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无人不识慕风流
一笑醉九天2021-08-17 17:573,449

  这真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说实话是死,不说实话也是死。

  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慕晚风脖子一梗,说道:“我看我的书,关你什么事,一口一个无耻淫贼,你娘不无耻,你爹不淫贼,你又是从何而来?”

  “你……我要杀了你……”宁语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慕晚风从来就不是怕事的人,舍得一身剐,什么都敢做,便道:“来啊……我慕晚风要是……”

  “够了!同门之间喊打喊杀,成何体统……”香雪兰粉面含煞,柳眉微颦,显然是动了真怒。

  香雪兰看向宁语,说道;“师妹,这事确实是你有错在先,跟这位慕师弟道个歉吧。”

  听到要给淫贼道歉,宁语满脸委屈,眼中晶莹闪动,两瓣红唇轻轻颤动,终于是忍不住,一声叫了出来:“啊……”

  宁语叫喊完之后,便御剑飞走了。

  韩柔唤了声宁师姐,也急忙御剑追了上去……

  香雪兰幽幽的叹了口气,对慕晚风说道:“慕师弟,刚才是我师妹不对,不过师弟辱人父母,却过分了些。且师弟当多看一些门内典籍才是,雪兰无权干涉你,望师弟好自为之。”

  香雪兰说罢,也飞走了,空留下一阵淡淡的幽香久久不散。

  慕晚风苦笑,捡起了那让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春宫图,魔怔了一般,又想起了墨玉书的话,“深入浅出……博大精深……”

  开阳峰,膳堂。

  慕晚风刚从膳堂做完杂事,出来时天已经全黑下来了。

  正准备回自己的小木屋,却被一个其貌不扬,长相平常的人拦在了膳堂门口。

  “啊喂?绝世奇才慕师弟吗?最近可真是闲情逸致,以慕师弟天资聪慧,相信当伙夫也同样出众,我有些迫不及待想尝尝你的手艺了。”拦住慕晚风那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慕晚风刚被带回开阳峰那会儿,表现出惊人的修炼天赋,开阳峰的众师兄弟都围绕在他身边,犹如众星捧月。

  慕晚风将这些人当做亲人,然而当自己修为停滞不前,他们却又一个个疏远,到现在,还会偶尔讽刺自己一句。

  真正待自己好的,就只有大师兄和墨玉书了吧……

  混蛋!怎么又想起他了……还嫌自己被坑得不够惨?

  这人叫秦霜,以前也对慕晚风颇为照顾,此时却露出这样一副嘴脸,让慕晚风心头不禁感叹世事转变的悲凉。

  慕晚风攥紧了拳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师兄,要不是以前的一点情分,他已经冲上去了,尽管打不过……

  “秦师兄,我还要回去修炼,还请让开。”慕晚风淡淡的说道。

  “诶~慕师弟,旁边就是路,哪儿有师兄给师弟让路的……”秦霜脸上表情一肃道。

  看到慕晚风表情越来越黑,空气似乎越来越粘稠,秦霜的严肃突然消失不见,拍了拍慕晚风的肩膀,笑着说道:“呵哈哈~师兄跟你开玩笑呢,怎么敢耽误师弟的修炼,师尊要是怪罪下来,我可担待不起啊。”

  秦霜说完便绕过慕晚风,走进了膳堂,与众人谈笑,话题中心便是慕晚风,说的自然不是好话,且声音之大,显然是想让慕晚风听见。

  开阳峰高耸入云,夜晚的风冷得能刺骨,慕晚风却是在膳堂门口站立良久,任寒风像是一记记耳光抽脸上。

  膳堂前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却是无人理会他,仿佛没有这个人一样,陆陆续续的进了膳堂,直到声音渐渐嘈杂模糊,听不清讲的是什么的时候,慕晚风才默默地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等慕晚风走了之后,膳堂不远处黑暗中,一道人影走了出来,看向慕晚风行去的方向,叹了口气,转身进了膳堂。

  此人进了膳堂后,径直走到了秦霜的那张桌子对面坐了下来,对秦霜说了一句做得不错。

  秦霜却是闷头吃菜,不搭理开阳峰颇有威信的大师兄,哪儿还有嘲讽慕晚风时开怀神情,俨然像个赌气的孩子……

  数日之后~

  开阳峰的东南一处密林中,有一个还算精致的小木屋~

  开阳峰很大,每个弟子只要在规定的区域,都能够随意修建自己的住处,这个小木屋便是慕晚风的住处了。

  慕晚风是个以前是个野小子,住在山野之间,所以选了这片风景上佳的密林,建造了这间小木屋。

  木屋下垫了一层青石板,避免潮气朽了建造的木头,当时搬运这些青石板的时候可把慕晚风给累惨了,好在有一些师兄帮忙,最后才落成一个不大,却充满回忆的住处。

  自从爹娘走了以后,除了青花在一起,就属小木屋建成时最为开心了。虽然都很愉悦,但两种心情是不一样的。

  他现在也明白了,和青花在一起时,很开心是因为爱,男女之情;而小木屋建成时,是感觉自己又有了家,有了一群对自己关怀有加的师兄,有了嘘寒问暖的人,有了亲人……

  那时,经常有师兄来和自己说话,宇宙洪荒,柴米粥汤,无所不谈。

  他们指点自己修炼上遇到的问题;他们谈论瑶光峰的女弟子,言语粗俗,常常引得自己面红耳赤;他们和自己一同看竹林晚照,一起听鸟鸣山幽。如今,竹林依旧在,山中却是过于清幽。

