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坐看云起时
沈涧兰2021-06-16 15:131,599

  夕阳下,攸宁坐在昕诺峰的崖边,看落日,看云海,看人间万景。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微凉的风过,一缕顽皮的墨发从脸颊经过,发尾轻挠着鼻头。攸宁伸出小指,勾起这一缕调皮的发,“再过几日,这发就要白了。”

  这发就要白了,这眼就要花了,这耳就要背了……再过几日,我这风华正茂的少年就要变成耄耋老人了。呵,风华正茂?一千多岁了,还真是不要脸。不过,这真是个美好的词汇呢!

  真是舍不得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脑海中多出了许多记忆。关于师尊的,关于师兄弟的,还有关于她的。

  那个她,早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甚至已经转世了吧。啊,青葱年少时的那个她,还没牵过手就分道扬镳了。

  攸宁就坐在崖边,眼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似乎什么都看在眼里,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在心里。胡思乱想,想自己的过往,想攸宁的过往……

  蓁蓁跑遍的整座昕诺峰也没找到自家师尊。

  橘色的夕阳,给师尊的背影镀上一层金光,随风轻荡的淡蓝色衣袂似乎也散发着仙气。师尊整个人好似随时都能乘风而去,羽化飞仙。

  这样的师尊,身上写满了哀愁与落寞,让看呆了的蓁蓁心里一阵抽动,十来岁的孩子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心疼。

  蓁蓁跑过去,抓紧攸宁的手腕,生怕下一秒,最亲近的师尊真的会随风而去。

  “师尊!”蓁蓁在攸宁的身边盘膝坐下,小脑袋紧贴着师尊的胳膊。

  “还没来得及恭喜我家小蓁蓁成功结丹呢!”攸宁任由蓁蓁抱着自己的胳膊乱蹭,语气温柔。

  “师尊会帮蓁蓁挑选功法的对吧?”蓁蓁顺着攸宁的目光看去,一起看这落日云海。

  “嗯。”攸宁应答。

  师尊会一直陪着蓁蓁吧?

  也许吧。

  “师尊,太阳落山了,风凉,我们回去吧。”蓁蓁没有问出那个最想问的问题,攸宁也没有说出最不愿回答的短句。

  “好。”

  从前都是师尊的大手牵着蓁蓁的小手,从不分开,如今是蓁蓁握紧了师尊的手,不愿放开。

  还是自己不够强大,修为不够,拖累了师尊!如果没有非要跟着参加历练,也许就不会给师尊惹来麻烦。白水河边,如果自己听话,跟着仙仙师兄离开,自己也就不会成为师尊的负担。如果不是自己自以为是,以为成功结丹就不再是师尊的负累,在飞舟上突破,引来灵力风暴,飞舟就会顺利的穿过森林,飞回山门。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任性,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弱小……

  “师尊,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保护好你们是我的责任。”那样的场景,那样的境地,无论重来多少遍,哪怕早已知晓最后的结果,自己大概都会做相同的选择。

  “阿宁爸爸!嘤嘤嘤!”

  他怎么在这?攸宁疑惑的看向蓁蓁。

  “跟着长右来的。”都不用看到人,只听这个声音就烦。

  白水河边,危机关头,阿雷随大部队一起来到洞庭山派。长右因战力竭,被子母符传送到昕诺峰,又因为是莓莓的契约兽,便留在了昕诺峰。

  阿雷本来是要被分配去纤茨峰的,但强烈的表达出要和长右住在一起的意愿,便也同意了。

  “阿宁爸爸,之前你一直都昏迷着,真是吓死我了!嘤嘤嘤……”阿雷自然地挽住了攸宁的另一只手臂,预备又臭又长地讲述那日分别后的经历。

  不知道为何,看见阿雷和师尊靠得那么近,蓁蓁觉得眼睛疼!闭上眼,将师尊另一边的人换上自己所认识的每一个人,从各峰师伯到身边的各位师兄师姐,甚至连长右都算上了,眼睛都疼!

  蓁蓁睁开眼,对还在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阿雷瞪眼。

  “阿宁爸爸!他又凶我!嘤嘤嘤……”阿雷真是闹不清,这个孩子为什么总是用要杀了自己的眼神看自己。

  “啊对了,你怎么没去找长右玩儿啊?”攸宁记得,在森林里,阿雷总是喜欢偷看长右,看着看着就脸热耳朵红的。呵呵,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小心思,秒懂。

  “啊?嗯……呃……”阿雷怎么好意思说刚刚偷看长右被抓包,短时间是再没脸去找人家了。

  攸宁不动声色的将手臂从阿雷的怀里抽出:“哎呦,怎么跟个小媳妇儿似的?要迎男而上,而不是知男而退,知道吗?”

  “诶?阿宁爸爸,你说什么呢,阿雷听不懂~”阿雷眨巴着大眼睛装无辜,变成小辫儿的络腮胡子一抖一抖的,黝黑的面庞中透着红晕。

  “不懂吗?不懂算了。”攸宁揶揄的笑笑,拉着蓁蓁的手下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