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月涌2020-10-25 21:582,179

        羲玄殿下近来颇为困惑。他不理解战神将军明明回神位,自己也多次规劝她,红尘一梦切不可沉迷,她却依然三番四次做出一些惊人举动,这实在让他困扰不堪。

  在璇玑宫内消沉了一天,褚璇玑还是打起精神鼓励自己,不就是追夫嘛,在西谷的时候又不是没这么干过,重来一次有什么怕的。擦了擦眼角的泪,她乐观的想到。

  自此天界众仙时常会看到战神将军出现在羲玄殿下的崇德殿外,或面有得色,或略带沮丧,又或心有不甘的样子。时间长了,众仙都来了兴致,纷纷下注今天的战神将军从羲玄殿下那儿出来会是什么表情,司命更是灵感大发,编了不少的话本,传的是沸沸扬扬。

  褚璇玑自然是不在意众仙怎么看待她,腾蛇将此事说与她听,她闻言只是笑笑,外界的纷扰与她何干。只是她十分苦恼,这次的司凤,现在的羲玄殿下实在是让人无从下手。

  她像在人间时那样故意去抓他衣服,抱他身体,他也只是略有惊愕的将她拉开,看着平静无波的眸子她便再下不去手。

        

        亲密接触不行,那她就从吃的方面入手,日日拿他最爱的三清茶送他,只是,他现在所饮乃是百花仙子精酿的玉露琼浆。她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他像是不忍看她如此窘迫,终是将她带来的三清茶饮尽。

  她却毫无欢喜,抱着茶盏落荒而逃。为何他看她的眼神透漏着怜悯,不带一丝爱意。

  拉着前来探望她的腾蛇喝了个大醉,她心里的疼痛与惶恐甚至超过当年看到司凤与他人成亲时的痛楚。泪水不知不觉的沾湿了枕头,她恍惚中似乎听到腾蛇跟她说“放弃吧臭小娘,现在的司凤已经是羲玄殿下了。神仙历劫向来如此,你不要再自讨苦吃了。”

  她喃喃着“那为何我不是?”看着睡梦中都在不安流泪的褚璇玑,腾蛇心中不舍又无奈,“你这一颗在红尘中生成的琉璃血肉心,当真是与众不同,洗仙池竟也化不去你的凡尘痴念。”

  腾蛇到底是年少,生来就是神兽,被众仙神宠爱的他从未下界历劫,自然是不懂这些。在璇玑二人回归天界之后他看不惯司凤的无情,也曾当众仙之面说司凤抛妻弃子,被青龙堵住嘴,拉去教育了一番。

  他这才知道,神仙历劫归来时沐浴的金光便是洗仙池池水所化,为的就是清洗掉凡俗情感。记忆尤在,情感不存,这样才能使仙神在一次次历练中不失本性,并从中得窥大道。此事乃是天道所定,怨不得羲玄殿下。

  而璇玑为何没被洗仙池洗去凡尘,众仙也是议论纷纷,甚至天帝也不解其真意。只猜测大概战神本来无心,只有一角琉璃,是以在红尘中渐渐生出血肉,长成的琉璃心与凡尘密不可分,天道也奈何不得。

  翌日酒醒,褚璇玑发现腾蛇留下的信,她这才知道为何他的司凤变得如此陌生。但,她向来固执,天道既然那奈何不了她,那也别想挡住她寻回司凤。

  羲玄殿下没想到腾蛇的劝说也不起作用,安生日子过了没几天,战神又开始卷土重来,甚至变本加厉。

    

        这个离谱的战神将军竟在他沐浴的时候突然闪现到浴池中,他躲闪不及只得把浑身湿透的战神扔出崇德殿。

  于是崇德殿里的仙侍、殿外的众仙就看到战力无匹的将军像沙袋般被丢了出来,一时间目瞪口呆。殿下不愧是殿下,竟无丝毫怜香惜玉之心,这般绝色的战神也没给留一点情面。

  褚璇玑爬起身来,朝众仙笑了笑,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她也确实是不在意,又不是第一次被司凤丢出来,下次继续。但等她想继续的时候,却发现司凤的浴室起了结界!

  于是羲玄殿下在自己的寝殿内发现了偷偷摸摸模样的战神大人。扶额哭笑,这个战神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清自己已经不是禹司凤了。

  一次次的被丢出,一次次的被拒绝,褚璇玑惊讶的发现,到最后自己竟然连崇德殿的大门都进不了了。

  褚璇玑一次次的越挫越勇,屡败屡战,别人都觉得是她坚毅,只有腾蛇知道她在无数个星河亮起的黑夜落了多少次泪,甚至开玩笑地说她的泪如果像亭奴一样可以化为珍珠,那她一定会是这个天界最富有的神仙之一。

  她知道腾蛇是在劝她别执着,可是她不想放弃,她的司凤追了她千年,她再追回去也许就好了。于是一年、十年、百年,她就这样像萤火追逐流光一般目无转移,直到她听到天帝跟羲玄的谈话。

  许是她的追逐过于显眼辛苦,众仙家从一开始的好奇,到现在的为她惋惜,皆说战神实在是个至情至性之人,羲玄殿下纳其为天妃,全了战神的一片深情也好啊。这话传来传去,竟连天帝也惊动了。

  在问了自己的儿子之后,天帝下旨为其与战神赐婚,众仙纷纷向她贺喜,祝她得偿所愿,她也欣喜若狂,觉得自己终于苦尽甘来。然而当她兴冲冲的跑去崇德殿时,听到了天帝与羲玄的谈话。

  “羲玄我儿,此番你既愿意化解战神执念,娶她为天妃,就须得好好对她,天界毕竟是对不住她。”

  “父帝放心,儿臣醒的。战神将军执念不除也是因我之故,我理应为她化解。况且儿臣心里只愿这三界海晏河清,不存儿女私情,定然不会有其他的天妃。”

  “如此甚好,为父也就能放心的退位于你,专修大道了。日后你为天帝,战神为天后,你二人一文一武,定要守好这三界。”

  ……

  只是为了三界吗?褚璇玑心中剧痛,无助的捂着心口,跌跌撞撞的跑回了璇玑宫。这一来一回心情截然不同,大喜大悲下她第一次听进了腾蛇的话,“臭小娘,你看清楚,他是羲玄,不是你的禹司凤!”

  是啊,司凤爱喝三清茶,羲玄殿下却只喝玉露琼浆;司凤爱下厨,羲玄殿下却无甚口腹之欲;司凤笑起来会有甜甜的酒窝,羲玄殿下却从来只是浅浅微笑……司凤爱她,而羲玄不爱她!

  一口鲜血喷出,吓坏了一旁的腾蛇,“臭小娘,你这是怎么了?我……我去给你找医官。”叫住慌乱的腾蛇,褚璇玑笑着说,“我没事,只是现在才明白而已。腾蛇,你帮我一个忙。”

  后来,战神抗旨拒婚的消息震惊天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