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张令仪2021-08-04 09:462,837

  “你还记得我们班上那个薛容吗?”沈陶然假装不经意地提起她来。

  “薛容?哦!当然记得了。挺努力的,就是成绩不怎么样。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毕竟都努了力了。”刘能把吃剩的香蕉皮丢进病床旁边的垃圾桶里。

  “她当时好像是语文课代表,所以她当时和另外一个人还挺忙的。另外一个是谁来着?”沈陶然努力地寻找和刘能之间的共同话题。

  “林海心吧!语文课代表是我们班两大美女,这我还记得。”

  “为什么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她是怎么当上语文课代表的啊?”沈陶然问道。

  “好像是原来的那个语文课代表转到文科班,蔡文后来才把她选上来的吧,没办法,就薛容那办事能力,都不知道挨了李双凤多少呲儿。”刘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做课代表是不容易,做李双凤的语文课代表更是不容易。高中时期的课代表们几乎每天都要替老师们跑腿打杂。除此之外,还要在课下的时候及时询问老师作业。高中的黑板,总有一片是留给各科课代表的“公告栏”。黑板左边,各个学科作业,密密麻麻,而且风格迥异。化学作业像是被埋在井底里的青蛙,大声叫喊却无人理会。数学作业的页数与题号搭配着,如同指南针一般在偌大的黑板上指引着方向。物理作业则像是一个稍稍被压扁了的地球仪,轻轻一撬,就能从黑板一边飞到另一边去。其中最为赏心悦目的还要当属语文作业,娟秀典雅,好像一个美人端坐在上面。能写出这样一手好字的不是别人,正是薛容,后来蔡文看她字写的不错,就让她把黑板右边的课程表也给承包了。于是一整块黑板上,总会有薛容漂亮工整的字迹,后来大家看习惯了,就没有再换过人写黑板。

  而在理科班上大家也不那么重视语文。

  语文作业也是能拖就拖,反正写过去写过来也不过那几样,倒是苦了做语文课代表的人,再加上没有严厉的惩罚制度,在林海心也当上语文课代表之前,都是薛容一个人收全班语文作业,免不了跑得像个没头苍蝇似的。收试卷的是她,发试卷的也是她,收练习册的是她,发练习册的也是她。每周周二周四早上由她负责全班的领读,上课的时候李双凤一旦开始死亡提问,她也总是首当其中。

  做人难,做课代表难,做李双凤的语文课代表更是难上加难。林海心虽然做事勤快,但她也逃不过李双凤总是鸡蛋里挑骨头,虽然她挨批的频率远远低于薛容。

  高二上学期,由于高考政策调整,语文考试题型变化,原来的练习册不能继续再用,只能换新的,只有学校大门口的书店进了新的练习册。李双凤就让薛容和林海心就负责在班上收钱,再去大门口书店老板那里买书。林海心倒是把每一笔钱收得清清楚楚,每一笔收上来的钱都要记下来收钱的人和收的多少钱。薛容收钱收得拖拖拉拉,而且真的只是收钱,也不记下收钱的人,凑够了总数就行。

  “林海心,薛容,今天中午你们两个找几个男生和你们一起去把书抬回来。”一次,李双凤在上完语文课之前的最后几分钟前说道。

  “好。”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但是班上几乎没什么男生愿意干这种苦差事。

  下课后,林海心正在犹豫着找谁帮忙时,刘能倒是先主动跳了出来:“如果你们缺人手的话,我可以帮忙。嗯……再叫上几个人吧!老段,你去不去啊?”

  “我……我都行……”因为刚下语文课,段青云还以为是李双凤的死亡提问,吓了一大跳。

  在一旁听着的A君似乎也觉得让两个女孩子搬那么多书也不太好,便也主动请缨。林海心也欣然同意,连忙道谢。

  而薛容一下课就趴在自己的位置上呼呼大睡,根本没想着找人手。

  中午的放学铃一拉,整个学校的人都跟百米冲刺一样狂奔出教学楼朝着食堂涌去。只有这五个人不紧不慢地出了教学楼,打算出学校吃饭后再去大门口的书店搬书。

  “我还没怎么在学校外面吃过饭呢!你们知道哪家店好吃吗?”林海心问剩下的四个人。

  “那个,我在最后一节课下之前把午饭吃了,你们先去吃吧!我可以先去书店把钱给老板,把书数好,到时候你们直接过来拿吧!”A君说道。

  “那,那谢谢你了!”林海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五个人走了一个人,只剩下四个人。

