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张令仪2021-08-05 13:403,281

  也不光是李双凤不喜欢她,班上同学也大多是不喜欢她的,大家都喜欢林海心。

  如果说不喜欢薛容的人可以量化的话,那么高二上学期的艺术节可以说是让薛容仔仔细细地看清楚了班上有多少不喜欢她的人。

  起初,艺术节本来是学校社团里自行组织上台表演的,奈何报名的社团数来数去也总是汉服社和动漫社两个社团,看上去总是不够热闹。学校就硬性要求高中年级每一个班都出一个合唱,进行第一轮筛选,年级上一共二十个个班,选出两个合唱最好的班在艺术节上去表演。

  每到了这种时候,刘艳总是最兴奋的那一个。因为按照规定,每一个班需要有两个领唱的。九班和十班是姊妹班,两个班打算合在一起出个节目。一个班各出一个领唱。刘艳虽然长得出挑,可是也架不住自己那个公鸭嗓子,只得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好姐妹——林海心身上。

  “海心,我帮你去竞选艺术节领唱,你觉得怎么样?”一次课下,刘艳趁着林海心前桌不在时,坐在前桌和林海心商量。

  “唱歌啊?我不擅长的。我唱歌最多只能算不跑调,不被别人笑就算好的了。”林海心想都没想就推脱了。

  “真是的,我还没听见你过唱歌?你唱得真的不错,明天班会上蔡班会说这个事情,我就把你名字报上去了哈!你可不许说不啊!”

  “服了你了!你啊!爱怎样怎样吧!”林海心弹了弹刘艳的额头刘艳朝她吐了吐舌头,然后走出教室。

  林海心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可是却在一旁不停地用尺子轻轻地敲着桌子边缘。

  “怎么了?”在一旁的沈陶然听得有些不耐烦了。

  “哦?你怎么了?”林海心自己也有些懵。

  “我是说你,心不在焉的。一直敲着桌子。是因为刘艳吗?你不想去的话,不去就好了。”

  林海心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沈陶然只觉得奇怪。

  “可是我们班上有声音比我更好听的女孩子啊!我觉得我选不上吧!”林海心皱了皱眉,不太自信。

  “我虽然没有听过你唱歌,但做你的同桌这么久了,我觉得你的声音也不错啊!”沈陶然想着安慰她几句。

  “真的?!那好吧!我就,也还是去试试吧!”林海心受宠若惊,低头不看沈陶然,笑得像一朵盛开的海棠花。

  “今天呢!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们要讨论一下艺术节的事情。我们班和十班呢,要一起出一个唱歌的节目。所以今天的班会上,我们要解决唱什么,怎么唱,还有穿什么的问题。现在我们班和十班都在开班会,有什么决策都是一起决定的哈!接下来由我们班上的文艺委员来负责上述问题的解决流程!”蔡文专门拿出了班会的时间让同学们自由发挥。

  班上人一众欢呼。

  “就和老师说的一样,我们首先要解决唱什么的问题。我和十班的文艺委员讨论了一下,选出来了三首我们觉得比较适合大家唱的歌,如果大家还有什么更好的提议,现在就可以提出来。如果没有提议的话,我们就把三首歌放给大家听一下,然后举手表决一下。”

  “我要唱‘青藏高原’,呀啦嗦,那就是青藏高嗷呜原……”杨洋举起手来,还没等刘艳说同意就自己唱了起来。还故意唱走破了音,引得众人捧腹大笑。

  “杨洋,不要闹……”刘艳在一旁一脸严肃。

  没有人举手。

  刘艳就让朱笑语在电脑上把自己拷贝好的三首歌的片段依次放了出来,朱笑语一边放,一边站在黑板上,认认真真地按照播放顺序写出三首歌的名字——《没有什么不同》、《夜空中最亮的星》和《笑忘歌》

  讲台下的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沈陶然压根没听过第一首歌,又觉得《夜空中最亮的星》有点儿难唱,他想选《笑忘歌》,他喜欢五月天,可是又想到班上或许没什么人听过五月天,自己选了也好像无济于事。于是悄悄地问林海心,她选哪首歌。

  “我选《夜空中最亮的星》,很多人都听过这首歌,大家熟悉的时间少,就更好唱了。”

  “第一首,《没有什么不同》,选这首的请举一下手。”刘艳问道。

  只有寥寥几人。

  “第二首,《夜空中最亮的星》,选这首的请举一下手。”刘艳再一次问道。

  大家齐刷刷地举了手,看这么多人都举起了手,沈陶然也不知怎么地也举起了手。

  “看来好像不用举第三首了。”刘艳在台上尴尬地笑了笑。

  《笑忘歌》就这样被刘艳笑了笑,遗忘在一旁。

  在一旁的朱笑语在讲台的一旁认真地做好了笔记。

  “接下来,我们要解决怎么唱的问题。不过这次呢,我们不知道班上有没有自愿领唱的同学,怕有的同学不好意思。所以呢,这一项我们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请同学们把你觉得适合领唱的人选写在纸上,给大家两分钟的时间考虑一下,一分钟过后,我们统计得票数。计时开始。”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沈陶然看到坐在一旁的林海心惴惴不安的样子,忍不住安慰她:“你放心。”

