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下不去山了
三月19972021-07-20 18:073,054

  顺子父母站在徐守成的棺材两边,正在准备撬第二颗桃木钉。

  我当即大喊一声,“顺子,快拦住他们!”

  我和顺子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一人拦住一个人。

  顺子他爹的力气大的惊人,我用尽全身力气,才将他手里的锄头夺下来。

  再一看,他的眼睛里只剩下眼白了,两颗眼珠子用力向上翻,脚尖点地,整张脸都好像是猪肝色。

  顺子也按住了他娘,满头大汗,抬头问我怎么办。

  我将顺子他爹压在地上,回答说,“找东西把他们捆住,下山后再想办法。”

  顺子站起来,抽出裤腰带。

  农村的裤腰带都是用布绳,很结实,将他娘的手反绑住了。

  我也如法炮制,捆住他爹。

  二老趴在地上,不停的挣扎,折腾一会儿可能没力气了,昏了过去。

  我让顺子等等,走到徐守成的坟前,捡起掉在地上的桃木钉。

  在旁边找了块大石头,将桃木钉钉回原位,合上了棺材盖。

  “顺子,帮我个忙,咱们把坑挖的深点!”

  顺子父母中邪,他早就吓得六神无主,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们两个人将徐守成的棺材抬出来,然后继续下挖了一米多深,重新将棺材落下去。

  埋上土,顺子不放心的问,“小走阴婆,这样能行吗?”

  像徐守成这样不安生的主,只是将坟墓挖深不能解决什么问题。走阴的手段中,需要用到的东西我手里根本没有。

  我犹豫了一会儿问,“顺子,你还是童子吧?”

  童子,指的是没行过房事的男人。

  顺子露出尴尬的表情,“我连媳妇儿都没有。”

  我说行,指着徐守成的坟头说,“你就在这开闸放水,让他尝尝童子尿的威力。”

  徐守成自己不安生,也别怪我们干这缺德事了。

  未破阳的男人,尿出的童子尿对阴秽来说相当于毒药。

  我相当于半个死人,身上阳气不足,只有顺子的尿才行。

  顺子好像个小媳妇一样,扭捏半天,“小走阴婆,在人坟头上撒尿这种事不太好吧。”

  我说,“那行,你不尿,今天咱俩回去徐守成还得搞事,到时候能不能救回你爹娘就不知道了。”

  涉及到父母的安危,顺子咬咬牙说,“行,我尿!”

  他解开裤腰带,酝酿了十几分钟才挤出来一点。

  他抖了抖,苦着脸道,“我早上也没喝水,尿不出来了。”

  我点头道,“这点够了,给徐老爷子下个马威,让他知道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先回去吧。”

  顺子提上裤子,扛着他娘,走在前头。

  我扛着他爹,走在后面。

  下山的时候,我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像是跟着什么东西。

  可每次回头,看到的都是空荡荡的荒草丛和羊肠小路,什么也没有。

  反复了几次之后,我发现不对劲了。

  我们走了这么久,按理说应该早就看到村子了。

  可是视野中,是一望无际的荒草从和下山路,村子呢?

  我喊住顺子,让他停下。

  顺子停下来,疑惑的问,“怎么了?”

  我问,“你就没发现这不是咱们上山时候的路吗?”

  因为是顺子在前面走,我也就没太注意,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顺子经过我提醒,朝着山下看了眼,顿时愣住了,挠着后脑勺问,“小走阴婆,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没走错方向啊。”

  我低沉着声音说,“咱们这是着了道了,有东西跟在后面,不让咱们回去。”

  我的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因为李寡妇的灵堂现在没人守着。

  赵一手走的时候,特别叮嘱我一定要在李寡妇的灵堂守上七天,肯定不是随口说说。

  只希望不要出事吧。

  顺子眼底闪过一抹慌乱,“那可怎么办,我们还能回去吗?”

  我蹲在地上,想着是从哪出的问题。

  生活在农村的人,应该都知道鬼打墙。

  不过一般时候,鬼打墙都是发生在晚上,明明看到眼前有灯光,却怎么走都走不到。

  实际上在外人看来,他就在原地转圈。

  发生在白天几乎不可能,除非有东西在作祟。

  我刚刚感觉到身后有东西跟着我们肯定不是错觉,应该是真的有什么东西跟着我和顺子下山了。

  我没有告诉顺子心中的猜想,不然他肯定要害怕,容易坏事。

  我从小在坟地里长大,听阿婆讲述各种诡异的事,心中虽然也怕,但不至于慌乱。

  蹲在地上想了一会儿,我说,“顺子,咱们往回走。”

  顺子打了个哆嗦,不敢相信的问我,“往回走?”

