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诉实情
三月19972021-07-20 18:043,074

  赵一手有消息了,但是他现在被困在一个地方,让我过去帮他一把。

  送信的,是二十公里外一个村子里的老猎人,他也知道的很少,顺子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顺子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原本还打算等赵一手忙完了,能过来帮处理一下王家的子母煞。

  现在看来,他指望不上了,我还得尽快将王家的事处理干净,过去帮他。

  我问顺子,棺材什么时候能到?

  顺子说至少得明天早上,他付了双倍的钱棺材匠才同意连夜干活。

  到现在为止,用的都是顺子家的钱。

  我从小与世隔绝,对钱这种的东西并不感冒,但是这些日子我发现没有钱万万不行。

  有点后悔没有收下王老爷子给的钱了。

  我说,“咱们今晚别睡了,你在屋里盯着王老爷子和老太太,我在外面盯着这对母女的尸体。”

  人死后,尸体不能进屋,不然会影响活人的气运。

  眼看着天完全暗了下来,我和顺子借着月光在院里搭了个棚子,做了个简易的灵堂。

  做完后,我让顺子进屋,自己小板凳坐在王家媳妇的尸体边上。

  我和顺子就间隔了一堵墙,窗户是开着的,有什么事能第一时间知道。

  守夜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深夜,我的两个眼皮打架,只能用手去掐大腿肉,逼着自己保持清醒。

  很快,时间来到了后半夜。

  我昏昏欲睡,精神和身体都疲惫到了极点。

  迷迷糊糊之间,我感到后背上有一双小手在摸来摸去。

  我随手去拍了一下,嘟囔着,“别闹。”

  过了两秒,我猛地惊醒,狠狠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揉了揉几乎合上的眼睛。

  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我小声的喊,“顺子?”

  屋子里没有人回答。

  我又喊了声,“顺子?”

  还是没得到顺子的回答。

  我站起身,从窗户往里面看。

  王老爷子躺在炕头上,身上还捆着绳子,但是老妪不见了,顺子也不在屋里。

  我头皮一紧,声音拔高了几分,“顺子!”

  我双手撑在窗台,翻到了屋子里。

  整个房间一览无余,除了王老爷子,再没有其他人了。

  我刚刚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担心顺子,赶紧跑到院里,找了一圈,还是没看到顺子和老妪。

  余光中,我看到了院子外面的田里似乎有两个人影。

  王老爷子家的大门,正对着一片稻田,夏天的水稻已经有膝盖深了。

  借着月光,我能看到有两个人影趴在稻田里,不知道在做着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捡起白天老妪落在地上的斧子,蹑手蹑脚的走出大门,来到了稻田边上。

  定睛一看,顺子正压在老妪的身上,上半身衣服都脱了,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

  “顺子!”

  我感觉到不可思议,顺子不像是那么饥渴的人啊,这可是六十多岁的太太。

  这个时候,顺子忽然忽然开口道,“小走阴婆,快点来帮忙,这老太太半夜爬起来要跑,我好不容易才给按住!”

  我这才发现自己误会了,赶紧上前,捡起掉落在顺子旁边的绳子,绑住了老妪的手。

  顺子这才松了口气,翻了个身四仰八叉的躺在稻田里,喘着粗气说,“这老太太劲也太大了,说他是个成年男人我都信。”

  老妪头朝下,双手被我捆在后背,一动也不动。

  我感觉奇怪,伸手推了她一下,还是没反应。

  不过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手上触感有些奇怪。

  顺子还笑话我,“小走阴婆,想不到你对老太太还感兴趣。”

  我没有理会他,重新将手落在老妪身上,抓了两下,眉头皱了起来,语气凝重的说,“顺子,快把她翻过来!”

  听到我的语气,顺子也知道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抓住老妪的肩膀,我们两人合力将她翻了个身。

  月色下,老妪的脸黑成了猪肝色,舌头吐在外面,两颗眼珠子像是要瞪出眼眶,竟然是已经死了!

  顺子腿一软,跪在地上了,“我杀人了……”

  我还能保持基本的冷静,摇头道,“人不是你杀的,她尸体都硬了,已经死了很久了。”

  我指着老妪脸上的黑色斑点说,“这玩意是尸斑,死后三四个小时才会形成,她是前半夜死的。”

  顺子还是有点慌,“下午我给了她一棍子……”

  我用肯定的语气说,“和那棍子没关系,她死是因为有东西缠住她了。”

  顺子还有问题想问,“你说她死了,那她怎么跑出来的?”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到被我们留在屋子里的王老爷子,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大声喊道,“顺子,快回去,王老爷子恐怕要出事!”