  林海心这才稍稍舒展了眉头。

  要说班上声音好听的,大家都知道就那两个人,不过呢,其中一个即使唱得再好听,大家也不想选她,宁可去选一个唱歌没那么好听但人缘特别好的。这种选举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都是选人缘好。但是,这不是沈陶然想要的,既然不能做主选自己喜欢唱的歌,那选一个合适的人总是不过分的。反正没有人知道谁投了谁,就放心大胆地写了她的名字。

  时间一到,朱笑语和刘艳负责收好了全班的票数。由刘艳本人唱票。

  朱笑语工整地叠好了一摞选票后,便站在黑板上负责记录

  “林海心一票。”刘艳得意地说道,朱笑语便只写了一个“林”字,再认认真真地画下了“正”字的第一笔。

  此后,几乎全是林海心的票,再没听到其他人的名字。

  “薛容一票。”刘艳一脸惊诧,朱笑语几乎按照惯性在“林”字底下画上一笔,发现错了,只能匆匆忙忙地擦掉错误的一笔,急急忙忙再添上“薛”字,工工整整的画上一笔。看朱笑语画错了,刘艳也趁着这个功夫缓了好一阵儿,再仔细看了看手中的票,确定了写的就是薛容的名字。

  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转向薛容。而薛容此刻正趴在桌上自顾自地写东西。

  但是还是架不住民心所向。

  “薛”字下面只有孤零零的一笔,而在一旁的“林”字的正字好像都快要把那可怜的一笔给吃掉了。

  “薛容一票。”这是薛容的第二票。

  刘艳的声音全是疑惑。她有些不敢相信。班上居然还有人投她?而且还不止一个?如果薛容自己投了自己一票,那还有一票是谁的?可能是她的好闺蜜方美瑞?但是仔细想了想,薛容已经自恋到这个地步了,自己投自己一票?而且,她如果自己不想去,她的好闺蜜力挺她,那剩下的一票是谁投的?这两票实在是太诡异了!会不会是林海心投的?又或者是其他人?

  沈陶然也觉得奇怪,除了他,谁还会投薛容,希望她担任班上的领唱?沈陶然在心里也忍不住犯嘀咕,会是他吗?

  唱票结束,虽然结果正如同刘艳所设想的那样,但是她还是很疑惑,薛容的那两票堪称世界未解之谜了。

  朱笑语又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了下来。

  “最后,我们来讨论一下合唱那天穿什么衣服的问题。接下来,由朱笑语同学给我们展示一下我们的几个备选方案,还是那句话,如果大家有什么更好的议案,可以现场就提出来。”

  无人举手。

  朱笑语便依次打开自己准备好的样图,对着投影害羞地解说起来。

  “第一张图,我准备的是白+黑套装,男生穿白衬衫黑裤子,女生穿白衬衫黑裙子。第二张图,我准备的是一个我自己画的图案T恤,男生穿黑色,女生穿白色,大家穿牛仔裤就行。第三张图,是民国学生服,男生穿黑色中山装,女生穿蓝底花纹上衣和黑裙。大家……觉得哪一个好啊?”朱笑语的的话说道到最后开始有一点儿抖。

  沈陶然觉得白+黑套装看上去很单调。朱笑语自己画的图案他反倒觉得一般。他最喜欢中山装,感觉像是在拍电视剧一样,如果真的穿上中山装,就好像是他以前看的电视剧里面的革命青年。

  “第一套,同意的举手。”刘艳问道。

  只有一两个人举手。

  “第二套,同意的举手。”刘艳问道。

  班上有一半的动画迷们举起了手,占了总人数的一半。

  “第三套,同意的举手。”刘艳问道。

  班上另一半人举起了手。

  “第三套我觉得不行,第三套只能去借,要花很多钱。第二套花的钱要少一些。我觉得就第二套。”坐在最后一排的蔡文插了句话。

  “那……好吧,那就第二套。我们现在就去和十班的文艺委员商量一下。”刘艳显得十分无奈。

  刘艳出了教室和十班的文艺委员交流了一下意见。

  几分钟过后,刘艳又走上了讲台。

  “刚刚跟十班的文艺委员交换了一下意见,我们两个班决定好唱《夜空中最亮的星》,我们班的领唱是林海心,到时候我们就穿自制的T恤。”刘艳最后做了总结性陈述。

  台下一片稀稀拉拉的掌声。

  “好,解决完了这些,我们就上自习了。”蔡文挥手向在台上的刘艳和朱笑语示意,并端坐在讲台上守自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