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一尸两命
三月19972021-07-20 18:043,033

  我抓住王老爷子的肩膀,将他提起来,对着他的脸狠抽了两巴掌。

  王老爷子抬了抬眼皮,看了我一眼,瞳孔收缩,惊慌的说,“身……身后!”

  他的目光不是看我,而是看着我的身后。

  我慌忙转身,但是身后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看到。

  这时,我感觉后背传来一阵剧痛,再转过身看向王老爷子,他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整张脸都变成紫青色。

  王老爷子,竟然中邪了!

  他手里拿着把水果刀,如果不是我闪躲的及时,可能这一下就能要了我的命。

  我赶紧往屋外跑。

  刚跑到外屋门口,见到老妪抱着女婴堵在门外,脚尖点地,两颗眼珠子向上翻,整个眼眶里只剩下眼白。

  前有狼,后有虎,我果断的爬到炕上,朝着窗户撞了上去。

  “哗啦”一声,我胳膊上被玻璃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淋漓。

  落地后,我回头朝着屋里看了眼,王老爷子瞪着眼珠子朝着我追上来了。

  我赶忙站起来,手脚并用的朝着大门口跑过去。

  在经过女尸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脚底被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

  女尸不知道什么时候伸直了手,正好拦在我逃跑的路上,两颗眼珠子黑漆漆的,正盯着我的脸。

  这一幕让我头皮发麻,站起来想要继续跑。

  但是耳边忽然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哭声。

  女婴已经被王老爷子摔死了,哪来的哭声?

  我想要站起来,却感觉身后冰凉,像是什么东西爬上去了一样。

  只是持续了一瞬,老妪已经点着脚到我面前了。

  她怀中的女婴不知道去了哪,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朵根,露出蜡黄的牙齿。

  我看到了刚刚落在地上的剪刀,抓起来,对准老妪的脚尖用力的戳了下去。

  老妪像是感觉不到痛楚一样,蹲下来掐住我的脖子,面目狰狞,嘴里一直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她浑身僵硬,力气大的根本不像是一个老人。

  王老爷子也从窗户里翻出来了,正朝着我冲过来。

  危急时刻,我的身上忽然一轻,见到了顺子的脸。

  他手里拿着一根木棍,砸在了老妪的后脑勺上。

  老妪甚至晃了晃,倒在地上。

  我趁机抓住顺子的手,借力站起来,朝着面包车跑过去。

  刚上车坐稳,就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

  王老爷子追出来了,竟然用水果刀扎碎了玻璃,手臂上被割了四五道伤口浑然不觉,朝着顺子的胸口刺了过去。

  顺子在开车,木棍在我的手里。

  我抓起来,直接怼在王老爷子的脸上,将他的脑袋推出车窗。

  顺子趁机一脚油门,我整个后背都贴在后座上,面包车猛地冲出去十几米远。

  后视镜中,王老爷子追了一会儿就倒地上了,生死不知。

  我说,“顺子,停车!”

  顺子吓得脸都白了,冲着我吼道,“停车干嘛,那个老畜生死有余辜!”

  我说你不停车,王老爷子一家子死了,这笔阴债得算在我俩头上,死后进地府要下油锅的。

  顺子紧咬着牙,一脚油门停在路边,用力锤了下方向盘,“草特娘的,都怪我嘴贱!”

  说完他用力抽了自己两巴掌,推开车后,拎着木棍下了车。

  我也赶紧跟过去,怕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和顺子走到王老爷子身边,发现他已经昏了过去。

  我说,“顺子,你回车上取两根绳子回来。”

  没等多久,顺子取绳子回来了。

  我们两个把王老爷子捆上,避免他醒过来再对我们动手。

  他背着王老爷子,我走在前头,回到院子里。

  老妪趴在地上,后脑勺上都是血,顺子那一下砸的还真重。

  冲动劲儿过去,顺子有些慌了,问我闹出人命可怎么办?

  我见他六神无主,扬起手在他脸上抽了一巴掌,“冷静点,先把老太太捆上,和王老爷子一起抬进屋。”

  顺子慌乱的点了点头,手抖得绳扣都系不好。

  而后,我们将王老爷子和老妪抬到屋里,放在炕上。

  “顺子,你去村里喊个郎中来。”我说。

  顺子没回答,他两个眼睛都直了,盯着老妪的后脑勺。

  “顺子!”我抓着他的肩膀晃了晃,看着他的眼睛说,“你别怕,没事,去村里喊个郎中来,院里的事儿交给我。”

  他咽了口吐沫,抓着我的手说,“小走阴婆,你一定要救活她!”

