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又被坑了
一笑醉九天2021-08-17 16:103,461

  沉默了良久后,慕晚风自嘲的笑了笑,表情落寞,又叹了口气,道:“惊世奇才?倒是新鲜,呵呵,好久没人这么说我了……”

  墨玉书对于慕晚风,亦师亦友,这么多年只是过来陪自己罢了。凭借他天枢峰峰主独子的身份,何必大老远非得让自己烤肉?

  正如他所说,人尽其能,物尽其用,八年来烤肉比斗,只是让自己觉得还有些用,不至于那么废物!

  墨玉书看出了慕晚风的落寞,长身而立,身形挺拔如顶苍穹,斥道:“师弟!孤云卿乃惊世奇才,绝非妄言。卿能引山野生灵环绕不去,身怀异能,加之体质强悍远超常人,孤亦不及,卿可见有锻体期能胜卿之人?”

  墨玉书顿了下,接着道:“蕴天宫乃神州顶级修仙门派之一,环视当下,孤之眼中,除去一人,便唯有卿尔!卿非池中之物,他日风云,便能立于九天,震慑环宇。道心不失,方得始终,岂可妄自菲薄……”

  墨玉书带有灵力的话,震得慕晚风耳膜生疼,脑中眩晕嗡鸣,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不过墨玉书这突如其来的傲气,让慕晚风的眼眸不再混沌,如枯木逢春般逐渐焕发出光彩。

  即便众人唾弃,不也还有一个人等着他吗……

  慕晚风也站起身,问道:“师兄,现在何等境界?”

  墨玉书淡然地答道:“结丹七重!”

  “好,你也等着我!”

  墨玉书突然神秘的说道:“卿境界停滞,或许有一人知晓何故……”

  得见曙光的慕晚风,心头狂喜,连忙问道:“谁?”

  墨玉书却是看了看天色,正值傍晚时分,突然如春来抽芽一般笑了起来。

  这笑容慕晚风很熟悉,对,就是贱!不会又是坑自己的吧……

  墨玉书手指一座白云缭绕的山峰,向慕晚风问道:“师弟可知此峰为何处?”

  慕晚风感觉莫名其妙,还是答道:“瑶光峰啊……难道那人在瑶光峰……”

  墨玉书却道:“诶……师弟莫急,孤择日便带卿寻那人,今日……”

  说道此处,墨玉书又笑了一下,道:“瑶光有一奇景,当残阳沉寂,雪月银辉之前,有黄莺啼谷,鸟鸣山幽,如仙乐荡世。谷中有一池水,仙气升腾,百花争艳,水出芙蓉。池水暗香浮动,常年不散,若卿取池中弱水一瓢闻之,即醉!师弟可欲一观?”

  慕晚风果断拒绝:“不去!”

  瑶光峰,一片密林中。

  “呃,师兄,我们为何不过去?”被强行带过来的慕晚风,透着树荫缝隙,墨玉书所描述的水池问道。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地方啊,难道真有待会真有奇景?

  墨玉书却是笑的更加怪了,道:“此景只可远观,不……”

  正待墨玉书说下去,远处传来一片欢声笑语,不一会儿,池水边就站满了一群莺莺燕燕的女子。

  有的高挑,有的清婉,有的冷傲,有的灵动,谈话声也渐渐飘了过来。

  “韩柔师妹,我听说,今天又有男弟子送礼来了吧,好像是块少见的玉吧,还说什么良玉配美人……呵呵……”一女弟子说道。

  “宁语师姐你又打趣我,你们可千万别让师尊知道了此事,不然,又该说我不用心修炼了。”韩柔担忧道。

  “你都拒绝了,怕什么,只怪师妹你生的太迷人,呼之欲出,如此可人……”宁语说完,还在韩柔的峰峦上揉捏了一把,然后一边笑,一边避开韩柔的追打。

  众女弟子说笑间解开了腰带,青色弟子服顺肩滑落,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传来的光滑细腻。

  接着又弯腰褪去长靴,光洁的金莲,小巧而又别致。待得云开雾散,顿时桃源花开,逐渐暗沉的天色也无法掩映个中光辉。

  当女弟子新月凌波,踏入池水时,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仿佛荡漾在慕晚风的心头。

  慕晚风眼睛都瞪直了,终于明白什么是水出芙蓉,百花争艳,暗香浮动,常年不散了。

  感情墨玉书是过来偷香的,怪不得笑得那么贱,而且他还知道池水都是香的,他难道还去闻过?

  慕晚风哪里见过如此场景,鼻子流血了,赶忙转过身擦拭……

  墨玉书却是突然开口小声说道:“呵呵~孤已觉察,何须遮掩?”

  慕晚风转头就看见墨玉书的一脸贱笑,要不是场合不对,慕晚风已经一拳头招呼在他脸上了。

  墨玉书又道:“师弟血气方刚,实属常理,不必在意。瑶光峰峰主玄镜师叔只收女弟子,女弟子定下道侣后,必搬离瑶光,故瑶光花开圣洁,此奇景可还入得师弟法眼?”

  慕晚风不屑道:“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经常到开阳峰了,原来是路过,然后来这里干这勾当。”

  墨玉书一本正经的道:“师弟此言差矣,花无百日红,花开如酒,自当饮其醉!”

