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淇奥
柚子可可2020-10-29 22:553,615

  陶夭回到住处打开门的一瞬间,就被扑面而来的香气迷了眼。

  幺哥一手端着一个盘子,身上还挂着前不久他买回来的围裙,往餐桌处走,朝着陶夭添了句“老板,你回来啦,我们正在,嗯……怎么说来着,奥对对对!!宵夜!!!”

  陶夭解着西装扣子,往桌子那里瞥了一眼,萧白应该是头一回来现世吃这东西,对着一堆生生熟熟的食材左看右看。幺哥在厨房处理好食材,问了沈昱还缺什么,就擦着手给萧白整调料去了,做了好几碗,连连问萧白喜欢哪个,萧白每个尝了一点,最后陶夭看着幺哥的痴汉笑,得出一个结论,咱们这位萧管事,爱吃甜的。

  沈昱完全没一点尴尬的意思,特别自然的插好电,放好锅,又把锅底料和热水混着倒了进去,听着幺哥在萧白面前叽叽喳喳,然后把想吃的东西扔下去煮,满意的嗯了一声,才复又想起些什么,冲着准备进屋换衣服的陶夭说了句“小陶夭,吃了没,吃过了也来看看我们的幸福生活”

  陶夭瞪了沈昱一下,回去换了件衣服,来到桌子边挨着沈昱坐下。火锅的热气蒸腾而上,幺哥给萧白夹了个毛肚,说了好几遍尝尝。

  沈昱还是那副做派,夹个肉都要一手拢着袖子,吹好几下。

  陶夭翘着腿,就坐在那里,刚和秦灼吃了不少,蛋糕放在了冰箱里,面上神色不太好。

  “你们可别告诉我,我这次的经费,就是给你们拿来吃火锅的”

  幺哥愣住了,刚要答话,被沈大人先抢走了话头“陶大人今日火气不小”

  “该查的没有头绪,沈昱,往判官那儿交报告,做工作调整的可不是你。”

  幺哥看气氛不对,猜自家老板回来的时候应该又和那个叫秦灼的,发生了什么不快,赶紧出来打圆场

  “老……老板,其实……其实有点东西……沈大人这也是刚回来,说一起吃点东西,思路清晰的把这个事捋一下”

  “是么,那既然吃着了,就来说说吧。”陶夭心情不好,但却说不出是为什么烦躁。

  沈昱认识陶夭许多年,是说不出年代的那种许多年,他知晓陶夭的性子,怎么说来着,傲娇,得顺着毛摸,顺好了就一切好说。

  沈昱笑了,挥挥手取来陶夭的酒壶“刚回了趟地府,恰巧碰上酒童子,给你要了壶玉梨花”,倒了一杯,推到陶夭面前,看着这小傲娇开心些了,又开了口“你今早说让我去西方按察司,按理说,生人的事,地府官员查不了,我就先去找判官开了通行手令,才去查了尤敏的档案”

  陶夭拿起那杯玉梨花饮了一口,刚才那点莫名的不快瞬间散去,让幺哥给自己取了份碗筷,准备边吃边听。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沈昱说的,吃着宵夜谈事情,真的还不错。

  沈昱见陶夭虽然没什么表情变化,但是已经开始盯着锅里的肉,就知道自己这毛,顺对了方向。给自己也倒了杯玉梨花,一边从锅里捞着刚下去的青菜,继续说“这件事说起来,时间跨度真的很大。我看看啊,幺哥,就从你先开始吧。”

  幺哥长长的啊了一下,放下还在给萧白夹菜的筷子,对着三个人开了口。

  “确实该从我查的部分开始说,老板,你还记得罗阳是怎么分得骄阳地产的股份的么。”

  “嗯”这一个字,就是让幺哥继续说的意思。

  “根据地府罗阳档案,二十五年以前,罗阳结识了焦小柔,二人结为夫妻后,焦老爷子在三年以后,就是罗瀚诞生那一年,把自己的名下财产留给了他们,随后一年半,焦老爷子去世,罗阳管理骄阳地产。”

  “两年前。焦小柔因胃部手术住进同源医院,随后半年在医院内修养,但却在出院后的一个月,因病情反复,去世了。

  “却也就是在焦小柔的住院修养的那半年里,因骄阳地产的南区开发项目问题,罗阳忙的不可开交,患上了心脏病,萧管事那里也找到了罗阳曾经的就诊记录。”

  “而就是这个时候,罗阳不知为何去了法国,从法国回来后,南区开发项目顺利进行。后来,焦小柔去世,罗阳半年前娶尤敏为妻,随后为罗瀚定下慕家亲事,最后某天在公司心脏病发作去世,现在的骄阳地产由罗瀚、尤敏还有董事会打理。这就是这次事件事主的全部相关经过。”

  陶夭还盯着锅里,“沈讲究,把那个肉和白菜给我扔里点”。

  沈昱笑着白了他一眼,“自己动”

  幺哥说完之后,等着沈大人的下一步指示,萧白咬了一口小酥肉,“咱们这次的任务不是那个罗瀚的姻缘么,沈大人,陶大人,我有点想不通,既然他父亲罗阳都说罗瀚和慕之织最合适,那我们只要撮合这二人,再整理好档案,陶大人送那位罗阳过了奈何桥,不就皆大欢喜了,为何要这样查下去呢?”