  我安慰他说老妪没事,找郎中来包扎一下就行了,肯定不会死。

  老妪的伤其实不算太重,只是后脑破了皮,她昏迷的原因是中邪。

  等顺子离开,我打开柜子门,找了床被子,抱着来到院里。

  我蹲在王家媳妇身边,口中小声说着,“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你的女儿死了我也有责任,我会帮她修一个小祠堂供奉着,保佑她下辈子投个好胎。生死有命,阴阳相隔,你今日若真杀了人,他日下了地府,可想过后果?”

  说话的时候,我手上的动作没停,将她的尸身用被子包裹住,外面捆上绳子。

  我说,“我会帮你找个福地葬下,安心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说的话起作用了,再看王家媳妇的脸,发现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我将女尸放在屋檐下,寻找女婴。

  奇怪的是,女婴竟然不见了。

  我记得先前是老妪抱着的,最后看到女婴的时候是老妪抱着她堵在门口。

  然后我被王家媳妇绊倒在地,再看到老妪的时候,她怀里已经没了女婴。

  我站起身,环视着院子。从我当前的位置到门口,也就五六米的距离,女婴能落在哪?

  找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找到。

  反倒等到了顺子,他带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进院子了。

  中年妇女刚进院子的时候脸色就变了,他盯着王佳媳妇的尸体,又朝着里屋看了眼,说了声这事我管不了,扭头就走。

  顺子急了,伸手去抓她,“你说好了要来帮忙救人的!”

  中年妇女甩开顺子的手,脸上笼罩着一层阴云,没好气说,“你想死,别拉着我一起,王家的事我管不了,你们爱找谁找谁去!”

  说完,她逃也似地跑了。

  我将中年妇女的表情收在眼里,确定她是懂点东西的,于是问顺子从哪找到人。

  顺子苦着脸说,“问的,村里人都说她懂得多,大灾小病都能看。”

  我叹了口气道,“她不管就算了,你先开车回村里,去村西头的棺材铺,买两口棺材,一大一小。”

  我将棺材的尺寸告诉顺子,叮嘱他尺寸一定要分毫不差。

  和徐守成那次不一样,这次王家的事处理不好就会变成子母煞。

  古人云,但凡人畜若孕必有灵气环绕。灵气易激荡,助人则为胎神,反之则为胎煞。

  胎煞已经很难缠,母亲又死,出生时便带着阴气煞气怨气。

  子母之间相互感应,血浓于水,成煞后相辅相成,非大罗金仙不可破之。

  然而,世间又如何去寻找活着的大罗金仙?

  我现在只能在心里祈祷王佳媳妇能听进去我的话,不要作乱才好。

  目送着顺子开车离开,我朝着村里的方向看了眼。

  也不知道赵一手碰到了什么事,现在还没赶回来,如果他在就好了。

  看了一会儿,我准备继续找女婴的尸体。

  猛地,我心中涌出一股恶心,滑腻,令人做呕的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我出了一脑门的汗,紧张的盯着四周,“该不会那小家伙儿已经成胎煞了吧?”

  如果真的如我猜想的这般,那事情要变得棘手起来了,仅凭我自己的本事,恐怕没办法处理干净。

  就在这时,我的余光中出现了一张脸,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站在王家的大门口。

  “徐芳!”

  可是再一转眼,那张脸就不见了。

  我赶紧追出院子,大门外空荡荡的,根本藏不了人。

  大门口的沙地上,留下了两个很浅的女人脚印。

  看到脚印,我顿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死人,怎么可能留下脚印?

  除非她是活人!

  徐芳已经死了,她不是徐芳,她是谁?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徐家院子,现在她追着我来到王家,是有什么目的?

  转身回到院子,我准备继续找女婴。

  抬起头,正好看到女婴端端正正的坐在王家媳妇的尸体旁边,那张白皙的小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还带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接二连三的事情不断发生,我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有些麻木了。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吓了一跳,婴儿怎么会露出这么成熟的表情?

  更何况,还是一个死婴。

  我壮起胆子,朝着女婴走了过去。

  凑近后,仔细看,女婴的小脸皱皱巴巴的,呈现暗紫色,还残留着半干的血迹。

  仿佛刚刚见到的笑容是幻觉一般。

  好在女婴的尸体已经找回来了,不管她是自己回来的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都让我松了口气。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王老爷子和老妪还在昏迷着,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月亮刚刚爬上树梢,顺子开车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