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醒
沈涧兰2021-06-16 15:131,492

  黑暗,无尽的黑暗。

  这里还是魔界?不,这里没有树,没有草,没有光。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攸宁走在这没有意思光亮的世界中,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呼,好累!攸宁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就像是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下一步到达的是生的新地还是死的边缘。

  “师尊!师尊!”今日留守在师尊身边的是小五莓莓,看到师尊的眉头似乎皱了皱。

  那一日,师尊将灵力化作气浪将四人推出殿外。一开始蓁蓁很听话的跟着菁菁师兄往东跑,就在湖泊近在眼前之时,蓁蓁突然折身,疯了一样往回跑。菁菁叮嘱莓莓和苗苗,如果十息的时间没有回来,就自行离开,必须离开。

  菁菁和蓁蓁亲眼见到整座山在爆炸中坍塌,师尊被气浪弹飞,甩出几丈远。二人合力推开碎石,无论生死都要带师尊回家。

  半个多月了,师尊整整昏迷了将近二十天。

  茗清峰的子佩师伯来看过,只能以丹药保住性命,能不能醒来,什么时候醒来要看师尊的造化。

  紫莹峰的闻天师伯也来看过,修补了支离破碎的经脉,却也始终唤不醒师尊。

  燕飞师伯带着镇派之宝连夜离开山门,到济山派神农峰向济山派掌门求助,也只带回来一颗九转还阳丹,传说中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救活的玄妙丹药!

  可师尊还是没有醒来。

  “五师兄,去休息吧。”是蓁蓁打了山泉水回来。

  这半个多月,虽然是安排几个徒弟轮流守候,但大部分时间都是蓁蓁守在攸宁身边。每日早晚都是蓁蓁打了山泉水,为攸宁擦手擦脸,保持清洁。累了就爬上竹榻,窝在攸宁身边休息。唯有出门打水的时候才会让师兄们帮忙照看。

  “蓁蓁,刚刚我好像看到师尊眉头皱了一下,是不是快要醒了?”莓莓不舍得小师弟如此操劳,打算多陪陪小师弟。

  “也许吧。”蓁蓁并没有表现出多高兴。这段时间里,攸宁不止一次的皱眉,勾手指。开始蓁蓁也以为师尊就要醒来了,开心不已。子佩师伯说这是经脉在不自觉的抽动,痉挛。

  蓁蓁送走了莓莓,坐在竹榻边,用棉巾蘸了清水,湿润攸宁的嘴唇,自言自语:“师尊,我说过,无论生死,蓁蓁都会和你在一起的!别想丢下我!”

  攸宁隐约的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不甚清晰,但语气中的眷恋让人心疼。

  无尽的黑暗中,似乎有了光,而那说话的声音好像就在那光门另一边。

  攸宁走啊走,走啊走,朝着那光的来处走。短暂的话语结束,光门消失。

  那是谁啊,在多说一句啊!就要走到了!快啊!声音消失了,光也消失了,生的希望,也消失了。

  “师尊!你醒来啊!醒来打我也好,骂我也好,责怪我不听话也好,醒来,一切都好!”十八天了,师伯说再醒不过来,也许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声音又出现了,光也又出现了。

  攸宁这次选择用跑的,直奔着那光门,就怕黑暗中唯一的光再次消失。

  声音不再是说话声,而是呜呜咽咽断断续续地抽泣声,那声音里有不舍,有遗憾,有眷恋。

  拼劲全力去奔跑,追着光不停的跑,终于——天亮了。

  攸宁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颗毛绒绒的小脑袋,趴在自己的胸口,呜呜咽咽的哭。

  这是哪个小哭包啊?攸宁张张嘴,想叫一声蓁蓁,却发不出声音来。想抬起手摸摸小徒弟的发顶,却只能做到将手搭在肩膀上这个动作。

  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的蓁蓁并没有发现心心念念的师尊已经醒了过来,直到哭得累了,抬起头,抹了把眼泪,才看到师尊睁着弯弯的眼,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师尊醒了!师尊,醒了!

  蓁蓁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着份喜悦,一下子扑到攸宁怀里,小脑袋在攸宁的颈窝蹭啊蹭,像某种动物在撒娇。

  刚刚醒过来的攸宁差点又被蓁蓁的拥抱压的背过气去。

  听到师尊的咳嗽声,小蓁蓁才放开自家师尊,倒了杯清水喂给师尊。有千言万语想对师尊讲,但小蓁蓁知道,全洞庭山派的人都在等师尊的好消息。

  蓁蓁跑出子衿阁,先是通知了大师兄芃芃,再由芃芃安排人手去各峰通知。

  十二峰峰主齐聚子衿阁,一时间昕诺峰子衿阁热闹非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