  沈昱哈哈的笑了起来“小白啊小白,你这话,要是月老听了,非得吓得变回原身。”

  一想到月老。陶夭噗地就笑了,月老掌管天下姻缘,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都来祈求一生一世有缘人,月老的红绳殿也是特别红火,但现在的这位月老啊,原来可不是什么神仙,是个随着前任月老四处游历的神怪,原身好巧不巧,是一只谁见了都要说减肥的,大橘,换个名字,叫橘猫。

  月老这一职务也是要换届的,诺,这不,这一届,就是这个大橘。刚认识这位月老的时候,陶夭还怀疑过,但后来发现,虽然人颇有些傲娇的小脾气,但是在红绳姻缘上,没有含糊过。

  怎么说呢,曾有一次,一个老妇人死后来了奈何小店,对自家儿媳不满,偏要陶夭给他儿子换门婚事,陶夭被闹得没办法,上了折子,请了月老喝茶,谁知月老听说了事情经过,低头揉了揉自己的小胖手,然后下定决心的对陶夭说‘走,我和你带这位夫人去现世’,然后就真的带着人走了。

  去了现世后,月老对夫人说‘我不能说你想换姻缘这个事的对与错,但是你可以自己看看,再告诉我答案,如果你真的还是要换姻缘,我会和司命一起换了您儿子的红绳’

  老妇人看到了,她属意的那位女子,在她去世后不闻不问,甚至没参与丧事,离这家远远的,而那位和她儿子红绳相连的女子,不仅陪其左右,还帮忙打理丧事。

  老妇不说话了,月老好像在措辞,想了好久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是不是红绳帮人们选择了姻缘我不知道,但是人们因为情与爱,这红绳才如此长久’

  老妇问陶夭,愿望还能换么。

  后来陶夭帮老妇拖了个梦,希望自己的儿子和那个女子百年长久。

  陶夭后来在找阿酸那次,问了月老这个事,月老还是说的小心翼翼‘我觉得,人是因为想得到爱,所以才相遇的’

  “人是因为想得到爱,才相遇的”陶夭想着想着,就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幺哥和萧白愣了一下,“老板,你……你说什么?”

  “没什么,讲究,接着说吧。”

  “行~下面来说说我今日去西方按察司的成果。罗阳当时从法国回来后,尤敏随后也以欧米迅代理人的身份回了国,并且进入骄阳地产。这前后因果,可是很值得遐想哦”

  萧白咬着小酥肉,又有些不懂了,但是还是静静听着,第一次和这两位大人出现世的任务,还是要多听听的。

  “哟,那还真是巧。今天我和秦灼去找了罗瀚,按照他自己说的,直到焦小柔去世前,他和慕容都好好的,但是焦小柔离世,罗阳死前的两个月,突然就将罗瀚和慕之织的婚事定了下来,看今日慕家人和罗瀚的反应,应该是这其中发现了什么,而且是和慕容有关。所以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一直维护自己儿子感情的父亲,宁愿让罗瀚难过,也要这样做”

  陶夭说完,又补了一句“哦,对,罗瀚提前回来,秦灼问过,说是项目,具体是什么,我想应该不在咱们工作范畴,就没问。”

  沈昱听完,看着还在咕咚咕咚翻滚着热气的火锅,声音沉沉的开了口“那个理由,我想小白可以解释。”

  “我?”萧白正在倒山楂汁,是幺哥下午回来剥好特意榨的,“如果大人您说的是我今日在同源医院看到的内容,倒是有点什么,但是我还是不懂,这和您所说的有什么相关性。”

  “别急别急,当个段子,说来听听”陶夭取了酱料回来,拉开椅子坐下。

  “嗯……就是”萧白尾音拖得很长“就是我去查了焦小柔的住院记录,同源医院之前因为患者家属闹事,所以规定来往人员必须登记,记录需保留三年,焦小柔是单人病房,记录单独保存很好找,我在焦小柔出院前一周的来往人员名单里看到了尤敏,还有……还有慕远的名字“

  “慕远?”问这话的是陶夭

  “是,就是慕容的养父,慕家大哥,慕远先生。而且依照时间来看,慕远应该是和尤敏一起来的。”

  “老……老板……”幺哥听完皱着眉,小心地叫陶夭。

  陶夭和沈昱低着头,手里还握着筷子,但是却陷入沉思一样的静止不动。

  最后还是沈昱先说“陶小夭,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这个故事,有点太过于悲伤了”

  陶夭沉默了好一阵,蹦出来一句“接着吃,吃完幺哥收拾,明早再说。”

   

  一顿宵夜结束,虽然幺哥和萧白还是不明就里,但是和二位大人出来执行任务,相信陶夭和沈昱就好。

  所以萧白回房准备洗个澡然后睡觉,幺哥又开始洗洗涮涮的忙碌。陶夭似乎心情不好,但不是刚回来的那种生气,而是每次执行完任务回彼岸花海喝酒的惋惜。

  沈昱倒还是那副样子,靠在沙发上,看着地府新派来的文件,为之后的业务扩充做准备。

  看陶夭回了房,幺哥还戴着手套,凑到沈昱旁边

  “沈大人,我…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么?”

  “嗯”

  “就是……就是您认识我老板肯定比我早,你怎么摸得透老板脾气的啊?”

  “看不出来啊,小幺”

  “沈大人莫要再拿小的打趣”

  “我的确,认识陶夭许多年了,他刚来那会儿哈哈”像是想起来什么,沈昱低低的笑了起来“你家老板的事,有机会自然你会知道,他啊,就还是小朋友性格,哄着就行。”随后道了晚安,沈昱回了房,幺哥收拾好,点好了沉香,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人们各怀心事,彼此相连,却谁也寻不到,一个万全之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奈何小店不营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奈何小店不营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