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离火伏龙
诩封爵2020-10-15 23:143,335

  深夜,一条弯弯曲曲的大道,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长绳,缠绕山腰,越过山冈。一对骑着骏马的青年男女正在大道上急行。

  研墨珅骑着黑色的骏马回头看了看骑着白马跟着自己的天香花魁,心中百感交集。“没想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天香毓秀楼,居然是皇家的密探。这天子的江山果然不好坐,连江湖名妓都要收为己用。”

  原来,那日领命寻找握奇武相,临行出发的时候,欧阳子伶告诉研墨珅,自己和武盛皇帝以及首辅伊天正二次密谈之后,才得知天香毓秀楼一直都是大横朝廷皇家御用的刺探情报,笼络调查官员的一个非正式机构。那金殿掉头之日,出现在横朝皇宫之中的那一株有着特别香气的花儿,原来是天香毓秀楼用来通报讯息的信物。而之前,哪怕是握奇影相也没有发现天香毓秀楼和大横朝廷之间的关系,当真是藏得够深。欧阳子伶特别嘱咐研墨珅,此次任务,伊天正极力要求宫妃依同行,想来朝堂内部对文定盟并非完全的信任。对宫妃依此女子,要万分小心,切不可轻易着了道。

  想到这里,研墨珅再次回头看了看宫妃依,宫妃依依旧带着面纱和斗笠,夜色浓烈,他也看不清宫妃依的表情。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在深夜里继续驰骋。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一个名叫白虎的小镇。

  白虎镇,位于大横朝京师紫帝城西北处,地处国之边境。这西北苦寒之地,自古民风彪悍,这白虎镇则是更是如此。它龙盘神州边界,经历过无数次战火烽烟后又凤凰涅盘,磨练了这里原住民坚强而尚武的意志。虽是一座不大的小镇,却是各个武术宗派林立,能征善战的名将辈出,据说横朝大将军领大司马长孙玄重麾下数名猛将皆是出于此地。而研墨珅和宫妃依要寻找的握奇武相也就在此处。

  研墨珅和宫妃依披星戴月的赶到了白虎镇,在镇上一家酒楼歇脚。这是一间坐落在白虎镇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酒楼,白虎镇地处偏远,可这酒楼却异常的豪华。酒楼外人烟稀少,清冷十分,放眼望去几为空巷;酒楼内却是人声嘈杂,喧闹非凡,佳肴美酒不在话下。上下楼层,底下一层是普通平凡人吃饭之处上层为高档贵客食住之所,酒楼内的店小二忙前忙后不亦乐乎。研墨珅和宫妃依在上层挑了一个雅座,点好酒菜,相视无话,倒是宫妃依的模样,虽然带着面沙和斗笠,但仅她走路的婀娜多姿,就还是吸引了不少浪客男宾的眼光。研墨珅欲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旁边一桌客人的高声喧哗打断。

  “小侯爷,您就撂句话,赌什么?我们这一桌十个人,个个都是喝酒的好手。”

  “是啊,小侯爷,您酒量好是不假,可要说一人喝翻我们这十人,咱可不信。”

  旁边一张大桌之上,围坐了十来号人,居中的是一个少年,看上去似乎只有十五六岁,一脸稚嫩,但观其四肢又比寻常人长上几分,再配上他那一半红色一半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整个人就显得十分奇特怪异。围着他的那十来个大汉看着却都已是中年之人,咋听之下,就引起了研墨珅的兴趣。这十来个中年大汉居然抢着和一个少年郎拼酒。

  “哈哈哈,好,我和你们赌一人一两金子,十人十两,若是小爷我先你们倒下,那我日后就耍一套给你们瞧瞧如何?”这个叫小侯爷的少年豪爽的说到。十两金子换一套把式?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可这十个大汉一听小侯爷说愿意耍上一套,立马是眼放红光,答应了下来。众人呼来店小二,也不多话,当下就满上十一碗烈酒。这十人挨个向小侯爷敬酒,一轮下来,他们一人喝了一碗,这小侯爷就喝了十碗。

  “哪有这样拼酒的?再好的酒量也顶不住啊。”研墨珅心中想到。“这少年未免也太硬核了。”

  不一会儿,已经酒过十巡,他们饮的乃是这西北苦寒之地特别酿制而成的烈酒白飒,酒性刚猛激烈,再加上又都是大碗直饮,毫不停歇。那十名壮汉每人都喝了十碗白飒酒,已是跌跌撞撞,踉踉跄跄,而反观小侯爷,已是喝下了一百碗,却是丝毫没有醉意。看到这,研墨珅心下当真是开始佩服起这少年郎,胆识,气魄,酒量,真是一位英雄少年,便是那一直没有言语的宫妃依也端起自己桌上的一小杯白飒酒闻了闻。

  “哈哈哈,这样不够痛快,不如现在开始我们每一次一人对饮三碗好了。”小侯爷端着手中的一碗白飒一饮而下,大声的说到。这十名大汉看他这般架势,心想不妙却又心疼金子,一并僵住,谁都没有应声。

