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一条人命
三月19972021-07-20 18:063,026

  桃木钉能镇住阴秽,对我同样有效。

  我是死人,后借了阴命,桃木钉刺入掌心后,更像是刺穿了灵魂。

  我紧咬着牙关,浑身血液好像都凝滞了,冰冷的直打哆嗦。

  牙齿碰撞在一起,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我从徐守成的坟里爬出来,后背为之一轻,那种被重压的感觉消失不见了。

  血落在棺材盖上,很快就渗了进去。

  此刻我已经没空去管棺材里会发生什么变化,拖着半残的身体,连滚带爬的朝着山下跑。

  夜深了,我跑回到村里,视线模糊,勉强能辨认李寡妇家的大门。

  扶着墙,我看到了院子里蹲着的顺子,腿一软,倒了下去。

  “小走阴婆!”

  顺子朝着我小跑过来,用力掐着我的人中。

  “小走阴婆,你醒醒,怎么浑身都是血!”

  “你的手怎么了!”

  我用力睁开眼睛,举起左手,咬着牙说道,“帮我拔出来。”

  口中憋着的气泄了出去,我的眼前为之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幽幽转醒。

  身边是熟悉的棺材,鼻腔中涌入一股泥土味道。

  耳边传来了阿婆慈祥的喊声,“大毛,出来吃饭了。”

  棺材盖子留了一道缝隙,我推开,爬出去,头顶有一个洞口透露着光亮。

  我从洞口钻出去,看到阿婆坐在茅草屋前,锅里正炖着什么。

  我肚子饿的咕咕叫,小跑到锅前,搬了一块石头端正的坐着,“阿婆,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啊?”

  阿婆笑呵呵的说,“汤,孟婆汤。”

  她给我盛了一碗,递到嘴边,“喝了就好了,就不会再痛苦了。”

  我接过来,看着碗里绿色的汤汁,深吸一口气,香气扑鼻。

  我食指大动,凑到嘴边,刚准备喝,忽然感觉整个人被掀翻了出去,汤洒了一地。

  阿婆冷着一张脸,呵斥道,“滚回去!”

  声音在我的脑海中轰然炸响,我的眼睛猛地睁开,看到了结着蜘蛛网的天花板。

  守在旁边的顺子惊喜的喊道,“小走阴婆,你醒了!”

  我感觉头很疼,伸手去摸,摸到了一层白布。

  再看左手,上面同样缠着一圈白布,红色的血渗了出来,将白布染得通红。

  顺子解释说,“小走阴婆,你别乱动,你头上的伤口崩开了,手上还钉着一枚钉子。”

  我有些分不清梦境现实了。

  刚刚看到阿婆了,是在做梦吗?

  我用右手撑起身子,左手捂着额头,“桃木钉呢?”

  顺子恍然,连忙从兜里掏出桃木钉,“在这。”

  话音刚落,他忽然跪在地上,给我咚咚咚磕了三个头,“小走阴婆,太感谢你了。我回来后就去祠堂抓了把香炉灰,按照你说的方法弄了两碗水,喂我爹娘服下,他们现在已经没事了。”

  我赶紧伸手去扶他,“客气了,事情本就因我而起。你快起来,叔婶没事了就好,你还得帮我办一件事。”

  顺子拍着胸口,红着眼睛说,“小走阴婆,您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您说有什么事,我拼了命也帮您办好。”

  我顿时哭笑不得,“不用你拼命,天亮后你陪我回山里一次。”

  顺子不放心的问,“不用再休息休息吗?”

  我摇摇头,凝重着脸色说道,“不用,有些事得趁早办,不然我不放心。”

  徐守成的坟现在是挖开的状态,镇着他的桃木钉也被我取下一颗,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乱子。

  马上太阳就出来了,天亮了好办事。

  顺子的爹娘已经醒了,对着我千恩万谢,反而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从小到大,我虽然生活在村里,但是和村里的人没有任何交集。

  我对顺子爹娘说,“叔,婶,其实是我连累了你们。我想请你们帮个忙,在李寡妇家里帮我看一会儿,我和顺子要去办点事。”

  顺子他爹连连应下,“行,没问题,你去吧,李寡妇交给我们,都是一个村的,能帮就帮一下。”

  天刚蒙蒙亮,我和顺子就带着出头和铁锹出发了。

  上山之前,我让顺子带我去村里的祠堂抓了一把香炉灰。

  到了祠堂之后,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顺子能进去祠堂,我却怎么也进不去,两指高的门槛对我来说像是跨不过去的天埑。

  祠堂是村子刚建成的时候修的,里面供奉着当初建造村子的几个先祖。每年七月十五,村里人都会供奉上香火和水果,已经有四五十年的历史,香炉灰也积攒了许多。

  顺子想多装点,可是抓了两把后,就怎么也装不进袋子里了。

  他挠着头走出来,“奇了怪了,我装了那么多,怎么袋子里就两把的量?”

