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月涌2020-11-08 12:532,570

   寒来暑往,时间从不停歇。

  转眼羲玄陛下已稳坐天帝之位千年。

  这日,天朗气清,微风和煦,云霄阁内的奏折堆成一摞小山,整齐的排在玉案上。一袭简单素白寝衣的天帝陛下正伏在案前,专心处理政务。

  突然一阵心悸传来,让他忍不住按上心口,皱起了越发威严的眉眼。奇怪的是,一股久违了的喜悦竟从心底升起。未等他细想,就被一声高呼打断。

  “陛下陛下,臭小娘有消息了!咝,你给我起开,陛下若是责备我替你担着……”伴随着腾蛇的大呼小叫跟小仙侍为难的劝阻声,身着紫衣的腾蛇晃着脖子闯了进来。

  强自捺住心底的悸动,羲玄放下手,拢了拢衣袖,抬眼看向这个闹腾的身影,“腾蛇,你愈发放肆了,竟敢强闯本座寝宫。”

  听着羲玄慢条斯理的话,腾蛇禁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些年陛下积威甚重,他已经许久不敢如此行事了。只是今日,欣喜若狂下他也顾不得了。

  腾蛇抬起头看着玉案前的陛下,不由得一愣。向来威严冷清的陛下此刻只着一袭寝衣,领口大开,胸口的肌肤比素白寝衣还要莹润。像极了当初他去臭小娘跟小厨子家蹭饭时,推开他们的卧室常见的那一幕。每当这时,臭小娘都会把枕头砸向他,嚷嚷着“臭腾蛇,你看哪儿呢,司凤是我的。”

  正想着,一道黑影迎面砸来,他下意识的抬臂去挡。“腾蛇,你看哪儿呢,愈发无礼了。”身子一僵,被黑影砸个正着,“咝”的吸了口气,是奏折。他迷惑的抬起看去,一时竟分不清面前这个是羲玄还是司凤。

  羲玄皱了皱眉,看着面前呆愣的腾蛇,跟殿外小心探出头来观望的司命,叹了口气,“进来吧,说说今日是发生了何等大事,竟都这般失礼。”

  听闻陛下的话,司命暗自舒了口气,急忙躬身进入殿内,抬手行了一礼,“陛下,今日战神大人的名字竟然又出现在天命簿上了!”

  “什么?”霍然起身的羲玄不顾面前打翻的奏折,激动的闪身到司命面前,抓住他的胳膊,“快把天命簿拿出来!”

  看着情绪激动的眼尾泛红的羲玄,腾蛇一下子回过神来,“陛下,你别激动,放开司命好让他拿出天命簿来啊。”被陛下抓的手臂剧痛的司命闻言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腾蛇神君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

  一把夺过天命簿,羲玄颤抖着双手慢慢翻开,逐字逐句地看去。只见上面赫然显现:褚璇玑,原天界战神。特许其转生人族,生生世世平安喜乐,不受命簿所扰。

  “璇玑,璇玑,我终于找到你了……”只见一滴泪珠划过那欣喜若狂地脸,坠落。“唔……”一声闷哼传来,陛下苍白着脸,捂住心口,踉跄着跌坐在地。

  “陛下!”

   “陛下!”

  一道华光闪过,竟是久居上清天的前天帝。“无妨。”抬手止于欲要上前的腾蛇跟司命,只见他将一物抛向羲玄陛下,霎那间陛下就被一道五彩光辉笼罩。片刻之后,光芒散去,只见一道身影白衣翩翩,端方如玉;另一道身影翠衫渺渺,清朗若竹。

  竟有两个天帝!