  “不过我们到底去哪儿吃饭啊?”薛容这时才开口了。

  “也别让人家干等着。我打算速战速决,就去那家‘有缘炒饭’吧!他们家做得快。”刘能指了指那家店。

  炒饭店里挤满了人,打饭的两个人,一个是媳妇,一个是婆婆。

  “妈,搞快点儿,学生来了这么多,你速度还这么慢。”做媳妇的瞪着做婆婆的,嘴里一边不停地催着,一边骂骂咧咧的样子。

  “我晓得了。”婆婆很是委屈。

  做媳妇的虽然嘴上不饶自己的婆婆,倒是对来吃饭的学生笑脸相迎。

  不一会儿,四个人就都打好了炒饭。

  “这个饭一点儿都不好吃,你选的什么饭馆啊?”薛容还没吃上几口就开始抱怨道。

  “不会啊!我觉得挺好吃的啊!这番茄炒鸡蛋多香啊!”刘能一边嚼着饭一边说道。

  “我不跟舌头有问题的人计较。我自己去小卖部买吃的。”说罢,薛容去隔壁的小卖部买了一盒苏打饼干吃,回来的时候,还不忘带了一小包陈皮糖,拆开来把里面的糖分给剩下的三个人。

  “不是我说你啊!莲蓉包,你多大了还爱吃这个东西啊?”刘能一脸鄙夷。

  “怎么了?吃个糖我就幼稚了?”薛容的声调提高了些。

  “小心蛀牙吧你!”刘能扔回薛容给的糖,林海心则在一旁推脱说自己不爱吃甜食。段青云看了一眼自己手边的陈皮糖,撕开包装,丢进嘴里。

  “嗯……挺好吃的。”段青云低低地说道。

  “看吧!还是有人懂我的!”薛容得意地说着,声音也拖得很长。

  四人出学校的时候只能从北华中学的东门出去,不能直接从大门口出去,因为学校的大门口就从来没开过。每一个北华中学的学生都知道学校大门口就是学校的摆设,跟吉祥物没什么区别。从东门要绕学校整整半圈才能到学校的大门口,还要走一条狭长幽静的小路。

  到了书店,四个人看到A君正背对着他们蹲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本书正看得入迷。

  刘能从A君背后伸手冲他打了个响指,“嘿!这么认真呢!”

  “哦!你们来了,书在这儿,我都数好了。但是我刚听书店老板说,李老师说她忘记和十班的课代表通知拿书了,索性让我们几个把两个班的书一起拿了。”

  “那,行吧!”刘能尴尬地笑了笑。

  “这么多书呢!她不是在开玩笑吧!”薛容差点没站稳。

  “唉,难怪让我们多找些人手呢!”林海心附和道,“不过没关系,你要是搬不了那么多,也不强求的。”

  林海心最先上前搬走了一摞书,看上去不是很费力,接着是刘能也搬走了一大摞。A君也满满当当地搬走了一摞书,用自己的下巴顶着书。段青云二话不说搬走了书最多的那一摞。而薛容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搬走了书最少的那一摞。他们按原路返回,远远看上去,五个人倒不像是搬书的,更像是工地搬砖的,一路上踉踉跄跄地走回学校去。

  等到了教室门口,A君走在五个人的前头,他一边有气无力地用搬来的书撞门,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老师,快帮忙开门!”

  已经到了午自习的时间,蔡文正在班上讲一些事情,好像是听到了门外有一些声响,只能暂停下来正在讲的事情,把门打开看看是什么声音。结果是迎面撞上五个刚从“工地”来的人。

  搬来的书接连重重地落在讲台上,因为是两个班上的书,搬上来的时候也弄混了,还需要再清点一遍再分给十班。

  林海心和薛容便立刻在讲台上开始数书。一个快得像在验钞,一个慢得像老太婆剥豆。数好了之后,两个人再陆续把数好的书又送到十班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