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人鱼婴
三月19972021-07-20 17:353,035

  此情此景,我感到于心不忍,但有些事情,不是同情就能解决的。

  借阴命这个口,我不能松。

  夏天的天气就像是女人的脸,说变就变。

  顺子开车,我们到了王老爷子家的时候,天空不知何时聚集了一片阴云,雨随时会落下来。

  空气中有些潮湿,还很闷热,没有一丝风,热得我满头大汗。

  王家媳妇儿的尸体摆在院子里,裹着一层白布,皮肤被水泡的有些发白,眼睛瞪得很大,眼珠子灰白,死不瞑目。

  白布中间,肚子的位置高高隆起,已经足月要临盆了。

  见到尸体,王老爷子的眼睛顿时就红了,哽咽道,“小走阴婆,孩子就交给你了。人老了,看不得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和老婆子一辈子,送走儿媳两人,造孽啊!”

  王老爷子说完就自己进屋了。

  我走到王家媳妇身边蹲下,伸手在她肚子上摸了摸。

  皮肤是温热的,肚皮很软,尸体没有僵硬,说明人刚死不久,孩子还有救。

  忽然,我感觉肚皮活动了一下,像是有东西想要出来。

  小家伙儿还活着!

  这一刻,我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当年阿婆救我的时候,应该也是和现在差不多的一幕吧。

  人死后,血液停止流动,婴儿得不到氧气,会慢慢窒息而死。

  这个过程会持续很久,也很痛苦。

  或许是感同身受,我能体会那种没有看到这个世界就死去的孤寂。

  以及对这个世界的怨恨。

  如果不处理好,很容易变成母子煞,为祸一方,比徐家老爷子还要更凶厉。

  阿婆曾经说过,有些事遇到了就不能不管。

  否则出了事,阴债要算在我们头上的。

  我既然继承了阿婆的本事,就要遵守走阴婆的规矩,这个孩子已经和我产生了因果。

  他若死了,害了周边村子的村民,我也不会好过。

  我低声道,“顺子,和王老爷子要把剪刀,然后到车里等我。”

  这个时候,接生婆比走阴婆更有用。

  可惜的是,孩子等不了,接生婆也未必愿意接这个烂摊子。

  顺子进屋取了剪刀递给我,紧张的问,“你自己可以吗?”

  我点头道,“可以,你最好不要看。”

  顺子好奇的想看,又不敢看,一步三回头。

  等他到车里坐好,我深吸一口气,用剪刀刺穿王家媳妇的腹部,一点一点的剪开她的肚子。

  人的皮肉一共有八层,这是阿婆笔记中记载的。

  而剖腹产,算上腹腔中的一些器官,共需要割开十层。

  走阴中的很多手段,并非被世人想象的那么离奇。

  阿婆的笔记中有二十几页专门记载了人体的器官分布和穴位筋络,更像是一个行医笔记。

  只不过用的不是寻常的治病手段,更多的是民间的偏方。

  不论手段是否合规,只要能治病救人,便可在走阴中使用。

  此刻,我异常清醒,脑海中构建着人体的图形,双手丝毫不抖。

  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可以如此冷静。

  当年,阿婆也是这样将我从我娘的肚子里剖出来的。

  随着孕妇的肚子被划开,婴儿的头冒了出来。

  我伸出手,一手拖住婴儿的后背,另一手伸到孕妇的肚子里,摸到了婴儿的屁股。

  但是,我只摸到了一条腿,怎么也摸不到另一条。

  “哇啊啊……”

  婴儿哭了出来,挣扎着往外钻。

  我顺势将他拉了出来。

  不是孙子,而是孙女。

  而且,她的两条腿是并在一起的,好像人鱼一样,下半身形似“尾巴”。

  我从来没有见过婴儿,更不要说如此怪异形状的婴儿了。

  到目前为止,我所有的动作,都是根据阿婆笔记中记载的步骤来的。

  看到人鱼尾巴的时候,我的思维陷入一瞬间的停滞,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婴儿的哭声惊醒了我。

  赶紧用剪刀剪断脐带,用裹着王家媳妇尸体的白布将婴儿包裹了起来。

  我正准备带着婴儿去找王老爷子,忽然看到一个老妪哭丧着脸朝着我冲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把斧头。

  她看着疯疯癫癫的,嘴里嘟囔着,“鬼婴儿,这是鬼婴儿啊!”

  “作孽啊,死人肚子怎么可能生出孩子,不能留着她!”