  我站在门口对着祠堂里的牌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今日小子有难,前来和列祖列宗借一些香火用,今日借,他日还,小子不会忘了各位先祖的恩情。”

  顺子也学着我,有模有样的行了一礼,“谢谢各位列祖列宗。”

  阿婆曾经和我说过,先祖有灵,礼节是不能少的。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祖宗都不敬,忘了本,早晚会遭报应。

  离开祠堂,我和顺子进了山里。

  先前那枚桃木钉也被我带上,虽然不知道重新砸回去还有没有用,但总归比什么也不做要好。

  用了四十多分钟,我们来到徐守成坟前。

  天空中灰蒙蒙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太阳没有出现,竟然是阴天。

  我跳到坟坑里,将桃木钉重新钉了回去。

  而后顺子将我拉了上来,我们一起将徐守成的坟埋上了。

  “顺子,香炉灰取出来,沿着坟边缘扬上一圈,千万不要断!”

  我进不去祠堂,自然不能碰香炉灰,这件事只能交给顺子做。

  刚好,一圈扬完,香炉灰也用光了。

  下山的时候,头顶的阴云消散,一缕阳光正好照在徐守成的坟头上。

  隐隐约约,我好像听到山里传来一声不甘心的吼声。

  顺子转过头,疑惑的问,“小走阴婆,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微微一笑,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下了,“你听错了,我们走吧。”

  回到村里,我将顺子父母送回家,继续给李寡妇守灵。

  五天后,李寡妇出殡,顺子一家过来帮忙,抬棺的钱也是他们帮忙垫付的。

  下葬的地址选在后山的一处福地。

  举行完葬礼后,村民散了,收到的礼钱我全都给了顺子一家,就当做补偿了。

  我暂时没有地方去,将李寡妇的家里收拾了一番,住在里面。

  坟地我都住了十七年,死过人的屋子不算什么。

  不过让我疑惑的是,赵一手说去三天五天就回来,结果这都七天过去了,还是音讯全无。

  顺子开车带着我去了破庙一趟,里面的东西还在,但是不见人。

  赵一手不像是说话不算话的人,他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

  正当我准备去找他的时候,当天晚上忽然有人找上门来,六十多岁的老人见到我直接就跪地上了,头磕的咚咚响。

  “小走阴婆,求求你救救我家孙儿,他娘马上临盆不知道怎么就落水了,现在娃儿还在肚子里出不来。”

  “听说您是从死人肚子里出来的,借了阴命,您一定能有办法救他的!”

  “我孙儿不能死啊,他爹短命,我们老王家就剩这一根独苗,他死了就绝后了啊!”

  在农村,把传宗接代看的比命都重要。

  有些人家为了生个儿子,甚至不惜将生了却养不起的女儿送人,只为了能再多生一个。

  我赶紧将王老爷子扶起来,“老爷子,不是我不救,而是我没法救。阴命不是随便借的,而且得有人肯借给您孙子才行啊,您先起来。”

  王老爷子说什么也不起来,说我不救他孙儿,他也不想活了,就在李寡妇家门口跪到死。

  我犯了难,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

  同时心中疑惑着王老爷子怎么知道我的事儿。

  余光中,正好瞥到顺子低头不敢看我,顿时心中了然。

  感情是他这个大嘴巴把我的事说了出去。

  我对顺子说,“你招来的,自己劝回去。”

  顺子的脸顿时就拉下来了,看样子他也想跪,乞求我说,“我也是看王老爷子可怜,这才说漏了嘴,你想想办法,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说实话,我对借阴命很抵触。

  涉及到因果,命格,会引发无法预知的后果。

  为了我能活下来,徐家家破人亡,一家三口死于非命。顺子一家差点出事,李寡妇死了,阿婆也死了。

  怎么算,都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顺子不知道其中的道道,我不怪他。但是让王老爷子一直在这里跪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已经有不少村民在附近围观了。

  我略加思索,选了个折中的办法,对王老爷子说,“老爷子,我可以跟你回去把你孙儿从他娘肚子里接出来,但他能不能活,能不能借到阴命,一切都随缘,这种事强求不得。”

  见我松口了,王老爷子老泪纵横,又给我磕了三个头,额头都磕出血了,“行,行,怎么都行,从今往后小走阴婆您就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