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月涌2020-11-07 11:461,525

  天界,宣政殿。

  正在与众仙议政的羲玄忽然心口剧痛,一口鲜血喷出。“璇玑,璇玑她出事了!”未等众仙家反应过来,宝座上的殿下已不见了踪影。

  跌跌撞撞的燃烧神力,一双金灿灿的翅膀快的像道划破天幕的金光,羲玄不顾嘴角一直留下的鲜血,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天外天。

  “璇玑!”一声悲愤交加的大喊传来,将士们满眼含泪的看着他们敬仰的战神大人从高空坠落,被一道金光接住。

  “璇玑,璇玑你别怕,我会救你的,一定有办法救你的……别怕啊……别怕……”感觉到小心翼翼的抱着自己的羲玄声音哽咽,浑身颤抖,像是个手足无措的孩子般无助。她艰难的抬起手,止住输往身体的神力。

  “殿下,别哭了。”看着他素来冷静的双眸变得赤红,泪珠顺着眼眶留下,她冲他笑了笑。“殿下渡我十世守我千载,我帮殿下守护三界万年。所有的恩情,都报了对吗?”

  “报了报了……璇玑你从来不欠我的……”看着他不住的点头,泪水跌落在她脸上,她的目光逐渐迷离,手努力的抬起,抚上他的脸“司凤,你别怪我好不好。”

  她猛的吐出一口暗红的血,讨好的冲他笑,撒娇的说着让他心碎的话“司凤,我好疼啊……”

  她的身躯在他怀中一点一点的化作光斑,四散开来。

  众仙家赶到天外天时,漫天的黑雾已散开。他们清晰的看见向来端方冷静的羲玄殿下狼狈的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无助的去挽留战神大人身化的光。

  是夜,云霄阁内酒香四溢,羲玄殿下喝得酩酊大醉。

  谁都不敢去劝,谁都不忍去劝。

  一连三天,哭的眼泪都没了的腾蛇忍不住吼道,“那也不能看着殿下就这样下去吧。”他不顾仙侍的阻拦,闯进殿内,看到那芝兰玉树的太子殿下一袭白衣广袖,眼眶泛红,手提一壶酒,不住的往嘴里灌。明明是一番狂放的做派,却偏偏像一个破碎的花瓶般让人心生怜惜。

  他生生的把羲玄殿下架到寝殿,丢到榻上。揉揉自己的肩膀,他忍不住扭了一下脖子,“怎么醉成这样。”刚想走,他看到榻上的殿下不住的低喃着,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沾湿了枕头。

  他凑上前去听,以为殿下应该是渴了。“璇玑,璇玑你不要走……求求你……你就当可怜可怜我……璇玑……你也心疼心疼我好吗……”

   腾蛇一下子就愣住了,这卑微至极的话竟是从高傲清冷的羲玄殿下的口中说出,不知怎的,他那哭没了泪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不知道腾蛇神君跟殿下说了什么,第二天殿下就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端方威严的更像位圣贤尊者。

    一百年后,天帝让位于太子羲玄。自此,三界海晏河清,繁荣时代开启了。提起如今的天帝陛下,无人不拍手称赞,夸其圣明贤德。

   

     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这位近乎完美的天帝陛下,其实是个爱而不得,连声名都不敢抢占的可怜虫罢了。

  云霄阁的小仙仕小心的打扫着供奉在店内的战神画像跟配剑,这里陛下几乎天天都会过来,可不能马虎。  他曾仗着多年跟随陛下的情分问过陛下“您既然这么爱战神将军,为何不追立将军为天后,也好安群臣的嘴呢。”

   

     他记得陛下是这么说的“她不会愿意嫁给旁人的,哪怕曾经也是那人的我。”

     今晚陛下又来了,看着陛下上了一支香后就静静地看着战神将军的画像,他悄悄的退了出去,小心的掩上了门。

  殿内的羲玄陛下双目温柔,轻声的说着今日的种种,心中闪过今日父帝同他说的话“天帝这个宝座是责任,也是牢笼,我儿可悔?”

    “无甚可悔,只是遗憾。若我当初能坦诚一些,相信璇玑是那能同我共行之人,今日或许就不是这般模样了。”

    像是被他的话触动了,父帝沉默良久,突然悠悠开口道“若是当初坦诚一些……”

     微风拂过,烛火跳动惊醒了陷入沉思的羲玄陛下,他摇摇头,打趣般的对着画像说“璇玑,还记得我为信王,你为女帝那世,我曾对你过说,望你不要坐拥江山,享无边寂寞。而今,倒是应在了我身上。”

      据《天界本纪》记载,羲玄陛下一生清明圣贤,受苍生爱戴,唯有不立后,无子嗣一事惹众仙稍有争议。但在腾蛇神君等人苦心劝说下,众仙也最终接受了此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