  “尊上,这……”不顾那两张瞠目结舌的脸,前天帝笑着走上前去,“恭喜我儿得偿所愿。”

  “见过父帝。”两道身躯同时躬身见礼,直立起身后,白衣陛下微微一笑,“吾乃天帝羲玄。”绿衣陛下朗笑一声,“我乃凡人禹司凤。”

  “道友且去吧,莫要误了时辰。”

   笑着点点头,绿衣陛下对着大家抬手一礼,化光而去。

  “这,这是……尊上……”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天道缺一,但留一线生机。战神舍身除魔,护这三界苍生,是大功德。天道感其功德无量,聚其元神,许她所愿,世代为人。”

  羲玄上前一步,“多谢父君为儿臣所做一切,儿臣……儿臣……”长叹一声,扶起哽咽的羲玄,“我虽修无情道,但也曾是有情人,我儿为战神上穷碧落下黄泉,搅动忘川,翻遍归墟,我岂能坐视不管。好在天心仁慈,化神星光草最终被我培育出来,助你情魄化人,再续与战神之缘。”

  天地悠悠,白云苍狗。

  浔阳城外桃花灼灼,微风拂过,花瓣翩翩起舞,美不胜收。

  “小姐,小姐,你小心啊。”一声声焦急地呼唤响起,俏丽的小丫鬟踮着脚看着树上的粉衣女子。只见她斜着身子去够纸鸢,“抓到啦!”回身冲着树下满脸担忧的小丫鬟挥挥手,得意的皱了小鼻子,娇声道“小鸾儿,你家小姐厉害吧。”

  “二殿下,我们就这么留书出走了吗?”“都说了多少次了,在外叫我少爷。”回身敲了一下小书童的头,俊朗无双的小公子眉眼鲜活,“家中之事自有大哥打理,小爷我就要做一个行侠仗义的江湖侠客。你少给我拖后腿。”

  忽听一声惊呼传来,“小姐!”他来不及多想,飞身前往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他下意识地冲上去接住。

  一个粉裙少女带着桃花芬芳落入他怀中,灵动地双眸俏生生地看向他,一张清秀的脸因这双琉璃般剔透的双眸显得格外迷人。不知怎得,见过不少倾国美人的他心一下子跳的厉害。

  两人落地,急得流泪的小丫鬟飞扑过来,抱住自家小姐,“小姐,小姐你可吓死我了。”“小鸾儿你快放开我,我没事儿。”安抚住小丫头,粉裙少女还记得接住自己的隽秀公子,当真是于世无双。

  “多谢公子援手相助。”这个青衣少年朗朗箬竹,不知为何,她一见就心生悸动,得想个办法把他拐回家。

       “我叫褚璇玑,是玉华山庄的二小姐,公子是何人?”

  看着面前对自己笑得灿烂的少女,小公子禁不住红了耳朵,“在下禹司凤,乃康王儿子。姑娘不必多礼。”

    心里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说:终于找到你了。不管为何如此,小爷既然心动了,就一定得想法子把这姑娘追到手,省的一家子只有他没媳妇撒娇。

  “姑娘说自己乃玉华山庄之人,我此番正好想去玉华山庄拜师学艺,不知姑娘可否引荐一番?”

  惊喜的捂住小嘴,竟这般有缘分,褚璇玑笑得眉眼弯弯,“没问题,我定让爹爹收下你,你放心,爹爹最疼我了。”

  上前一步扯住禹司凤的衣袖,不顾他红了的脸,拉着他便走,“司凤,你快跟我走,今天刚好爹爹在家。”

  禹司凤看着拉住自己的莹白小手,心头火热。他反手拉住褚璇玑的衣袖,红着耳朵说,“多谢璇玑相助,这个簪子就当是我的谢礼吧。”

  他刚出城时听那说书的讲到金翅鸟族一生情贞,生生世世只许一人。他不知怎的心生感慨,竟去万宝阁选了一只金翅鸟图样的银簪,此刻倒是派上了用场。

  看着褚璇玑兴高采烈地收起银簪,他内心暗道:收了我的定情信物,就是我的人了,璇玑,你跑不掉了。

    殊不知褚璇玑也心中窃喜:这算定情信物吗?不管了,去了玉华山庄司凤就别想跑了。娘亲跟姐姐定会帮自己,爹爹嘛,撒个娇应该也没问题。

  身后的小书童跟小丫鬟彼此对望一眼,自己小姐/少爷怎的跟变了个人似的。

  小姐,说好的江湖险恶,不能只看外表呢?怎么看人长的好看就要把人拐回家呢?

  殿下,说好的要去闯荡江湖呢?怎么看架势要去给人当上门女婿了呢?

  你们,还靠不靠谱了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