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张令仪2021-08-04 09:331,990

  刘能虽然和言情小说男主角一样艳福不浅,但偏偏被老天爷发了和言情小说女主一样命途多舛的剧本。这让沈陶然不禁感叹,言情小说可算是让刘能给占全了,或者说他本就是雌雄同体?他后来和沈陶然无意间说起过,他应该是去清北班的。这个沈陶然可以证明,他的确没有说谎,毕竟他的成绩明晃晃地摆在那里,没办法作假。但是刘能中考超常发挥,本可以上清北班,但是他发挥不怎么稳定,为了保底,学校和他签约的时候签的偏偏是实验班。在高二下学期学校又打算优中选优,说是要把清北苗子集中起来,就以高二下学期第一次月考成绩为标准选拔,只可惜刘能这一次考试偏偏就发挥失了常。后来,在高三的百日誓师大会上,他又手给弄伤了,把班主任差点给急哭了。不过最后他依旧考上了很好的学校,虽然不是清华北大,毕竟他曾经是他们班上最有希望考清华北大的独苗。

  现如今他又病了,又叫沈陶然想起他曾经受过的伤,即使是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惊胆战。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学校都要搞这么一出,找一群草台班子,做一些无聊的动员小游戏,告诉天真无知的学生们在高考一锤定音之前,你我皆是黑马。沈陶然当时只觉得可笑,如果学校也给他和那群草台班子一样的钱,他可以想出更有趣更好玩的动员方式,而不是像他们当年一样傻不愣登地杵在寒风里,听那些或真或假的励志语录。更不用提他的好朋友还在这场形式主义至上的大会里还受了伤。

  百日誓师大会上并不是以一个班为单位来组织活动的,十几个班排成许许多多个方阵,然后再由外包的动员团队负责,按照他们奇特的规律分组进行活动,沈陶然庆幸能和刘能一队,否则他在一大堆陌生人面前,连手该怎么放都不知道。他们被分在绑腿跑的那一组,绑腿跑的队伍一共两组。每一组大概有十个人。刘能站在中间,而沈陶然因为身高问题只能划拉到最边上。即使放到现在,一想到要和陌生人一起做运动,他的心依旧会跳个不停。

  “大家听好了哈,一是迈左脚,二是迈右脚。现在呢我们到操场最右边那块空地训练15分钟。要相信我们的队伍始终是最棒的!”训练员说得脸红脖子粗。

  迎来的是一片鸦雀无声。

  “好!”刘能一声洪亮的怒吼像针扎破了气球一般冲了出来。

  接着是其他人稀稀拉拉的叫好声。

  等他们到了操场,他们那一队有的女生不会用带子绑腿,刘能便蹲下身去,一个一个替那些女生们绑好带子,然后信心满满地和大家一起训练。

  第一次,用时太长。第二次,稍见起色,第三次,可算是有所成效了。他们一边练着,高喊着“一二一二”,誓要把操场左边的另一只队伍给生生比下去。

  终于要到了和另外一只队伍“决一死战”的时候了。

  “同学们,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班级,但是我们想赢的心是一致的。有志者,事竟成!”刘能又发挥了他作为领导者的优秀才能,发表了绑腿跑之必胜宣言,赢得掌声一片。

  整个高中时期,沈陶然最羡慕的人就是刘能了,他是关于十八岁少年一切所有美好的集合。沈陶然曾经无数次想成为他,但却不能。

  比赛开始了,前四个一二一二走得很稳,他们一开始是胸有成竹,可是另一支队伍速度却比他们快了一半,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就脱离了他们喊节奏的速度开始加速。于是整只队伍的队形开始扭曲,扭成了一条响尾蛇的模样。于是在第九个一二一二中沈陶然的队伍摔倒一片,中间的刘能是最先倒地的,轰地一声如山倒。待比赛结束后,大家连忙揭开绑的牢牢的带子。大家纷纷向刘能看去,他摔倒时扭伤了手腕,而且还是右手。

  他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但是疼痛俨然如同咳嗽,想藏也藏不住。

  “你还好吗?”沈陶然立即觉察出他的不适。

  “没事”刘能极力忍痛,脸色却很难看。

  沈陶然看他实在难受,立刻叫来了班主任蔡文,蔡文都快瞪出了那双鲤鱼眼。连忙叫人背着刘能去了医务室。沈陶然也跟着去了医务室,随沈陶然一起同行的还有林海心。林海心在医务室看着很是难过,一副忍着不哭的样子,活生生憋红了眼圈,怯生生地问刘能疼不疼。刘能虽然疼,但是仍然慷慨地给了她一个笑容。林海心还是没能忍住,转过身去背对着沈陶然颤抖了几下,没有声音。

  校医拿来冰敷的袋子,这次刘能没能忍住喊出了声,不过只一会儿他就平复了下来。

  林海心又是担心,又是责备的样子。

  “我……没……事”刘能断断续续地憋出几个字来。

  沈陶然只觉得自己多余了。

  “你小子在关键时刻就没有不掉链子的时候!”沈陶然一走进医院就冲着刘能调侃道。

  “是啊!不过一直到我go die之前,我还是能挺住的。”说罢,他咳嗽了几声。

  眼前这个人已经完全称不上是少年了,因为活在沈陶然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喜欢的是打篮球,而不是带着游泳圈游泳。

  “不过你倒是一点儿没变。你还是那个你,不过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他低头拨弄起自己的病号服。

  “我听说你不是快要结婚了吗?我还等着喝喜酒呢!”

  “我……我跟她……不可能了。”他拼命地想挤出一丝笑容,想告诉沈陶然他没事,但是此时的他脸上却因此显现出一种更为怪异的表情。沈陶然这时才注意到了他记忆中皮肤小麦色的少年转眼间变得蜡黄。

  这对神仙眷侣最终也没能成,沈陶然不免扼腕叹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