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张令仪2021-08-05 13:343,315

  “我们班和十班的差距,不是在其他学科。语文,我们班的平均分是领先的。化学、物理、和生物基本和十班持平,唯独就差在数学。我们班的同学数学底子比较差所以还需要再接再厉。不过我相信我们班的同学一定能赶上十班,再创辉煌!”高二上学期的家长会上,蔡文在讲台上一阵慷慨陈词,台下掌声雷动。有的男生们则扒拉在窗边咯咯地笑着,因为只有他们注意到了蔡文的拉链没拉好。

  班上虽然有段青云一般的数学大神,堪称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但是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段青云的数学满分总是会被班上另一位同学的数学低分抵消。可谓是“去掉一个最高分,再去掉一个最低分”。

  “我统计了下这次的数学成绩。最高分虽然考的不高,但是和最低分差了足足一百多分。难怪你们班这次落后十班那么多。其他人也不要因为自己不是最低分沾沾自喜,你们班这次的数学成绩在所有实验班里垫底也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下面,我评讲这次的数学卷子。我们先从选择题讲起。如果你们觉得有必要讲的就直接提出来,为了让你们痛定思痛,我讲的每一道题,做错了的同学就请站到教室后面去听。”叶永清每说完一个意群,就停顿个三秒钟,宛如领导发言。

  除了开头特别简单的题之外,教室后面的人来来往往,换了一批又一批。像是坐地铁一样。不过有一个人一直缩在教室最左边,拿着笔和试卷,认认真真地听着,做着笔记。也不知道从哪一题开始,这个人就好像一直在那里不挪窝。是真正的“一站到底”了。

  一直到倒数第二道选择题,叶永清先是主动问了问:“这道题有没有人做错?做错了的怕是要挨板子!”

  话音刚落下,似乎没有人再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除了教室后面孤零零的薛容。

  叶永清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薛容一眼,全班同学的目光聚焦在薛容身上。她羞愧地低下头,因为倒数第二道选择题是叶永清讲过的原题。但薛容还是错了。

  直到班上另一个人慢慢举手示意,再悄悄地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站到薛容身边去。

  “咦……”班上其他人开始起哄。

  “段青云。讲过的原题也错了?我说过很多次了,一定要保证把该拿的分拿到手。以后专攻难题之前一定要保证前面的每一题都有把握。以后不要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知道了吗?”叶永清倒是没有管班上起哄的人,只想着教训段青云。

  段青云连连点头,没有要反驳的意思。

  这俩人站的不近不远,搞得像结婚一样。沈陶然不知怎的突然很羡慕段青云。他是天之骄子,即使是考试失误也不会被老师说重话。还可以和另一个女孩子当着所有人的面光明正大地站在一起,而且不需要找任何借口。被起哄的时候,沈陶然想着段青云心里只怕是乐开了花,和薛容站在一起的时候偷偷地瞄了一眼薛容,沈陶然气不打一处来,甚至怀疑他“图谋不轨”。他错的那道题就那么巧和薛容错的一样?但他根本拿不出证据来,也只能让他“得逞”了。虽然整个教室那么宽敞,但是教室后面却是那么小,小得只能装下他们两个人,其他的人都成了他们的陪衬。

  最后一道选择题,沈陶然和班上其他人好多都错了,像是换乘地铁一样,一大批“乘客”又要“换乘”到教室后面去。偏偏这两个人却在这时候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只留下沈陶然和其他人站在教室后面。

  刚刚还很拥挤的最后一排霎时又变得宽敞了起来。

  一种不可名状的落寞从腿肚子上爬到全身。

  “话说回来,我见过数学差的,可还没见过像她数学这么差的。”刘能轻描淡写地说道。

  “嗯,还好吧!数学不好也怨不上她。”

  沈陶然虽然嘴上替薛容辩解,但心里却暗自庆幸刘能没有记得记得他其实也并不擅长数学的事实,或者说,在过去的日子里很幸运地有人替他当了那个出头鸟,有了一个“鹤立鸡群”的倒数第一,谁还会记得倒数第二呢?而且这个倒数第一的行事作风远比倒数第二奇葩。沈陶然在高二的时候,时常记得看着试卷上解不开的函数发呆,一瞥到跟迷宫一样走不出来的圆锥曲线时总是战战兢兢。一到出成绩的时候,就很害怕自己和薛容一样成为全班人眼中的笑柄。

  “可以借一下上节课的数学笔记吗?”薛容向坐在自己后桌的刘艳问道。

  “哦!这个,我上面有一道题算错了,等我把正确答案算出来了再给你吧!”刘艳假笑着回她。

  刘艳后来也没给薛容,因为那本数学笔记被沈陶然借到了。

  沈陶然一边替薛容鸣不公,一边还是装作感谢的样子收下了刘艳的笔记。

  沈陶然最头疼的还是高三的时候,每周日返校时每隔两周要做的数学小测。虽然名义上叫小测,但实际上是一张标准试卷的浓缩版:十道选择,五道填空,两道大题,一节课时间做完,满分一百分。