  我和顺子赶紧往回跑,刚进院子,就看到屋子里吊着个人影,不是王老爷子还能是谁?

  斧头攥在手里,我一个箭步跳上窗台,冲到屋子里。

  王老爷子身上还捆着绳子,不过另一半缠绕住了他的脖子,吊在天花板的吊灯上面。

  他两个眼珠子上翻,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我颠了颠手里的斧头,朝着绳子丢了过去。

  准头还行,斧头割断了绳子,王老爷子摔在地上。

  从我看到顺子,到现在已经至少过去了三四分钟,如果时间再晚一点,王老爷子非死不可。

  他的脸色发紫,嘴唇乌黑,舌头吐在外面,两眼上翻,满脸的鼻涕眼泪,眼看着是不行了。

  我赶紧去掐王老爷子的人中,用手按压他的胸口。

  过了十几分钟,王老爷子终于咳嗽一声,黑色的眼珠子也回来了,颤抖着声音说,“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我用力摇晃王老爷子的身子,问道,“谁回来了?”

  王老爷子呜呜的哭,边哭边吐露了一个名字,“徐芳。”

  我愣神了两秒,没想到这个名字会在王老爷子的口中听到。

  他怎么知道徐芳是谁?

  “咳咳咳……”

  王老爷子又咳嗽了两声,忽然抓住我的手,“小走阴婆,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死,我女儿一定会杀了我!”

  我惊疑不定,脱口而出“徐芳是你女儿?”

  徐老爷子摇头,声音中带着哭腔,“我不认识徐芳,我女儿叫林凤蝶。”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你不认识徐芳,为什么喊徐芳的名字?”

  王老爷子也露出惊愕的表情,“徐芳是谁,我没喊过这个名字。”

  我清楚的记得刚刚王老爷子速苏醒时候惊慌的表情,说徐芳要回来了。

  怎么转眼就不承认了?

  我盯着王老爷子的眼睛,确定他没有说谎。

  那他喊出徐芳的名字,就显得更加诡异了。

  我将徐芳的事放在心底,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继而说道,“这件事先不说,林凤蝶是谁,你为什么说你女儿要杀你?”

  王老爷子扶着我的肩膀从地上坐起来,叹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眼角流下一行泪水,“作孽啊,真是作孽!”

  “林凤蝶,是我女儿,也是我的儿媳妇……”

  接下来王老爷子的话,揭开了一段丑事。

  在二十三年前,王老爷子家里还很穷,第一胎是女儿,又想要个儿子。

  于是将女儿,送给了外村没有生育能力的林家去养,然后又要了一胎。

  第二胎,怀的就是他现在的儿子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二十年后,他的儿子和他的女儿相遇了。

  血缘关系是很奇妙的东西,只要相遇,之间就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吸引力。

  王老爷子见到林凤蝶的一刻,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不敢去相认,因为这是丑闻,会被村里人笑话。

  老一辈的人,对面子的在意程度仅次于传宗接代。

  他和林家一商量,决定隐瞒着,不告诉孩子们。

  于是,王老爷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和女儿在一起,订婚,举行婚礼,怀上孩子……

  然而,就在孩子两个月大的时候,王老爷子的儿子却出事了。

  在稻田干完活回家的时候,摔到了河里。他水性极好,然而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被淹死。

  王老爷子始终认为自己儿子的死,是源自于对自己做的错事的报应。

  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隐瞒了二十三年的秘密,终于还是在一次谈话中被林凤蝶得知。

  她的死,不是横死,而是自杀。

  就和我娘当初一样,在足月的时候,带着孩子走到王老爷子儿子死去的河边,跳了下去。

  如果事情就到这里,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偏偏,王老爷子想要王家有个后,他的封建思想害了自己的女儿一次,又害了自己的孙女一次。

  于是找到我,隐瞒了真相,让我来给林凤蝶接生。

  本不应该出世的孩子出世了,又被王老爷子生生摔死,这份罪孽可大了去了。

  听了王老爷子讲述的故事,我终于明白林凤蝶的怨念为什么那么深了。

  故事讲完,我才发现顺子还没进屋,不禁抬起头朝着窗外看了眼。

  这一看不要紧,我的头皮顿时就麻了。

  林凤蝶站在窗户外,正直勾勾的盯着我和王老爷子。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人鱼尾的女婴,一边摇晃,嘴里一边哼着摇篮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