  两人交谈时,池水中的宁语却道:“大师姐怎么还没有来啊,难得说要和我们一起沐浴……”

  墨玉书还待纠正慕晚风,闻听此言,顿时脸色一变。

  池中又一名女弟子雀跃道:“来了,来了,大师姐来了。”

  只见池水边的林荫小道款步走出一女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身仙衣胜雪,清婉动人又显得虚无缥缈,就像梦境一般。

  墨玉书刚想说此地不宜久留,便见慕晚风看向了那如梦境走出的女子,暗道糟糕,急忙用手拉他,让他别看。

  然而为时已晚,那女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看向了这边,低喝道:“有人,穿衣!”

  声音清冷,寒气直穿而来,凉得慕晚风一个哆嗦。

  墨玉书道一声撤呼!

  右手剑指一掐,祭出灵剑,左手提住慕晚风的后衣领,脚踏灵剑,朝开阳峰飞去。

  慕晚风的心脏砰砰猛跳,并非后面有追兵,而是担心墨玉书一个没抓稳,自己会掉下去,凭慕晚风锻体九重的实力,即便不死也残了。

  索性蕴天宫的弟子服还算结实,慕晚风有惊无险地落在了原来的火堆旁,提到嗓子眼儿的心也放回了原处。

  等等!为什么会停下来?不应该继续逃跑吗?

  没等慕晚风想明白,墨玉书摸出一本泛黄的册子,塞到他手中,道:“师弟,此书蕴含人之命理所在,其中道法深入浅出,博大精深,望师弟好生参悟,就此别过。”

  眨眼功夫,墨玉书便御剑破风飞走了,走得那叫一个快啊……

  慕晚风迷迷糊糊翻开了一页,还没来得及看,破风声再次响起,他猛然惊醒,他们两个是在跑路啊。瞬间明白过来,自己被舍弃了。

  慕晚风心中万马奔腾,来不及悲愤,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正是那个如梦境般虚无缥缈的女子。

  刚才慕晚风只是匆匆一瞥,得见真容,更加惊为天人。她右手持一柄亮银色细剑负于身后,两弯柳眉像是摘自天上的新月,秋水凝眸,唇如坠树樱桃,脸似凝脂白玉。

  墨玉书醉闻池水,他开始还不信,现在也信了。他沉醉于梦境中,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会破开这镜花水月,梦幻泡影,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找个时间去闻闻那池水?

  “喂!回神了,痴了还是傻了?我大师姐刚才问你话呢!”

  慕晚风惊醒,丝毫没有注意韩柔和宁语时候来的。

  两人正俏生生站在这位大师姐身后。

  刚才问了自己什么?难道是问刚才偷窥的人是不是自己?

  慕晚风脑中千回百转,要不要坦白,说是墨玉书带自己去看风景,自己不小心才看到,原本自己是不想看的?

  这话说出来谁信啊,混蛋!绝对要否认。

  宁语被人偷看了,本来心情就糟,见慕晚风又痴傻,未等他开口,吼道:“你是聋是哑,倒是说句话啊,问你刚才有没有看见可疑的人经过?”

  “师妹,不得无礼!”大师姐轻喝。

  原来是虚惊一场,可能是自己修为低,不可能那么快就逃到了这里吧。

  慕晚风却没有因为修为低逃过一劫而感到高兴,而且由于宁语的态度恶劣,有些烦躁,道:“没有!”

  “你~”

  “师妹!”宁语刚想发作就被喝止了。

  香雪兰却行了一礼,道:“这位师弟,刚才我师妹无理,得罪了,我是瑶光峰弟子香雪兰,你刚才可曾看到有人经过?”

  慕晚风指了指墨玉书逃去的方向,说道:“确实有人经过,朝那个方向去了。”心想,反正墨玉书肯定也逃远了。

  香雪兰轻声道:“多谢师弟。”

  香雪兰又对身后两人道:“我们回瑶光峰吧,这一耽搁,那人也早已逃远了。”

  “可恶~别让我们逮住,居然敢~”宁语气的直跺脚,注意到慕晚风在场,后面的话也顿住了。

  宁语却是发现慕晚风的神色不对,脸红脖子粗的盯着手中一册书籍看,甚是可疑,便快步走了过去……

  待宁语得看清那册子上的内容时,脸也跟着涨红了起来,握着剑的手不停地颤抖,怒喝道:“你这淫贼,无耻!”

  宁语说完,便长剑一振,刺向了慕晚风的心口。

  慕晚风注意到刺来的长剑时,已经晚了,心道:“我命休矣!”

  青花,我们的诺言,只是个美丽的错误,你找个好人嫁了吧,慕晚风闭上了双眼,等待长剑了结自己的生命。

  却只听到叮的一声,一阵幽香沁入鼻中,预料中的长剑并没有刺穿慕晚风的身体。

  他睁开了双眼,这才发现,原来是香雪兰用一柄通体雪白如玉的剑,挑开了宁语的攻击。

  啪嗒,慕晚风手中的书册一个没拿稳,掉落在了地上。

  香雪兰寻声看向了那书册,书册依然展开着,一幅幅图画映入了香雪兰的眼帘。她的睫毛跳了又跳,也是有些诧异,粉面蕴红。

  书册中全是不着片缕的人物,摆弄着各种姿势,极尽艳香,令人血脉喷张,且每幅图画角落还有名称,名称下则是细密的文字解释作用。

  宁语怒道:“大师姐,你也看见了,刚才的事情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大师姐你让开,我要杀了这个无耻淫贼!”

  慕晚风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一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堵得自己喉咙发慌。

  什么人之命理所在,深入浅出,博大精深,真亏墨玉书能想得出来,这就是一册春宫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引剑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引剑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