  我说,“对,往回走!咱们是在下山的时候着了道的,继续往下走肯定走不出去,往回走还有一线生机。”

  别看顺子比我大,他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只能把我当成主心骨。

  他扛起他娘,皱着脸说,“小走阴婆,你一定要救救我爹娘。”

  我点头应下,“我会想办法的。”

  顺子一家的事情本就是因我而起,他不说我也会管到底。

  我们又往上山的路走了半个多小时,明明能看到山腰就在不远处,但就是走不到。

  扛着一个人上山,我累得够呛,坐在地上休息。

  顺子体格好,但也累的气喘吁吁,不安的说,“小走阴婆,不行啊,我感觉咱们就在一直原地打转。”

  那种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一直环绕在我的周围。

  我的体质特殊,对阴秽格外的敏感,它想把我们困在这。

  我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总觉得不赶紧下山,会发生更加恐怖的事。

  事到如今,只能有一个办法了。

  我说,“顺子,你带着叔婶下山,我在山上看着你给你指路。你回去后,找二十年以上的香炉灰或者草木灰,用你的童子尿混合兑水,喂你爹娘喝下去。”

  “然后你去李寡妇家里,一定要寸步不离,守住她!”

  顺子紧张的问,“那你呢?”

  我目光闪烁,低声道,“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先下山,我担心李寡妇家出事,你爹娘也拖不得了,时间久了要危及性命。”

  听到这句话,顺子不推辞了,赶紧应下,“那你自己小心点。”

  顺子扛起他爹娘,一肩头一个,饶是他体格很好,也累的涨红了脸。

  我说,“走吧,一直往下走,别回头。”

  顺子一直朝着山下走,背影越来越模糊,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呼……”

  我松了口气,顺子已经安然离开了。

  果然,它想留下的只有我。

  既然走不出去,我索性坐在地上,保存体力。

  人的身上有阳气,阴秽想要害人没那么简单,我也不怕,倒要看看它能困到我什么时候。

  刚刚我说我有办法是骗顺子的,不然他担心我的安危肯定不会独自离开。

  这一坐,就是一整天。

  夕阳西下,夜色降临,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风吹过荒草,发出沙沙的声音。

  气温骤降,我不由得抱紧了胳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心中一紧,想要站起来。

  可这一下,竟然没有站起来,后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晃悠了两下身子,重新坐在地上。

  浑身剩下,又酸又疼,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不由得回忆起徐守成下葬那天发生了的一幕。

  如果不是关键时候引魂铃响了,我可能就要永远留在山里了。

  可是现在没有引魂铃,我要怎么办?

  背上的压力越来越大,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双腿在颤抖,膝盖处因为承受不住压力传来一阵剧痛。

  我赶紧重新坐下,用力吸了两口气,露出一抹苦笑。

  折腾了十七年,没想到还是要死。

  这一刻,我想到了阿婆。

  她为了救我放弃了安享晚年的机会,用自己的命换来了我现在的生活。

  我不能死!

  我咬着牙,握紧拳头,用力砸在自己的头上。

  柴刀砍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伤口裂开,满头都是血,顺着脸颊流下。

  剧痛让我重新提起一口气,转过身,四肢着地,手脚并用,朝着山腰徐守成的坟爬过去。

  我闭着眼睛,不看四周,只凭借着感觉往上爬。

  鬼打墙,又叫鬼遮眼,不能凭借着眼睛去看,因为看到的都是假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能匍匐在地上,后背上的重量压得我浑身的骨头都在发出抗议声。

  此刻的我浑身沾满了泥土,半张脸上都是血。

  睁开眼睛,借着月光,我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徐守成的坟。

  短短十几米的距离,我爬了近半个小时。

  手摸到坟头的时候,我已经累得浑身是汗,衣服都湿透了。

  我眼底闪过一丝决绝,憋足了气,伸手去挖坟上的土。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想再死第二次!

  用了两个多小时,我的手终于碰到了徐守成的棺材。

  我心中一喜,赶紧将棺材上的泥土清理干净,摸到了一颗桃木钉。

  在泥土中翻找出一块石头,将桃木钉撬开,然后对准自己的左手掌心,五指微微握住。

  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紧咬牙关,握紧手中的石头用力砸了下去。

  “啊!”

  剧痛传来,我的喉咙中发出一声压抑着的吼声,桃木钉刺穿了掌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