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南归燕
赵天亮2021-01-04 20:211,114

  开春了!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各找各家各回各窝,我一直都有一个疑惑,那就是这群从遥远的南方飞回北方的燕子,为什么能够抵挡千里迢迢的迁徙之苦,归来之时却都能记得自己在谁家屋檐上筑的巢,长大后才明白其中真理,不单单是这群可爱的小精灵的始终如一,还有就是无论他们迁徙的翅膀会带着他们跨过多少的千山万水,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来时的路,和远方的故乡。

  小的时候以为“南方”就是村子南面那条牤牛河南畔望也望不到尽头的地方,长大后才明白,燕子每年秋去春归的那个“南方”远比小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处要远的很多。

  儿时最大的乐趣就是站在泥坯房的屋檐下看着燕子筑巢,它们像极了故乡勤劳的百姓,百姓们和燕子都明白一年之计在于春,他们会在冬雪消融春回大地之时各忙各的,互不干涉,就比如父亲在这个时候又要在园子里将那被白雪覆盖一冬的图都用锹掀开,选择一块平整的地方准备育苗,这个时候的南归燕也开始盘旋在屋檐四周,开始对旧巢进行翻新……父亲开始去山脚挖一些山土进行筛选给苗床铺土,小燕子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到远山邻水之处啄回新泥去缝缝补补自己的燕巢。

  父亲育苗床,是在为一年的收成在做准备,而燕子修巢是为了一年孕育新燕。勤劳的燕子,勤劳的父亲,勤劳的村民,他们仿佛有着那么多的相似之处,而那时候的我还小,还不能参与这份勤劳,可是我却是在燕子,父亲,父老乡亲们年复一年勤劳氛围之下长大的。

  我爷爷家的老宅是一个四间大瓦房,屋檐下的燕巢那个时候我记得十个指头是数不过来的,每到燕子繁衍生息的季节到来时,爷爷家的屋檐下是最热闹的时候,叽叽喳喳的燕子仿佛不知疲倦的重复着在这屋檐下一年又一年,也许他们都记不清在爷爷家的老宅屋檐下孕育了多少的儿女吧……

  我细心的观察过燕子窝,当燕妈妈爸爸出去觅食的时候机灵的小燕崽子像被掐死了一样的寂静,一旦衔着虫子的燕子父母回来时候,离他们几米远这群小家伙仿佛就能感应到,就张着好不夸张的“血盆大口”争前恐后的去想得到燕子父母嘴里的食,等燕子父母再次飞走寻食得时候,他们又像被瞬间“掐死”的寂静。

  我们无法得知,这一年年,一窝窝的“血盆大口”的生灵,初飞以后会不会记得它们父母风里雨里寻食投喂的恩情,但是我能看到的是,养大了他们的燕巢下,那堆起像宝塔那么高的燕子屎每一粒都是燕子父母的汗水。

  我更加庆幸看到的是,每一窝燕子初飞之后,那个曾经宽敞的燕子窝已经住不下了,可是七八只长大的小家伙每每下雨的时候,他们还会团结的站在燕子窝最近的屋檐下,或是附近的院子里母亲栓的晾衣绳上,不再有小的时候饥饿的叽叽喳喳的叫,也没有等到燕子父母啄食归来投喂的“血盆大口”,有的就是用自己丰满的羽翼独自面对风雨,目光所及之处,是他们曾经成长的家……也许这时窝里住着的是老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牤牛河水静静地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牤牛河水静静地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