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张令仪2021-08-04 08:351,803

    昨天晚上,沈陶然回了一趟父亲的家,在父亲夹起一块肥瘦相间得恰到好处的扣肉的工夫,不知怎的,父亲突然说起沈陶然高中班上的一个同学。虽然沈陶然已经毕业很多年了,但是关于那个人的事情沈陶然却件件知晓,诸如他在哪里工作啦,一年赚多少钱啦,谈了个女朋友打算结婚啦等等等等。

  “听说得了肾结石。”父亲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的样子。

  沈陶然霎时将目光从他夹的那块肉移开,茫然地望着父亲,然后又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着自己饭碗里的干煸四季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父亲看沈陶然也没什么反应,也不继续说下去了。沈陶然一边吃着炒得焦香的四季豆,一边咀嚼着那位朋友得病的消息,接着咽进肚子里。

    另一边的母亲用白勺子舀起一瓢里面的西红柿鸡蛋汤,金黄的鸡蛋,翡翠似的葱花,喝的嘶嘶作响。喝完便问他得的是什么病,父亲再夹起另一块扣肉说好像是肾结石,病得也不是特别严重。母亲虽然从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但却俨然一副电视广告上面专家的样子,大谈特谈这病的起因啦,治疗啦和其他与这病有关的其他事情。沈陶然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虽然大部分情况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他一向是不关心他们在饭桌子上说的东西,那东西感觉就是碗白米饭,虽然没味道,但想来是每家每户都不可或缺的,毕竟和着这东西,才能算真正的吃饭,否则就跟动物的进食没什么区别。而王家李家的事情,就是这桌子上的配菜,要搭配起来这饭才算是吃得有声有色。

    父亲起身从沈陶然这边经过去到客厅的垃圾桶吐出梅干菜扣肉里的花椒籽,却不小心打翻了沈陶然的饭碗,饭撒了一地,沈陶然连忙抽出餐桌上的纸,包好横躺在地上的饭菜,再扔到客厅的垃圾桶里。那一刻,五味杂陈。

    虽然大多数人年轻时在学校过的日子平静得像死水一般,但是那么多戏剧家却依旧乐此不疲地拼凑着着跌宕起伏,悲情婉转的故事。所以每次回看自己的青葱岁月,总是会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故事引到其他人身上去,经过一番添油加醋后再大谈特谈。在别人的故事中流自己的泪水,编着编着,自己也信了。虽然没看见戏台子,可生活中到处都是戏台子,人人都是敬业的演员。倒真是应了那一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吃完了饭,沈陶然只想关上门,和以前一样,只想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一下。

  推开门,沈陶然才发现,他已经很久没回这个家了。

  一开灯,头顶上还是那盏赛车跑灯,他走的时候特意用蓝布给书柜做了帘子,否则等到这些书全坏了的时候,只怕是会被父亲拿去全卖了。拉开帘子,全是有关他过去的回忆:他从小到大得过的奖状都被装在一个巧克力扁盒里,一层,两层,三层书柜,都满满当当地塞满了他看过的书。最顶层是被父亲用水晶相框框起来的高中毕业照,不过是沈陶然并不喜欢的,因为拍毕业照那天,校领导根本就没来,全是PS上去的。不过他父亲却把这张毕业照当个宝贝似的供起来,即使沈陶然并不怎么喜欢。

  回到这个家,也感觉是无聊至极。他今天带了电脑回家,本来是想继续处理公事的,不过沈陶然今天运气好,刚好今天晚上没什么事情,这时候又不想和父母说什么话,关了灯,在电脑上打算看电影打发时间。

  《海上钢琴师》,沈陶然也不知道这是他看的第几次了。

  他躺在床上,突然觉得自己就在一艘船上。

  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又没了声音。他想着要不要给那个病了的同学打个电话,从手机通讯录密密麻麻的名字找到他那位朋友时,原本只是想走个过场一般问候一下,不过事情却出乎意料。

    “肾结石?!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不说我肝癌晚期?”电话那头笑了笑,“我这是急性痛风。”

    “那你现在情况如何?”沈陶然长舒了一口气。

    “没事,已经在医院住了一星期了,因为是第一次,疼得厉害。不过医生说恢复的不错,应该就快好了。不过……”

    “不过什么?”

  “你特意打电话过来,我还是挺意外的。”

  沈陶然忽然想到自从高中毕业,就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过,有几年时间了。

  “我们大概有时间没见了吧,就你小子最有出息跑到上海去,要见你一面也确实难啊!”

  “是啊,要不是你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我们已经这么久没见面了。”

  沈陶然心一沉,感觉并不好受。

  “这样吧!我明天有空,正好来看看你。”

  “好啊,正好咱俩叙叙旧!”电话那头喜出望外。

  沈陶然挂断电话,高中时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那时,他是沈陶然最好的朋友。眼前不自觉地勾勒出他年轻时候的模样。他整个人似乎矗立在阳光之中,涌动着夏日的气息,蝉鸣响彻绿阴深处,沈陶然似乎看到了一个少年拍着篮球从林荫道里走过,他走一步,球便弹上一步。走过的每一步,便是他血液里脉搏跳动的节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