  我吓了一跳,喊了声顺子,抱着孩子往后退。

  顺子就在车里,听到我的声音赶忙跳出来,抓住了老妪的手,将斧头夺了下来。

  王老爷子闻声,也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他颤抖着声音,惊慌的喊道,“你个死老婆子,这可是咱们王家唯一的种,你要造孽啊!”

  老妪没办法挣脱顺子的手,蹲在地上呜呜的哭,“老头子,我不让你找人接生不非不听,你看看这是你们王家的种吗,这是个孽畜!”

  我心中听了非常不是滋味,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山里的村子都是很封建的,畸形的婴儿代表着不详。

  更何况还是从死人肚子里生出来的,大多数都活不过一周的时间。

  如果是阿婆还活着,她见多识广,一定会保住这个婴儿,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但是阿婆已经去世多年,我又经验不足,完全乱了方寸。

  王老爷子哆嗦着嘴唇,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怀里的婴儿,“给我看看,是男娃还是女娃?”

  我张了张口,抿住嘴唇,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王老爷子从我怀里接过婴儿,颤抖着手,慢慢揭开白布。

  他的呼吸忽然停滞,眼睛瞪大,瞳孔缩小成一个点,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惊得,浑身都在颤抖。

  许久,他仰天长叹,“造孽啊!”

  我根本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王老爷子将婴儿摔在地上。

  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

  我朝着婴儿扑过去,将他抱起来,发现婴儿的鼻孔里全都是血,已经没有呼吸了。

  用手放在她的脖颈处,一点脉搏也感觉不到。

  这是才出生的婴儿,骨骼脏器还很脆弱,被王老爷子这么一摔,直接断了气。

  眼前的一幕, 让我久久回不过神来,抱着婴儿不知所措。

  王老爷子拂袖,转身进了屋子。

  老妪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上气不接下气,两眼一翻,竟然就这么昏了过去。

  我心中一惊,赶忙喊道,“顺子,救人,掐人中!”

  顺子也被王老爷子的举动吓懵了,听到我的喊声才回过神,用力按着老妪的人中。

  终于,老妪用力喘了两口,重新顺了气。

  她眼皮动了动,睁开眼睛,看向我怀里的婴儿,浑浊的眼珠子里看不到一点神采。

  “能不能……让我看看。”她双手展开,做出怀抱的姿势。

  我犹豫了一会儿,将女婴放在她的手上。

  老妪粗糙的手抚摸着婴儿的脸,缓缓闭上眼睛,脸上流淌着两行热泪,“作孽啊,作孽啊,这两个逆子,畜生不如的东西,这是报应,他们活该死!”

  老妪似乎话里有话,不过这是别人的家事,我不想去了解。

  女婴九死一生从母亲肚子里爬出来,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结果却没躲过爷爷的黑手。

  如果不妥善处理,怕是整个村子都要陪葬。

  我对老妪说,“婆婆,你打算将你的儿媳和孙女埋在哪?”

  老妪猛地抬起头,充满怨气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我,“这和你没有关系,从哪来的滚回哪去!”

  我尽可能的心平气和的说,“婆婆,女婴是我接生出来的,已经和我有了因果,我不可能不管。”

  老妪像是食人的猛兽,恶狠狠的骂道,“你们都该死,这是鬼婴,你会害死我们所有人!”

  她油盐不进,紧紧的将婴儿抱在怀里,我暂时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

  我只能继续劝道,“婆婆,我是走阴婆,你的儿媳和孙女儿交给我,我会想办法平息她们的怨气……”

  话还没说完,顺子忽然用力扯了一下我的衣服,指着女尸的方向颤抖着声音说,“小……小走阴婆,她是不是动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女尸不知何时将头扭转到了我们的方向,死不瞑目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老妪怀中的婴儿,嘴角向上翘起,勾出一副诡异的笑容。

  我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两腿像是生了根一样扎在地上,整个头皮都麻了。

  老妪已经完全疯掉了。刚刚还对我们恶语相向,此刻竟然怀抱着婴儿,慈祥的看着她,嘴里哼着摇篮曲,声音婉转动听。

  可再仔细听,我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因为从老妪嘴里哼出来的声音根本不像是一个老人,更像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我当即拉着顺子后退,想要离开院子。

  还不等后退两步,就听到屋子里传来王老爷子一声惨叫。

  我微微愣了下,推了把顺子,“顺子,你先走,到车上等我,我去救人!”

  顺子在我身后焦急的喊道,“你救那个老畜生干嘛?”

  我说,“活人欠下的债自有活人的规矩去讨,死人就该认命,它们没资格自己动手报仇!”

  撞开屋子的门,我看到王老爷子像是羊癫疯发作了一样,两眼翻白,躺在地上抽搐,鼻子不停的往外冒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