  “君侯师弟,你怎么又在这里喝酒啊?那九大派打上我们苍蓝堡啦。”一个国字脸的男子冲上了酒楼上层,冲着这边大声叫到。

  小侯爷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的同门李凯大师兄。看到师兄身上的蓝衫已经染上血迹,怒从心起,骂道“这帮龟孙,又来我苍蓝堡捣乱,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们。”言罢转身,对那与自己斗酒的十位壮汉作了一揖“各位好汉,今日小弟有事,他日我们再饮,小弟先行一步。”那十名大汉如蒙大赦,又不用输酒又不用损失金子,何乐而不为,当下抱拳还礼,恭送小侯爷离去。

  “苍蓝堡?那不是子伶告诉我们的武相所在么?”研墨珅听到苍蓝堡这三个字,和宫妃依对视一眼,双双起身,追着小侯爷和他师兄而去。

  店里的小二看着施展轻功,迅速离去的几人,心中感慨到“这些大侠,来时慢悠悠,离开却如此迅猛,轻功好生了得,而且,每次都忘了付钱。”

  苍蓝堡可谓是这白虎镇最年轻的门派,不像其他门派短则几十年,长则过百年,它出现不过区区十年。江湖传闻,十年之前,一个红蓝相间发色的老者携带巨额财富来到白虎镇,开宗立派。他在白虎镇北边的苍蓝山上,大兴土木,建立苍蓝堡。苍蓝堡出道即巅峰,那位红蓝发色的老者名为莫震苍,建派之后什么也不做,天天四处踢馆比武。将白虎镇上大大小小的各个武林门派几乎打了个遍,全无敌手。可江湖从来不只有打打杀杀,更多的还是人情世故。苍蓝堡如此行为,自然也就给自己树立了无数的仇敌。所以从成立至今,几乎天天都有武林好手上堡挑战,不过似这次九大派围攻苍蓝,却也还是头一次。

  此刻,苍蓝堡主殿前的广场上,一名老者盘腿而坐,虽然他的发色是红蓝相间,但脸上如风刻刀割的皱纹还是显示出了他年事已高。老者的背后立着七八个手持长棍的弟子。而老者的前方,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看着有数百号人之多,各色各样的旌旗林立,人声鼎沸。这老者就是当年的莫震苍。

  “莫震苍,你个老匹夫,快快起来受死,莫要装着养伤。”

  “莫堡主当年一棍挑我金枪门四大护法,今日怎么这般怂样”

  围攻苍蓝堡的九大派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挑衅道,好不嚣张。

  “呸,你们暗中使诈,毒伤我们堡主,怎地还有脸说这种话。”莫震苍身后一名年轻弟子,经不住挑衅,回击道。

  “呔”一声高呼,莫震苍突然一跃而起,宽大的袖袍无风鼓动,声似惊雷。“倒是老朽让各位久等了,区区毒伤,又有何调息的必要?”他这一句话,一息一呼之间,蕴含着威猛的气劲。看着突然站起,声若惊雷的莫震苍,九大派众人被他的威势所摄,一时之间竟是停止了喧杂,鸦雀无声。莫震苍看着这群人心中无奈苦笑,寻思道“什么一掌斗三老,棍挑四护法,腿扫五大派?人哪有那么能打,要是真能一个打一万个,那不成了神仙了?老夫当年不过也就是无聊单挑打赢了几个门派的掌门。他们回去怕丢面子,硬要吹牛说我是以一敌百。引得这些年不断有人挑战,还好都被打发了。这次更过分,挑战之前居然还给老夫下毒,哎,现在也只能先吓一吓他们。这下该如何是好,难道老夫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

  苍蓝堡主莫震苍虽只一人,而且心中惶惶,但是他的威严和气魄震慑住了九大派众人,一时之间,双方僵持不下。就在此时,那个斗酒的少年飞奔上山,赶到了苍蓝堡大殿前的广场之上,他的大师兄李凯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也上了山。看那少年一声大喝:“九大派的鼠辈,你们也配让我师父出手,且让我白君侯来会会你们,你们是要单挑还是一起上,来吧。”莫震苍看着这飞奔上来的小徒弟白君侯,就心知要坏事,这憨憨,还一起上?真的想一个打几百个啊?他不断向白君侯挤眉弄眼,可这小徒弟完全没有看到,气得莫震苍毒伤发作,气急攻心,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白君侯看到平时爱惜自己的师父口吐鲜血,立马站到师父身前,稚嫩的脸上一双虎目恶狠狠的盯着九大派众人。“来啊,不是都觊觎伏龙九式得威名么?不来亲身体会一下,怎么知道它的厉害?”追随着白君侯上山而来的研墨珅和宫妃依此刻也已赶到,借着九大派人数众多,悄悄的躲在人群密处。研墨珅听到白君侯说出伏龙九式的名字,心下吃了一惊,这离火伏龙诀不就是欧阳子伶告诉自己的握奇武相绝技么?文定盟事事藏于暗处,可按白君侯所说,这离火伏龙绝技却威名远传?怎会如此?

  有赞曰:白虎苍蓝西北垂,斗酒豪气冲天飞。武相封侯千钧胆,离火伏龙威名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握奇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握奇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