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月涌2020-11-05 20:462,377

   羲玄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的崇德殿,他只记得听完璇玑的一番话后,心如烈火焚烧。于是,他落荒而逃。

  他想着或许可以徐徐图之,岁月漫长,总有一天她会再接受他。可惜人间有句话叫做命运无常,造化弄人。其实,神也如此。

  这些天也不知怎的了,几乎日日都有流星坠落。大量星辰陨落,似有不详。

  羲玄总觉得心中不安,那阵阵流星划过,仿佛将天幕割裂的支离破碎,稍有不慎,就会坍塌崩溃。顾不得儿女私情,他火速安排众仙神巡查三界异常之处,加紧操练天界兵将。一系列未雨绸缪的命令被有条不紊的吩咐下去,让暗中观察这位太子处事的众神君暗赞不已。

  随着条条巡查讯息的传报,天界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凝重,各仙家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大家都知道,事情大条了。

  三界偏僻处纷纷涌现前所未见的怪物,屠戮无数。那些怪物长相怪异,像一团拼凑的人形皮囊,充满了不协调感。它们似乎没有神智,只剩杀戮毁灭的本能,是以不惧伤痛,见到鲜血反而更加疯狂。一时之间,三界生灵涂炭,损失惨重。

  “父帝,您可知三界这次浩劫所谓何来?该如何化解?”上清天,天帝闭关处,羲玄殿下躬身问询。

  悠悠叹息响起,似从飘渺云端传来,“羲玄吾儿,你可知此方天地外,还有无数个小千世界。为保护此方世界,维护天地秩序,天道规则化为鸿蒙熔炉镇压此间气运。”

  羲玄闻言大惊,天外世界,鸿蒙熔炉,难道是……

  似乎知道他的疑问,“正是你与战神历劫之时,那罗喉计都推动鸿蒙熔炉,使得此方天地气运外泄,世界屏障出现波动。那域外天魔才能破开此界的保护,引发天地浩劫。”

  “竟是如此!”

  “羲玄吾儿,此次天地浩劫不同以往,域外天魔的本能就是杀戮。若败,此方天地都将不存。我这次闭关就是为了稳定鸿蒙熔炉的气运,修复世界屏障,短期内无法离开,你只能依靠自己。”

  “父帝,羲玄定不惜此身以佑天地。”

  躬身叩首,拜了又拜,而后转身离开。远远的,他似乎听到父帝的叮咛“我儿……保重……”

  桃林深处,微风和煦,花瓣漫天飞舞,平静安宁。

  褚璇玑有点纳闷,羲玄殿下不再来缠着自己也就罢了,为何腾蛇也久未来蹭饭了。她自蟠桃宴后便自闭门户,几乎与外界隔绝,许是运气好,这么偏僻的桃林竟风平浪静,是以她并不知情外界已水深火热。

  “臭小娘,不好了不好了,你赶紧出来。”未见其人,只闻其声,话音刚落,一道流光闪过,腾蛇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臭小娘,快跟我走。羲玄殿下他疯了,竟然要御驾亲征。”

  “什么?腾蛇,这是出什么事儿了?”褚璇玑一把拉住腾蛇,拽的腾蛇一趔趄。

  一路上腾蛇匆匆给她解释了这次浩劫,还不忘抱怨自己忘了她已自闭门户,以至于天地大劫这种大事她竟一点都不知道。

  随着腾蛇的话,褚璇玑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怎会发生此等祸事,不行,她不能让人毁了这方天地!这里有她的朋友,更有她与司凤的所有回忆!还有羲玄他……

  云霄殿内众神君纷纷苦心劝阻,“殿下,您不能意气用事啊。您若御驾亲征,何人来把控全局!”自柏霖帝君坠入轮回后,这近千年来天界的一切事物皆由羲玄殿下掌控,这才刚把政务稳定下来,便迎来这次浩劫。

  “殿下,你不能去,征伐作战的事就交给我吧。”一道清亮柔和却坚定的声音传来,眼神凌厉的羲玄殿下闻声一震,是她。

  众仙神看着来人一身雪白盔甲,头发被一顶银色花纹的发冠紧紧箍住,英姿飒爽,气势逼人。这,是前战神!已近千年没见战神将军如此打扮的仙家纷纷怔住。

  “我等竟忘了还有战神大人!”

  “将军回来了!那我就放心了,我们一定会赢的!”

  ……

  众仙家议论纷纷,而羲玄只是深深的望着她的眸子,她坚定柔韧的目光在说:相信我,我会帮你打赢这场仗。

  璇玑,我知你厌恶战争,在尚有余力的情况下我想保护你。

  殿下,我要去。我定不能让人毁了这三界。

  四目相对,眼神交接,天地无声。他与她都知对方何意。深吸一口气,端坐高位的羲玄开口道“褚璇玑,孤特许你恢复战神一职,领兵十万迎敌天外天。”

  “定不负所望。”

  璇玑,保重!

  三十三重天外,黑雾笼罩,漫无天日。地上尸骨累累,空气中充满了难闻的血腥味,有天兵天将的,也有域外天魔的,令人作呕。

  褚璇玑已数不清自己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了多久,她浑身伤痕累累,雪白的盔甲也占满了血污。这个高位天魔的天赋能力着实诡异,竟能在睡梦中将人拉入真实环境,勾动人心隐蔽之处,让人防不胜防。褚璇玑一时不察,陷入了此境。

  她一次次地看着看着在人界司凤与自己谈笑风生,而后又离自己而去,明知是幻境,却破不开,只能一遍遍的蒙受锥心之痛,神志慢慢模糊。司凤,司凤你不要走!痛苦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终是顺着脸颊流下。

  突然幻境一变,竟是当年落仙台内她被柏霖天诛,羲玄殿下现身将她救下的一幕。转而场景又变,竟是天帝与羲玄的交谈。

  “羲玄吾儿,你自小便心怀大爱,以苍生为道。我亦准备将天帝之位传于你。现如今,你当真要为了战神放弃你之道吗?”

  “父帝,柏霖虽做事不择手段,但他确实一心只为三界,苍生的责任就交由他吧。本就是天界对不住战神,儿臣又对其心生情谊,还请父帝成全。”

  “若你执政,天下便不会有战神此事。你还执意要为私情放弃这天帝之位,放弃这三界众生吗?”

  “父帝,战神已然到了如此境地,我若不救她,她定然熬不过。苍生还有柏霖,而战神只有我。儿臣此刻顾不得其他,只想救她。”

  “痴儿啊,罢了罢了,你且自去吧。”

  ……

       “璇玑,璇玑”,看着跌跌撞撞向她奔来的羲玄,她一时竟分不清这是不是幻觉,任由他将自己抱紧。

  不顾她浑身的血腥,羲玄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听闻战神被天魔所困,他不顾众仙反对亲自前来救援,还好,还好自己赶来的及时,她还没有完全被磨灭了神智,想想心中依然后怕不已。

  璇玑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已躺在营地军帐内,身上的伤处已悉数包扎好。她有点恍惚,那日幻境所见,到底是真是假。

  “臭小娘,你可算醒了。”

  “腾蛇,是殿下救了我吗?他人呢?”

  “殿下事务繁忙,给你处理完伤口之后就被催着回去了。臭小娘,臭小娘你发什么呆啊……”

  所以,那日她所见一切都是真的吗?

         那她欠殿下的,要拿什么来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