见了。

  我推开窗户,看到顺子那张挂满了疑惑的大饼脸。

  他朝着里屋看了眼,疑惑的问,“你刚刚咋回事,屋子里有东西?”

  我摇摇头,没有将看到他娘的事说出来,换了种方式问道,“顺子,你刚看到有人进屋没?”

  顺子一脸茫然,“没有啊,你看到什么了?”

  我说,“猫。”

  顺子对猫已经产生心理阴影了,不敢继续问下去,带着乞求的语气说,“小走阴婆,你能不能带着被子出来睡,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经历了刚刚的一幕,我也睡不着了,索性直接从窗户翻出去,说,“我也不睡了,一起守着吧。”

  顺子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明明是他帮我守夜,却像是我在帮他的忙一样。

  我们两个人一直坐到天亮。

  凌晨的时候,顺子说要回家一趟,带早饭过来一起吃。

  我想到了昨夜发生的事情,连忙阻止说,“不用麻烦叔和婶了,他们也累了一天,李寡妇家外屋还有点米,我们凑合着吃点。”

  顺子犹豫道,“也行,那我去煮饭。”

  他进屋没一会儿,就愁眉苦脸的出来了,“小走阴婆,李寡妇家的米缸里都是血,我还是回家一趟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如果顺子他娘真的又出了问题,躲也躲不掉。

  我说,“那行,我陪你一起回去,直接在你家吃了,省着你再多跑一趟。”

  顺子没什么心眼,喜怒都写在脸上,眉飞色舞的说他娘做饭多么好吃,说我吃了第一顿一定还想吃第二顿。

  我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生怕等会儿见到他娘的时候,看到不好的一幕。

  一盏茶的功夫,我们来到了顺子家大门口。

  还没进门,他就大声喊道,“娘,你看看我把谁带来了?”

  顺子他娘闻声从外屋走出来了,手里还拎着葫芦做的水瓢,身上系着打着补丁的围裙。

  “哎呦,是小走阴婆啊,昨天可多谢你了。”顺子他娘热情的和我打招呼。

  “来来来,别站在门口,快进屋,我煮的小米粥,早知道你要来,我肯定要多烧两道菜。”

  顺子他爹也出来了,拉着我的胳膊进屋,笑呵呵的和我道谢,说我是他们家的大恩人。

  进屋后,顺子他爹将我按在座位上,顺子他娘盛了一碗饭放在我面前,备好筷子,“进屋,小走阴婆,粗茶淡饭,你可别嫌弃。”

  我盯着顺子他娘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问题。

  我试探性的问道,“婶,昨晚你没感觉身体不舒服吧?”

  顺子他娘笑着回答说,“没有啊,睡得可好了,从来没这么踏实过。”

  顺子他爹附和道,“是啊,我昨晚还担心她犯病,守了一晚上,没事了。”

  难道是我昨天晚上睡迷糊看错了?

  我感觉有可能,或许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毕竟赵一手没在身边,我只能自己撑事,第一次害怕做噩梦也正常。

  吃过饭,我和顺子父母道谢,回李寡妇家里了。

  顺子要跟着我,我拒绝了,让他留在家里好好照顾老两口。

  回到李寡妇家中,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不行,我得再回去一趟确认下。

  三分钟后,我再一次回到顺子家大门口。

  他们家的大门紧闭,里面看起来一个人都没有。

  我喊了声顺子,没听到回应。

  我赶紧推开大门,进了院子,趴在窗户上往屋子里面看。

  没有人。

  从吃完饭,回到李寡妇家,再回来还没超过十分钟。

  顺子一家人能去哪?

  “呜呜呜……”

  就在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一阵呜咽声。

  旁边的猪圈里,猪在哼哧哼哧的叫。

  我赶紧跑过去,看到顺子身上捆着绳子,嘴里塞着一个布团,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我。

  我跳进去,将猪从他的身边赶走,扯下布团,一边解绳子一边问道,“怎么回事,你爹娘呢?”

  顺子瞪着眼睛,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小走阴婆,你快去后山,他们拿着锄头和挖锹上山了!”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徐守成的坟。

  他们,是要去挖坟!

  我拉着顺子站起来焦急的说,“你和我一起去,我一个人制不住他们!”

  我们从猪圈里翻出来,用最快的速度往村东头跑。

  出了村子,进入山路,隐约能看到有两个人在小路上行走。

  顺子急了,脚下更快了两分,高声喊道,“快点,我爹娘在那!”

  我们一路追上去,但还是慢了半分。

  到达山腰的时候,徐守成的坟已经被挖开了,棺材盖被撬开一角,七颗桃木钉中的一颗落在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