  “分数在五十分以下的同学,每次考完后请自觉来我办公室说明原因。并且接受相应的处罚。”叶永清依旧像个领导一样发言。

  沈陶然第一次小测65分,还算不错。第二次小测75分,不免有些得意。但到了第三次小测,49分。拿到试卷的那一刻,宛如晴天霹雳。这意味着,他也要去办公室报道了。

  在一节大课间后,沈陶然一路忐忑地走向叶永清的办公室,双脚却像被灌满了铅一样,步伐沉重。高三时的他已经和高二时的他不一样了。他已然成为班上的新秀。高三第一次月考,他就拿到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是班上第五名。他还记得放榜时所有人都对他投来的称赞的目光。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沈陶然这只野鸡突然变成了凤凰。沈陶然用成绩证明了他自己。从前,他只是班上中下游的同学,同学、老师们也不怎么对他很上心。而现在,蔡文会拿他向全班同学做正面例子,一次又一次地向班上其他人阐述努力的重要性。沈陶然自己也笃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只要努力,似乎什么事情都可以改变。

  “‘焉’的四个释义,我上节课讲过的,沈陶然,你来说说。”李双凤总是随机抽取一位“幸运观众”答题,每到了这个时候,班上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老师讲过四个。第一个,于何,在哪里。例句是‘且焉置土石’。第二个,作疑问代词。怎么,哪里的意思。‘吴人焉敢攻吾邑?’,第三个是于此,在这里的意思。‘驰椒丘且焉止息。’第四个,代词,相当于‘之’。‘子女玉帛,则君有之:羽毛齿革,则君地生焉’。”

  平常连夸奖都吝啬给予的李双凤,这次倒是向沈陶然颇有深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补充讲‘焉’的用法。

  可是这一次,唯独这一次的失利,却像是一个满身铠甲的勇士终于被一只毒箭射中了脚踝,这场溃败是那样的令人羞于启齿。试卷一发下来,他就蒙住试卷,不让别人看到他的成绩,他甚至会忍不住地想班上的其他人会如何奚落他。仅仅是一场小小的风吹草动就足以摧毁一个伟大的将军,让他从众人心中轰然地倒下去。其余人则如同苍蝇一样,盘旋在战士的头顶,嗡嗡地叫着,等待着他们胜利的果实。一想到这儿,沈陶然终于发现,他依然害怕会被曾经的平凡吞噬,成为那个连自己都不喜欢的自己。

  等到了叶永清办公室门口,他发现那里早已排起了长龙,他站在已经拍好了队的朱笑语后面,等待着叶永清的惩罚。

  前面的人有的好像嬉皮笑脸,有的又沉着冷静,很快,沈陶然就发现所谓的惩罚不过是打手心,用的也不是迅哥儿说的那种戒尺,而是现代工艺制作的的Q弹粉嫩小手板。

  队伍很快就排到了朱笑语那里,朱笑语先是把试卷小心翼翼地递上去,结结巴巴地说了自己的错误原因,干笑着向叶永清央求道:“老师,可不可以打轻一点儿啊?”

  “这可不好说,把手伸出来。”叶永清撇了撇嘴。

  啪的一声,听上去有点儿重。

  “要记住这次教训,知道吗?”叶永清放慢了语速,听上去不像是教训人,倒像是安慰人。

  “嗯,谢谢老师。”朱笑语揉了揉手,走了。

  终于轮到了沈陶然。

  沈陶然把自己的试卷摊开来,放在办公桌上,叶永清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沈陶然错的地方,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说:“这一道题不该错的啊!上课的时候我讲的都听懂了吗?”

  “嗯。”沈陶然还是不敢多说,只点了点头。

  “你总结的原因呢?说来听听。”他看了看被吓得不轻的沈陶然。

  沈陶然向叶永清一一道来。

  “好,把手伸出来。”

  啪的一声,还是一记重响,但并不是沈陶然想象中钻心的疼。

  “这一次犯的错误,下一次不要再犯了,知道吗?”叶永清的语气很是平缓。

  “知道了,谢谢老师。”沈陶然朝着叶永清鞠了一躬之后才走出办公室。

  这一科,沈陶然如释重负,心中的阴霾也随之而去。等他从办公室走出来时,他把一缕铁锈似的阳光揣进口袋里,身上和心上都是暖的。

  再回到教室,经过薛容的位置,看见一张30分的试卷明晃晃地摆在课桌上,而试卷的主人却压在试卷上睡得正香。

  她看上去毫不在乎,也毫无悔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