  曾经拥有过欢声笑语的小木屋里,现在只有一张床、一个茶几、一个柜子以及几张凳子,这些凳子秦霜每一张都坐过。

  而现在的秦师兄,已经不是当年的秦师兄了……

  屋中有些清凉,有些凉到了自己的心,慕晚风赶紧找了件衣服披上,然后盘坐在床,开始修炼。

  依然如同以往一般,灵气入体后,散入经脉各处,消失不见。以前找过很多人看过,无疑都说他壮如牛犊,身体比正常人还好,都得出一个结论——没毛病!

  慕晚风又想起了墨玉书的话,师尊都看不出究竟,又有谁有本事知道呢?是不是应该到山谷中去等他,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坑自己的……

  在慕晚风打开门时,却看见门口站了一人,手举空中,作扣门状。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慕晚风让开身,心中有些诧异。

  重霄却是依然杵在门口,面容古怪看了慕晚风良久,直到盯得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才缓缓说道:“晚风,你~唉~师尊找你,跟为兄过去吧。”

  慕晚风虽然疑惑,不过也没多问,关上小木门,便随重霄离开了。

  开阳峰,火枫楼外。

  慕晚风看着这座不算大,但却显得格外威严的黄中透红的三层阁楼。或许里面住着一个人才显得沉重威严吧,此人便是开阳峰峰主,开阳峰众弟子的师尊——万北辰。

  “晚风,待会儿师尊多半会责备你,你~做好心理准备,走吧,随我进去。”重霄对慕晚风嘱咐了一句,然后大步流星地跨上了三丈多长的台阶,向火枫楼门内走去。

  慕晚风连忙跟上,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这么多年修为停滞不前,师尊终于是忍不住要责问自己了吗?这样也好,被骂了之后自己心里也会好受一点,总好过失望透顶之后的不闻不问,不是吗?

  火枫楼有三层,第一层是议事大厅,平时弟子有事禀报,或者有其他六峰的客人到来,都会在这里等候。

  第二层以及第三层则是住所,除万北辰外还住着其妻子云蓝,以及他们一个八岁的女儿万千霞。

  慕晚风刚到开阳峰的时候,正巧碰上万千霞出生,他是看着万千霞一点一点长大的。

  蕴天宫每一座主峰都有各司其职,天枢峰主阵法、天璇峰主暗器、天玑峰主御兽、天权峰主术法、玉衡峰主符咒、开阳峰主炼器、瑶光峰主炼丹。

  与瑶光峰全是女弟子恰巧相反,开阳峰因为炼器,除了女眷之外,全是男弟子。

  在这充满汗臭味的地方,万千霞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有人都喜欢得不得了,不过万千霞却不喜欢这些只知道修炼的大汉。

  除了一人,那便是慕晚风……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慕晚风有一个特殊能力,那就是招蜂引蝶,似乎不大对,是吸引动物。

  所以慕晚风经常送只兔子小鸟什么的给万千霞玩,万千霞自然欢喜的紧。不过她养不过一段时间,兔子小鸟都得死掉,然后就哭个稀里哗啦,找到慕晚风嚷嚷着给她抓兔子小鸟。

  就这么一来二往的,两人的感情是与日俱增……后来万千霞就没再来找过慕晚风……

  其他师兄弟因为他废柴,不愿与他为伍,这可以理解,但是几岁大的孩子也会有这种想法吗?

  慕晚风很是不解,不过也没有找万千霞问个清楚,因为他无颜面对万北辰,也不愿看到万北辰那失望又不愿说什么的表情。

  火枫楼大厅中央伫立着一人,身着火红色长袍,束冠黑发披散在后背,肩宽体长,负手背对着重霄以及慕晚风。

  重霄躬身行了一礼,恭敬说到:“师尊,慕师弟我已经带过来了。”说完便退到了一旁站立。

  万北辰听闻,转过身来,整个人刀削斧劈一般棱角分明,眼神炯炯,鼻直口方,胡茬如钢针倒长,面容说不出狂放粗犷,气势内敛,但却能让人感受到无形的压力。

  万北辰目光落在了慕晚风的身上。慕晚风不敢与其对视,垂下了头。

  万北辰眼皮一跳,喝道:“我何时教过你低头的?我开阳峰的男人从不低头!抬起头来,看着我!”

  慕晚风身体一震,是啊……自己孤独一人无人护……走到现在却从未低过头!

  他抬起了头,目光直视着万北辰,静静等待着训斥。

  万北辰注视着慕晚风许久,才开口说道:“我是该叫你慕晚风呢,还是慕风流呢?”

  慕风流?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责问自己修炼的问题吗?

  慕晚风心头疑惑,开口说道:“弟子不知师尊何意……”

  “好个你不知,你现在名头可大得很呐,蕴天宫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万北辰冷笑着说道:“瑶光峰偷香窃艳,我可真是收了一个好弟子啊,真是给为师长脸了!”

  慕晚风全身剧震,冷汗蹭蹭往外冒,难道墨玉书败露了?不应该啊,这事儿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引剑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引剑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